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生而为妖(GL) 作者:玄笺

字体:[ ]

 
文案
 
本文又名《石头与狗》
 
一只曾经狂霸酷炫拽的宠妻狂魔狗,一块天然呆却自以为深沉的石头。
 
一条天天瞎操心又永远被主子坑的耿直美蛇S,一柄外表华丽风骚实则抖M的长剑。
 
这是一个神奇的故事=w=
 
主CP:妖王楚茨VS神君昆仑,偏执攻&天然呆受
 
副cp:蛇VS剑,耿直忠犬攻&心机深沉受
 
ps:HE,双御姐、伪师徒、伪仙侠、双向养成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先出场的是攻!
先出场的是攻!
先出场的是攻!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茨,昆仑 ┃ 配角:姜央,孟召重,帝俊,杜衡,红莲,荆默 ┃ 其它:养成,都是扯淡的不要相信2333
==================
 
☆、第1章 昆仑
 
一道惊雷自天际打落,电光四溢,正正当当劈在镇妖台中央,震耳欲聋,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震颤一样,紧接着连绵的惊雷铺天盖地从云层里翻涌出来。
    周边远远围着的仙人俱是一震,又是惊恐又是憎恶地将目光投向台上全身被锁链牢牢锁住的身影。
    “呵……”闪电光将那人的面孔映得发青,那昳丽鲜妍的五官陡然变得可怖起来。
    “昆仑……昆仑……”
    她先是低低的念,叹息一般,然后喉中发出嘶哑的笑声,竟似是一张口就停不下来似的,声音越来越高,也愈发得尖利起来,刺得人耳膜生疼。
    “用洪荒大火。”高高在上的天帝阴沉着脸,下了命令。
    云层中的十万天兵齐齐道了声:“是!”
    无数道电光在她周围打下来,那人纹丝不动,发髻早已被大作的狂风打散,年轻漂亮的盖世大妖披散着头发,手执长剑,忽然奋力一挣,一道红色的血光猛地从她额间莲花中升起来,顷刻间夺去了闪电的光辉。
    天帝侧过头,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
    血滴顺着那妖王的嘴角淌下来,一双眼睛里却仿佛像是着了火,向周遭神仙一个一个的看过去,亮得吓人。
    “妖就是妖,永远也学不会你们所谓的神性!”
    “但你们记着,今日加诸与我的种种屈辱,终有一日,我会剑指三十三重天,要你们这些九天诸神……”她低头吐出一口血,长发飞扬,狂风一般像小鞭子似的抽在脸上,一字一顿的说:“血、债、血、偿!”
    而后红光渐弱,大妖像是耗尽了力气,以剑拄地,喃喃的说:“还有昆仑……我一个也不要放过。”
    大火终于冲天而起。
    四万年后。
    天帝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惊魂甫定地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旁侧侍奉的卷帘将军忙凑上前问道:“陛下?”
    天上的神仙是不会老的,天帝还是和当年一个样子,年轻、英俊、冷漠,威仪天成,没有人敢忤逆他,没有人敢质疑他,他收敛了情绪,古井无波的眸子平静的扫了卷帘将军一眼,道:“把杜衡星君叫来。”
    “是。”
    杜衡星君是天庭很不起眼的一位星君,以他为界限,往上的在天庭任职,往下的就直接没办法升仙了,卷帘将军一边狐疑着一边唯唯诺诺的下去传杜衡星君。
    这位高高在上的天帝怎么会忽然想起来这么一号人物?
    他刚上任不过一千年,自然不知道在这四万年间,他们的天帝已经陆陆续续唤了好多位不起眼的星君来召见了,三万九千年前第一位被召见的扫把星君还以为从此要高升了,结果来天帝这里领了个不可说的任务,干完事屁奖励也没有,从此还得战战兢兢夹起尾巴做仙,生怕嘴漏了风小命都没了。
    杜衡星君得到天帝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自家院子里浇花,当时水壶就砸了自己脚,哭丧着脸就去了。临别前还对他的娇花们挨个道别,活脱脱演一出鸿门宴。
    直把这来传唤的卷帘瞧得牙疼。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天帝好召见这些个小星君们不是一天两天了,凡能够升天成仙的星君就没有长得差的,就算是一开始长得差,经过洗精伐髓和天庭的滋养后,一个赛一个的俊。卷帘将军还是后生小子,升天成仙才千把年,不代表那群老不死的仙人们不会暗地里嚼舌根,不知道天庭不知怎么就传出来了流言,说这个天帝啊……是……唉,是那个!
    在路上,杜衡星君悄悄跟卷帘说起这事。
    卷帘挠了挠耳朵,有点蒙:“哪个?”
    杜衡跺了一下脚,斜眼看他:“就那个啊,你不知道?凡人常常说的那个。”
    他说着说着,就悲从中来,脸在卷帘硬邦邦的铠甲上蹭了一下鼻涕。
    卷帘:“……”
    不动声色的挪开几步。
    我看你才是那个吧?
    卷帘越走越快,杜衡星君在后头紧赶慢赶的,离天帝居住的宫殿很快就到了眼前,卷帘把如丧考妣的杜衡星君半推了进去,然后低声告退。
