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影后饲养宠物手册 作者:炼妖狐(中)

字体:[ ]

 ☆、第76章 带我走
 
欧若蓝力气太大,容瑾年越来越抵挡不住了,“那你就去隔壁房间换啊,为什么要跟我抢一个?”
    “我就喜欢跟你抢,不行吗?”欧若蓝笑意更浓,容瑾年快气死了,很想破口大骂,却又不得不忍住,“那你等下,我穿完,把更衣间让给你。”欧若蓝突然间猛地用力一推,含笑着说:“不用你让。”欧若蓝闪身进来。容瑾年躲闪不及,身体还在做推的动作,门,确实是被关上了,但欧若蓝也进来了。
    容瑾年抓着衣服挡住胸口,紧张地吞咽口水,“欧若蓝!”容瑾年都快词穷了,对于不要脸的人,似乎什么法子都不管用。
    欧若蓝翘起唇角,勾起一抹笑,一步一步走向容瑾年,压低声音,“你最好别出声,外面的摄像机镜头正愁没有头号新闻呢。”容瑾年已经无路可退。
    “咔哒。”欧若蓝眸光如炬盯着容瑾年,同时伸手锁了门,舔舔唇,轻笑说:“宝贝儿,下次记得锁门。”那个舔唇的动作,让容瑾年想起夏青伊,一分神的功夫,欧若蓝已经欺身压过来,直接将人压在墙壁上。
    欧若蓝比容瑾年高出小半头,容瑾年此刻又被欧若蓝钳制在双臂和身体之间,要多弱势有多弱势,“欧若蓝!你要换衣服就换,别做这种幼稚无聊的事!”容瑾年感受到了危机,从欧若蓝的眼中看到自己的脸,她很想镇定,但欧若蓝瞳孔中的自己越来越大,她们越来越近。
    “你明知道的呢,我就喜欢对你做幼稚无聊的事。”欧若蓝不知渴望了多久,此刻,终于把这个人抱在怀里。
    欧若蓝倾身过去,轻柔的将唇印在容瑾年的眉心,容瑾年推不开叫不出,眼泪刷地滑下来。
    欧若蓝听见哭声,双手捧着容瑾年的脸,微微的失神,她还是那样怕自己。明明,自己也没做做什么,最多只是吓唬她,“你哭什么呢?我还没有把你怎么样呢。”等我把你怎么样了,你再哭好了,看见容瑾年哭,欧若蓝心里疼着,却又一种说不出的爽。
    容瑾年咬牙切齿,抬手甩了一巴掌,啪的一声,欧若蓝被打得偏了头。
    不过,欧若蓝的目光很快移回来,舔了舔唇,笑意盈盈暧昧不清地说:“打得爽吗?我希望你打我这里。”欧若蓝单手抓住容瑾年的推到容瑾年背后,同时,一只手抓住容瑾年的手,抚向自己的胸口,轻佻地说:“打这里好了,宝贝儿,我让你打,你爽,我也会爽。”
    “你放开我!”容瑾年挣扎,红着眼圈怒道。欧若蓝也不恼,紧紧握住容瑾年的手腕,牙齿咬咬唇,呵气着说:“看来宝贝不喜欢打这里,那换个地方好了。”欧若蓝抓着容瑾年的手向下,直接迫向自己的两腿间。
    容瑾年羞恼,想抬腿踹欧若蓝,但欧若蓝早有防备,身体紧紧压着容瑾年,她根本动弹不得。
    “瑾年!”米蓝见人始终不出来,终于忍不住,进来敲门了。容瑾年刚想说话,欧若蓝抬手就捂住容瑾年的嘴,容瑾年唔唔着,根本发不出声音。
    米蓝连着叫了几声,发觉事态不好,“欧若蓝,我告诉你,你要敢伤害瑾年,我保证你吃不了兜着走。”米蓝转而说:“瑾年,别害怕,我立刻叫人来开门。”
    容瑾年的泪水滑下来,眨眨眼,黑白分明的眼眸被泪水润透,让欧若蓝看得身体都跟着战栗,她喜欢容瑾年,喜欢看见她因为自己而情绪起伏。她爱她,所以,哪怕是哭泣的她,都很美,让她癫狂。
    米蓝的脚步声远了,欧若蓝从包里掏出一块手帕,捂住容瑾年的鼻子,凑近说:“宝贝儿,深呼吸吧。”容瑾年的嘴巴刚被开,出于本能上的反应,也是大口呼吸。鼻翼间,有很淡很淡的香味,容瑾年只呼吸了几下,就头晕晕的。
    眼前开始出现虚影,看什么都好像重叠的,大脑的意识开始涣散,模糊中,她仿佛看见一个人舔着唇角看她,那个人好像夏青伊啊。容瑾年听见有人说:“我要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容瑾年身体瘫软下滑,欧若蓝扶住容瑾年,压低声音凑在她的耳边说:“跟我走,好不好?”容瑾年意识涣散前,只能看见夏青伊了,五官模糊,她离自己十步距离,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夏青伊的声音,“跟我走,好不好?”如果是夏青伊,她不会害怕。容瑾年眼皮发沉,闭上眼睛,呢喃着说:“好。”
