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坏男人 作者:叱爷

字体:[ ]

 
 
 
简介一:
你紧掩的心扉是小小的城。吕毋的朋友都说宫乐安是狐狸精,把这个提裤子就不认人的男人的魂都给勾没了。但只有宫乐安知道,吕毋才是那个让自己魂不守舍的男人。他扣开了自己的心窗,让自己看到了彩虹。
 
简介二:
宫乐安,“我居然沦落到跟女人抢男人!QAQ”
 
本文重点:
 
1:受是双性人
 
2:请不要催文的进度
 
3:本文是温馨文
 
4:求封面。封面是我自己做的,拿来博大家一笑。
 
 
宫家二包子的故事~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乐安,吕毋 ┃ 配角: ┃ 其它:双性
 
 
 
 
  第 1 章
 
  快给我投食1
  回到租住的小房子里有些晚,这个地方的路灯有些破旧,只剩下四五个路灯投下晕黄的灯光,每个隔着百米左右,走近了还能看到路灯下面小虫子飞来飞去。
  宫乐安把手机掏出来,晚上六点。他把手机又放进浅浅的口袋,专心致志的骑着自行车。他不敢分神,因为附近正在盖大楼,原本狭窄的路就添了许多水泥,局面变得坑坑洼洼的,一不小心,车子重心就稳不住摔了。
  车子不停地压过一坨坨水泥导致不停地一起一伏,震得屁股都不舒服。宫乐安心烦的下车,推着自行车往前面走。
  他租住的房子是他哥宫洺帮忙找的,宫洺还在附近观察过,觉得这一片挺安静,治安环境也行,就让宫乐安来这里住了。宫乐安没反对,身体原因,他也不乐意跟人混住。
  因为附近盖大楼,这一条路惨遭□□,这一片走的人比较少。来来往往的没有两三个人经过。宫乐安推着自行车转了一个弯,发现视野开阔,前面的墙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推开了,上面什么不育不孕,租住广告,开门解锁之类的广告全部都不见了,地面上堆积着一堆红色的转头。推倒的墙对面,挖土机铲着土转来转去,一群农民工堆积在角落里吃着简陋的饭菜,嘻嘻哈哈的说着,声音有些大,宫乐安隐隐约约听到他们是在讨论国/家政/策。他眼睛扫了一圈,没看到那个人。
  宫乐安没停留,推着车子往前面走,他也有些饿了。再转个弯,就会看到一个小吃摊,那里的牛肉面,豆皮都很好吃。
  宫乐安推着车站在转角,有些不愿意过去,现在是下班时间,大家肚子都饿了,那里人太多了。摆在外面的桌子都坐满了人,还有一堆人在等着老板把食物递给他们打包带走。宫乐安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去吃点别的。人群会让他觉得不安。
  宫乐安腿长,一抬腿,直接骑了起来。刚刚准备出发,就看到了一辆辆脏兮兮的路虎极光正好挡住了那条他回家必经的小道。他皱起了眉头,不耐的看着路虎。宫乐安站在那里不动,就那么看着,好似就这样能把路虎瞪不见,他就能不用绕远路回家似的。
  吕毋正坐在车里吃牛肉面,宫乐安瞪着车子的视线太过于火热,他吸了一口面,嘴里嚼着牛肉,油腻腻的薄唇,慢吞吞的摇下车窗。吕毋与宫乐安两个人对视,宫乐安也不在乎对方是不是陌生人,直接鄙夷的翻了一个白眼。
  吕毋莫名其妙的遭了一个白眼,也没有生气,摸了摸鼻子,他往四周一看,大概明白了原因。他把车子后退,找到了一个空车位。这里一带是老社区,对于路上车子的停放不是特别的严谨。先前没有车位,吕毋肚子饿的厉害,一天都没吃饭,直接停了一个位置。其实他还是留了一个人行道的,只不过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停了一个电动车,这下子把人行道彻底堵死了。
