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十年爱恋GL 作者:逐北苑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陪你长大”的故事
意外事故,冬箐在医院遇到年幼的蒋言灵
一次见面,为往后的两人续写情缘。
冬箐总说,灵灵,你还太小,还不懂什么是爱。
但……我能等你长大。
 
 
这篇是《清浅》的系列文,背景故事发生在蒋言灵进入职场之前
两文的重合较少。
有少量方言。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冬箐,蒋言灵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这世界上不是所有小孩都是幸福的。
  她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个道理,起先跟外婆在香港住的时候,挤公屋,二十平的房间囊括客厅浴室和厨房,两个人在里面翻身都困难,外婆睡下铺,她睡上铺,闭上眼睛就能听到水龙头滴滴答答的落水声,汇聚到下面的盆里面。
  电表水表上面长年吸着一块磁铁,家家户户都有,为了避水电费,只要查水电的人来就立马拿下来,人走了再吸回去。每次听到隔壁阿叔阿婆说“来人了来人了”,楼道里慌乱一片,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是四五口人,为了行动方便大家都聚在楼道里,给屋子里的人让位。
  蒋言灵会问外婆,那些叔叔阿姨在干什么?
  外婆没回答,转而问她再往你的面里面多下一个鸡蛋好不好?
  她点点头,看门外纷乱的世界。
  后来听说水电规范管理,一栋楼的水表都挪到了地面的水表室里面。
  她的名字用粤语很难发音,街坊邻居为了方便都叫她灵灵,加上从小就长得可爱,是公屋里出了名的漂亮小孩。香港的绿地面积很多,公园也很多,但那不是她们可以享受的地方。她的童年只有听外婆在菜场里跟菜贩子讨价还价,外婆提着大篮子,她提着小篮子,一老一小避开地上泥泞的水坑回家,为了保持平衡不摔跤,她将篮子挂在脖子上。
  肉类市场有卖家禽和小白兔的,不少摊档还会有野味,像是过山峰(一种蛇)、草蛇和果子狸,每次她经过蛇档都很好奇,蹲下来和嘶嘶吐信的毒蛇眼神交流,一看就是十多分钟,完全忘了脖子上的背篼还装了蔬果,汁水沾湿了她的小花裙。
  摊档老板说:“小童仔,你不惊蛇(怕蛇)啊?佢识(它会)咬人的。”
  蒋言灵听不懂,只会微笑。
  老板跟伙计说:“哩个女仔挺大胆,比我家阿辉要厉害。”
  几个伙计哈哈大笑,说:“因为在笼子里面她才不害怕哒。”
  旁边有个奶奶要煲蛇汤,挑了一条一米长的肉蛇,伙计拿着铁夹子将蛇头夹出来,青蛇用力甩头上颌大张,擦过蒋言灵面前,差几公分就要咬过去了似的。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喊“阴公”!
  蒋言灵蹲在那儿纹丝不动,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根本不害怕。
  擒蛇的伙计回里屋清理,蛇档的老板吓了一跳说:“你没事吧,你爹地妈咪叻?叫他们来接你回去,不要再在这里睇蛇啦,很危险哒!”
  蒋言灵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叔叔再见。”
  跑开的时候,脖子上的背篼被颠得起起伏伏,爬上八楼很不容易。
  所以每次到家都面红耳赤的。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什么叫幸福,什么叫不幸。她觉得蛇被吃了是不幸,但自己不用担心被吃就是幸福。
  邻居夸她乖巧可爱,外婆老皱的脸上会挤出笑容,沟痕很深,但她觉得外婆年轻的时候一定很好看,纵使如今垂垂老矣,背脊却永远都不会因为公屋狭窄的空间而弯折。
  她问外婆为什么你的背总是挺挺的?她认为女孩子挺背是为了胸型漂亮,可外婆的胸前早已瘪瘪的了,这样站着腰不会疼吗?
