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还好我等到了 作者:流祝

字体:[ ]

 
文案
 
刘筱晨走的时候只轻轻留下了三个字:我走了,而祝宇的人生却从此荒凉,一个人默默等待着,耐着孤独忍着寂寞,只为能够再次与心头的人儿相拥,温柔的在耳畔告诉她:还好我等到了。都市底层小市民艰辛的寻爱之路,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纵使苦难也不可言弃,你的幸福正在快马加鞭!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祝宇,刘筱晨 ┃ 配角:小金,诺诺,之之,袁野 ┃ 其它:不抛弃不放弃修成正果生娃去
 
 
 
  ☆、祝宇
 
  “小晨,小晨……”睡梦中的祝宇呼唤着小晨,双手紧紧抓着被单,额头不断有汗水渗出。祝宇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四周一片惨白,除了还能感知自己的存在便再也没有其他事物,没有生命也没有颜色,却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小晨的声音,她在抱怨自己,幽怨而又悲伤“小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祝宇的心口像压了一块巨石,拥堵疼痛到不能呼吸,循声拼命地奔跑着寻找着“小晨,小晨,是你吗,你在哪?你在哪?你出来,我真的很想你,你出来……”祝宇的声音不断由呼喊变成哭泣,猛烈的抽噎着,大把的泪珠将枕头打的透湿。
  “叮叮……”一阵清脆的闹铃把祝宇从深渊里解救出来,猛的起身,大口喘着粗气,抬手拭去汗珠和眼泪,深吸了一口气,便把脸深深埋在了枕头里。“只是做梦而已,只是做梦而已!清醒点,没事的。”祝宇轻轻安慰自己,稍稍平静了些许便起身下床。
  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了脸,祝宇静静望着镜子里被打湿的那张脸,干净白皙棱角分明,眼神透露着冰冷的寒气,自己这个样子到底多久了?孤独固执,冷若冰霜。
  “哗哗……”又撩了两把冷水,祝宇停止了思绪,利落的收拾着自己,洗脸护肤,打理头发,然后打开烤箱烤了土司,煮了一杯咖啡,打开广播,听着自己喜欢的频道。“呼……”祝宇安慰性的长呼一口气“good day! fighting!”
  一个人的生活是悲喜交加的,孤独寂寞却又自由安逸,健康的心态和规律的生活一直是祝宇奉行的人生准则。读书锻炼旅游工作在祝宇手里玩的游刃有余,人们所谓的单身贵族应该就是她这样的吧。
  对于一个已经毕业了五年的28大龄女青年来说,祝宇能够摆脱家里人的催婚,一个人坚守着自己心底的那份执着,每天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这无疑是幸福的。祝宇的老家在很偏远的农村,从小摸爬滚打很幸运的考上了大学,摆脱了父辈们的贫穷与落后。祝宇的童年没有多少美好的回忆,放养型的环境造就了她的坚韧,能吃苦能享受,在工作上更是一丝不苟兢兢业业。毕业后留在a市打拼,五年下来也是小有成就,深受单位领导赏识信任,从实习生到工程师助理,再到后来的项目经理,一步一个脚印,现在公司一些大的工程项目基本都是由祝宇负责。父母在老家过着采菊东篱下的悠闲日子,由弟弟和姐姐照料,祝宇能做的就是定期往爸妈卡里打些生活费,二老大半辈子都在为生活奔波,现在终于可以停下来享享清福也是欣慰。俩人在家里植了些花草蔬菜,打理打理自家的二亩薄田,平日里跟邻居老友打牌唠嗑,祝宇倒也放心。对于二老来说,祝宇无疑是她们的骄傲,作为村里少有的大学生,提起祝宇,祝爸祝妈那是一百个放心,所以对于女儿的个人问题也是没有多少要求,只要孩子能开心,能有好的生活就够了。因此,祝宇的生活倒是轻松了不少,除了工作便也没有其他的压力。
  听完广播,早餐吃的也差不多了,便在衣柜寻了衬衫,风衣,穿戴整齐,拉起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箱便出了门。忘了说,今天她要去b市出差,代表公司去参加一个项目的研讨会。两座城市距离不远,大约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车程,祝宇打算研讨会结束后在b市呆两天,去见见小金,顺便到处玩一玩,放松一下。电梯到了负一层,祝宇拿出车钥匙发动车子,安放好行李便驾车驶向目的地。
 
