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与我相得益彰+番外 作者:晓梦致幻生

字体:[ ]

 
文案 
在大多数人看来,俞益茹是个大写的绿茶,薄复彰是个显然的中二。
幸好,两个人内部消化了。
相得益彰,于是相濡以沫。
简而言之,是两个大美女住在一起做做小甜点,看看电影,滚滚床单(?),顺便解决别人感情问题的温馨日常(大概……)
 
食用须知 
1、薄情寡义小绿茶X内冷外热中二病
2、甜宠文呀~(≧▽≦)/~
3、这边有个金手指快捡起来
4、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俞益茹,薄复彰 ┃ 配角:关鸠 ┃ 其它:甜文,都市
 
 
  ☆、第1章 重逢
 
  人声鼎沸之中,那男人的话断断续续地进入她的耳朵。
  “……我当然进我爸的公司,虽然是叔叔,总归隔着一层亲,我没必要替他做事不是?但是他还是总叫我过去,你知道他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说好最后也要把公司给我的……”
  如果没有嘈杂的人声和闷热的空气的话,镂空的木雕屏风确实算是挺有意境的一个装饰。
  当然,眼前说着自己的叔叔伯伯舅舅开了多少大公司的男人最好也不要有。
  时间是晚上九点。
  袅袅的火锅蒸汽之中,俞益茹正在想:这男人是个傻子,居然请吃麻辣火锅,不知道我的假睫毛有没有掉。
  假睫毛当然不会掉,俞益茹的耐心却已经掉光,她打断男人的侃侃而谈,吃惊道:“都已经那么晚了,我得回去了。”
  男人显然意犹未尽,开口道:“我开车来了,我送你回去吧。”
  俞益茹掩嘴轻笑,指着桌上的玻璃杯说:“你忘了,你喝酒了。”
  夜风凄清,无端扫的人心凉,就算是南方,十一月的晚上已经非常冷,俞益茹下了公交便裹紧了大衣往出租屋所在的小区单元楼赶,刚走到租房的楼下大厅,便看见一堆熟悉的东西堆在大理石地板上。
  里面包括她的内衣内裤,还有一堆名牌化妆品。
  她一时愣住,直到后来的人指着这堆东西说笑,才反应过来,大跨步飞奔上楼,拿了钥匙开门,见门锁纹丝不动,便将手捏成拳头敲起门来。
  房东果然在里面,听到敲门声,用方言大喊了一句:“敲什么敲,大半夜想吓死谁啊。”
  俞益茹虽然生气,倒也还算冷静。
  因为不冷静不行,要是今天直接被赶出去,这大半夜可是要露宿街头。
  那样明天就会有这样一则新闻了——《年轻女性露宿街头惨遭冻死,上演现代卖火柴的大女孩》。
  她好言好语软声道:“阿姨,你让我进去吧。”
  她不提东西的事,提起来自己先得气死。
  更何况要是提了这事,房东连门都不开怎么办?
  房东打开门来。
  她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从胸开始便是膨胀的一个圆筒型的身材,平常是个看起来和和气气普普通通的中年女人。
  但是现在她不普通了,俞益茹看了一眼就知道,她现在是个给妈宝儿子打抱不平的中年泼妇,战斗力极强,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这下俞益茹已经知道事情难了,但到底还是挤出一丝笑来,说:“我想拿一下电脑和充电线。”
  房东抿着嘴想露出蔑视的目光,但因为身高只到俞益茹的胸口,因此看着更像挤着横肉翻了个白眼,看起来刻薄又可笑。
  她的普通话带着口音:“什么电脑充电线,滚滚滚,你的东西都在下面了。”
  这显然胡说八道,看她抓门板的小动作就知道了。
  俞益茹这些年见惯了这样的中年妇女,眯眼看了她一下,没多说话,转身走了。
  现在不能动手,敌重我寡,现在要是动手,就自己这个样子,一屁股得被她坐死。
  虽然强装镇定,俞益茹着实气的肝疼。
  她扶墙下楼,粗略一看,便知道还少了几件护肤品。
  她先懒得计较,边把衣服塞进行李箱,边把手机夹在脖子上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的很快,显然对面的人对她很上心。
  不顾对面讨好的寒暄,俞益茹顶着寒风抽了抽鼻子,说:“能好到哪里去,你妈把我赶出来了。”
  对面的男人吃惊地叫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俞益茹皱着眉头把衣服上的会排干净,嘴上委屈地说:“是不是你说了什么话让她误会了我们的关系? ”
  男人便说:“我、我没说什么啊,就是你之前不是闹胃痛么?我提了一句让她对你好点。”
  俞益茹暗叹这男人的愚蠢,嘴上说:“谁需要你那么说了,怪不得阿姨会误会,我真是倒霉死了。”