  外婆说为了漂亮疼了一辈子了,老了才明白,除了痛,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蒋言灵听不懂,乖巧地帮外婆折菜。
  她认为外婆和别的老人不同,外婆的脖子有刺青,因为皮肤皱缩而模糊了。
  不像其他小孩,她从没问过自己的爸爸妈妈在哪里,为什么最后只剩下她和外婆搬到了香港。这里语言不通,空间又小,就算在大街上抬头也只能看到夹缝中的蓝天。根本就没有上海的气派和繁华,还成天都有被高空抛物砸伤的危险。
  分叉的电线和黄底红字、常年断电的广告牌构成她模糊不清的童年,直到小学一年级入学,她和外婆才搬离了那个破旧的小屋,离开的时候,只有隔壁总是欺负她的男孩子塞了一颗糖给她,可糖早已经融化了,沾手,没出那栋楼,她就把糖丢了。
  那是她对公屋最后的记忆。
 
  第 2 章
 
  蒋言灵开始在一个国文小学里读书,善信私塾,是一个大陆富翁,叫陈善信的人捐助的。校门口摆着陈善信老人的雕塑,他穿着中山装,手上拄拐,和以前在上海看到的老派书生一模一样。
  她不会说粤语,但这所学校主要是普通话教学,所以师生沟通没多少障碍。蒋言灵没有读幼儿园,一年级被分到了不太好的班级,老师操着蹩脚的国语说:“大家终于升上了小学,要有作为小学生的自觉,明白了吗?”
  蒋言灵不懂什么叫小学生的自觉,只是乖乖地坐在位子上一上午,她就被老师表扬了。
  下午上课之前,她被老师请到台上。
  老师说:“这位是来自内地的蒋同学,大家要一起玩耍,男生也不要欺负女生,明白了吗?”
  台下喊:“明白了!”
  其实大家都不明白内地和外地有什么区别,港岛新界又有什么区别。男生爱欺负漂亮的女生,厉害的女生爱打调皮的男生,儿童的天性都是天注定,跟地域一点关系都没。
  说完老师便开始发校服和书本,善信的校服是仿民国时候的女生装束,和现在香港的女校校服并没差别,更麻烦的是每天都要穿长筒袜和黑皮鞋,蒋言灵不喜欢穿皮鞋,她觉得黑黑的不好看,不如外婆买给自己的凉鞋好看。
  书包也是胶质的,散发着一股胶水的味道,有钱的人家偷偷用牛皮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书包给孩子,蒋言灵是将书包摆在阳台上吹了一天一夜,味道总算散去了很多。
  规定就是规定,尽管不喜欢,但出于“小学生的自觉”,蒋言灵每天穿着不喜欢的皮鞋,提着不喜欢的书包去上学,心里是有小孩子的无奈和挣扎的。
  她的同桌叫黄嘉怡,和她一样扎着两条麻花辫。每天早上蒋言灵和邻居彭真心一起走路上学,黄嘉怡总会坐着黑色的轿车路过她们,邀请她们一起坐车上学。第一次两人还有些紧张,次数多了,嘉怡不用打招呼,只要停下来,两人便小跑上车,然后说说笑笑聊些女生的话题。
  嘉怡搬出了一个铁质的小礼盒,打开来,里面是各种颜色的巧克力糖果。
  嘉怡说:“这是我爸爸从英国带回来的,要不要试试?”
