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影后饲养宠物手册 作者:炼妖狐(下)

字体:[ ]

 
  ☆、第147章
 
要说这场群殴怎么结束的,那是有正义的路人,还有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围观之后报警了,还惊动了媒体,欧若蓝这大名还没出,先上了个负1面新闻,那天的娱乐版块的一个角落,这么写的:新人愁出头难,欧姓新艺人为出名竟午夜打群架!不仅如此,还有所谓的路人证明此事确实是真的。毕竟还是个小新人,娱乐新闻还是很吝惜自己有限的空间的。
    一般人看到这种边角新闻,不搭理也就过了,可欧若蓝不是这个性子。欧若蓝看到这个新闻,查到了首发媒体,飙车到人家楼下,翘首等着,还不忘打个电话号召一群人。欧若蓝看见了那个所谓的路人从电视台出来,她尾随着人家。到了僻静处,欧若蓝一个电话,“给我砸。”对方刚下车,咣当一声,挡风玻璃碎了,“卧槽!你们有病吗?我要报警!”
    欧若蓝下了车,连帽子和太阳镜都没带,冷笑着走过去,猛地挥出一拳,“报警?”欧若蓝再挥一拳,“我让你报警!”欧若蓝虽然打不过杨宣倪,但一般人,两三个过来,不是她的对手。欧若蓝一脚把对方踹倒,脚踩着对方的胸口使劲,“你不是就爱胡说八道吗?现在你再给我说一个,我看看。”
    对方鼻青脸肿,只有求饶的份儿,这个人,他知道,是瑾绣年华传媒新签的艺人。既然是艺人,怎么会这么不要命,是不想在娱乐圈里混了吧?对方嘴上服软,心里已经在想如何报仇了。
    报纸的新闻小事一桩,刚被压下去,欧若蓝的把柄被对方抓住,打人的时候被拍了。夏青伊让仲清羽找人,把照片和视频都买走了。黄色文件袋里,装的就是欧若蓝打人的录像和照片,差一点就被爆出去了。
    “欧若蓝根本就没拿自己当明星,她也不在乎脸面,她这样作下去,瑾绣年华传媒会被她毁了。”仲清羽给夏青伊打了电话,夏青伊站在店门口,只是沉着脸,没说话。
    “我知道你想把欧若蓝收的服服帖帖,”仲清羽揉了揉太阳穴,站在瑾绣年华传媒最高层俯视万家灯火,“但真的犯不上把欧若蓝签下来啊,我当时就想问你来着,你想玩一个人,还用的着把人放到眼皮底下吗?”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万家灯火,那么多盏灯,却没有一盏灯是为她亮起的,仲清羽的心凉凉的。
    夏青伊依旧没言语,只是抬手若有若无地在玻璃窗划着,听仲清羽在那边暴躁地发脾气,“说你笨吧,你比谁都有坏心眼,可既然是聪明人,怎么就办糊涂事?”仲清羽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你明知道欧若蓝喜欢容瑾年,还把她放在公司里,你不可能不知道,欧若蓝会向你屈服,绝不单单是因为害怕你搞垮她爹的产业,”仲清羽像是在叹气,顿了顿,“容瑾年是最大的原因,因为她能每天看见容瑾年,所以才会同意。”
    见夏青伊一直不言语,仲清羽说的有点累,盯着万家灯火晃神,半晌,语气像是突然无力,“青伊,把欧若蓝辞退得了,她根本不想做艺人,所以,她根本不会在乎名声。”
    “我知道。”夏青伊淡淡地说。
    “你知道?”仲清羽像是不可思议,“既然知道还这么干?欧若蓝可以不在乎名声,但瑾绣年华传媒不能不在乎,你费了多大的劲走到今天啊,难道你不怕毁于一旦吗?”
    “不会的。”夏青伊的口气依旧很轻。
    “还不会?”仲清羽反问完,唇角动了几次,想说什么,脑子里有点乱,最后,抬手猛地砸了下玻璃,吼道:“你都往欧若蓝身上砸多少钱了?你知不知道?她是个无底洞,惹祸是她的乐趣,她恨不能24小时给你找麻烦……”
    “清羽,欧若蓝欠我的,早晚都会还给我,”夏青伊突然出声打断仲清羽,“但是,现在,你赶紧给我找一个驯服欧若蓝的人,她要是再给我找麻烦,你的工资就拿来给她买单得了。”不怕花钱,怕麻烦。
    “你!”仲清羽气得说不出话,她做了什么孽,要遇上这么个主儿。
    “我给你一年时间。”夏青伊挂了电话,仲清羽气得直跺脚。整个人都身心疲惫,虽然仲清羽只是名义老板,但绝对是拿瑾绣年华传媒当自己的公司。
    人或许都有那样的时候,忽然一瞬间,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仲清羽此刻就是这种心情,她一个人拼死拼活是为了什么?瞧瞧那万家灯火,每一盏灯也许都代表阖家团圆,尽享天伦之乐,而她形单影只。
    有没有那么一盏灯,可以为她而亮?只为她而亮?仲清羽双手撑在玻璃上,视线不知该落在哪里。
