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迢递+番外 作者:蛋挞鲨

字体:[ ]

 
文案:
     姜水迢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样差不多得了,
 
没什么特别想要的,有工作,有饭吃,养条狗。
 
结果招来了一个盛奇奇,从此鸡飞狗跳。
 
盛奇奇原本想做个称霸一方的女流氓,
 
结果只称霸了姜水迢一个人,基本还是对方纵容的。
 
CP:大龄懒散女青年X嘴硬心软小不良
 
*年下
 
*不良可能是非传统型>还带着良知……
 
*小不良被改造的日常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水迢,盛奇奇 ┃ 配角:李梁,王茗专 ┃ 其它:
 
==================
 
  ☆、【1】
 
  好烦啊……
  盛奇奇盯着面前的一盆万年青出了神,现在的派出所着实嘈杂,警察的声音、同伴的顶撞声、还有家长的赔笑,混在一起简直是人间灾难,她现在就希望父亲最好别来,然后母亲也别来,要不就是他们俩互相推拒,这样她等会就可以回去了。
  “小姜,你去看看你孩子,做做心理工作……”一个粗犷的男声在耳边响着,然后又说:“小姑娘,没事吧?”
  盛奇奇转头看了一眼弯腰看着自己的中年男人,穿着警服,眼睛挺大,看上正气的很,胡子刮的干干净净的,笑的很是和善。
  “没事。”
  她轻描淡写的回了句又低下了头。
  “哎呀我说刘队啊,我都不是你们所里的你叫我干嘛呀,”一个吐字温吞的声音传了过来,在此时嘈杂的环境下有几分独特,“我又不是学心理的,你叫我做小孩子的思想工作,额……”
  那人琢磨了一会,以三个字评价了那个男人要求她做的事:“怪怪的。”
  盛奇奇下意识的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宽松T恤,头发在脑后松松垮垮的挽了个髻,手里拿着手机翻来覆去摆弄着的女人坐在对面那个沙发上,嘴角噙着笑,看上去心情很好,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却丝毫影响不到她。
  大概是瞧见盛奇奇在看她,那个女人朝盛奇奇露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盛奇奇被她笑的心里发毛,又急急忙忙的低下头,她现在披头散发,脸还被人抓了几道,重也不重,大概破了皮,扯一下脸皮都有些疼,狼狈的很。
  “喂,姜水迢,没看到所里这么忙,帮帮忙怎么了啊,别懒成这样啊,乖!”盛奇奇眼前掠过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哒哒”的走了过去,还伴随着清脆的写字板拍在人身上的声音,然后有人“哎哟”一声。
  就是那个刚才笑着的女人,盛奇奇好奇的看了一眼,那个被穿着警服的女警打了一板的人应该就是叫姜水迢了,她捂着自己的手臂上下拂动了好一会,很是不满:“我说专子你不用这么狠吧,我去还不成吗?”
  那个被叫做“专子”的女警满意的笑了笑,指了指盛奇奇,“喏,发挥你在警校的优良作风,去吧——”
  盛奇奇眼看着姜水迢捂着手臂慢悠悠的走过来,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可以害怕的,但盛奇奇还是觉得这个人让她不想接近。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姜水迢一屁股坐在盛奇奇旁边,看上起用劲儿挺大,但是沙发也没多大动静,盛奇奇悄悄的往旁边挪了挪。
  “盛奇奇。”她有些警惕的看了看眼前的女人。
  “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她在心里想。
