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芳香留给年华 作者:那片麦田

字体:[ ]

 
搜索关键字:主角:丫丫、王小麦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十岁那年,爸爸终于将我从老家接到这个江南小城.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爸爸看我落陌,便带我去见他老同学的女儿--丫丫
  穿过不长不短的一条长满法国梧桐的老街,就到了传说中的丫丫的家,她妈妈忙着招呼我们的时候,她从楼上冲了下来,一个抹布一样的女孩儿,白色的T恤上~手上~脸上都是油彩,亮晶晶的眼睛,咧着嘴嚣张的笑.我想我那时是被她吓坏了,很多年后,我问起她初见我的感觉,她总是撇着嘴说;"不就是嘴巴眼睛都张成O型的傻样呗. ”  仿佛就这样一下子过去了,脑子里闪过很多事,又
  仿佛什么事情都不大记得清了.
  初中了,黄蕾分在强化班,我在普通班.意料中的结果,不过黄蕾跑去跟爸爸聊了天,于是爸爸想了很多办法,把我也死塞进了强化班,问爸爸原因,爸爸说;"丫丫说得不错,你是那种不踢不滚的球,有压力才会弹得高.还有就是你身体不是很好,丫丫说跟她一个班,她仍然可以照顾你.”于是我以全班倒数第一的考分进了强化班,自卑和压力压得我一度透不过气,花了很长时间和很多的精力才爬到不被老师特别留意的位置-----不是尖子,也不是尾巴,才总算安定了下来.
  除了照惯例礼拜天一起看书做作业~听音乐,在教室里我们还是很少说话.
  只是每天早晨一进教室总是习惯的要先看看她的位置,我知道她也是,有好几次撞见她的目光,她笑笑,我也笑笑.
  她依然是闪亮而耀眼的,除了班上的一群毛孩子,还多了高年级的男生来找她,也会有调皮的男生从她书包里翻出些匿名男生写给她的情书站在课桌上大声读.她家的院子里也种上了男同学送来的石榴树.每每那棵树开花,
  我都会摘了花顶着满头都是装花痴,然后在后面听她哀嚎;"王小麦,我恨死你了.”记得后来她发给我一条短信;今年院子里的树竟然也结了几颗石榴,你---已经很久没来看我了吧.后话 
  我的爸妈对黄蕾一直是怀着感激涕泠的心的,因为这么多年了,她一直在念叨说她在照顾我,说得多了,长辈们也就深信不疑了.我想了N久,她的照顾我也就是但凡下雨,我要是没带雨具,她都会把她的给我.我一直拿得很心安理得,因为我知道,她只要在那儿多躲一会雨,就会有男生给她送过去
  了.
  还有就是每逢学校里吃到香菇炒青菜,她都会挤到我桌边,把盘子里的香菇都扒拉到我碗里.她一直固执的认为我喜欢吃那个黑黑的东西,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不知道是用脚趾还是屁股看见我狂吃香菇了,不过她给我香菇我都会吃光,所以她更坚信不移的认定我是喜欢吃香菇的,久而久之,我也坚定的认为香菇是我的最爱了.
  初三那年,她跑去跟我爸聊了天,于是我爸把我的东西都搬到她家去了.说是最后一年,我跟丫丫一起学习,说不定能一起冲进重点高中.于是我就住进她隔壁的房间.
作者有话要说:  刹那授权,转帖她的文
 