    楼下,突然亮起两束光,是车灯。这个点,公司应该没人了,仲清羽每天都是最后一个下班。仲清羽的视线不由得看过去,很快,她的电话响了,显示:米蓝。
    “清羽,你还在公司?”米蓝下了车,仰头看,看见了最高层唯一亮起的小格子,“看见我了吗?”
    仲清羽没说话,目光笔直,那挥舞的动作,可真迷人,引起了她的注意。
    “看不见么?我在楼下,我都看见你了。”米蓝带笑的声音,“你应该配个眼镜了。”
    距离很远,根本看不见彼此的脸,但仲清羽却认定,楼下的人是笑着的,她的笑脸也印在心底。
    “喂,你白痴吗?再不说话我挂了!”米蓝无语。
    “你胆肥了。”仲清羽淡淡地说,嘴角噙着一抹笑。
    “我给你送吃的,要不要?”米蓝问。
    “要。”送上门的,为什么不要?
    “那就给我客气点。”米蓝毫不客气地说。仲清羽笑意加深,“行啊,你上来,我好好跟你客气。”
    明明是带着笑意说出来的,听得米蓝一阵冷,“嘿嘿,跟你开玩笑的,我上去给你送吃的。”米蓝是顺路,正好瞧见公司的灯还亮着,就在楼下打包了吃的。
    “好。”仲清羽挂了电话,目光没有动,一直等到楼下的人进了大厅。
    这盏灯,是为她而亮的,此刻也只为她而亮,可惜,也仅限于此时此刻而已。
    “你天天都这么晚啊?”米蓝进来,反手关门,人刚转过来,仲清羽突然贴过来。米蓝吓了一跳,偏着头,“喂,你离得太近了……”米蓝小脸涨红。
    仲清羽越靠越近,唇本来是冲着唇去的,但米蓝偏头,仲清羽的唇就对着米蓝的耳朵了。仲清羽呼吸,米蓝只觉得耳朵一热,全身发烫,“仲清羽,你靠的太近了……”米蓝抬手去推,仲清羽一把抓住她的手,压得更近,唇与耳朵保持若有若无的距离,呵着气说:“你不是给我送吃的吗?”
    “在我手里啊……”米蓝强作镇定,心都跳出来了,“你别闹。”米蓝不会不知道,现在的姿势很暧昧。
    “我对你手里的没兴趣,”仲清羽突然倾身,轻轻吻了米蓝的耳朵,呵气如兰,“我对你有兴趣。”
    啪嗒,餐盒掉在地上,刷,米蓝身体像是被煮熟的面条,突然软了下去,咣当,软的彻底,整个人直接倒地。脸,红到爆,完全是煮熟的蟹子,仲清羽忍不住,笑出来,“哈哈哈!”这个反应,也太可爱了啊!
    咣!猝不及防,米蓝狠狠地踹了一脚仲清羽,麻蛋,脚踝要断了,仲清羽跳着脚连退了几步。米蓝落荒而逃,临走前,还骂了句,“仲清羽,你真是个大变态!”仲清羽笑意的脸僵了僵,米蓝已经跑了。
    楼下,那两束光,离她越来越远,很快,心底那抹光亮与车流融为一体,仲清羽已经看不出,哪束光,才属于她?
    ………………………………………………
    “杨宣倪,你少喝点啊,我不陪你了。”容瑾年酒量不好,她自己知道,以往心底没有大秘密,她和杨宣倪喝酒,都不会有所保留。可现在不一样了,容瑾年心底有个大秘密,她有个女朋友,而且女朋友还是国民女神,她时时刻刻都想对全世界炫耀,可这事,稍有不慎,就会泄露出去,容瑾年只能憋着。
    “你行不行啊?”杨宣倪酒量不错,只是微醺,“够不够意思?”杨宣倪也不顾嘴疼咬开一瓶新的,在容瑾年面前晃,“你喝不喝?”
    “我喝不过你,你喝一瓶,我喝一口得了。”容瑾年郁闷,夏青伊怎么还不来!
    “卧槽,容瑾年,我没你这个朋友!”杨宣倪郁闷死了,她为了容瑾年而打架,还差点毁容,这个小宝宝居然用一口酒来对付她,“你走你走,我找别人去!”杨宣倪就不信了,她还找不到一个可以喝酒的伴儿。
    杨宣倪酒劲上来了,容瑾年拦都拦不住,眼睁睁看她在电话上使劲儿戳,那架势,差点把电话戳漏。容瑾年也好奇,杨宣倪会找谁?杨宣倪朋友不少,但知心朋友不多。杨宣倪说过:“我的心眼小,装了一个人,就没地方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这话让容瑾年感动很久。所以,容瑾年还真不知道,杨宣倪除了她,还有谁可以好到叫来一起喝酒的。喝酒不像别的,很容易出糗,很容易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露给对方,“夏青伊,我要跟你喝酒!”杨宣倪吼。
    容瑾年差点摔倒……什么?杨宣倪要找的人是夏青伊?容瑾年无语归无语,不过料想夏青伊肯定不会同意,也就没怎么郁闷。
    “好,就在品味馆的老地方。”杨宣倪说。容瑾年脸一沉,什么?夏青伊还同意了?容瑾年掏出手机,这个电话还没打出去,就有电话打进来,不是别人,正是她母亲。
    “妈?”容瑾年实在想不出,会有什么事让母亲大晚上打电话。
    “囡囡!”容母的声音少有的严厉,吓了容瑾年一跳,“怎么了?”
    “怎么了?”容母扬声反问,容瑾年正不解,听见容母阴沉沉的声音,“你明天回来吃饭,我有话问你!”电话被挂了,容瑾年的心都跟着颤了一下。
    
