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小娘子 作者:歪脖铁树

字体:[ ]

 
 
 
文案
李巧儿设定:亭亭玉立貌美如花的大闺女,一直顺风顺水的村花一枚。
沈青设定:身怀绝技身受重伤身负皇命的皇帝心腹。
 
 
两个人的开始是由一场相亲引起的。
 
 
沈青因为皇命要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就拜托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相亲,然后一眼看上了李巧儿。恰巧李巧儿也看了一眼就没相中俊美的沈青。
 
 
内容标签:种田文 美食 布衣生活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相亲
 
  这里是离宋家村最近的镇子,村里人外出办事,亦或是请客包席,大都会来镇上。一辆老黄牛拉着的牛车缓缓停在镇上最好的酒楼前面,牛车上一个长相俊俏的小丫头从上面跳下来,脆生生道:“小姐,就是这儿,好大好气派。”
  依旧坐在牛车上的以为约莫十三四岁的女孩儿,生的眉清目秀,听到这话忍不住蹙起眉头,嗔怪道:“别喊小姐,喊我巧儿就行,咱们又不是主仆关系……”
  “可玲儿就是小丫鬟呀。”小丫头眨眨眼,抿着嘴笑,并不准备改口。
  女孩儿也就是李巧儿忍不住叹了口气,她也只是嘴上一提,知道玲儿不会改。说起玲儿,李巧儿就忍不住叹气,这丫头命不好,是从一个大户人家死里逃生跑出来的,当时李巧儿自个儿跑出去玩,就捡到了奄奄一息的玲儿。她最是看不得旁人受苦,赶忙回家叫人把玲儿抬回去,又帮她请了郎中。
  后来玲儿身体恢复之后,自称丫鬟,便在李家住下了,说什么也要尊称李巧儿为小姐。可李巧儿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乡下丫头,没啥见识,玲儿模样长得不差,皮肤白的跟剥了皮儿的鸡蛋似的,她想认玲儿为妹妹,那丫头却怎么也不同意,于是俩人就一直僵持着。
  由玲儿扶着下了牛车,李巧儿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眼前这栋颇为气派的酒楼。以前自家爹请人吃饭也曾来过这家酒楼,一桌子菜就要一两银子,真真是精贵的很,李巧儿也来过几次,不过这回的目的却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相亲的。
  想到自己的目的,李巧儿就忍不住抱怨起来,拉着玲儿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小声说:“不是我说,爹和娘给我相的都是什么亲,玲儿你给评评理,什么东村屠户,西村杀猪的,要不然就是做木工的,虽然有手艺能挣钱是好事,但也不能歪鼻子斜眼、缺胳膊少腿啊,这以后让我怎么跟人家过日子。”
  “姐,你可省省心吧,我听说昨儿个媒婆上门,要把你说给咱们村的李秀才。”玲儿抿着嘴笑。
  “嚯,就是那个考了十多年也没考上秀才的李秀才?他不是把家里的银钱败坏完了?竟然把主意打到我家,绝对不能忍!”李巧儿攥起小拳头晃了晃,很生气的模样。
  两个人在柜台那边跟掌柜说了几句话,便有人过来引她们上楼。说起来今天这趟相亲很是蹊跷,往常都要李巧儿的爹和娘在家里琢磨一段时间,确定对方的条件还可以了,这才会点头让李巧儿跟对方见面,就是这样,李巧儿的爹娘也会在旁边把关的。他们虽然给李巧儿找的相亲对象都不咋地,但爱李巧儿的心是不会变的,谁让两口子连续生了三个儿子,好不容易才有个了女儿,自然从小就捧在手心里。
  不过李巧儿的爹娘也有一个特点,就是心太软和,又善良,旁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就像村里的李秀才,不过是拖媒婆说几句好话,让媒婆转达,李巧儿的爹娘就有些相信了,好在还是爱女的心思占了上风,直接给回绝了。
  “我其实要求也不高,就是想找个能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模样也不要多好看,不要求会读书,但必须得对我好。”李巧儿小声跟玲儿说这句说过许多次的话。
 