    米蓝转了三楼,才甩开镜头,找到负责钥匙的人,急冲冲回来,发现,门,根本就是开着的。而更衣间的人,早已不见了,米蓝的心,以超强加速度坠落,想立刻打电话给夏青伊汇报情况,却发现,电话里提示: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容瑾年电话可以打通,但无人接听,欧若蓝的电话也是如此。
    米蓝立刻打给仲清羽,同时边找负责人查录像。可以确定的是,容瑾年不见了,是被欧若蓝带走的。米蓝心急如焚,“清羽,老板的电话怎么不通?”
    “她在去z国的飞机上。”仲清羽阴沉着脸,欧若蓝到底怎么想的?脑子有泡吗?她一再警告不准碰容瑾年的。
    “清羽,老板会不会生气啊?”米蓝惶恐。
    “不会啊,”仲清羽故意夸张地说,米蓝刚要松口气,就听见仲清羽沉重的声音,“生气算什么,你会死的很惨,也许连全尸都没有。”夏青伊有多在乎容瑾年,别人或许不清楚,但仲清羽是太清楚了,为了容瑾年,夏青伊连死都不怕。
    米蓝紧张,“真的吗?”仲清羽叹了一口气,“别问了,赶紧找人,我会随时联系夏青伊的,有消息,随时告诉我。”
    米蓝欲哭无泪,“清羽,青伊会在几点到达啊?”仲清羽看看表,“飞机不晚点的话,五分钟后到达。”米蓝知道这事不能瞒着,更不能拖着。等老板一下飞机,米蓝决定立刻打电话。没等米蓝打过去,夏青伊电话已经打过来了,米蓝哭丧着脸,“老板,瑾年被欧若蓝带走了,我找不到她们。”
    “你在哪?”夏青伊清冷的声音,米蓝还在红毯酒店外,夏青伊让她在那等着。米蓝故意挑了个偏僻的地方,确认记者不会跟过来,夏青伊下了车,米蓝就看见了,招招手。夏青伊站在车边,勾勾手指,米蓝小跑过来,还想道歉,夏青伊肃着一张脸,“上车。”米蓝大气不敢喘,上车了。
    夏青伊拨通电话,同时不冷不热地说:“清羽,你打电话给这个号码,告诉他,立刻给欧若夏打电话,告诉他女儿不要乱来,否则,我绝对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仲清羽记下号码。夏青伊挂了电话,同时开启手机里的gps搜索跟踪软件。
    只要容瑾年的手机还开机,她就能找到,容瑾年的手机,夏青伊动过手脚,安装了精准的位置跟踪插件,虽然是早就装上了,但今天,夏青伊是第一次用。夏青伊担心,欧若蓝那个变态的人,会对容瑾年动手。定位显示,容瑾年在远郊的一个别墅里,“立刻去这里。”夏青伊指路,司机照着她说的方向开。
    一路上,米蓝都小心翼翼的,几次偏头偷偷看夏青伊,脸色阴沉。米蓝有种感觉,今年的冬天,来的比以往稍早了些。米蓝心里准备不少答案,以为夏青伊见了她会问责,可老板什么都不说,米蓝心里才更没谱儿。
    按照米蓝对老板的了解,老板说扣钱才正常,这次就把她的钱扣光,米蓝都不敢有意见了……等等,老板不会是要开除她吧?米蓝想得出了一身冷汗。
    容瑾年恍若过了几世才清醒过来,身体动了动,发现动不了。容瑾年浑身无力,闭着眼睛,口干舌燥不说,身体还难受的要命。身体哪里好像很痒,容瑾年想抓抓,发现自己被捆绑上了。
    容瑾年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想不起之前发生了什么,意识依旧混沌,她好像是见到夏青伊了。
    容瑾年迷茫地睁开眼睛,周围光线昏暗,容瑾年努力想去看清,入目皆是重影。容瑾年使劲儿摇摇头,想让自己清醒,可大脑发沉,身体发热,而身体深处,一股酥1痒犹如蛊虫啃咬她,她好难受,好热,好想做点什么。
    “我的宝贝儿醒了呢。”欧若蓝褪掉长裙,只穿着文胸和蕾丝内裤。容瑾年听见声音,头脑嗡地一下子,她明明记得见过夏青伊,可声音为什么那么陌生呢?夏青伊的声音很好听,既不会太柔软也不会太生硬,就像是悦耳的歌声一样。
    现在说话的人是谁呢?啊!是欧若蓝的!容瑾年的意识瞬间清醒,可清醒只是一瞬,容瑾年的意识像是被瞌睡虫包围。容瑾年头脑再次发沉,紧紧夹着双腿缓解自己身体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你、你放开我。”容瑾年语气软的不行,她很想硬气地吼,可是,浑身无力。
    容瑾年的下巴,被欧若蓝捏住抬起,容瑾年看见柔软的浑圆像是诱人的棉花糖,她好想吃。容瑾年舔唇,眼底都是□□。欧若蓝骑坐在容瑾年的大腿上,食指勾住文胸带向下一勾,文胸脱落。
 