  ☆、第148章
 
22点半了,夏青伊风尘仆仆而来,容瑾年忙给夏青伊让座,“累不累?要不要喝水?”
    夏青伊嗯了一声,一眼就看见接近于伤残人士的杨宣倪,抿了抿唇,心里在想:杨宣倪伤的挺是时候。
    得说对方有本事,欧若蓝除了负1面新闻,上新闻的也只有欧若蓝,至于和谁斗殴打群架,娱乐报纸上没写。夏青伊并没有问过欧若蓝和谁打架,她没兴趣。可眼下,夏青伊思路一转,难不成?
    容瑾年在旁边嘘寒问暖,“吃晚饭了吗?饿不饿?瞧你手凉凉的,你也不带手套。”容瑾年恨不能贴过去。夏青伊像是避嫌似的躲开了,容瑾年心里跟被针扎了一样的疼,一偏头,杨宣倪喝得发直的眼睛,正望着她们。容瑾年知道,夏青伊是为了她好,不过,心里总归是不太好受……
    “我没吃饭呢,有点饿。”夏青伊拉开距离,“你喝了多少?”瞧着容瑾年小脸绯红,并没有喝多的迹象。
    “她喝个屁啊,跟喝猫尿差不多,”一提到喝酒,杨宣倪的脾气又上来了,“这个小没良心的,居然说老娘喝一瓶,她喝一口。”真是把杨宣倪气坏了。容瑾年脸一红,看了一眼夏青伊,忙解释说:“我酒量不好,一喝就醉,哪里像你千杯不醉。”容瑾年还不忘给杨宣倪戴高帽。半醉的杨宣倪听得直咧嘴,笑得春风得意,“那是,也不看看姐姐我闯荡江湖多少年。”人一旦喝醉,就开始轻飘飘了,哪里禁得住这么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