  她掐着嗓子,漏出沙哑低柔的哭腔,人已经走到小区门口,东张西望着看有没有出租车。
  她想去东区的朋友那凑活一晚,但她回来搭乘的已经是最后一班公交车。
  男人正在哄她:“你别哭啊,我去跟她说,我立刻打电话跟她说……”
  “你说有什么用,就算让我住进去了,还不是得生闲气,既然你妈不欢迎我,我就搬走了,明天就回来收拾东西……”
  俞益茹说着“东西”,低头看了眼自己现在手上的东西,气的几乎要咬牙切齿。
  她恨恨地想:好,你昧我东西,你赶我出来,我非得让你宝贝儿子跟你断绝关系。
  她这么想着,一边假哭一边把电话挂了,然后瞬间收起哭声,把手机调为飞行模式扔进了包里。
  她走了一段路,一辆出租车也没遇着,幸而也没遇到什么人,不至于让她遇上什么事儿上明天的头条新闻。
  不过她还是走的小心翼翼左顾右盼,抓着包里的防狼棒,深怕遇上什么痴汉变态。
  这个时候,远远的,她在路灯下看见了一个窈窕的身影。
  俞益茹自己的身材算得上数一数二,因此向来对其他女人的身材挑剔不已,让她第一反应生出窈窕这么个印象,足以说明那身影的完美勾人。
  待更走近一些,俞益茹便鄙夷起来。
  那是个长卷发的姑娘,穿着到了大腿根部的短裙,披了件松松垮垮的大衣,看起来更是若隐若现诱惑非凡,她靠在街灯柱上抽烟,灯光由上而下,正好给她一个舞台,于是微尘飞舞烟气袅袅,组成了副足以让任何性向为女性的人犯罪的画面。
  她拒绝承认自己嫉妒对方的身材,只认为在这个已经足够寒冷的十一月还穿的如此豪迈大方,一定不是什么检点的人。
  她正准备挺直自己的脊背以冷艳高贵的姿态从这个女人面前路过,女人微微抬首,吐出一口烟圈,露出了一小节精致小巧的下巴。
  俞益茹停住脚步,因为转弯太急,差点没原地跪倒。
  她勉强靠着行李箱保持了平衡,伸出手震惊地指着对方说:“你你你你你……薄复彰?!”
  对方拨了拨头发,露出了整张面孔。
  灯光下苍白的面孔和鲜红的嘴唇,配着对方不屑的慵懒的面孔,瞬间驱散了着装带来的廉价感,浓密的黑色卷发就算只是凌乱的被抓到了一边,在对方眼神斜睨的时候,也展示出一种宛如吸血鬼女王般的高贵。
  ——真的是薄复彰!
  不怪俞益茹那么吃惊,要是你在路边路上了疑似站街小姐的高中宿敌,你一定也会那么吃惊的。
  当然,现在俞益茹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了,因为——不管怎么说,对方既然是薄复彰,沦落到站街的地步也……太浪费了……
  薄复彰抬着下巴,微眯着眼睛看着俞益茹,好半天皱起眉头,说:“……你谁啊。”
  俞益茹:“……”
  正常情况下,俞益茹是应该生气的。
  但是现在不是正常情况,她实在太好奇了,她在这边也算住了小半个月了,进进出出,从来没见过薄复彰,那薄复彰为什么会在这?还穿成——这样。
  她不动声色地扫了薄复彰一眼,挂上了她向来百战百胜的友善笑容:“我是俞益茹啊,我们高中同班的,你忘了?”
  她弯着眼睛微笑,露出一截洁白的牙齿,看起来纯良无辜,令人生不起一点点的恶意。
  在俞益茹的高中时代,她和薄复彰长期争夺着校花的宝座,被誉为澄江水中学的白月光和红玫瑰,是两朵被仰望的高岭之花。
  后来高中毕业她们分隔两地,就此成为校园传闻之一,俞益茹也在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中渐渐将薄复彰遗忘,直到此时再次看见对方的面孔。
  不得不说,时光有时候也是酿造美的必需品。
  若曾经的薄复彰是甜美鲜艳的花朵,那么现在的她就是醇厚醉人的美酒,散发着一种让人醉醺醺的气息,像是自带着一种令人沦陷的光环。
  要是要简单易懂的为这种魅力下一个定义,有人会说是性感,有人会说是女人味,也有人可能会富有浪漫气息地说一句“是来自撒旦的诱惑”之类的,但要是让俞益茹形容,她会毫不犹豫地掷地有声地说——
  ——骚!
  那真是一种拔地而起直冲云霄的骚/浪气!
  一种浑身从上而下从里到外地散发着“快来上我啊”的馥郁荷尔蒙,简直要把俞益茹都震得后退两步。
  但是俞益茹才不会后退,她觉得她再一次被激起了高中时代的那种动力,那种久违了的在青春里驱动着她不断向前的竞争之心。
  她的笑容愈发纯良甜美,眼神愈加澄澈清明,黑色的直发在微风中微微摇动,像是一株在夜色中亭亭而立的玉兰花。
  薄复彰夹着烟的手抬了起来,她似乎是恍然大悟,又似乎是还是没想起来,在浓密纤长的睫毛笼罩下更显迷蒙绮丽的双眸微微闪动,然后指向了俞益茹的身侧:“啊,俞益茹,你的内裤掉了。”
  俞益茹:“……”
作者有话要说:  甜文无虐,真哒            
 
