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夏日言言 作者:醉风林

字体:[ ]

 
第一章 初见
 
作者有话要说:我想我是疯了,又开一坑,不管怎样,这篇文的灵感刚刚呈现,就急忙开坑,更新时间不定,会根据点击而定,请喜欢这类文的亲们支持,谢谢~~
  我叫顾晓言,是上海某所大学的学生,今年是我最后一年的暑假,所以我不打算回家,想留在上海打暑期工,开学后就直接找工作。
  我和死党岑梦芸都是第一次暑期不回家,我们都发誓这个暑假要赚取五千元,我们为了节省开支,便留宿在学校,一到放假时间我们便去家教中心接了一份家教,还交了价格不菲的中介费。由于暑期留校学生太多,家教公司客户有限,本来打算接两家家教的我们只得到了一份。我不甘心一个暑期只能挣这么一点点钱,于是在家政公司又找了一份工,我很知道家政公司是做什么的,梦芸以为我脑子烧坏了说什么一个大学生竟然去给人家当保姆,我一笑置之。死党另找了份超市促销工作,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暑期工的生活。
  我拿着家政公司给我地址,十点整的时候敲开了那家的门,我连续按了好几下门铃才有人给我开门,开门的是个女人,我彬彬有礼的说:“您好,我是家政公司的,这是我的工作表。”伸手把手里那份相当于是工作证明的东西拿给她看。
  “家政公司?”她像是被我吵醒的,开门的时候眯着半睁半闭的眼睛,听到我说是家政公司的揉了揉了自己眼睛,有点怀疑的看着我,我想正常人都是这样的吧,因为家政公司第一次招收到我这么小的。她拿过我的表格看了看,我趁机打量起她,她看起来已过三十,身穿一袭带有蕾丝边的朦胧睡衣,一头乌黑的长发。落在肩膀的那几缕发丝有点卷,可能是刚烫过不久,指甲上涂着闪闪发光的水晶色,那是我最喜欢的颜色,虽然穿着睡衣但还是掩盖不了睡衣下修长的身材。她没有穿内衣,睡衣里的两点忽隐忽现,再仔细看她的脸,眼角旁看不到一丝鱼尾纹,也许笑起来就看到了吧,我在心里想着,眼睛下有微微的眼带,看起来很疲劳,我想她的工作很辛苦吧。
  就在我细细打量她脸的时候她突然抬起了头看着我,我们对视了约三秒的时间,我再也坚持不下,转移了自己眼睛,我总这样,受不了和别人对视,那会使我很害羞,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是我最能感受到的地方。她似乎并没有放心上,看着表格问了一句:“顾晓言是吧?”我点点头。
  “进来吧。”她让我进门,她并没有多说话,把表格还给了我。
  “请问您贵姓?”第一次登门,我总显得不大自然,说话舌头都有点打结,就因为这点,妈妈很怕我以后进入社会不会混事。
  “我叫夏日。”简短的两个字的回答,她便要转身走,好像忽视了我来的目的。我见状忙问: “请问,我需要做什么?”
  她转身,顿了两秒,说:“把家里收拾一下,再把卫生间弄干净。”依然没有过多的言语,从她的眼睛我看不到她的感情,看不出她对我是否满意,说完这些她便打着呵欠往房间走去,我以为她又要回房间继续睡回笼觉,没想到她却拿着一条湿毛经交给我,“擦擦吧。”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罐王老吉放在餐桌上,并打开了客厅的坐式空调,我知道那都是为我准备的。但她并没有説什么,转头就走了,这次是真的回房睡觉了。
  我拿着手里的湿毛巾,感动至极,对于一早奔过来的我,真的流了很多汗,几乎浸湿了我的衣服,我拿着毛巾去擦拭自己的脸,冰冷的毛巾敷在我的脸上,心里泛起一阵温暖,忽然想到自己忘记了和她说谢谢。
  她的家很大,有一百五十多的平米,看她家里的结构我就知道她家很富有,是我们这种小康家庭的人无法触及的。因为第一次打扫我很认真的把每个房间打扫了一遍,除了她睡觉的地方我没有去,对于卫生间,我室内室外弄了三遍,我在想她应该很爱干净所以才特别交代把卫生间弄干净吧,我又把那条擦拭汗水的毛巾更是洗的干干净净。