  ☆、撞车
 
  祝宇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公司预定的酒店,打开房门稍稍打量着房间的装饰,淡黄色墙体,素雅清新的碎花窗帘,酒店统一的白色淡条纹被褥,整体来说还算舒适,正是自己喜欢的格调。
  稍稍收拾下行李,疲倦的祝宇便抱着舒适的被子进入了梦乡……
  研讨会进行的很顺利,公司也顺利的拿到了项目指标,这让祝宇不禁松了口气,也算是没有辜负领导的信任啊。
  “曾经许下的约定,那样清晰……”手机铃声响起,祝宇刚走出会场便接到了小金的电话“喂,宇哥,在哪呢,我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到,你在酒店楼下等着我,一会我去接你”
  “嗯,好,我马上就回去。”酒店就在会场附近,祝宇徒步五分钟就到了。
  小金是祝宇的gay蜜,俩人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小金是祝宇的直系学弟,当初俩人都在学生会,一来二往的很快就熟悉了。更重要的是,小金是个姑娘性子的男孩子,而祝宇则是个纯爷们,俩人性格互补,又都是同志,所以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俩人好的简直就是穿一条裤子都嫌肥。
  小金就是土生土长的b市人,父亲是个成功的商人,母亲则在市政系统担任要职。作为家里的独子,小金无疑是娇生惯养的大宝宝。小金在读大学的时候就跟家里人成功出柜,带着男朋友强子回家见了父母,二老很开明,没有反对两人在一起,但前提是小金必须要个孩子,家里的香火不能断在这个独苗苗手里不是。小金毕业后便和强子回到b市,子承父业接手了父亲的公司,一家子过得其乐融融。
  就在祝宇慌神间,一辆大奔缓缓停在了身边,车窗慢慢摇下,一张俊美的脸笑意盈盈,小金笑眯眯的摘下墨镜“嗨,对面的那位美女。瞅啥呢?
  “滚你丫的,活腻味了咋的?”
  小金这是分明的找茬,哪壶不开提哪壶啊,祝宇可是一个标准的黄金单身t,身材高挑匀称,白衬衫黑风衣休闲皮鞋,加上一头利落潇洒的短发,哪里也不能看出美女的影子,加之一副黑色边框眼镜,更是平添了两分沉稳。叫美女,这不是找打吗?
  “行行行,我的亲哥哥,玩笑
  到此为止,快上车吧,都想死你了,咱俩今天可得好好喝两杯。”
  “行啊你小子,大奔开着,帅哥在怀,事业家庭双丰收啊”祝宇说话间便拉开车门上了车。
  “行了,你别寒碜我了,还是你好啊,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不过说真的,你总不能一直这样一个人吧,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性冷淡呢?”
  “行了,你才性冷淡呢,我的真命天女还在来追寻我的路上呢。我呢,只要这么等着就行了。”
  “你还真想的开,我是想提醒你别错过了眼前人,你凭良心说,诺诺对你怎么样?这么多年了,你就一点没动心?”
  “这种事我也无能为力啊,我对诺诺只有妹妹的感情,勉强在一起对她不公平。”俩人就这么随便唠了两句,很快就到了一家特色餐厅。
  “来吧,就这家,这可是当地最地道也是最上档次的特色餐厅了,这里的菜那叫一个正宗!”
  “行,那我今天就好好品尝一下你们的特色。”
  俩人点了几个地方菜,叫了些酒水,呼呼哈哈的海聊起来。从老师到同学,从主任到门卫,就连当初在学校门口卖臭豆腐的大妈都成了她们的话题,所有好玩有趣的事情一股脑全涌了出来,一时间俩人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醉意三分,小金电话铃响起,是强子,小金的对象。“哦,我知道了,我跟宇哥吃饭呢,等会再回去,行,好,知道了。”
  “喂,强子,我是祝宇。你半个小时后来接他吧,他喝醉了不能开车。”祝宇看了看时间,抢过小金的手机。
