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笑春风 作者:红尘梦珂

字体:[ ]

 
文案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两人相遇到相知,岂不是要花上一辈子,甚至更久的时间来回眸? 如果相爱呢?莫不是要透支来世的时间?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性别转换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颜(路炎)叶秋寒等 ┃ 配角:夏白素杨沐蓝杨沐菀郝炎雷杨沐英杨镇业刘玲等等 ┃ 其它:女变男伪BG
 
 
 
    现世世界
    
    第1章 引言
    
    “秋寒,听说,你要结婚了?怎么不告诉我?”
    电话两头皆沉默无言,叶秋寒没有回应,路颜并没有说错,她的确要嫁作他人妇。隐忍一段时间的路颜,艰难地咬着唇直到出现鲜红,她亦不察觉,终于再次吐出几句话。
    “你还要瞒着我多久?瞒到你跟那个男人生下孩子?”
    “颜,对不起~”
    “为什么要骗我?让我相信你爱着我?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你们有钱人的玩偶吗?如果是,那么恭喜你,你的目的已经达成。”
    “不是的,颜,你听我解释,我~”
    “你说啊!”
    “我是被逼的,我别无选择!”
    “呵~你还在骗我?别人不了解你,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你那么不喜欢被人束缚,那么喜欢自由的人,竟然说出被迫?有意思吗?请你以后说谎找个好点的理由!不过,或许,以后都用不着了!”
    被愤怒冲昏头脑的路颜,把这些话一吐为快。换成是圣人,也无法忍受最亲近人的欺骗,何况路颜本来就只是凡人一个。
    “颜,我没有,请你~”
    “嘟嘟~”
    “相信我”三字还没说出来,路颜已经把电话挂断,徒留另一头的泣不成声。身着婚纱的叶秋寒抽空一样,无力地坐在地上,泪水如同断线之珠,顺着娇美的脸颊,一滴滴打湿了纱裙。
    她不是故意要隐瞒她,只是为了不让她难过,纸,果然包不住火。可是她是爱她的,她们八年的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她怎么能怀疑?叶秋寒忽然好像意识到什么,踩着高跟鞋,拖着飘逸的婚纱,奋力逃出家门,也不顾及家人的反对。如果,当初她能够抛开一切多好,路颜就不会误会她。叶秋寒心中凉了一大截,心里祈祷,颜千万不要做傻事。
    叶秋寒记得那个傻瓜曾经说过:“这个世界,除了你,我什么都不曾拥有。如果你也没有了,那么这个世界也失去了它该有的色彩。”叶秋寒暗骂自己怎么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她真的有什么,那么自己活着有什么意义?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两人相遇到相知,岂不是要花上一辈子,甚至更久的时间来回眸?如果相爱呢?莫不是要透支来世的时间?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是不是能够改变结局?可惜,时间不会等人。即使回到过去,她又能怎样。公然去抢亲吗?这会令秋寒多么为难,多尴尬?何况她根本不把自己当一回事。
    路颜苦笑,她从小就是个孤儿,被一户无儿无女的路家收养。在她十二岁时,养母竟然怀孕,次年生下他们第一个孩子。从此,家中的宠儿便与她无缘。她变得叛逆,变得沉默寡言,她变得不敢轻信任何人。她很少与人接触,就像一只刺猬一般,让人不得靠近。
    她对于功课倒是十分上心,考进全市重点中学,向养父母提出到学校住宿,养父母欣然答应。
    自从遇见了她,一切的轨迹都发生巨大变化。可是,为什么让她命运如此多舛?为什么她们不能在一起?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是女人吗?叶秋寒,她不是说过,爱无关乎性别,只关乎这个人吗?她这个爱情骗子,一直都在欺骗她的感情!
    正值春雨迷蒙,二十二岁的路颜步伐沉重,回想之前的种种。雨过后,泪才流,终究是和她走到了尽头。爱情本就不公平,这次注定要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走在初遇的楼道,当年光景依稀在目。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如同陶瓷娃娃般的叶秋寒耷拉着脑袋,挡在一个陌生女孩面前,指着路颜说。
    “路颜!”
    对上叶秋寒求知的眸子,路颜破天荒地说出两字。
    “路颜~路颜~”
    叶秋寒喃喃自语,还没来得及问其他的问题,路颜便留给了她一道靓丽冷酷的背影。路颜自两年前,也就是她刚踏入中学之时,从没有理会过任何人。能让她开口说话的人,寥寥无几,她算是陌生第一人。叶秋寒从未见过不给她“面子”的人,这臭小孩在她面前耍什么酷!
    第二天,叶秋寒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等着路颜,因为她打听到她的所有信息:她在培优班,而她叶秋寒由于无心学习,被安放在中等班级,纵然家中富裕又怎样?两类班级相隔甚远,应该说培优班是被特殊隔离开来。这条路是路颜每日必经之路,她课余在校外的一家蛋糕店当学徒,顺便能赚点外快。叶秋寒是何许人也?只要稍微花点钱,“眼线”密布。一个被宠坏了的富家千金,因不满父母的禁锢,才搬出来寄校,美其名曰为更好的学习,实际是向往自由的野马一匹。
    叶秋寒一眼望见梳着马尾辫,英姿飒爽的路颜朝她的方向走来。
    “路颜!”
    当路颜从她身边走过,她唤出她的名字。可是路颜首先停住了脚步,看了看她,无视她的存在,继续前行。
    “路颜,我叫叶秋寒,枫叶的叶,秋天的秋,寒冷的寒,我想跟你做朋友!”
    叶秋寒没有被她的无视打击到,反而跟上她的脚步。可是路颜那风火轮似的速度,叶秋寒哪里能赶得上?很快便被落下,由于急着追赶路颜,一不小心被石头绊倒。
    “死路颜,臭路颜,你给我等着,我要让你好看!”
    叶秋寒揉着摔痛的膝盖,对着已经毫无踪影的路颜,狠狠地甩下话来。
    “哈气~”
    路颜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莫非自己感冒了?冬天刚过去,她不太可能着凉吧!刚才,那个人说她叫叶秋寒?嘴角微扬,好像昨天见过她,似乎也是在同样的位置。
    第二天,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路颜故意左右看了看,没发现任何生物。耸耸肩,便继续自己风火轮似的步调。
    路颜刚进店内,便发现老板在一个不速之客前点头哈腰。那个女孩不就是昨天的,叶秋寒?她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此时路颜上下打量着叶秋寒,从她的衣着来看,她应该是富家千金吧!再看到她的脸,水晶娃娃般。再过几年,她必定会是大美女一枚。
    “小路,你总算来了?这位小姑娘想吃蛋糕。”
    “祥叔,这么多蛋糕不够她吃的吗?”
    “我要你亲自做!”
    叶秋寒站起身,移步到路颜旁边。
    “做不了!”
    路颜自然看出来叶秋寒有意为难她,她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大小姐。看到祥叔投递过来的期待眼神,她才勉为其难答应她的要求。祥叔待她不薄,她在学校附近找了很久的兼职,只有这家肯接收她,不然她勤工俭学费用从何而来?
    路颜在操作房忙了十几分钟,一个卖相不错的蛋糕新鲜出炉。
    “看起来还行,可我想吃心形的!”
    路颜抿着嘴,重新进入操作房。
    “我没说上面要裱花!”
    “这个颜色不好看!”
    “我想要双层!”
    ……
    “我想~”
    “你来这里究竟是买蛋糕,还是诚心整我的?这是最后一个,你爱要不要!”
    路颜怒了,她至少花了三个小时,前后做出来十几个形态各异的蛋糕,可是没得到叶秋寒的认可。她被逼的说出那么多话,头一遭,看来她真的是被惹毛了。叶秋寒这不是存心来找茬的吗?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她还赶着回宿舍温习功课呢!
    “嗯,味道不错,以后,我买断你,做我的私人面点师。”
    看到路颜咬牙切齿,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叶秋寒终于收手,手指轻撩蛋糕,含在嘴里,滋味美极。
    “像你这样挑剔的大小姐,我可伺候不过来,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我是这里的老板,我说了算,刚刚祥叔已经把经营权转让给我了,你不干也得干!”
    不知道为什么,叶秋寒就是喜欢整路颜。虽然她们才见三次,她就是想看到路颜窘迫的表情,就是喜欢整她,谁让她以前两次都不鸟她!
    “办不到!”
    路颜解下围裙,随手扔在椅子上,向祥叔鞠了一躬,感激他的恩情,随后便大步离开这里。她其实很不舍,以后还得重新找过一处,也许要到距离远点的市中心去。她招谁惹谁了?
    还没等她出门,一双手拉住了这匹即将逃离的“马”。
    “路颜,你生气了?刚才逗你玩,你不要走嘛,蛋糕店还要靠你这位大师!”
    路颜转过脸,本来想毅然决然离开,可是对上她柔情无辜的眼神,她的气再也撒不出来。
    