  宫乐安推着车从路虎旁边擦过去,牛肉面的香味从车窗里飘出来,宫乐安只觉得饿的胃都疼了。吕毋手里端着牛肉面,前面还摆放着热腾腾的豆皮,呼啦呼啦的吃着,就像牛喝水一般。只是宫乐安肚子叫的声音太大,连吕毋吸面条的声音都没能遮过去。
  “弟,饿啦?”吕毋从车窗里钻出脑袋,看了宫乐安肚子一眼,又回头看了一眼小摊。看着宫乐安推着牧马人的自行车,不像是穷人家孩子。估摸着是把钱花光了。
  宫乐安脸有些红,他脸烧的厉害,眼神飘忽不定的看了吕毋一眼,没说话,低着头,推着车,慢吞吞的走。吕毋从驾驶座转移到副驾驶座,脖子从车窗里伸出来,把豆皮递到宫乐安车子把手上,“刚刚堵你路了,给你道歉。这家豆皮好吃,请你。”
  吕毋说的爽快,口音里带着东北的话音,粗大嗓门儿。最后那句“请你”又带着南方的婉转,声音说的不大。
  宫乐安问着香味儿,肚子又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现在是个人,都知道不接陌生人的东西,更何况是食物。但是宫乐安接了,他闷闷的说了一声谢,然后落荒而逃似的接过豆皮就骑着车跑了。一路上,车速飞快,带着青春的张扬与生命的活力。
  宫乐安蹬蹬的跑进出租屋,然后全身失力的靠在门板上,捂着胸口,要把快要跳出来的心脏按回去。左手的豆皮有千斤重,热腾腾的气隔着薄薄的塑料袋,把手心熏得烫烫的。
  宫乐安把豆皮扔在客厅里的小桌子上,然后匆匆的跑到窗口,把窗帘拉上,就留了一个小缝,他从这里看下去,远处的工地,近处的小吃摊都落入眼底。那辆路虎还在那里,车窗是是开的,只是看不到里面的人。宫乐安一直就那么盯着,好似着魔一般,对于被阻挡的视线,他有些心烦,但又觉得分外满意。那个男人从车里出来了,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又去了小吃摊那里,挤在一堆人中间。
  宫乐安把豆皮拿过来,一边吃着豆皮,一边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真高,宫乐安心想。那男人在人群里也是鹤立鸡群的。个子高,身材魁梧。
  他舔了舔嘴唇,站在阴暗里偷窥着那人的背影,直到那个男人提着一袋子食物离开。宫乐安看着那袋子食物,笑了笑,真是个猪,太能吃了!他目送着那个男人离开,那辆路虎消失在第五个路灯下,渐渐远处,前方一片黑暗,再也看不见。
  宫乐安把失落的目光投向工地,那里除了灯光,也看不到人了。他失落的坐在沙发上。他觉得自己有病。身体有问题,心理也不正常。他见过这个男人,看到过很多次,像刚刚那样,站在窗帘后面,看着远处的工地里的那个男人。他病态的偷窥着,怎么也看不够。
  宫乐安进了浴室,站在莲蓬头下,热水冲洗着身体。他想起那辆挡着自己回家道路上的路虎,真的是跟那个男人一样,脏兮兮的,也跟他一样霸道野性。
  宫乐安闭上眼睛,脑袋里满满的都是那个男人。他伸出粉红的舌尖舔过嘴唇,回味着那个男人送给他的豆皮,他笑了起来,想不到两个人第一次相遇竟是这般,他想过千万种,无一不想惊艳那人或者让他过目不忘,谁知命运让他坎坷,第一次交流,竟是松了那人一个白眼。
  宫乐安委屈的睁开眼睛,咬着嘴唇,心想,那也是那人活该,谁让他突然换了车,明明前天开的是奥迪,今天就开路虎了,而且还那么脏,车身上都是泥巴。宫乐安狠狠地搓洗着身体,神情有些懊恼,嘴角又含着羞涩的笑容。想着,开路虎也好,跟那个男人配,一样桀骜不驯,风流不羁。
 
