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冬祭 作者:SK夏克

字体:[ ]

 
文案
战争,爱情,情忠,随着故事的发展人物的个性也会随着改变,并不是一沉不变的个性。主人公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多愁善感,所以也许特定的事并不会按照特定的情绪走。
缪儿:一个绝美的女子,她不似平常女子过分柔弱也不似刚烈女子般粗狂不羁,她是红颜却不是祸水。她生性清冷,但不冷漠。她娇媚却不妖娆,她风情万种,却只为自己心爱的人绽放。她只想做一个女子,一个能守得住自己爱情的女子。世上能娶她的男子定是修了几辈子福分。
 
狼王:她继承了狼群孤傲的秉性,与野兽为伍,孩童时代整日扑杀在野兽的世界里,她是一个没有童年的人。她的担当来源于她的强大和决绝。她不懂爱情,只知道守护。对烙印者的守护不需要以命抵命,但若是钟情一个人便是情用命赌,生死相随。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尔木加缪,狼王 ┃ 配角:晋王,呼延格,五卫,中原公主 ┃ 其它:雪狼,昆仑,北国雪域,塞上
 
 
 
    冬之苍雪
    
    第1章 王的女人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北国千里冰封,万里皑皑白雪,一支游牧民族,是羌族后裔,在此严寒地带生息繁衍。
    后部落改名为哈伦图,酋长是一个慈祥的老者,膝下有一女,出落大方,身形柔美,才华出众,可谓,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一袭面纱遮娇颜,乃雪国仙子。
    大漠塞上紧接黑森林,再交织与北国。黑森林里是雪狼领地,野兽窜行,过此处之人,无一生还。十四年前有一弃婴被扔到此处,为狼困,然不死,实属奇迹。狼喂其乳,教其狩猎,一朝成头狼,每逢月圆之夜幻成狼人模样,对月嘶吼。
    大漠塞上之国疆土辽阔,但资源匮乏,大汗,呼延伦狼子野心,欲吞并黑森林和雪域。指染中原。他有三个王子,呼延觉,呼延格,呼延城,女儿为呼延宁。已去中原皇室联姻,不可回塞上。大儿子呼伦觉早就听说北国哈伦图的酋长女乃是仙女下凡,便想一亲芳泽。
    “父王,我想与北国联姻,扩大疆土,黑森林也指日可得”
    “觉儿不愧是长子,有此想法,本王欣慰。”
    北国大帐内一个老者负手背后,来回踱步。似乎在等待什么人,一脸难色。
    “阿爹”一声轻唤打破沉寂。
    “加缪,塞上大汗要求我们联姻,如果不答应,必定要遭受战争迫害,可是阿爹不舍把你送入那蛮荒之地”尔木智说完,擦拭眼角泪水。
    “阿爹,为了族人,缪儿责无旁贷”尔木加缪轻轻倒在阿爹怀里,藏住悲伤。
    今天是月圆之夜,她裹着厚厚的貂裘,华丽脱俗,走出帐外,看着冰山之巅的圆月。月光衬着她肌肤如雪,深蓝色眸子,闪过一丝凄凉。这时冰山之巅一声长嘶响彻夜空,只见一个狼人模样,迎着皎月嗥叫,所有的牛羊马匹都在颤动。随后,又有五个身披狼裘,紧跟其后。
    此时,尔木智从帐内急急忙忙出来,看到女儿正盯着冰山之巅失神。“加缪,狼人今夜可能会攻击我们的牛羊,你快回帐,别出来”
    “王,我们真要去袭击他们的部落吗”
    “今天是本王成人之夜,不要他们的牲畜,要他们部落最美丽的女人”
    “遵”话音刚落,五人消失在月色下。
    哈伦图部落,牧民全部躲在帐内,不敢出去,牲畜也都圈养,以往,黑森林从未攻击过他们,这一次突袭让他们不敢反抗,也无力反抗。
    此时,尔木加缪正在帐内,紧握双手坐在羊皮毡上。看到帐篷上高大的倒影,她有些恐惧,但是不敢吱声。
    “王,帐内是酋长女,传说中的雪国仙子”
    “很好”随后一阵响声,尔木加缪被带了出来,只见一个少年戴着银色半边面具,黑丝披肩,眼眸深邃,身下是一只极大的成年雪狼。獠牙睁面,很是吓人。
    她立在这冰凉中,苍白的脸,没有血色,但是她的容貌依旧那般迷人,映在狼王的眼眸里。
    ……
    当天边的朝阳染上雪地一片金黄,尔木智和族人清点牲畜,发现并未有损失,各家各户也都没有人员受伤,便安心下来。转身向女儿帐内走去。
    来到加缪的帐前,看到草地上的发簪,便惊慌起来,猜想女儿肯定被掳走了。但是自己又无能为力,便坐在地上失声痛哭。族人赶过来把他扶进帐中,劝他不要太悲伤。
    加缪被带到一处很大的洞穴中,洞里陈列极其简单,刀剑,篝火,书籍,药草,虎皮毡床。有一丝惧怕,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更担心阿爹难过。便低声啜泣。
    “王,她在您的洞穴里”说话的是她的五侍卫之一金,其余四个分别是木,水,火,土。这五个人是奴隶出身,逃窜到黑森林,被狼王救下,训练,便成为忠诚的守卫,每个人都身怀绝技。
    “明晚用她的处子之血,祭奠狼母”
    狼母是喂养她成年的母狼,一年前病逝,这头母狼同于她的生母。因为童年只有在母狼怀里才能安心睡觉。每只狼的一生都会有一个烙印者,并倾尽一生去守护这个烙印。而她便是母狼的烙印者。有一天她也会遇到自己的烙印者。
    她从雪狼身上跳下来,拍了一下它的腹部。狼便消失在丛林。
    第二日夜晚,守卫已经安排好祭奠典礼,所有的雪狼从林中窜出,围在那个冰冷祭坛周围。
    加缪被带到祭坛前,她看到那个居高临下的少年,心底丝丝凉意。
    侍卫把她押上台,少年扯开她的衣襟,眼里冷酷而残忍,瞳孔变红,她脱下外袍,坦露上身,胸肌发达,和别的女子身体不一样,她的体格犹如男性。顷刻加缪的脖子上多出一道牙印,然后欺压上去,身下的人儿眼角都是泪水,第一次被夺走,当着所有的雪狼和侍卫,以及苍天大地。加缪觉得身下传来一阵痛楚,羞辱感令她奔溃。狼王面无表情,把外袍遮在她身上。转身道“她赐给你们”
    所有的雪狼眼里露出凶光。加缪无法忍受,便准备咬舌自尽。她看向狼王背影,没有憎恨,只有绝望。
    离开前狼王看了她一眼,刚好对上她的眼神,心头一紧,封住她的穴位,阻止了她的自杀。
    “金,给本王拿刀”
    金递上一把匕首,只见狼王割破手指,把自己的血流进她的嘴里。
    然后,一把搂住她的腰,飞身离开。
    来到一处山洞,狼王把她放在虎毡上,“你可恨我”
    “不曾”加缪没有看她,脸偏向一侧。
    扯开自己的面纱,她再也不必如此,因为族规说,失了贞洁的女人不用再在人前掩面。
    当狼王看到她的美貌,心里一股强烈的欲望腾起,加缪吃力起身,躬身道,“你可以决定我的生死,但请维护我身为女子的尊严”她在颤抖,也在哭泣。
    狼王忽觉得心里空空,走出洞,留下她一人,过了半个时辰,再回来,手上多了一大块牛脊背,她用刀子割开,递给加缪。自己便大口吃起来。加缪看着他吞下血淋淋的牛肉,一时僵住,硬着头皮咬了一小口,可她没吃惯生食,便吐出来了。
    “对不起,王”她害怕迁怒这个人。
    狼王从她手里取过牛肉,走到篝火边,搭起支架,烤好,重新割成小块递给她。又坦开胸怀,把外袍搭在她身上。
    加缪看到她体格健壮,有些不敢相信,再看那满身的伤痕也很恐怖,忍不住伸手去触摸了一处。
    忽的手被狼王抓住。“把自己喂饱再来伺候我”
    加缪收回手,小口吃着牛肉,狼王赤身走到毡边趟下。加缪蹑手蹑脚,带着羞涩,缓慢的解开自己的外袍,里面的轻纱也被褪去,只剩一个银色肚兜,裹着胸前的浑圆挺拔。她伏下身,轻抵在狼王的胸前。
    “雪国仙子,果然不同于烟花女子”
    狼王说罢,把她欺压身下,扯掉她的遮掩,加缪面色红润炽热,刚刚在石台上,狼王没有看过她的身子和脸,只是残忍的夺走了她的第一次。现在被这肌肤胜雪深深吸引,□□勾起,便低头亲吻她的XX。褪去她下身的衣物,尽情的在她身上开垦。那一夜狼王没有放过她,一直要到她昏死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狼王其实没那么惨绝人寰,对美物也是懂得欣赏的
    