    第2章 情有千千结 一
    
    路颜答应了叶秋寒的要求,成为她私人定制的面点师,当然也是蛋糕店的顶梁柱,更多的是成为了她的朋友。蛋糕店仍由祥叔打理,她们只是在放学之后才会有时间。叶秋寒告诉路颜,她大可以不必每天上班,照样能得到不菲的工资。路颜却说不食嗟来之食,她要靠自己的能力去赚钱。叶秋寒没想到她是性子这么倔的一个人,当然也打心底佩服路颜。
    最初答应留下来时,路颜并不怎么理会叶秋寒,只是完成自己的任务。后来经不起叶秋寒的软磨硬泡,才渐渐接纳她。
    马上面临着期末考试,叶秋寒对着密密麻麻的复习资料,一个头两个大,她承认自己根本不是块读书的材料。学校对此要求极为严格,若是初二两次期末考试排名平均下来不能在前500之内的人,将被无情地刷到差等班,即使你是官二代或是富二代也不例外。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放在这里并不奏效。
    如果她考试不达标,意味着要降级到差等班,意味着要与路颜分开。她上学期排名700位,严重吊车尾,也就是说下次成绩如果在300名开外,那她将与本部无缘而终。
    差等班离本部距离遥远,不堵车的情况下需要花上三个小时。此外,差等班那边环境恶劣,多为混世魔王以及不务正业之辈。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倘若真的进入这种班级,前途“无亮”!
    两人除了上课时间不在一起,其他的时间几乎都一块。自从叶秋寒买下蛋糕店,天天泡在路颜身边,看她做蛋糕,她裱花时的纯熟以及手指的灵动洒脱都能够让她看得出神。有时候自己加入,怎么教都教不会,大概是很少亲自动手的缘故吧,她的参与反而让路颜手忙脚乱。最终,她只能旁观路颜的作为,这对她来说也是一种享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