    “杜衡星君,一万年前飞升,一直住在百花谷打理花草,深入简出。”天帝坐在书案后,戴着玉扳指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案,不咸不淡的说:“也就是说,你没什么牵绊?”
    杜衡心里咯噔一下,扑通就跪下了,一把鼻涕一把泪:“臣……臣臣臣……臣有牵绊的啊,臣院子里还有好多花花草草需要照顾啊,它们需要一个有着健康身心的主人,这样才能尽职尽责的为天庭做贡献啊!”
    “哦。”天帝道。
    杜衡:“?”
    “那正好,孤有件事派给你去做,搞砸了的话,你和你的花花草草都别想活命。”面容俊美的天帝冷冷的道,“还有,这件事情你必须瞒着任何人,包括孤。”
    “哈?”
    “就是说,这件事派下去以后,与孤没有任何干系。”
    这杜衡星君在下界时是个清官儿,与各路贪官斗智斗勇愣是活得如鱼得水,一向是个门儿清的,这厢装傻肯定不管用,还不如应下这事,反正也没听说前面几十个星君有什么生命危险,只要嘴巴严实。
    他眼皮微微一垂,好似忽然换了个人似的,轻声的说:“但凭陛下吩咐。”
    “孤要你,去趟昆仑山。”
    ******
    亿万年前,盘古大神一斧子劈开了天地,从此双眼化为日月,身躯化作沃野、河流,供将来的众生生存,而心脏则归属于世界一隅,孕育出他最为骄傲的十万大山——昆仑。
    盘古大神于是含笑闭眼。
    世间清气上升,经过数万年的演变,终于于昆仑山巅聚而成灵,号为昆仑山圣;而浊气下沉,昆仑山下数万丈深渊的万妖窟同时孕育出一个盖世大妖,便是四万年前被天庭众仙降服的那一位。
    时间过去太久了,已经没人知道那场大战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许久以前有这么一位厉害的妖,幸好她现在已经死了。
    至于昆仑上那位山圣,相比来说却更加神秘,她活着,但是没有任何人见过她,据说现在的天帝都得管她叫姑姑,天帝的母亲女娲大人和父亲伏羲大人还是两个咿咿呀呀玩泥巴的孩子的时候,人家就已经是山圣了。
    也有老仙人说,四万年前那场大战前,曾经见过山圣一面。
    可那毕竟也是四万年前了,天庭的神仙们韭菜似的割了一茬又一茬,咱们的杜衡星君虽然只飞升了一万年,但也不算是新人了,都没有听过关于山圣的半点事迹,在驾云往昆仑山时,心中简直吊了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的。天帝的命令是让他去“探”昆仑山,意思就是得静悄悄的,就算是被发现了,也得装作是不小心闯进去的。
    你说那么大一尊佛摆着,你进去了人家会不知道?
    杜衡星君长叹一口气,唉,可愁死人了。
    ******
    昆仑山主峰山腰。
    一道溪涧自河谷蜿蜒而下,清澈的水面倒映出一张肉嘟嘟的小脸,正嘻嘻哈哈的对着水面做鬼脸,两只白嫩嫩的小手扒拉着溪边的泥土,脏兮兮的蹭得满身都是,正是一个不满周岁的女娃儿,她穿着米分色的荷花肚兜,堪堪圈住了胸前两点,但是圆润的屁股却是暴露无遗,趴在岸边一摇一摆。
    外表酷肖人间的小孩,只是却长着一对尖尖的犬耳,毛茸茸的,煞是可爱。
    “噫……”她好奇地用手指去戳水面,涟漪顺着她的指尖一圈一圈荡了出去。
    女娃儿很兴奋,干脆整个人团成球滚进了水里:“噫噫!”
    几乎是在她落水的同时,周身便萦绕出一圈淡淡的金色的光芒,将她裹挟其中,连一滴水珠都没来得及沾上。
    “噫……”她又去戳光球,发现这个光球的形状是随她改变的,比如她想伸展四肢,这个光球就会沿着她身体的弧度拓展开,女娃儿显然找到了新的乐趣,干脆不亦乐乎的在水面上滚了起来。
    “噫噫噫!”
    她越飘越往下游,溪流也变得越来越宽,越来越急,再往下就是河妖的地盘了,小娃儿哪管什么河妖不河妖的,普天最大不过一个她高兴。
    “轰……”
    巨浪滔天,水里猛然钻出来一条白龙,伴随着一声浑厚的龙吟,奶娃娃被白龙一口叼住,只是等这条白龙识别清这个奶娃娃身上的气息时,立刻化为人形,高大的青年将女娃儿放至岸边的芳草地,双膝下跪,谦恭地匍匐在地上。
    远处像是有风,林间的草木纷纷让道,好像空气也忽然变得卑微,昆仑就从那树林间走出来,简而又简的青色长衫,宽袍广袖,长如黑瀑的头发绑了起来,她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统统看不真切。
    落了满地轻软的花瓣,在她脚边。
    昆仑走到岸边,蹲了下来,朝那孩子伸出一根手指,嘴角似乎含笑,轻柔的说:“楚茨,来。”
    那奶娃娃先是在她手指上咬了一口,然后顺势爬进了她宽大的衣袖里,咧了咧嘴,窝在里面睡了过去。
    昆仑侧目看了她好一会儿,像是若有所思的拢起衣袖,将孩子妥帖地托在了怀里,然后抬头远目瞧着天边正鬼鬼祟祟的一朵小云彩。
 
☆、第2章 叩山
 
杜衡星君驾着祥云偷偷摸摸的绕着昆仑十万大山转圈圈,绕到金乌西沉时尚未走完十万之一,他的目的是想找一个疏于防备的角落好让他溜进去,可这传说中的昆仑山意料之外的竟然毫不设防,连个结界也看不到。
    杜衡在原地盘算开了。
    这有两个可能,第一,自己道行太浅,看不出山外的结界;第二,山中那尊大佛根本就没有把来的那些小猫小狗放在心上。虽然杜衡对自己可能只是人家眼里的小猫小狗有些微的不满,但还是从内心觉得第二种可能的希望特别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