  姜水迢把手机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托着脸看着面前低着头的小姑娘,头发跟个鸡窝似的乱七八糟,隐约可以看见白净的脸上几道红痕。
  嗬,现在初中生小女生打架都打脸的啊,可真狠。
  姜水迢心里想着,还是例行公事的问:“今天这事儿怎么发生的?”
  “不是问过一遍了吗?”
  “让你说你就说啦~”
  还说是警校的,一点也不像啊,盛奇奇斜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面前的人,姜水迢笑眯眯的,有几根长发垂在颈间,黑白分明,格外好看。
  “今天朋友过生日,叫了一大帮人,结果去唱歌的路上不小心撞了他以前不对付的人,骂了几句就打起来了。”
  姜水迢点点头,她下班后来到南水街道派出所等着王茗专女警同志下班去吃饭,对方刚收拾好所里就接到报警说是有中学生斗殴,然后她在这里目睹了一大帮男的、女的小年轻哭的哭、伤的伤、骂的骂,加上家长来了,简直乱成一锅粥。
  得,晚饭得变成夜宵。
  一群闹的不行的人里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那个小姑娘倒是安静的很,要不就是盯着桌上的万年青发发呆,要不就是瞄一眼手机,面上其实焦急的很,好像在担心什么,但又什么也不问。
  姜水迢观察了对方挺久的,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思来想去好一会,还是没觉得自己有认识什么初中生,顶多一个姑姑的女儿正在上初二,那姑娘粘人又娇气,哪会出来打打架,一看见就得吓破胆,姜水迢想着想着就笑出来,结果被所里的大队给盯住了。
  “那你的脸被谁抓的?”她想不通男孩子打架总不至于专门去抓人家姑娘的脸吧,心理变态啊……
  盛奇奇摸摸自己的脸,结果一碰到就“嘶”的叫了一声,皱着张脸说:“对方那边有个我朋友的前女友……”
  “朋友?男朋友吧?”姜水迢望了望饮水机旁边高高大大低着头的男生,旁边一个矮小的中年女人一个劲儿的数落他,那男生本来想回嘴,又被他妈拧着耳朵骂了好几句。
  “是又怎样!”盛奇奇怒了,“你不是说来做心理工作的吗,根本就是来找茬的!”
  小姑娘生的水灵,瞪人的时候皱着眉头,嘟着嘴,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结果因为生气,脸上那几条抓痕倒是更红了。
  姜水迢失笑,好脾气的摸摸她的脑袋,结果盛奇奇又坐开了些。
  果然还是小孩子啊,姜水迢不说话了,就托着脑袋看她。
  盛奇奇被她盯着有些僵硬,半晌偏过脸压低嗓音恶狠狠的说:“看什么看,小心我打你!”可惜这句话说的实在太没底气,她自己说到一半都泄了气,只能心虚地四处张望。
  结果眼神刚掠过门,就瞥见一个中年男人腋下夹着公文包走了进来,一副怒气丛生的样子,盛奇奇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赶紧起身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她这个动作反而把自己暴露了,那个男人大步走进来,喊了一声:“盛奇奇!”
  盛奇奇果然不再有动作,丧气的杵在那里,她想:就这么着吧,反正再打一巴掌也不用去学校了,挺好的。
  那个男人在她面前站定,扬手就要打她。
  喔,掌风还挺凉快的,她自嘲的想,等了老半天都没等到预计的那一巴掌,一睁眼,姜水迢站了起来,一手捏住了她爸的手腕。
  哎哟,她还挺高的,盛奇奇看了看,她爸一米七出头在男人里不算高,没想到这个女人站起来比她爸还高一点,嗯……虽然不排除穿了有点跟的鞋子的原因。
  “这位家长,这还在所里呢,就别动手了。”姜水迢看着眼前这个火气冲天的男人慢条斯理地说。
