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甄爱如梦 作者:媚生

字体:[ ]

 
文案
你是火 是我飞越的尽头
没想过要逃脱 为什么我要逃脱
谢谢你给我 一个快乐的梦游
如果我忘了我 请帮忙记得我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甄 ┃ 配角:苏若兰 ┃ 其它:
 
  ☆、第一章 莫名心动
 
  严格来说,我并不算是追星族,更不是脑残粉,在组合时期,由于她与其他两名成员的与众不同,对她印象比较深,到2010年她的单飞一鸣惊人,才开始对她有了特别的关注,未料到会因为偶然间看到的一段视频,而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她。
  2011年的初春,随着刚刚结束的春节假期,我匆匆的从老家赶回北京,那天是初六,晚饭后打开电脑登录□□,便看到了一个粉丝分享的《台北音乐会未公开现场视频》。
  这场音乐会的视频我看过好几次的,自然都是市面销售的版本,录制现场肯定不会包括在内,我马上便打开看了一眼,因为我知道,很多更为精彩和感人的故事往往都在幕后。
  视频是被剪辑截取的一个片段,那天的她穿着一件极宽松的,黑白为主色调的花花的衣服,像一只美丽简洁又低调的蝴蝶,长长的头发前边被打理得随意散乱,后边则松松的扎了个马尾,简单,随性,美丽,性感。
  视频一开始,她站在台上不断的朝台下张望(寻找坐在人群中特意来观看她演出的两位好姐妹,原组合中其他两名成员),一边用右手食指轻轻的撩了一下散在额头的碎发(女人撩头发的动作是多么性感啊),一边动情的说道:“我要很谢谢我的两个姐妹,就是……(哽咽,左手撩头发),然后还要谢谢,呜……(喉咙里娇嗔的哭声),不是……因为他们在耳机里边讲她(台下的好姐妹)哭了,她很爱哭,老婆,虽然你要变别人的老婆,可是我还是爱你。”
  坐在台下的女生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激动的情绪,一边放声大哭,一边冲着台上的她大声喊:“我不要做别人的老婆,老婆我爱你……”
  我清晰的记住了她两次撩头发的那个动作,她想哭又想要强忍住的那个纠结的表情,还有她喉咙里自然流露出的那一声小小的娇嗔,此时,用任何语言来表达她和那个女生之间的那种深情和依恋都是多余的。
  就在这一瞬间,她的这几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深深的刻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的内心里,所有的一切……女人啊,你永远都猜不到她什么时候会最动人。看到此刻的她,我一下就被她打动,被她一系列细微的表情和动作所打动,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多想,台下那个被她挂念的那个幸福的人会是我。
  虽然我心里很明白,粉丝对于偶像的爱,原本就是那么的盲目而荒谬。她的一切,都与我无关,而我,也永远不会走进属于她的世界。选择忽略,我想,这就是一个理智的人看待盲目迷恋这种情况最为合适的方法。
  3月份的一天,当室友告诉我她将在北京有一场演唱会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去抢门票了,也许是我过于乐观,竟然没有抢到票,我心里颇有些失落。
  演唱会那天正好是周六,虽然没有抢到票,但我还是觉得有点心有不甘,想去现场看一眼,或许有黄牛票?虽然我知道现在这么晚了,这个可能性很小,但,反正也睡不着,干脆出去晃晃碰碰运气也好,等我终于订好出租车赶到现场,演唱会已经散场。
  初春的北京还十分的寒冷,我裹了裹身上的风衣,看着头顶灰暗的天空和街边昏黄的路灯,想着她已经离去,眼睛里有些莫名的酸楚。我绕过大剧场,漫无目的在附近的街边溜达,此时,一股诱人的香味突兀的从前边飘了过来,便看到马路对面有家24小时的西点店还有个窗口在营业,便想穿过去买个面包和饮料。
  伸头看了一下左右并没有车,我也不再管什么红灯绿灯斑马线,快速的跑向对面那家店,刚跑到马路中间,便听到‘嘎——’,非常刺耳的刹车声在耳边响起,接下来便是‘嘭’的一声,双腿马上便传来一阵剧痛,我被一辆黑色的车子撞倒在地。
  我试着用双臂撑起身体,慢慢的用双腿站起来,但接下来的剧痛还是让我忍不住□□了一声重新坐在了地上,这时,车上那名司机正打开车门冲我跑了过来,我抬眼看了一下,是名女司机,一头长发,脸上戴着大大地墨镜,头上还戴着黑色的套头线帽,从她的表情和动作来看显得十分的慌张和不安。
  来到面前,她马上便蹲下身来扶住了我的肩膀,张口是有些谨慎的糯糯的台湾腔:“你没事吧?”
  我轻轻皱了下眉头,好熟悉的台湾腔?我正打算搜寻一下记忆,回想这种熟悉感的源头,便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酒气混合着香水的味道。
  我:“你喝酒了?”
  她:“一点点,你怎么不走斑马线……”
  她再次开口,我的脑子里轰的一声,所有关于她的记忆便一下涌了出来,趁着路灯,我朝她快速的看了一眼,她的身高,穿着,脸型,头发,配合她的声音,竟然真的是她!
  