  ☆、第77章 始欲望76.
 
饱满柔软的浑圆跳入容瑾年眼帘,她很想忽视避开,目光却移不开。容瑾年只觉得身体住着一只许久未进食的猛兽,猛兽很饥渴,所以,入眼的,她都想啃咬吮吸。
    容瑾年不停地舔唇,咬唇,那股欲念越来越强烈。可容瑾年的意识还有残留,所以恶心着痛苦地说:“欧若蓝,你变态!”容瑾年骂完,垂下头,不能看,哪怕多看一眼,她都会想做些什么。
    欧若蓝轻笑,腰肢轻摇,腿间摩擦容瑾年的大腿。欧若蓝抬手托住自己的柔软,指尖捏住凸起,凑到容瑾年的唇前,“宝贝儿,饿了吗?”
    容瑾年想躲避开,可心底却又声音在叫嚣,心底住着一只恶魔在怂恿她啃咬。容瑾年用残存的理智去避开欧若蓝,喘息着骂道:“欧若蓝,你真让我恶心,你给我滚开!”
    欧若蓝并不介意,右手指尖捏着自己的樱果凑过去,另一只手捏住容瑾年的下巴,捏着她的牙关。
    容瑾年用力闭嘴,欧若蓝胸前的珠果红润硬挺,此刻看起来,竟有些诱人。容瑾年吞咽口水,拼命想偏过头,可欧若蓝却使劲儿捏了一下,容瑾年被迫张开嘴,欧若蓝胸口向前一挺,珠果被送入到容瑾年口中。
    容瑾年的身体几乎时是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啃咬吮吸,可下一秒,容瑾年残存的理智就在说:容瑾年,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还不放开!容瑾年痛苦,身体难受,好像有火在烤着她,她好像是喝醉了,大脑无法对自己的身体做出正确的指令。
    可又不是全然的醉倒,时而清醒,时而沉醉,所以,清醒时痛苦抗拒排斥,而沉醉时只想要更多,她好像听见夏青伊的呻1吟声了。
    欧若微微仰头,低吟出声,“啊~哈~宝贝儿~”欧若蓝喘息。那声宝贝让容瑾年再度进入短暂的清醒空隙,夏青伊不会叫她宝贝儿。容瑾年痛苦地摇头,想要后仰头,可欧若蓝双手箍着她的头,容瑾年被迫贴近。
    理智是抗拒的,可身体却在渴望,容瑾年挣扎煎熬,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的身体变得好奇怪。容瑾年痛苦却不得解脱,想求解脱却又不得法,痛苦之下,泪水滚落,含糊不清地说:“欧若蓝,我、我会杀了你。”
    欧若蓝挺胸,亲吻容瑾年的头顶,身体弓着,颤声说:“得到你的身体,你可以杀死我。”容瑾年突然发泄似的用力咬。
    欧若蓝疼得弓身,低低叫出声,微微仰着头,“啊~哈~宝贝儿~用力~”容瑾年突然无力,不知道要怎么做了,理智越来越少,欲念越来越强,身体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她只想要更多。
    具体要什么,容瑾年不知道,但是她的唇舌似乎很明了她的心思,用力吮吸还觉不够,双手开始挣扎,她想抚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