  第 2 章
 
  快给我投食2
  吕毋开着车往前面走着,这段路路灯坏的差不多了,现在是下班高峰期,也有些老人带着孙子孙女回家,沿着路,小孩子打打闹闹的,对于大人的呵斥声置之不理。
  吕毋减缓了车速,但耐不住小孩子调皮,突然充上了车行道。吕毋一个急刹车,撞到了栏杆。那个小孩子吓到了,站在那里哇哇大哭,旁边的老人,估摸着是那孩子奶奶,吓得脸色发白了,一面哄着孩子,一面吓得对孩子大声斥骂,脸上惊魂未定。那孩子哭的更凶。
  吕毋从车里下来,“大娘,孩子没事吧?先把人抱到安全处吧。”
  大娘听了也顾不上吼骂孩子了,赶紧把小孩抱到人行道上,孩子哭的凶了,她也心疼了,哄着孩子,顺便给了吕毋一个白眼球。她也清楚这事情不是这年轻人的错,可是现在都是独生子女,那个孩子不是家里的祖宗,也顾不上恩怨分明了。
  吕毋心里无奈啊,这是他今天收到的第二个白眼了。他走过去递给大娘一张名片,说道,“大娘,虽然没磕着,但是有事情就按照这上面给我打电话。”
  大娘接过名片,脸上脸色好了些许,说道,“小伙子,对不住哈,现在小孩子太好动了,就顾着玩,跟他说了千百遍了注意车子,他也不听。”吕毋含笑半步癫听着,看到那大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就找了一个理由走了。
  吕毋开着车子上路,也不去看看车子有没有划伤,他就是那么一个随性的男人。到下一个路口,他就到家了。那里路灯都是好的,灯光强度也很好,他还是开的很慢,注意前面的车辆。脑子里的思维开始扩散,他又要回到那个家,年近三十的单身男人,家也是冷清清的,真是寂寞啊。吕毋想着,他又想起自己今天遭到的那两个白眼,没啥子感想。倒是那个男孩子让他忘不了。
  他知道那个男孩子,谈不上认识,毕竟他连对方的名字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见过那个男孩很多次。第一次见到的时候真的是被那眉眼精致了一把,还怀疑自己看错了性别。后来确认了是个男孩子。
  让他对那个男孩子过目不忘的,其实不是那个男孩子精致的眉眼,现在的化妆技术,什么妖孽画不出来?最让他难以忘记的,是那双长腿。第一次看到那个男孩子推着自行车从工地里经过的时候,那双长腿就晃得他裤裆疼。又直又长,电视里天天喊着的长腿欧巴,在那双长腿面前,都要降低几个档次!
  那个男孩子身材比例好,尤其是那双长腿,穿着牛仔裤,两腿交错着走,屁股的弧度特别挺翘,腰也细。那长腿比女孩子露出的美腿要吸引男人眼球,色/情的,欣赏的,羡慕的,嫉妒的视线都会落在那双长腿上。
  吕毋掏出钥匙进了门,急匆匆的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冰啤酒,喝了一半,身体里的火还是没降下来,他直接把剩下的一半倒在裤裆上,他闷哼一声。脸上呲牙咧嘴露出苦笑。他瘫软了身体倒在沙发上,裤裆冰凉冰凉的,贴着身体有些难受。“那双长腿真他妈的撩人啊。”
  吕毋把腿架在茶几上,桌子上还有几个烟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垃圾了。他自己也嫌弃了自己一把,从口袋里掏出烟,烟雾缭绕,拿起桌子上的杂志,眼睛无意识的去看那些男模,女模的长腿,不知道是不是看了那个男孩子的那双长腿,其余的都入不了眼了。
  吕毋是个双性恋,他不算个好男人,也算的上是一个好男人,他会把每一任情人照顾得很好,也会说情话,哄的情人开心,但是他没心,没想跟其中任何一个人结婚,每次分手,那些情人都闹得要死要活。起初吕毋还会笑着哄,后来烦了,那些情人看到他脸色变了,哭都不敢哭,默默的留着眼泪离开。
  吕毋也是被那些情人弄得烦了,精神上累了,不想每次分手都被那些情人哭的要死要活了,恋爱不谈了,等到有需要时实在是憋不住再出去疏解一番。估摸是精神上累了,现在忍得要死要活也不想去招惹人了。
  他想起今天自己看着那男孩子,忍不住嘴贱就上前去招惹了一句话。看现在又憋的要死要活的。平时里看着就行啦。他是真心不愿意出手,不想看着这么个男孩子变得跟他那些情人一般。
  吕毋把烟按在茶几上狠狠地捏灭了,慢吞吞的朝浴室里走去,准备买回来当夜宵的豆皮早就在“车祸”里被撞翻了。吕毋懒,工作了一天,也不想去做饭吃了。
  浴室里传来闷哼的声音,水声哗啦啦的,打在磨砂玻璃上,模糊了视线。吕毋喘着气,手里加快了动作,大脑开始发热,脑子想着的那双长腿就在眼前晃似的,他妈的,肯定是又白又嫩,真想摸一把啊。吕毋松了一口气,发泄出来。
  他光溜溜的走出去,湿头发也不擦干,卷起被子就闷头大睡,入了谁,梦里都是那白大腿,一会儿又看到那男孩子冲着自己笑,笑了一会儿,又瞪自己。估摸着自己是怎么着惹了他,想冲着自己发狠,又看到对方比他强壮,神情就变得装腔作势了。吕毋想,真是个欺软怕硬的狐狸精。半夜里吕毋又醒了,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他夜里拉开窗帘,吸着烟,那猩红的光就那么一点,却凝聚了他所有的心事儿。风对着脸吹,烟雾冲着鼻子,他自己也闻不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