  ☆、第 2 章
 
  那段时间阳光总是很灿烂,虽然她抓着我魔鬼训练,让我做我死也做不出的题目,但是还是很怀念那段时光.(写到这里,心情不自禁的愉快)她把我衣橱里看得顺眼的衣服都拎到她衣柜里,每天自由搭配,我皱眉看她在镜前骚耳挠姿,问她:"你每天把自己弄得跟个狐狸精似的干什么呀?”她
  说:"我是等爱的狐狸~.”然后对我做怪的魅笑,虽然每次我都做恶心状,其实心跳总是要莫名快上几拍.
  她说我身体太差了需要锻炼,于是每天清晨拖我去跑步.每早,她穿着她的米老鼠睡衣来咯吱我的时候,我就感觉生不如死.跑呀跑的她倒是跑出名堂来了,到大学时,她跟我炫耀进了学生会,问了N久才吱吱晤晤的说是做了体育部长,我那个狂笑啊.
  长发也是那时候留起来的,因为她说我留长头发会很好看,只要我肯留她就每天帮我梳.于是她每天帮我梳头发,我们用一样的发绳,这种习惯延续了很久,直到我们都大了,不能再扎马尾装学生了.
  每次梳完头,她都会习惯性的捏捏我左边的面颊.
  有时候说;"我说了吧,你长头发会很看的.” 
  有时候说:"皮肤怎么这么滑啊,真想捏死你.” 
  有时候说:"王小麦,你要是敢剪了头发,就休想我再理你.” 
  每次我都给她一样的表情; 漠然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也总算死打活赖的挤进了重点高中,爸爸请黄蕾一家吃了顿大餐,满面油光,酩酊大醉还一直在反复念叨:"丫丫,你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们该怎么谢谢你才好呢?!!!” 
  第二天爸爸一醒酒,我就抓着他跑遍了全城,好不容易选了两块玉观音,不算名贵,却也让爸爸倒吸了口凉气,所有的销售小姐都在跟我解释,这世上是没有哪两块玉是一模一样的,没办法只好挑了两块近似的,两只观音的净瓶的下面都有一抹翠绿,不过是一个往左,一个是往右.
  把黄蕾约到最附近的小公园,把两个小盒子丢给她:"选一个吧.”她打开盒子就开始狂叫:"好漂亮啊!!!”一把抓着我,很用力的在我脸上狂亲了几大口,我怪叫着挣脱时,旁边已经很多人在对我们微笑了.仿佛还是那天的心情,止不住的心跳.
  知道我等得不耐烦时,她才决定了,她拿往右的那个,往左的那个归我.
  我说:"为什么呀?” 
  "因为男左女右啊.” 
  我不满意的叫:"凭什么让我做男的啊?!” 
  她眨眨眼睛,想了一下,很认真的说:"因为我的胸比你大.” 
  我惊得没话说,她拍拍我的后背:"没关系了,你比我小一岁呢,等我不长了,
  你还在长呢.” 
  ⊙⊙ ⊙⊙ ⊙⊙
  她将原来的红绳解开,重新打了结,是3个小结串在一起,很明显的比原来好看很多.我问她是什么结,她说不知道,乱编的.就叫同心结吧,就是心意相通的意思.她帮我带上,让我也帮她在后面打个结.她的脖子细长白皙,三三两两几根碎头发,只觉得说不出的好看,不知怎地,老是打不好,被她埋怨了几声:"王小麦,你可真笨.”才马马乎乎的打了个很丑的结.她侧过头来问我:"王小麦,你摸我脖子,我怎么就心跳得那么快呢?”我还没惊过来,她又在大叫了:"好了,我决定了,这辈子就这个了,不戴其它项链.” 
  当我终于能整齐的梳出一个马尾时,紧张的高中生活开始了,我们象随时赶往战场的死士般保持着高度警惕,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还是老样子,她是重点班,我是平行班.这时候的重点班和平行班隔阂就很大了,同学之间简直就是老死不相往来,虽然宿舍就在同一层楼,但是我从来不曾找过她,她偶尔来找我,也只是很矜持的站在门口敲敲门,问:"王小麦在吗?”然后拉我手在过道里说几句话.
  最高兴的事莫过于在洗衣间遇到她了,搓一把,我就会说:"唉呀,我肚子怎么这么疼啊,黄丫丫,你帮帮我吧.”虽然每次她都会作河东狮状大吼:"王小麦,你再装!我捏死你!”但还是每次都帮我洗了晒干叠好拿来给我.可惜,这么幸福的事总是少之又少,我知道她错开了和我洗衣的时间. 而洗澡的时间,我总在想办法和她错开,因为一撞到,她就会挤眉弄眼的盯着我上看的下看的.和其他同学一起从不觉得什么,她一来,立刻就感觉针芒在背,浑身的不自在.人少的时候,她会很过分的靠到我身边来:"王小麦,你吃的饭都哪儿去了,怎么老不长身体啊.”然后,盯着我胸咭咭的鬼笑."因为我不想做胸大无脑的人呗.”她恼羞成怒,都是在我屁股上拍上一把,就闪到一边去,她知道我是决不敢光着身子去追她的.一度,要将胸长得比她大成为我的目标之一,一直不得逞,也只好安慰自己:毕竟少长了365天呢,等她不长了,我就追上她了.其实,她的胸跟发育得好的同学比起来,还不也是小巫见大巫,只不过,她的胸比其他人都要好看很多.
  终于盼到填志愿了,她夹着报考指南披星带月心急火燎的跑到我家把我从床上拉起来:"王小麦,王小麦,我们报同一个学校吧.”我摸摸她额头:没发烧啊."你跟着我填,还是我跟你填啊.” 
  她坐床边上,哭腔都上来了:"我说了吧,你一直不用心,这下好了,天南地北的,不知道要隔多远了.” 
  我看她也怪可怜的,心软:"笨呢,不考一个学校,可以在一个城市里啊.”她拍拍脑袋,张开手作狂亲状扑向我,还好我闪得快,还是被她捏着腮帮子用力摇了两下:"王小麦,你怎么就那么聪明呢,我怎么就那么喜欢你呢.” 
  那天晚上她留我家跟我睡一起了.她一直在分析,我就翻刚买的席慕蓉的诗集,也不知道她几点睡的.早晨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8爪鱼一样的吸在她身上.窗外下着雨.警觉的坐起,又傻笑,原来不用上课了,又躺回去,圈着她的腰,头倚着她的肩闻着她的发香,她一直都用安利的洗发水,我们都很喜欢那种味道,我一直认为那是种近似檀香的味道,闭上眼睛,那样的香味会让人感觉很圣洁.窗外下着雨.
  
