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桃妖gl 作者:杯落

字体:[ ]

 
文案
冷淡如仙的她,妖娆美丽的她,当无心的人遇到痴情的妖精又会有怎样的故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清,沐染 ┃ 配角:沐筱,上官凌雨,西月,南言枫 ┃ 其它:我只愿穷尽一生去爱你
==================
 
  ☆、第一章 相遇
 
  风清从未想过泡个温泉也能也能遇到高空抛物,看着愈来愈近的黑影,应该是个人类。为了不让自己就这样被压死,拼着最后一点内力从水中一跃而起。月光下一副美人出浴的画面好不养眼,卸去下落带来的冲击力,旋转回到水中靠在岸边,在没有一丝力气体内寒气渐盛浑身瘫软无力意识也逐渐消散,怀中还抱着那个从天而降的人,值得庆幸的是这人是个女孩。
  手脚传来的刺痛让沐染自昏迷中醒了过来,看来她还没死,想起昨晚的追杀眼中泛起一股强烈的恨意。柔软滑腻的触感自脸颊处传来,艰难的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幕不禁让她脸红心跳了起来。
  此刻自己正被一不着寸缕的女子揽在怀中,而自己的脑袋正靠在那人的胸前,柔软的触感正是来自于此。乌黑的发丝带着水珠有些凌乱的披散着,精致的锁骨好像翩然欲飞的蝴蝶,肤光胜雪,眉目如画,面容秀美绝俗,仿佛是那误入了这凡尘的仙子,只是此刻仙子的眉头紧锁好似承受了莫大的痛苦,好看的唇微微发紫,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冰似雪,便是在温暖的泉水之中也是冰冷刺骨,就是同为女子的她也忍不住怜惜。
  清晨的阳光洒在两人身上,刺眼的阳光唤醒了昏睡的仙子。沐染看着那如同黑夜一般深沉的眸子,瞬间忘了身上的伤痛。
  清晨的阳光有些刺眼,风清缓缓的睁开眼睛,身上的重量让她瞬间想起了昨晚的那一幕。低头正好与那打量自己的目光相对。不过十二三的年纪,眼波流转之间却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妩媚,面如桃花,柳如眉,想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也不过就是这般姿色,若是再过几年定是个倾国倾城,魅惑众生的妖精。
  “是你救了我?”沐染率先开口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算是吧”风清想起昨晚差点就被这么个小妖精压死,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谢谢。”其实她很想问自己为什么会靠在她怀中
  “没什么,救你也不过是为了自救而已。不过你现在能起来吗?”这姿势就算是两个女孩子也太过香艳了点吧
  “对不起,我的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说这话的时候沐染脸上带着愤怒与不甘,想到自己从此只能是个废人急火攻心,再加上本来就是身受重伤,一时气血上涌口中喷出鲜红的血液,惨白的面容更添了几分凄凉的味道。
  想来是被最亲的人陷害了吧,不然怎会如此伤心,不过与她何干呢。看着那殷红的血,想了想她还不想这人就这么死在自己身上,硬生生逼着自己提起几分力气取过岸边的衣服掏出一枚白色的药丸。“别想太多,你的伤也不是毫无希望,先将这药吃了,这药虽不能治愈你的外伤,却能平息你体内翻腾的内息想来会好受一些。”如此简单的动作风清却累的差点虚脱
  沐染明显感觉到之前四窜的内力渐渐安分了下来,不似之前那样痛苦了。却见她脸色更加惨白,体温似乎又降了一分。
  “你,还好吧,为什么你的身体这么冰冷?”
  “没事,倒是你冷不冷?要不你试着往边上移一下试试,不然会受凉的,再等我半个时辰。我现在没力气抱你出去,抱歉。”风清礼貌的说着,她知道自己寒毒发作的时候有多冷,想来昨晚一定将她冻着了。
  “要说抱歉也是我麻烦你了。你真的没事?可你看起来很不好。”
  “噗,小丫头你觉得你比我好到哪去吗?我没事,老毛病而已。”她的伤势可不比自己这一点寒毒并发症轻。每个月寒毒发作的时候都是这样早就习惯了,自然没什么事情。
  沐染低头沉默不语,小丫头?从没人这样说过自己,那些人都只会怕她。而且这人和自己差不多大吧。“我叫沐染,水木的沐,指染的染”别扭的说完自己的名字便不再说话了
  “暮色渐染吗,风清,风沙的风,清淡的清。”
  云淡风轻吗,很适合她。沐染没说出来,只是闻着她身上淡淡的药香。两人都没有说话,感受着风清不算有力地心跳却觉得很安心不知不觉靠在她身上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月上梢头,床很软,伤口也被包扎了,应该是那个人帮她包扎的。房间很整齐想来是常住的。
  想要起床却发现无能为力,现在的她就是一个废人。颓然放弃,她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被乌船的盯上,而那个买凶的人竟会是一直宠爱她的齐妃。那个温柔的对自己说以后我当你母妃可好的女子,泪水毫无征兆的滑落,也许只有在这样的夜晚才可以放任自己的脆弱。
  风清本想去看看那个孩子的烧退了没有,今天将她带回来就一直在发烧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有好转的迹象,她才去休息了一会。走到门口却听见里面微弱的抽泣声,淡漠的退了回去。那些都与她无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她这要尽力去救治这个无法推拒的病人就好了。
