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陈家有女要娶妻 作者:柚子的麦克(上)

字体:[ ]

 
文案
 武当山行,执掌武林号称第一的泰山北斗轰然倒塌,百年武当毁于一旦。
原本暗潮涌动的江湖如今掀起千层水浪,为名为利,形形□□大帮小派尽皆粉墨登场,天下大势合久必分,一场血腥纷争在所难免。
陈小咩本只是平凡少女,心中从未有何远大志向,却为那人一路向北修武成仙。
白仙尘本不是魅惑天下的妖狐,虽心地慈悲却酿成大祸,便在武当山与陈小咩匆匆相遇离别的短短时刻,彻底改变了那位平凡少女的命运。
当白仙尘被“剑神”君亦然缚于北寒剑神阁,“花红柳绿”楼主柳红嫣为白仙尘化为吞天大蟒谋取天下,久久隐居的世外仙人“鬼医”司马兰华也为之蠢蠢欲动,她身为一介凡人的陈小咩在这些女子神仙面前又该如何坚持自己的初衷?
——好吧,略过上面那些用来凑字数的文案,本篇故事继前面事件,一句话概括,讲述的便是可爱小女子陈小咩北行迎娶女神的故事~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前世今生 相爱相杀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小咩,白仙尘 ┃ 配角:君亦然,柳红嫣,司马兰华 ┃ 其它:任性萝莉逆推呆萌御姐?(众:泥垢
==================
 
☆、序:
 
  序:
  极北地方有一座参天阁楼,高耸入天好比摘星天台,由下至上层层拔高,约有五十层。
  这座阁楼被人唤作剑神阁,遗世独立挺拔在这常年飘雪的北寒苦地,由于楼身极高,故而哪怕北地最远处的村落都能瞧见这楼塔的身影,有门徒亦或敬仰者皆可朝楼塔方向跪地拜膜。
  剑神阁里住着剑神,自第一任至今共有三十二,向来都是北地武林的执牛耳者,他们不理会凡尘俗世,一生皆在苦求剑道剑术的最高境地,这般家族好几代人累计下来的武学底蕴比起什么秘籍武功都要来的珍贵,故而剑神阁虽人丁稀少,却依旧是傲立武道巅峰的武林北斗。
  曾有人言“除却北寒剑非剑”,说的便是除了北寒剑神阁外,其他地方的剑客皆不算得会用剑——听来虽有那么些将剑神阁过分神话了的味道,但不难显现武道中人对剑神阁的敬仰。
  “剑神”是剑神阁的唯一主人,向来一脉单传,从不讲究血缘关系,而由老剑神亲自选择天赋卓绝的一些孩童从小磨砺,若能吃苦撑下来大多都能被传授武功,待得老剑神死后便聚在一起捉对厮杀,最终留下的那位方能成为下一世剑神。
  这是个极为残酷的游戏,却也正是剑神阁之所以能在武道一途独占鳌头的原因所在,当今剑神君亦然自也是那么过来的。
  君亦然是位传奇女子,算来今年才仅仅十九岁,乃是历代剑神中最为年轻的一位,更是早在十二岁时就已蹬上了大多江湖人梦寐以求的“出尘境界”,斩了魔教崇鬼堂十位魔头,进而名动江湖成为剑道魁首。
  传闻君亦然生的极美,性子却也如这北寒一般冷得叫人直打哆嗦,曾有年轻男子剑士为求其温婉一笑,甘心被她一剑贯穿胸膛,临死前苦苦哀求,君亦然只是漠然甩去剑上鲜血转身离,无情绝情已到了极致。
  北寒是个极为荒凉的地方,比不得南方的繁华商都,常年皆是白雪茫茫,满天满地都覆着一层没边际的冰寒,飘雪难得停歇,剑神阁楼底的雪地中,三名身穿黑衣的魁梧大汉在雪白景色中极是夺目。
  那三人身形极为相似,头戴斗笠,自面纱到行衣再到靴子皆是漆黑,手中宝剑反握在背后,剑刃反着银光哪怕在这寒冷之地依旧泛着阴森寒气,叫人一看就知道定是双手沾过鲜血的武道高手。
  这三人都姓姜,乃是容貌一般无二的同胞三兄弟,自幼被高人相中传授武艺,三人使剑出手动作皆可以相同,心有灵犀般配合的天衣无缝,人称“一剑有三剑,三剑是一剑”,便是称道这三人摆开剑阵的强悍威力。