  两人犹豫了一下,伸出小手。嘉怡一人给了一个,蒋言灵拿到的是绿色,真心手里的是红色,但是蒋言灵想要里面粉红色的那个,犹豫了一下握紧了拳头。
  “谢谢。”她说。
  嘉怡将铁盒子收好,虽然经常收到各种各样的礼物,但毕竟是爸爸亲自带给她的,每一个都弥足珍贵。若不是三人关系好,她也不会把它带到学校来。
  蒋言灵偏头看了一眼那个铁盒,上面有个带高帽的军人浮雕,帽子被涂成了米字旗的颜色,下面还有一串英文。
  她不懂是什么意思,小声将英文字母念出来,嘉怡捕捉到她的视线,把盒子又往书包里推了推。蒋言灵看不见了,只好将视线挪到窗外。
  上完第一节国语课,所有小学生都要换上运动服做操,一年级的更衣室就在教室旁边,他们要把皮鞋和长筒袜放在自己的储物柜里面,换上波鞋。大部分人的鞋子都是魔术贴,但彭嘉怡的鞋子却要系鞋带,所有的小朋友都不知道这两根绳子该怎么绑,没人帮忙,老师也不在。
  蒋言灵看了一眼,说:“我来帮你。”
  她蹲在彭嘉怡前面,笨拙地打了一个死结,其他同学都陆陆续续跑到操场上去了,她还不清楚如何处置两条过长的绳子。黄嘉怡说:“直接塞到鞋子里面,快,来不及了。”
  蒋言灵随便一塞,觉得差不多,三个人去操场了。
  昨晚操,男孩子都喜欢跟朋友踢足球,女孩子比较安静,躲在树底下乘凉。
  “灵灵,你的头发编得好好看,是怎么编的?”黄嘉怡问她。
  “我外婆帮我编的。”
  “能不能教教我怎么编,萨利只会扎马尾,每次都弄得我好痛。”
  萨利是黄嘉怡家里的菲佣,两个人都没见过,却有了她是个粗壮女子的印象。
  蒋言灵说:“你蹲下来,我帮你编。”
  彭真心站在黄嘉怡面前,看蒋言灵将她的散开分成两边,把右边又分成三条,轻快地编起来。彭真心的注意力都在蒋言灵的手上,说:“你怎么那么白,跟我们都不一样。”
  黄嘉怡说:“我也觉得,是不是内陆人都那么白?”
  彭真心说:“说不定你不是内陆人,你是白人。”
  黄嘉怡吐了吐舌头:“我不喜欢白人。”
  “为什么?”
  “我爹地跟白人做生意,他们身上的味道很臭。”
  “但是他们长得好高,也好白,脸也长得好看。”
  “他们的毛很多啊,那个叔叔跟我拍照把手放到我的头上,我全身都麻了。”
  蒋言灵没有说话,默默地编好了一边。
  “你看看,怎么样?”
  身边没有镜子,黄嘉怡只能征询彭真心的意见。
  “你跟灵灵长得有点像诶。”
  “不会吧?”
  黄嘉怡又问蒋言灵,“你觉得呢?”
  “好像是有点像。”
  黄嘉怡有点高兴,说:“那你帮我把另一边也编好,我们两个就是姐妹了。”
  彭真心说:“那我呢?灵灵是我同桌诶!”
  “三个人啦!三个人也能做姐妹!”
  发型做好了,黄嘉怡迫不及待去操场的洗手间照镜子,结果上课铃响了她还没出来,两个人在树底下等她。
  女老师走过来说:“上课了怎么还不回教室?”
  “我们等黄嘉怡,她还没从厕所出来。”
  “你们先回教室,老师去通知她。”
  两个人对看一眼,往教学楼跑。结果彭真心不知道自己的鞋带松开来了,跑到沙坑就摔倒了。
  蒋言灵听到哭声回头,彭真心满脸是沙子,嘴唇那里全都是血。
  她有点害怕,第一次看到那么多血。
  “老师!老师!”她扶起彭真心,“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厕所找老师!”
  伙伴边哭边点头,不忘把头上的沙子拍落。
  她没在厕所找到老师,也没看到黄嘉怡的影子,以为两人已经回到教学楼了,只好随便找了个老师把彭真心送去医院,回班上的时候课已经上了一半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彭真心回来了,嘴巴那里缝了好几针,粗粗的看上去很像蜈蚣。
  班上的男生笑她,说彭真心太多话,嘴巴被缝起来了。
  “你们不要乱讲!”蒋言灵吼得很大声,用的还是粤语,其他同学吓了一跳,这是第一次看她那么生气。她也是第一次讲粤语。
  彭真心嘴巴张不开,只能小心地喝汤,突然她说:“黄嘉怡她人呢?”
  “嗯?对诶,好像去了厕所人就不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