  山中无岁月,三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也不知道风清用了什么办法,沐染本来无药可治的手脚竟然渐渐好了起来,虽然现在还没办法行走但是吃饭却不用风清一口一口的喂了。
  相处了三个月沐染对风清多少有点了解,小小年纪却医术高明,很体贴很细心,不爱说话,厨艺比皇宫的御厨还好。风清对人很温柔无可挑剔,沐染却总能从那双沉静的眸子中看到淡漠疏离,风清眼中她永远找不到自己的影子,有时候沐染会有一种一种错觉就是那人真的不属于这世间。
  “进去吧,太阳有点晒人了。”风清很自然的抱过躺在软榻上享受着阳光的小妖精,这三个月来几乎每天都是这样。
  “嗯”沐染也很自然的环着风清的脖子
  “要不要试试能不能走?”风清想了想决定还是问问
  “我这样还能走路吗”不是沐染不自信而是她从未听过谁的经脉被挑断还能重新站起来。
  “你现在不都能自己拿筷子了吗”风清淡淡的说着却给了沐染极大地希望
  “好吧,我试试。”说着便要起来,风清赶紧走过去扶着她
  “别急,你先听着我的,我说一你就迈左脚我说二你就迈右脚,现在慢慢的试试,一......二......一......二.......”风清从后面轻轻地扶住沐染,沐染跟着她的口号,慢慢的迈开步子,虽然很缓慢,沐染却惊喜的发现她真的能走路了,再早熟也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怎能不激动。
  “嗯,跟我预计的差不多,这几天多多走走,我给你做了一副拐杖,你就拿着它练习吧。”依旧是熟悉的温柔嗓音,没有丝毫的喜悦与惊喜。
  “为什么救我?帮我?”沐染不明白在她的认知里没有毫无原因的事,也不会做没有利益的事
  “不知道,大概是不希望有人死在绝尘谷吧。”照风清不是热心人也很怕麻烦,不过大概是在二十一世纪生活了将近三十年,终究比这里的人对生命多一份关心。
  原来只是这样而已。很简单的原因,她却信了,信她对自己无所求却也有一种莫名的失落。
  “虽然你的外伤好了,不过一身武功怕是废了。”不带任何感情的陈述着
  “嗯”虽然早就料到了但是还是会有失落
  “休息一下,我去做饭。”沐染觉得风清真的很残忍别人的伤痛在她眼中什么也不是,这种时候也没想过安慰什么的。
  第二天沐染醒来的时候发现床边放着一双拐杖,一看就是特意为她做的。心里有股暖暖的感觉,撑着拐杖慢慢的走了走很好用。
  风清看着穿着单衣的沐染突然想起这三个月好像从没帮她穿过外衣,之前沐染只能呆在床上或者软榻上自然也就没想过。看着衣柜里清一色的白色衣裙,真的不适合那个妖精一样的人。
  想着师傅会不会给她留下有别的衣服,随意的翻着还真让她找着两件蓝色的衣服,不过蓝色好像也不太适合她呢,突然瞥见一套红色的衣服,有些惆怅这大概是除了她这个人以外唯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哑舍里面胡亥的少年装。
  那个女孩应该很适合这套衣服,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反正风清把它给了沐染。
  不得不说沐染真的很适合红色,那样红的颜色仿佛天生就是属于她的颜色。胡亥的C服很适合她。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很好看”本就妖孽的容颜更加好看了
  “谢谢。”沐染早就知道自己的容貌值得她骄傲,那样自信的笑容衬得妖孽的容颜多了几分睥睨的味道,这样的人天生就是世界顶端的人。
  风清打量着沐染不得不说胡亥的冷漠,孤独,高傲在这个叫做沐染的女孩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当初的自己可没能做到这样。
  “还缺了一把鸣鸿,不然会更完美。”风清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沐染没听明白,不过此刻的风清似乎与平时不太一样。
  “给,这两本秘籍一本是帮助你打通扩张堵塞的经脉,另外一本是适合你这样的经脉断过一次的人修炼的,你年纪不大也从头再来也不难,只是切记不可修习其他内功心法,否则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你自己看看吧,今晚我不回来,你自己将就一下吧。”沐染什么都来不及说那人便已经离开了
  其实她很想问为什么,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那么虚弱,为什么每个月的这一天你都不在小院里呆着,为什么你总是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她什么也没问她不知道要以什么身份去询问。
  沐染坚持锻炼加上风清给的两本书,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已经行动自如,病人痊愈的时候自然就会与医生告别。从初秋到寒冬沐染已经在绝尘谷呆了将近四个月了,她该离开了。
  “我要走了”沐染对着正在看书的风清说着
  “嗯,你的伤已经无碍了以后小心点便是。”翻了一下手中的书,轻轻地说着
  “我明日便走。”不甘心为什么她一点反应
  风清终于抬起头来“不是所有人都是别有所图,希望你不要因噎废食。绝尘谷外面有我师父设下的阵法,这是出谷的方法。”冲书页中取出一张递给了沐染又低下头接着看书
  那么你是为你什么对我这么好                        
作者有话要说:  唔,新人新文请多多关照
 
