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遇见·丽江 作者:再见东流水

字体:[ ]

 
 
    文案
    “白骨精”寻找人生的真谛,“修车郎”笑谈生活的本真。两个世界的人偶遇在小镇,从此开始牵扯不断。
    时隔一年再次开坑,首先感谢那些老朋友给予我巨大的鼓励。有读者曾经问我,我写的文是不是很多都有来自现实,在此一并回复,我的现代文几乎都有现实的影子,有些写实多一些比如平凡、比如天空,有的少一些。遇见·丽江也算是半写实,其中更主要的是想表现对人生的思考——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人生,想要什么样的爱情?
    繁华的大都市,高楼大厦车来车往中穿梭过的我们真正的归宿是哪儿?而关于爱情我们应该保持敬畏还是畏惧,应该等待一个愿意为自己付出的人,还是去找一个人全心付出。
    我一直在思考,所以,我写下来,以平淡的笔墨。这些年我一直在写文,从08进入JJ,到现在,写了不少,其中偶尔也有一些快餐文,但这一路更有我的思想,有我的历程,我总是希望我能给予我的读者的,不是一笑而过的故事,而是可以回味的道理。
    现在我很少将大量心思放在跌宕起伏的情节上,而且不会为博取眼球而写刺激的东西,我将一切平淡的包含我想要表达的思想文字,当做礼物献给愿意看我文章的朋友。
    这些年我在成长,你呢?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乡村爱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子菁、杨回
    
 
 