  刘队看到这边的情况走过来,“您是盛奇奇的家长吗?坐吧,咱坐下说。”
  盛平峰瞪了盛奇奇一眼坐下了,盛奇奇赶紧往姜水迢那边坐了坐,姜水迢哭笑不得。
  “刘队,这边没我事了我就先走了啊……”
  刘队摆摆手,“走吧走吧,瞧你那懒样。”
  获得赦令的姜水迢赶紧往王茗专那里走,对方没好气的推了推她,“姐这边还没完呢,你去家里等我吧,回来给你带烧烤啊~”
  “靠,你不早说!”姜水迢简直被这女的厚脸皮惊呆了。
  本来想继续理论理论,但一想还在所里就作罢了,拿起东西就走了。
  盛奇奇百无聊赖的捏着自己的衣角玩,瞥见姜水迢走的背影,偷偷做了一个鬼脸,没想到姜水迢正好别过脸,看个正着。
  盛奇奇:“!”
  姜水迢笑笑,做了个“拜拜”的手势,很是潇洒的走了。
  夏天的株县晚上还不算特别热,姜水迢一边走路一边吹着口哨,高跟鞋踢踏踢踏的被拖着走,她也不担心被磨损,怎么开心怎么走。
  路过一辆停在路边的车,她还趁着路灯照了照,发现自己上班扎的马尾已经挂了下来,她伸手拨弄了几下,又想起那个看上去文静实则有些暴脾气的小丫头,脑中灵光一现,突然想起了自己对她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了。
  “嗬,上次我停车在路边,这小丫头片子哭丧着脸对着车窗户照了大半个小时还不带喘气的。”
  去年十一月多,姜水迢刚在姑姑家给自己的小侄女过完生日,姜彩在送姜水迢出门的时候又语重心长的提了提关于找对象的事情,姜水迢现在想想只记得姜彩说的那句:“男的女的姑姑也无所谓了,你看看你,都二十七了,别人家的姑娘这个年纪没有孩子也有个伴了啊……”
  株县不大,邻里之间的事情大家打听打听差不多都知道一点,姜彩虽然想的比较开,但觉得旁人的闲言碎语比较厉害,尽管自己侄女从小到大都独立的很,但总觉得她对生活提不起劲实在不好,希望有个人陪陪她,做个伴。
  回来的路上姜水迢烦躁的很,干脆把车停在路边在车里抽了根烟,驾驶座那边的窗户没开,开了副驾驶座的,结果没过多一个穿着白色外套小女孩在自己窗前停了下来,前几分钟姜水迢倒也没觉得什么,反正自己也会在路边车窗上照个镜子什么的,没想到二十多分钟过去了这姑娘还站着。
  “卧槽这不会是鬼吧……”她把烟灭了,嘀咕了句,本来想摇个窗户看看,没想到一眼捞过去那姑娘正抹着眼泪呢,白色的袖子晃来晃去的怪渗人的。
  她索性就等她哭完了,那姑娘最后结束的时候还冲着车窗“呸”的一声,还带了一句粗着嗓子的“我□□大爷!”
  姜水迢哭笑不得,用左手扣了扣车窗,之间外头的小姑娘惊恐的瞪大眼睛,把脸贴在车窗上仔细看了看,大概是确定了里头有人,一溜烟就跑了。
  等到姜水迢开窗探头望了望,人早就没影了。
  不过那张惊恐的表情还有圆溜溜的眼睛倒是印象深刻。
  -
  等到办完手续被盛平峰领出派出所,又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不出盛奇奇所料,盛平峰一脚刚踏出派出所的门就开始破口大骂:“我说你啊,能不能让人省心点啊,早知道监护权就给你妈了,麻烦精!……”
  盛奇奇理理头发,也不反驳。
  “你自己回去吧,我还有事。”盛平峰从包里拿出点钱,塞给盛奇奇,“这点你看着用,不够问你妈也行,反正以后少惹事。”
  说完就开车走了。
  盛奇奇把钱塞进兜里,朝盛平峰的车摆了摆手,慢吞吞的往住的地方走。
  晚上都风还是有点凉的,再加上脸上隐隐的疼,她望了望头顶圆圆的月亮,发泄似的揉了揉脑袋,眼睛酸涩。
  “要是再不处理会不会毁容啊。”她嘀咕了句。
  刚才那个数落着男生的中年阿姨骑着电动车在她面前停下,那个男生则骑着另外一辆连前大灯都撞坏了的电动车并排停着看着这边,“奇奇是吧,我送你回家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