  约莫十一点半的时候我终于干完了所有的工作,看着自己打扫的一层不染的房子心里涌起一股成就感,尽管真的很累,并且我的肚子也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但我还是很开心。我不自觉地看向她的房间,她还没有起床,上的是夜班吗?现在都不起床,我想着先行离开,但是觉得起码要和她说句谢谢和再见吧,而且公司有规定,做完一次要给户主签名以便于以后结算工资,于是我坐在沙发上等着她起床。
  我一直在等着很无趣,又不敢打开电视,毕竟在别人家里我没有办法那么从容。于是掏出手机,看到了三个未接来电和五条短信,不看也知道是岑梦芸。我给她发了短信说已经下班了,在等女主人起床,她骂我脑子有病,我笑了几下。不过我的肚子是真的饿了,我强忍着饥饿,一直坐等着她,有时候会起来走动走动,总会看到那张在挂在书房的她的结婚照。她老公很帅,她穿婚纱的样子很美,一脸幸福的微笑偎依在那男人的怀里,穿上婚纱是每个女人一生最幸福的时刻吧,我一直这样想着。
  不知不觉我又看了看时间,居然一点半了,她依旧没有起床,我不能再等了,因为我的家教在下午三点,我得回学校拿家教公司的表格,于是我留了一张纸条给她便匆匆忙忙的走了。
  因为学校离这里的路程不远,十分钟公交车就到了学校,我记得家教的地方也不远,所以我在一个小饭馆吃了一碗面就跑回宿舍拿表格,回到宿舍死党梦芸已经不在,她的家教在两点,一定早就出发了。我翻出家教的表格上的地址,叫了出来,“新龙华城?”不会吧,早知道就不回来了,这个小区就和我做家政的那家同属一个小区。
  我拿了表格匆匆忙忙的又赶到那个小区,到那时已经是两点四十五分,我以为会很容易找到那家,哪知道那个小区很大,分为好几个区,我来来回回走了几圈也没找到那个六十栋在哪,第一次去别人家里早到十分钟是最好的时间,我还依稀记得有经验学姐的教诲。我左顾右盼终于看到对面走来一个很时髦的女人,戴着蛤蟆镜遮掩她半个面容,我大汗淋漓的走向前问:“你好,请问,你知道这里怎么走吗?”说完把手里的表格给她看,她看了看用手指了指小区门的对面,我哗然,原来这个小区竟然还隔着马路,我说了声“谢谢!”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不知怎的,我总觉得刚刚那个女人有点面熟,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我一心想着要快点赶到那家去,就没有多想。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我终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岑梦芸一看到我就说:“我的妈呀,你上战场了吗?搞的这么狼狈,快去洗洗,臭死了,人也黑了一圈。”梦芸摆摆手。
  “真的?我黑了吗?”我急忙拿着镜子照着,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最怕晒黑了,我深知一白遮三丑,自己不是很漂亮就算了,可不能把这身好皮肤给晒没了。我又闻了闻身上,果然都是汗臭味,忽然想到今天两次都那么狼狈的跑进别人家,会不会也让人家问到这汗水味,想到那个夏日拿湿毛巾给自己,真的是这样!“她一定也闻到了!这下脸丢大了。”我大叫道,死党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自言自语。
  我拿着洗漱用品去了洗漱间,晚上在床上和死党互相交代第一天工作的经历,终于疲惫的进入梦乡,结束了我暑期工的第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我想我是疯了,又开一坑,不管怎样,这篇文的灵感刚刚呈现,就急忙开坑,更新时间不定,会根据点击而定,请喜欢这类文的亲们支持,谢谢~~
 