  我看上你了
 
  面对这次相亲,李巧儿心里其实有点儿紧张,因为这次对方不让她爹娘在场,也没有告诉对方各方面的条件,而且是族老亲自通知的。这段时间村里也有一些年龄合适的闺女出去相亲,也是来的这栋酒楼,只是对于她们见了什么,却都守口如瓶。
  自己这次来,就好像是完成一个任务一样。李巧儿这么想着,对于这次相亲就不怎么上心了,不管对方模样如何,又如何有才能,她看过就走。若是跟自己猜想的那样,村里来的闺女都是来见他的,那对方就算貌若潘安,李巧儿也绝对不会点头。
  她一直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仗着爹娘和哥哥们的宠爱,想嫁一位自己满意,专一爱护自己的男子。
  “到了。”伙计突然停下,然后微微躬身,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出一声请进的声音后便推到一边,示意李巧儿自己推开门进去。
  不太满意的看了眼伙计,李巧儿有点紧张了,万一里面藏着个禽兽,自己进去还不是羊入虎口,清白不再了怎么办,就算跟他拼命,也挽救不回自己的损失啊。脑子里胡思乱想着村里那些无赖,李巧儿就觉得自己更加犹豫了,仿佛门后真的藏着一个禽兽一样。眼睛盯着门上的花纹看了,思绪却已经开始天马行空起来。
  也许是李巧儿在外面磨蹭的时间太长了,房门忽然打开了。
  并没有听到脚步声,李巧儿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
  “进来吧。”声音很好听,跟那些男人的声音不一样,至于怎么个不一样法,李巧儿也说不出来,反正她自己就晕乎乎的走了进去,连玲儿还站在门外都没有管。
  屋里的摆设跟以前李巧儿见过待客的屋子并没有什么不同,她站在原地眼珠转了转,然后就忍不住打量眼前这人。
  一身青衣,看上去跟村里的汉子们不一样,模样是一等一的俊美,个子也很高,眉尾略长,眸子里面好像藏着星星一样。李巧儿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忍不住又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她就看到对方的眸子里一点一点染上笑意。“好看吗?”她听到对方用好听的声音这么说。
  “好、好看。”李巧儿下意识回答,然后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就故作掩饰一样的哼了声,见对方坐在凳子上,自己也走过去坐下。
  这人长的可真好看,李巧儿在心里想着,不过她很快就在心里摇摇头,如果这个人就是见了许多村里的闺女却还不满意,还非要躲在屋子里不见外人,让她们这些闺女单独来见他的话,那这个人的人品肯定不咋地。不过若是对方只是第一次见自己,也没有见到别人,也许……李巧儿猛地摇了摇头,然后坚定自己最初的想法。
  而且……这么好看的公子,她是配不上的。
  “这是我的玉佩。”一枚精致的双鱼玉佩放在桌子上,搭在玉佩上的手指修长有力,还一点一点的,仿佛在悄悄泄露主人藏在心里的情绪。
  “啥?”李巧儿盯着那只手看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下意识问道。
  “我看上你了。”李巧儿看到对方嘴唇动了动,说出这么一句话。
 