  ☆、第2章 美人
 
  不管怎么说,内裤暂时不在竞争的范围之内。
  俞益茹的脸一刹那红了起来。
  倒也不是有多害羞,只是她向来脸皮薄,一点点脸热便能让脸透出红来,也不是多红,淡淡的粉色像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从鼻尖到脸颊红成一片,像是擦了胭脂,令人心生怜意。
  她扭头往地上一看,果然看见了一条粉色的蕾丝内裤软塌塌缩在柏油马路上,大概是因为刚才收拾的匆忙没放好,转身的时候从包里掉出来了。
  她强装镇定,决意绝不能在此时露怯,因此虽然尴尬,还是婷婷袅袅地弯下身去,用左手将内裤捡起来塞回包里,右手将长长的垂落的发丝捋到耳后,露出漂亮的毫无瑕疵的侧脸。
  有研究表明,女性撩头发的动作具有相当的魅力,俞益茹从高中开始练习这个动作,如今已臻至化镜,完全确定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能入画,都柔美恬静。
  虽然她是在捡内裤。
  而当她再次站起来的时候,薄复彰指着她恍然大悟道:“哦哦,是如意啊。”
  俞益茹:“……”
  俞益茹既愤恨薄复彰居然现在才认出她来,又气于她叫自己的外号。
  她向来认为这外号是她过去的完美人生中的一个污点,不应该再被提起来——毕竟除了脑洞过大又对她存有嫉妒恶意的高中女同学,谁能无聊到把别人的名字倒个个也要取个俗气的外号?
  于是她难免脑洞大开,认为薄复彰是不是也在嫉妒自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