 
 
 
第二章 下厨
 
  第二天我一如既往的按响夏日家的门铃,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夏日很快就给我开了门,并且精神抖擞,看到我就冲我笑着,我也冲她笑笑并向她说了句:“您好!”
  今天的夏日和我第一次看到的不一样,今天的她穿着一个黑色的吊带的紧身裙,把她的身材显现的一览无遗,她的胸部并不是很大,穿着这个黑色的裙子却显现的特别挺立,我不禁羡慕的欣赏着夏日那么匀称的身材。我忽然想起了电视上的那些女明星出席公众场合时的模样,没想到会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夏日并没有化妆,我很想看看化了妆的夏日。
  夏日的五官长的很精致,几乎是一张完美的脸庞,我一直盯着她看忘了自己该做的事,我忽然回过神,发现夏日也在看着我似笑非笑,我顿时脸一热,低下头,我不知道看了她多久,也不知道她何时发现我在看她。我支支吾吾的说:“我去打扫卫生。”
  “等一下,”夏日叫住了我,“只要弄下卫生间就好,还有,把脸洗洗,还是昨天那条毛巾,以后都是你用。”我愕然,呆呆的看着她,她笑而不语,今天的夏日看起来心情特别好,我忍不住想是什么让她这么开心?
  我洗完脸,把毛巾洗干净,我触摸这条毛巾,心中感触着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虽然之前在家教公司因为中介费的事和家教公司老板吵了一架,中介的黑心让我对这个社会彻底失望,但是遇到夏日什么都变了,她从不多说什么,只是几个简单细微的动作,我就知道她是个善良体贴的人。
  我花了半小时的时间就弄好了两个卫生间,她家有两个卫生间,一个是用来洗澡,一个是用来WC。我想夏日一定是个很讲究很爱干净的女人,我只见到卫生间里有一些发丝她就特别交代要弄干净。我弄好卫生间环视客厅和每个房间,都很干净,不知道再做些什么。我忍不住又看向夏日,她坐在阳台上边看报纸边喝茶,她翘着腿,一缕发丝吹落在她的眼角边,她用手轻柔的把它刮到耳后,每一个动作都那么柔和,我又有刹那的失神,越发觉得这个女人很完美。
  她好像察觉到我的视线,抬起头,又笑着说:“弄好了?”我点点头,忽然想起自己之前所好奇之事,便向她的眼角看去,竟看不到一丝鱼尾纹。不过也该这样,她这样的条件一定对皮肤护理的特别好。
  她合上报纸向我走来,我竟有那么一些不从容,不敢去看她,她开口问我:“会做饭吗?”我猛的抬头被她问住了,我怎么就忘了家政除了打扫卫生也是要帮户主做饭的,我苦笑着皱着眉,这下真是歇菜了,尴尬的说:“我只会烧几个简单的蔬菜。”话说出口我已满脸通红。
  我低着头不敢去看她的表情,我以为她要失望,或是不满意,更严重的找家政公司投诉解雇我,在那一瞬间我想了很多种可能性。就在我思想斗争不已,想着各种后果的时候,夏日忽然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说:“那也不错了,菜我已经买好,我来烧,你来帮我,可以吗?”她不是用命令的语气,而像是在请求,我没有办法摇头,便跟着她进了厨房。
  她从冰箱里拿出菜,让我帮忙捡菜洗菜,夏日说她心情好的时候就会下厨,只是苦于烧菜的前奏工作麻烦,夏日扎起头发,围起围裙,很熟练的烧着每一道菜,看她的样子像一个大厨一样,我没有想到物质条件这么好的人也这么会烧菜。我在旁边一直观看着,对夏日的佩服和崇拜不断升华。
  我又想能娶到夏日这么优秀的女人,那个男人一定很幸福,我又在想夏日做什么工作的,非周日的白天她总是在家,而且中午也不见她老公回来,难道她从事的是晚间工作?难道。。。我不敢再去猜测,她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可能,她老公又怎么会允许?
  我一直魂游太虚的想着,忽然听见夏日叫道:“顾晓言!”我回过神,听到锅里剧烈的”嘶嘶“的响声,那是带水的菜刚刚进锅,油水相容,锅里像炸开一样,油从锅里炸到外面。又见到夏日的手臂正挡在我脸前,我看到她的手臂上被油渍炸红了。她是为了不让油渍炸到我的脸吗?我顿时感动的不知所措,她却笑着说:“你这孩子,大白天的还走神。”我忙说:“对不起,你。。痛不痛?”她毫不在意的说:“不碍事,你去拿条湿毛巾过来,在洗漱间的抽屉里。”
  我急忙跑去拿着一条毛巾过来,她让我帮她把手臂上的油渍擦掉,又让我帮她擦汗,我顿时觉得自己的手好像在发抖,我艰难得控制着自己的手去给她擦汗,夏日与我近在咫尺,我几乎可以听到她的呼吸声,当我的手触碰到她的额头时,抖动的更厉害,她似乎也感觉到了,关心的问:“怎么了?”我摇摇头,帮她擦好飞快的跑离厨房。
  我本来就是个容易害羞的人,在夏日这样一个完美女人面前,我觉得很自卑,我立刻把她视为了自己的偶像。经过一个小时的折腾,终于做好了饭,我顿时觉得解脱了很多,要知道离她越近,我就会紧绷着神经,怕一个不小心就犯错。我见做好饭想着离开,便拿出工作表给她签字,她连同昨天的一起签给我,并问:“工资一个星期给你结一次可以吗?”我点点头。签完后我恭恭敬敬的说了句“谢谢,那我先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