  ☆、第二章
 
  “太子殿下真是好雅兴,一点也不像一个阶下囚”戏谑的声音自牢房门口传来,南言枫循着声音看去。
  纵然是看惯了美女的南言枫也不禁感叹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一颦一笑都牵引着他人心魂,红衣猎猎是掩不住的风华绝代。
  “世人皆说暮云四公主嗜红,如今看来确是如此”南言枫微笑着说着
  “枫太子也不差,身处天牢也不忘赏月”凭着这份淡定沐染也相信南言霆斗不过这个南齐太子
  “不知公主殿下找言枫何事”南言枫对于沐染的调侃无所谓的笑了笑
  沐染并不急着回答南言枫的问题,反而欣赏起牢房的刑具。拿起一条鞭子舞了几下,继而转身对着南言枫“这些东西若是一一用在殿下身上想必也是挺痛的,殿下你说是不是”沐染打量着南言枫仿佛在考虑从哪下手比较好。
  “是呢,若是严重点怕是会去掉半条命”依旧是温润的微笑好似讨论的不是他的生死,而是今天御膳房做的菜怎么样。
  “不过比起断痕,这些痛苦也不算什么了不是吗”
  “看来四公主的消息比我的灵通多了”他中了断痕一事除了给他下药的南言霆和他的几个亲信以外无人知晓,眼前这暮云的公主却一清二楚,当真是个有趣的人
  “殿下我们做个交易如何?”看来是要说正题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