 
  ☆、第二章 意外邂逅
 
  在这种场景下这么巧合的碰到她,一时之间我的激动情绪无以言表,就在刚刚我还曾为没有看到她的演唱会而伤心,我的身体开始莫名的发抖,不知道是因为寒冷,因为疼痛,还是因为遇见她的激动。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在这一刻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了一眼当下的情景,我们正蹲在深夜的马路中间,我马上便意识到这里很危险。
  我:“扶我一下,我想我能站起来。”
  她一脸的紧张:“先不要动,还是叫救护车吧。”
  我:“没事,快扶我一把。”
  她往我身前凑了凑,将两手放在我的腋下,我和她一起用力,终于搭着她的肩膀勉强站了起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我放在路边,然后她把车也停到安全地带,所幸深夜的路上此时并没有其他车辆过来。
  离路边只十几步的路,走起来却有点费劲,我几乎将身体大半的体重都靠在了她并不高大的身上,虽然我也和她一样的娇小,但一人承受将近两人的体重还是难为她了。感受到她身体因为用力而紧绷的肌肉,和着有着轻微酒气的喘息,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她:“很痛么?”
  我:“还好。”
  把我安顿在路边的一个石阶上,她也把车停在了安全地带,然后又马上跑过来询问情况,我伸手挽起裤腿看了一眼,发现两条腿的膝盖有些肿,还有一点点往外渗血,轻轻按了下骨头,发现并没有事,这才舒了口气,我想休息一下应该就能走了。
  她蹲在我的面前,一直紧张不安的看着我的动作,虽然是晚上,但一直被她盯着,我其实比她还紧张。
  她:“附近有医院吗,我带你去处理一下。”
  我指了指放在一边的背包,轻轻说了句:“里边有创可贴,你帮我拿一下吧。”
  她手忙脚乱的翻出几片创可贴。
  她:“我来帮你贴上。”
  她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拿出纸巾,一点点轻轻的拭去我腿上渗出的血迹,然后用手指捏起小小的创可贴,在昏黄的路灯下找准伤口帮我贴上,抚平,那种专注和温柔,太过动人。
  她:“好了,真的不要紧吗?”
  我把裤腿放下来,试着站了一下,已经可以慢慢的站起来了。
  我:“你看,真的不要紧。”
  她这才舒了口气:“这么晚了你一个女生出来做什么?”
  我:“……”
  她:“不方便说可以不说。”
  我一直不太敢直视她的眼睛,侧开脸轻轻对她说了句:“你这么晚了不睡觉,开车出来做什么。”
  她:“我……有点饿了,想吃巧克力面包,我之前看到了,白天没顾上买。”
  我笑了笑:“还爱吃巧克力面包,怎么不让助理出来买。”
  她有点吃惊:“你……你怎么知道我爱吃?你还……知道什么?”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马上就紧张并且警觉了,也许我不应该揭穿……
  我:“放心了,我不是脑残粉。”
  也许是曾经遇到过太多疯狂到失去理智的歌迷的缘故吧,见我一直冷静又淡然的样子,她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其实,我只是外表平静,内心早已波涛汹涌,不过是自控力比较强罢了。
  她:“哦,刚刚在庆功宴上喝了点酒,助理她们都睡了,我睡不着又有点饿,突然很想吃面包,又不想麻烦她们起床,只好自己悄悄出来买了,那个……你真的确定不用去医院吗?”
  一边说,她一边摘下了墨镜,露出那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此刻,她的眼睛里写满了关切,我和她对视了一下便马上躲开,把视线转移到一边。
  她:“我陪你去医院看一下好不好?”
  我一囧:“不用,我想回家了,你也该回去了,她们如果有人发现你不在房间应该很着急吧。”
  她:“不要紧,酒店就在附近那条街,你怎么回去,这么晚了,要我送你吗?”
  我:“不用,我不在这边住,打车就可以,你买了面包快回去吧。”
  她小小的犹豫了一下,说道:“既然你是我的粉丝,你……对我有什么要求吗?我可以满足你一下。”
  我心里一阵的激动:“有!可以提两个吗?”
  她:“可以,只是不要太过份喔!”
  我:“帮我签个名、抱一下,不过份吧?”
  她点了点头,从包包里拿出笔:“签哪里?”
  我笑笑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指了指我的左脸:“签这里。”
  她:“一洗脸就不见了哟!”
  我:“以后不洗脸了。”
  她微微的冲我笑了一下,细腻白晰的脸上染着微醺后的淡粉色,那么性感迷人的笑,一时间,我有点迷醉。
  今晚的她穿了件黑色的风衣,里边是件白色的小毛衣,还围了条深红色的围巾,脚上穿了高跟鞋,头上是黑色的套头线帽,也许是台湾人受不了北京初春的寒冷吧,真是全幅武装。
  我穿的是件白色的风衣,里边是件深蓝色的衬衣,脚上穿了双米色的平底休闲鞋,并没戴帽子和围巾,就算是冷,我也不戴,不习惯把自己包得喘不过气儿的感觉。她比我高出小半个头,如果不算高跟鞋的话我跟她应该差不多的身高。
  她右手拿着签字笔,左手轻轻的撩开贴在我脸上的头发,这么近的距离,我可以清晰感受到她的轻轻呼出的气息,还有身上淡淡的香气,夜风将她散开的长发吹起,有几缕轻轻划过我的脸庞,突然间我内心的情绪涌了上来,眼泪突兀的就流了出来。
  她赶快又从口袋里抽出几张纸巾,一边帮我擦着汹涌而出的泪水,一边轻声的安慰:“不哭不哭,怎么了?”
  我勉强克制住情绪:“没事,可以先抱一下……再签名么?” 
  她没有说话,默默的将我拉到肩上,一边感受着我在夜风中剧烈颤抖的身体,一边用手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别哭,别哭,我懂。”
  几分钟后,我发泄完情绪,擦干泪水,冲她强挤出一个微笑,指了下左脸:“签吧,不要英文名,不要姓,要全名。”
  她有点娇嗔的揪了下嘴:“你的要求还真多。”
  我:“是不是讨厌自己的全名有那么多的笔划?”
  她:“才没有,签完了,你有酒窝喔,漂亮的酒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