  强子不一会就过来了,把小金塞车里,顺带着把祝宇送到酒店楼下。
  “拜拜,开车慢点。”祝宇朝车里俩人挥了挥手,露出真挚的微笑。
  车子疾驰而去,祝宇微笑着摇了摇头,心底为小金欣慰“这俩人,真让人羡慕,好兄弟,不管发生什么都一定要幸福下去”
  初秋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的,一阵风拂过,祝宇因微醉而发烫的脸庞稍稍降了些温度。没有转身去酒店,而是一个人沿着满是梧桐的巷道慢慢走下去。这是一条望不到头的道路,两旁“”整整齐齐的全是法桐,行人很少,偶尔会有几个散步和夜跑的经过,路灯将人的身影拉长,微风拉着稀疏的落叶微微跳动,悉悉索索的仿佛在哭诉着什么。
  恍惚间祝宇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校园里那同样整齐的如同卫兵一般的梧桐巷道,那时的日子虽然清苦,却无疑是快乐的。自己和刘筱晨就是在那里认识的,每次小晨不开心,都会拉着自己一遍遍从道路的一头压到另一头,不停的发着自己的牢骚,还会一次次委屈的提醒自己“小宇你说对不对?”“小宇,这不是我的错!真的不怪我!”“小宇……”
  “你个死小宇,都是你不好,罚你背我走到尽头”
  “好,我背,可是你那么重,要是把我压的不长了可是得赔偿的。”自己总会拿她打趣。
  “好啊你,你嫌我胖,你背不背!!”
  “我背我背……别打别打!…
  想到这祝宇忍不住笑出了声。下一秒,泪水却肆虐了眼眶“小晨,你在哪,我还能等到你吗?我好想你。”
  人在酒精作用下总是悲情而又极其敏感的,是无法掩饰自己的情感的。祝宇压抑的一下子爆发,好像已经发生的一切都是不对的,她在抱怨着一切。
  为什么我的爸妈是那么的一无所有,给了我生命,延续了我的生命,却让我那么辛苦才能得到别人轻而易举就可以得到的一切。没有关怀没有拥抱没人记得自己的生日,她们尽其所能也只能是勉强温饱。以为老天是为了要弥补自己的辛苦才把天使般的小晨送到了自己身边,却为什么又要她消失的无影无踪?抽干自己的五脏血泪和爱意,难道自己就是这么一个不配得到幸福的人吗?
  “老天爷,别玩了,我玩不起了,求你,把小晨还给我。”此刻的祝宇是无比脆弱的,所有的不快通通袭来,这样也好,压抑的太久太多,是谁都要有爆发的一刻。孤独无助的祝宇抬起头望着昏黄的路灯,稍稍有些天旋地转,多么渴望心心念念的人儿能够给自己一个拥抱一个亲吻。可是老天爷好像是个喜欢开玩笑的老头,拥抱没等到,电动车倒是来了一辆。
  “滴滴滴滴,,哎,让让让让”随即
  只听“咣当”一声,一辆小型电动车直接冲着祝宇撞了过来,俩人一车随即应声倒地。
  “你这人有病啊,听不见喇叭声啊,不知道躲着点?真倒霉死了。”倒地的男子气愤的叫嚷着。
  “啊斯,大哥对不起啊,都怪我”祝宇忍着乱七八糟的疼痛赶忙道歉,混乱的脑袋也瞬间被撞得清醒了。
  “行了行了,你站起来看看没撞坏哪里,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那人看着倒地的祝宇,语气稍软了些。
  “没事没事大哥,对不起对不起,你呢,你没伤到哪里吧”
  “哎呦,真是,我还好,就是摔了一身泥,你往后走路看着点好吧,这是大马路,是走路的,不是给你抬头赏月的。”这大哥说着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便扶起车子径直离开了。
 
  ☆、重逢
 
  祝宇的内心是崩溃的,坐在花坛边检查自己被撞的膝盖,裤子磨出了洞,破损的边缘已经染上了血色,膝盖一阵阵的疼痛,手腕和胳膊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
  “哎呦,我天!怎么这么倒霉,我招谁惹谁了!不行,得赶紧去医院包扎一下才行,这运气也是没谁了。呵呵”祝宇咬着牙无奈的苦笑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