 
  ☆、第 3 章
 
  再醒过来时,还是圈着她,不过她在翻我的席慕蓉,看我醒了,捏着我腮帮说,给你朗诵个吧: 
  想你和那一个
  夏日的午后
  想你从林荫深处缓缓走来
  是我含笑而出水的莲
  是我的最最温柔
  最易疼痛的那一部分
  是我的圣洁遥远 
  最不可碰触的年华 
  极愿如庞贝的命运
  将一切最美的在瞬间烧熔
  含泪成为最永恒的模子
  好能一次一次地在千万年间
  重复地重复地重复地
  嵌进你我的心里
  ............
  ............
  这样的清晨,她的声音象露珠从翠绿的树叶上滑过,我就那样轻易的被感动了,有想流泪的感觉.
  她也叹息了,侧过身轻轻拥住我,脸在我脸上磨蹭几下,我说:"丫丫,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吧,到了80岁,你还给我读诗.”她说:"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妈妈来敲门让我们吃早饭去,我应了声,拖她起来,她眯着眼睛不肯起,我说;"你再不起来,我可亲你了啊.”她说:"谁怕谁啊.”于是我去吻了她的唇,她触电般的跳起来:"刷牙啦!!洗脸了!!!”后来我问她为什么反应那么大,她说:"因为你的唇太软了,一亲到我,就全身发麻,受不了.” 
  吃完早餐,她问我想我报什么专业,我说:"随便.”她急了:"那你想做什么呀?”我说:"宇航员.”她眨眨眼睛:"除了这个呢.” 
  "结婚.” 
  "什么!” 
  我妈跟她一起惊呼.
  "结婚啊.” 
  "我的梦想呢,就是找个我爱的又爱我的人结婚,然后我的爱人每天烧饭给我吃,我就种一园子的花,最好是生两个小孩,一个叫丫丫.”我驳块糖放嘴里:"另一个嘛,就叫糖糖好了.” 
  她狂笑,我妈直摇头叹气:"我们家这女儿算是白养了,怎么就这么胸无大志的啊.丫丫,你帮她选个财经方面的,让她一毕业就滚回来就帮他爸爸吧.” 
  她笑着直点头,□□着说:"她确实是胸无大志,哈哈!”我翻翻眼睛:"黄丫丫,你也就那么点小聪明.” 
  还好,很幸运的都被A市录取了,她报的师大,做教师一直是她的理想.而我就在距她学校45分钟车程的一所二流大学读财经.
  开学前,爸妈张罗着我们的行李时,我们跑去黄山看了日出,晚上山上的那个冷啊,在山上她给我背了一段&lt&lt老山界&gt&gt.
  ............
  ............
  忘了不了梦里轻轻的一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