    ☆、第一章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人的生命其实很短暂,我们总是在想以后要怎么样要怎么样,可是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以后可以挥霍。
    --------------------------------------------------------------------------------------庄生游记义兴大厦第二十三层,总经理办公室。
    宽大的办公桌后,袁总经理坐在椅子上,双手紧握着一封薄薄的“辞呈”,发白的指关节泄露了他此刻极力压制的情绪。
    “我觉得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袁总一脸认真的看着站在办公桌对面,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的庄子菁,他顿了顿,说话的声音又温和了一分:“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在办公室谈,我们也可以等到下班,我请你吃饭。”
    庄子菁摇摇头,咧开嘴无声的笑。这笑有些奇特,让人看不出情绪,却觉得有些难以亲近。
    “我知道你和……杜朗的婚约,我相信,虽然在公司你们没有什么亲密表现,因为你们都是工作第一的人,但是在私底下,你们一定感情很好。对于杜朗的事情,我也觉得痛心,很难受……但是……”
    庄子菁收起笑容,打断袁总的话:“好了,这些和工作没有关系。”
    “对,是和工作没有关系,但是,子菁,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不要这么冲动,这些年来,你的努力和付出我是看得到的,如今你年纪轻轻就已经做到公司的高级经理,换个地方,一切从来值得吗?”袁总的语气诚恳而急切。
    “值得。”庄子菁的回答干净利索,尽管她知道袁总根本就不是在问她。
    袁总被噎得一愣,片刻才缓过神来:“杜朗走了,他副总的位置,你是最佳人选。”
    “我知道。”庄子菁笑了笑,这次不再是那种咧开嘴无声的笑,那种笑不够温和,而且略微显得无所谓了些。
    “知道那你还走?虽然你做不成董事长的儿媳妇儿,但是毕竟订过婚,情谊是在的。董事长怎么也会照拂你。”袁总从庄子菁的笑容里看到了一点儿希望,连忙继续游说:“义兴集团的副总,就算是放眼全国,收入也能算得上是前列,何况还有股权激励,还有利润分红……”。
    庄子菁点点头,却丝毫不为所动:“我知道。”
    “我觉得你有心事,没和我说。你看我这么个年龄,算是父辈,就当我是你叔叔,心里有什么,你就跟我说,别动不动就说走的事情。等心里的事儿放下了,工作就好做了。”袁总的声音更温和了些,几乎像是慈祥的长辈。
    庄子菁抿了抿唇,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说点儿什么,或者应该怎么说。
    袁总读懂了她的表情,给了个鼓励的眼神:“坐下说。”
    庄子菁没动,还是站在办公桌对面,笑了笑:“袁总既然视我如子侄,那绕圈子的话我就不说了。杜副总走了,从资历来说,最适合的接替人选是梁经理,他跟着义兴起家,几乎是义兴的开国元勋,即使能力稍微欠缺,但好歹有一帮老人支持。就算现在义兴不断扩张,需要启用创新人才,张副董的侄儿张经理这两年在公司算是异军突起,做起事情大刀阔斧,背后又有董事会的支持,做个副总也是顺理成章。所以,袁总说,我是最好人选,真是高看了我。之前我被认为是高级经理中最有实力的人物,多少也因为我是杜董事长的准儿媳。但现在我不是了,所以我也就不是最好的人选了。”
    袁总连连摆手:“老梁老成持重,但迂腐了些,适应不了公司的发展。小张气势虽盛,但不懂收敛,太过年轻,他可能成大事,但更可能出大事。我想用的人,一定是既有气势敢于扩张的,又有能力控制全局,稳重谨慎的。除了你,不做第二人想。”
    庄子菁微微低了低头,觉得老袁有些悲哀。他被义兴高薪聘请过来之后,一直兢兢业业,业绩做得确实不错,用人也算得当,就刚刚对几名高级经理的评价可以说也很到位。可是他却不太懂得人心。
    人心更多时候是自私的,从私利出发考虑事情的时候往往多过所谓的公平公正。义兴高薪聘请老袁,不过就是为了让老袁带杜朗几年,等杜朗能够完全掌控义兴,那在义兴当家作主的就不会是老袁。
    杜朗精明能干,学习速度超过所有人预料,如果不是他出了事,老袁只怕挺不过春节就会被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被解雇。
    而现在杜朗不在了,在别人看来,自己就是那还没有飞上枝头,来不及变凤凰的麻雀,杜家人根本不愿意看见自己,以免睹人思亲。因为杜朗的事情,杜老太已经哭晕过好几次,哪里还能见自己这个曾经的准孙媳妇儿?就算自己不辞职,恐怕要不了多久,也会戴上什么莫须有的罪名离开义兴。
    至于其他人,老梁和小张当然巴不得自己的竞争对手少一个。
    可惜就老袁,不知道是真老实还是假不懂。
    不过不管是真老实还是假糊涂,庄子菁在思考了一秒之后,还是决定不跟他说真话,真话伤人呢,有时候活得糊涂点未必不是好事。
    何况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和以上这些还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庄子菁清了清嗓子:“这些都不重要。”
    “那什么才重要?”
    “自己才重要。”庄子菁几乎是一字一顿的清晰的说这几个字。
    袁总皱了皱眉眉头:“什么意思?”
    “我不想干了,所以就辞职,因为觉得累,所以就不干,和其他人和事都没有关系。和杜朗的事儿没关系,和副总的位置更没有关系。”庄子菁觉得自己说得很清楚了。
    但老袁不信,他猜想庄子菁要离职一定是觉得杜朗不在了,她的位置岌岌可危,所以有些灰心丧气,杜朗的事儿他没有办法,但副总的位置,他可以做出些承诺:“副总的位置是你的,我会把这个人事任命上报董事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庄子菁觉得两个人不在一个跑道上,有点儿沟通困难,她想了想,又说:“和副总的位置确实没有关系,我是因为从杜朗的身上看到了很多,所以决意要走的。”
    果然是杜朗,老袁觉得自己没有想错,可你的如意郎君,我又到哪里去给你抓一个回来:“我知道这个事情对你打击很大,要不然,我就批准你一个星期的假,你出去走走,散散心。”
    庄子菁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我知道袁总你不是八卦的人,我就给你说实话,我跟杜朗本来就没什么感情。他的事,我谈不上伤心。但是,他却让我悟到了一些东西。人的生命其实很短暂,我们总是在想以后要怎么样要怎么样,可是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以后可以挥霍。就像他,风华正茂意气风发,有足够雄厚的家世背景,有足以炫耀的才能,可是说倒下就倒下。再多的钱再深厚的背景,有什么意义?”
    说到这儿,庄子菁抬起手轻轻点了点自己的胸口:“我们的心脏到底能欢蹦多久?谁知道呢?所以,活着的时候,就不要太累了。以前我也觉得自己有无数的以后,有无数的可能,所以拼命努力,拼命挣脱,因为我想要自由,因为我一直觉得一个人越强大就越自由。可是现在我发现自己其实还是在一个圈套里,不断变化的只是圈套的款式,而不是圈套本身。”
    这种话题很少出现在办公室,何况是总经理办公室。一时间老袁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他缓缓落下握着“辞呈”的手,语重心长:“子菁,你是不是太累了。要不,我放你一个月的大假?”
    庄子菁又咧开嘴笑,不过这次是真的有了笑声:“老袁,我要的是一辈子的假期。不是一个月,或者一年。”
    “不上班?那你怎么养活你自己,养活你妈?你这个想法太天真了!”袁总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拔高。
    “再说了……”庄子菁一脸轻松的耸耸肩。
    老袁看着庄子菁,一脸凝重:“我知道你是炒股的一把好手,但炒股这个东西,哪里有常胜将军,行情差的时候,谁能保证挣钱啊。”
    话题调转,最少不再围绕副总和杜朗,这让庄子菁觉得满意:“老袁你炒股的时候不要今天买明天卖,也就不至于亏那么多嘛。何况金融投资又不只是股票,我们玩儿经济的,重要的是把握经济状况,金融投资是要以实体经济为载体的,不要老是想着炒啊炒的,跟风炒啊炒是很容易亏钱的。”
    老袁一脸的心痛:“我也搞经济啊,分析来分析去,怎么就跟行情搭不上边儿呢?唉唉,我们不是在谈你留下来的事儿吗?扯远了。我说,你真的要离开?”
    “恩,真的。”
    “不考虑?”
    “不考虑!”
    “为什么?”
    “因为我要做回我自己。”
    “难道现在的你,不是你自己?”
    “不是。”
    “那你所谓的自己是什么样的?”
    庄子菁微微抬头看向落地窗外那片被雾霾朦胧了的天空,脸上挂了抹笑:“我自己是什么样的?我都不知道。”
    “那你现在这样选择岂不是胡整?”老袁很严肃。
    庄子菁收回远望的目光:“但最少不是现在这样的,我不喜欢车水马龙高楼大厦,不喜欢飞机地铁,不喜欢白衬衣加西服,不喜欢加班,不喜欢勾心斗角,不喜欢装模作样,不喜欢唯利是图。”
    老袁想了想:“虽然你说的过了点儿,但我们一直都是这样过着的。这就是生活。”
    “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