  他三人走遍大江南北,要以剑道证天下,如此年少轻狂还多亏了这三人武艺精深、运气也佳,至今未尝一败。
  如今三人胸有成竹,自认三剑合一无人可敌,来到这北寒苦地无非是要与那剑道魁首君亦然比试,若是侥幸得胜便是扬名天下,但若败了其实也是虽败犹荣,不论怎得算他三人都不吃亏。
  三兄弟打得一手好算盘,满心欢喜来到剑神阁外叫阵,却整整在雪地里等了半个时辰,才见人来。
  此时,两名女子站在三兄弟对面,饶是那三人自负武功了得,在那两位女子面前依旧如临大敌。
  那两位女子,站立于前者披着白裘衣裳,以一根缎带简单束起一头乌黑长发,极美脸容上一双眸子透着高傲气质,望着身前三人一言不发;后者比之前者身材却是还要高一些,一身碧绿衣衫,黑色长发束缚方式与前者一般无二,俊美脸庞相比白衣女子别有一番韵味,却都是天下少有的美人儿。
  ——于是问题来了。
  三兄弟面面相觑,本想摆出高手风范待对方先询问姓名字号,哪料那两女子从头至尾只是那么愣愣瞧着三人,不得已只得由三兄弟先开口发问,横剑一指齐声喝道:“你们谁是君亦然?!”
  看面相,其实那英气逼人的碧衫女子更似武林中人,但那白衣女子从头至尾仰着脑袋,模样别提有牛气了,若未有实力可敢拿鼻孔看人?且这女子站立于前,在这“剑神”君亦然自称第二无人敢自称第一的北寒地头,可有人能趾高气昂的站在君亦然的前头?
  三兄弟简单思考,心中便已有了答案——要不那白衣女子便是扮猪吃老虎的“剑神”君亦然,要不这两人就都不是。
  那白衣女子冷哼一声,傲然答道:“就凭你们也陪直呼我的名字?”
  说罢,白衣女子君亦然掀飞裘袄,跃起身来,威风八面,右手食指直指天顶,好似要引下滚滚天雷!
  三兄弟倒吸一口气,想起听人说过“君亦然有御剑飞天的神通”,不觉手掌用力握紧手中宝剑,好叫自己不至于开场便被“剑神”御气夺走宝剑,同时由中间一人退后一步,三剑齐齐指在三人中心,宝剑合璧展开一道无形屏障,只待君亦然飞身而来展开厮杀!
  一场惊天大战看似蓄势待发,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君亦然这一跳过后只是原地落下,一拍手掌模样像极了街头卖艺的江湖骗子,摆了个立足不稳、摇摆不定的金鸡独立,脸色极是勉强的朝三人招手道:“你们要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来?”
  这个问题三兄弟并不陌生,他三人向来都共进退,要么便一同出剑,要么就不出剑,虽被些许江湖人指责“太过依赖剑阵,拆开了单打独斗皆是不入流的剑客”,然而如此言说的人无不败在了三人剑下。
  他三兄弟面对一人是三人,面对十人也是三人——蒋老二冷笑一声傲然答道:“我兄弟三人如是一人,自然是一起上了!”
  那白衣女子贵为剑神,本不该问如此掉身价的问题,但更叫三兄弟难以置信的是,君亦然闻言竟是摆出了一副甩手不干的模样,松了打架姿势,双手叉腰如泼妇般瞪眼骂道:“滚你个蛋!你们要以多欺少,我便不打了!”
  三人大怒、拔剑欲上,但又想到此地乃是君亦然的地盘,说不定前头便有埋伏,还是让君亦然先出招的好,小心驶得万年船,果见君亦然满脸有恃无恐,三兄弟更觉心中猜测无误。
  君亦然道:“本剑神与人比武向来单打独斗,照你们这说法,老娘是不是可以把阁里头的人全给叫上?反正也‘如是一人’嘛!”
  面对如此刁难,三兄弟也不慌乱,只是默默瞪着对面叫骂女子,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白衣女子浑不在意三人阴沉眼神,双手置于背后,摆出一副高人模样,指点迷津道:“不如这样吧,你们三个先打一架,选出个最厉害的来跟我打。”
  “我……我去你丫的!”姜老大再也扮不得武德高人,闻听白衣女子的无礼言语,终于忍不住骂娘道:“要打就打,你君亦然可是怕了!?”