  自知之明
 
  “那又怎样?”李巧儿竖起眉毛,露出自以为非常凶悍的样子来。这会儿她也终于意识到玲儿竟然没跟着进来,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对方似笑非笑的态度,仿佛笃定她李巧儿会欣喜若狂答应似的,这让李巧儿感觉很不爽。她挺起胸膛,语速极快的说道:“你答应了那是你的事,跟我有甚关系?我不妨也告诉你我的态度,那就是我不答应。”
  这些话说出来有些幼稚,不过李巧儿并不打算就此打住,她很快说道:“看公子的模样,门第定然比我家高出许多,我李巧儿也没甚的治家能力,就想找个普普通通的汉子,过两个人的日子。公子家中定然有许多家人,亦或是仆人,我定是不配的……”
  “这么有自知之明?”沈青的声音不知不觉的温和许多,也许是听到她认真的剖析自己,心也跟着软了下来。
  听到这话,李巧儿就认真的点头,“那是自然,我很清楚我要找什么样的人。”仗着爹娘对自己的宠爱,便在十里八村中挑挑拣拣,始终没有看上哪家的汉子。村里人也知道此事,但李巧儿平日里为人和善,最为善良心软,跟她爹娘一样,在外面有极好的名声,亲事是终身大事,便是再怎么挑挑拣拣的,旁人也不会说什么。
  这就是名声好的好处,李巧儿自己知道这事儿,但她也知道自己的条件,断然不会认为对方会看上自己,亦或是自己能配得上对方。心里打定主意,李巧儿便站起来道:“既然已经说开了,我走了。”
  小丫头不但口齿伶俐,心思清明,而且行动做事都风风火火的,说风就是雨,才刚说完话就走到门口了,抬手想开门。沈青赶忙站起来,长腿一迈,快步走到李巧儿身后,帮忙打开门的同时,手快速的擦过李巧儿的胸前。
  一直等在门口的玲儿一抬头就看到李巧儿微微低着头站在门口,身后站着比她高大许多的俊美公子,双手搭在门框上,仿佛一个人站在另外一个人怀里一样,尤其是那位公子脸上还带着极为温柔的笑容,实在是让人很容易产生错觉。
  “姐。”玲儿小声喊。知道李巧儿非常反感自己叫小姐,她却也不好直接喊对方的名字,把自己的身份定位为小丫鬟,玲儿便开口喊姐。有些大户人家,主仆二人关系极好的,私下里也有这么喊的。
  等李巧儿走出去,沈青便忽然收敛脸上的笑容,淡淡的看了眼玲儿,‘嘭’的一下关上门。
  “走吧。”对方关上门,李巧儿反而觉得放松许多,她松了口气,拉着玲儿往外走。
  到楼梯口的时候,有一位店小二打扮的少年走过来,低声道:“今日所见之事,还请姑娘不要说与他人听。”说着,从袖口中拿出一锭银子塞给李巧儿。
  攥着银子,李巧儿点点头,继续往下走,心里却是想着总算是知道什么村里的闺女没有别的传言了。虽然没有肯定,但李巧儿直觉上认为,村里的闺女来镇上酒楼,定然是见的他。
  上了自家牛车,李巧儿一手托腮,身体一晃一晃的,就有个东西从她怀里掉了出来……
 
  回家
 
  极漂亮的双鱼玉佩,在外面极好的阳光照射下,泛着晶莹剔透的光泽。玉佩质地极好,李巧儿虽然看不出价值,却也知道定然能值不少钱,但她并不高兴,赶忙让赶车的调转方向,再回酒楼。
  但不知道对方是故意的还是巧合,等李巧儿气喘吁吁的到了酒楼,掌柜说那位公子已经离开,她自然不相信,去原来的屋子看了看,果真没看到人。
  拢在袖子里的手捏着质地温润的玉佩,仿佛还带着对方的体温一般,这种感知让李巧儿愣了一下,她赶忙把玉佩放到荷包里,搓搓手指。跟掌柜交涉一番,对方不肯说出那位公子的身份来历,就连什么时候会回来也没有说明白,看着对方含含糊糊的态度,李巧儿也就收起把玉佩拜托给他的心思。
  财帛动人心,若是掌柜见财起意,不肯把玉佩交出去,再撒个慌,到时候人家找过来,李巧儿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收敛心中的想法,李巧儿装作只是对那位公子极感兴趣的样子说了会儿话,这才拉着玲儿离开,坐上牛车回了李家村。
  李大富和张氏早就等在自家大门口,因为族老交代此事不能声张,李巧儿今天离开李家村对外说的理由都是去店里看首饰,要不然李大富和张氏肯定早早到村口等着。他们虽然心思善良,但村里不少闺女都被族老通知,隔天就单独去了一趟镇上,回来是什么也不肯说,李大富打听不出什么,就愈发的担心李巧儿了。
  老两口好不容易临近中年才生了这么个宝贝闺女,从小宠到大,从来不肯让李巧儿受半点委屈,她那三个哥哥又能干,李巧儿可以说是从小到大宠过来的,如今面对这种不在掌握中的事情,任谁也会担心。
  好容易盼到牛车到了自家门口,张氏立刻就扑过去,抓着李巧儿的手扶她下了牛车,上上下下看了一圈儿,确定自己的闺女早晨离开时是什么样,回来还是什么样,这才松了口气,跟李大富对视一眼,忙拥着李巧儿往自家大门里面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