    第2章 雪落凡尘
    
    第二章昆仑山进入雪封阶段,既不放牧,也不出行。白茫茫的世界里没有一点惊动,好像无人的辽原。
    酋长蹲在火炉边,想起前几日写给塞上的信,便忐忑万分,信中说明了女儿被掳走的事,联姻恐怕是不行了。这几天都是担惊受怕,恐得罪塞上,招来杀身之祸不说,连累族人就是罪过了。
    突然,帐帘被掀开,一个年轻族人慌张进来。
    “酋长,塞上来信了”
    老者手颤抖了几下,慌忙拆开,一看到信的内容,便抖的更厉害。支支吾吾的,“塞上大汗要攻打我们的部落”
    “这可怎么好”年轻人也担心起来。
    “我要去黑森林,找加缪”
    “酋长,我愿陪你同去”
    “好,阿木智,你再挑几个年轻族人一同前去”
    昆仑和黑森林交界,只是他们不熟悉黑森林地段,听说那里野兽十分凶恶,几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
    参天的古树,射射冷风,如鬼泣一般瘆人。他们艰难行进。突然林中窜出几只雪狼,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几个年轻人忙搭箭射去,纷纷落空。雪狼朝他们扑去,张开獠牙大口。正准备撕扯,一个脆响的令它们眼里的凶光消磨。
    “你们竟敢私闯此地”
    一个身形健硕,身披狼裘的男子厉声道。
    “我们是哈伦图人,来寻我的女儿,求你们放过她”
    “她回不去了”男子冷笑起来。
    老酋长,脸色越来越难看,胸中只觉得凄苦。跪下来恳求道“你们发发慈悲让我与她见一面”
    男人随即拍了一下一头成年灰狼,那狼便叼着老酋长,消失在几个年轻人面前。
    “你们快滚,不然就身葬狼腹”
    年轻人看到老酋长消失后,顿时没了主意,只好沿途返回。
    狼携着老酋长一路来到后山瀑布下,男人跳过几处岩石,飞到一个木屋前“王,哈伦图老酋长执意见他女儿”
    “知道了”
    狼王领着金来到瀑布下,老者被抛在地上,抬头看着这个居高临下的银面少年,眼神深邃,冷酷,让人不敢与其对视。
    “找你女儿何事”
    老者顿了顿,“狼王,我女儿本是要远嫁塞上,现在联姻不成,那塞上要灭我们的部落,恳求你放了她,不然那么多无辜生命都要遭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