  君亦然冷的一笑,抛去一个鄙夷目光,伸手捋了捋下巴,作出一副仙人抚须的高人模样——如此一来,连带姜老三都怒不可遏的撩起了袖管,简直便要冲上前去。
  君亦然哼了一声,傲然答道:“笑话!我会怕你们?我君亦然一剑斩了十魔头的时候,你们还没断奶呢!”
  正当此时,姜家三兄弟背后传来一声高呼:“姜家三英雄!闻听你们要与剑神君亦然决斗,如此天下一等一的比武怎得不叫上我们!”
  姜三兄弟脸上迅速掠过了一道欣喜神情,而见一名手持黄旗的臃肿大汉一马当先,马蹄奔腾踏起一地雪花飞舞,方形黄旗在急速奔走中如江河波涛“呼呼”翻动,上面绣着一个醒目红色大字——“姜”。
  紧跟着掌旗大汉后头,百余骑人马呼啸而来,声势浩大直叫人心惊胆战,奔到近处,那百人齐声高呼:“姜三兄弟武功盖世,天下剑道唯我独尊!”
  啧啧,这波人马口号异口同声,百人场面如此浩大,究竟是排练了多久?——君亦然忍不住偷笑,瞧着那满面正经的姜家三剑客只感有趣。
  “兄弟们,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万里奔袭,就是来见证你三兄弟打败剑神君亦然!哈哈,咱们兄弟对你三人武功实在佩服,未来天下武道的执牛耳者非你三人莫属!”
  “各位好朋友如此热情,三兄弟愧不敢当,我三人武艺平庸,若今日能侥幸打赢君亦然,也是托各位英雄的福!”
  “吼!吼!!——姜三兄弟必胜!!”
  一连串语势连贯的寒暄,姜家三兄弟挺直腰板转过身来,一时声势大振,望向白衣女子君亦然的目光更是傲人。
  君亦然露出女干诈模样,磋磨手指作出了“钱”的手势,不留情面拆台道:“你们打架就打架嘛,找那么些‘托’得花多少银两呀,我都替你们心疼。”
  姜老三年纪最幼、脸皮最薄,闻言红了耳根,其余二兄弟皆是充耳不闻,横剑指向君亦然蓄势待发。
  如今有这么多帮手在场,三兄弟便不怕她君亦然耍花招,她“剑神”武道境界再如何高超,能与百余人为敌?倒时候若要弄得个不欢而散,三兄弟大可让这群邀请来的江湖匪人把剑神阁洗劫一空,杀人放火一本万利,名利双收何乐不为?
  众人晓得姜三兄弟武艺高超,倒是真在屏息凝神,静待决斗一触即发,可当三兄弟刚要迈步前冲,却听那白衣女子忽而叫道:“慢着!慢着!”
  三人这时刚跨出一步,便不得不强行停歇,本着一鼓作气的威势霎时打了折扣,齐声恼怒道:“又怎么了!?”
  君亦然一本正经道:“打打杀杀太过血腥,江湖恩仇我早已看开了,今天我不杀你们,你们走吧。”
  这打都没打,你君亦然口气怎得如此之大?——在场百人皆嘴角抽搐,表情极是扭曲古怪,那掌旗大汉哭笑不得,忍不住喝问道:“喂,小姑娘!你丫的真是君亦然?”
  君亦然不理会众人质疑,将双掌放在背后,笔挺身板、背过身子,幽幽叹息,怅然若失般开口言道:“那只是个不值一提的名字,原来无敌也是一种寂寞——唉,你们若要需要本君亲手签名,就将身上衣衫脱下来罢,我替你们签在背上。”
  一旁的绿衣女子好似君亦然的随身丫鬟,将地上的裘袄拾起来拍去雪渍,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君亦然”衣角,柔声道:“仙尘,北寒天冷,莫要冻坏了。”
  被唤作“仙尘”的女子一时原形毕露,尽显小女子娇羞,跺脚叱道:“诶呀!你怎么拆我的台?!”
  众人霎时恍然,他们早已怀疑那江湖骗子似的吹牛女子并非“剑神”君亦然,如今篓子一被捅破,一愣之后豪放汉子们尽皆大笑起来。
  姜家三兄弟被那白衣女子戏耍已久,不觉恼羞成怒,但在众人面前也不好意思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女流之辈,只得怒声喝道:“小畜生!快将君亦然叫出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