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跟她回家(GL)+番外 作者:挖坑只为你

字体:[ ]

 
 
文案:
 
黑黑瘦瘦的女同学看着我进了教室,下一刻就帮我把凳子擦的干干净净。
从别人的口中,我知道她的家庭不是一般的贫困,我尽量控制自己的眼神不要流露出任何的情绪,走近了自己的座位。
家境不错使我的身边总是出现各种不同的人,但他们的目的却那么一致。看着同桌那张明显营养不良的脸,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她为啥来讨好我的原因是那么显然易见。 
 
锁定的章节是写叉路了的稿子,又舍不得删除...于是放在上面了,要看文的话请自行忽视哦....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乡村爱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墨萧冉 ┃ 配角: ┃ 其它:
 
 
 
第一卷:豆蔻
第1章 路
 身后是一个黑瘦的女人,别问我为什么她会出现在我的自行车后坐上,因为我也不怎么明白。或许是下课了一时间放松过度,或许是她脸上那似乎死了人般焦急的神色,总之现在的我正骑着TNI,行进在这明显和几万元的昂贵自行车不搭架的穷乡僻LANG。
 
 
雨季刚刚过去,咸湿的空气中夹杂着恼人的青涩泥土气息。我闷闷的叹息了一声,为自己偶尔发作的善心后悔不已。
 
 
 多日不见的阳光,如清澈的流水充斥于整个天空,一直阴沉压抑的天空忽然间变的高远又明亮。
 
 
我缓慢的乘载着女同学穿过湿润的空气,不一会身上就略微有些潮湿了。路边的草被露水压的弯了它的细腰,经过一棵老榕树,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许多的水珠,那些寒凉的小水滴滴进了颈项,瞬间便消失在我的衣领处。我不禁缩了缩自己的脖子,扭过头。
 
 
 
 “你家还有多远?”不耐烦的问后座的女生。她那本就不浓密的头发已经被露水打湿,尴尬的粘在头皮上,黑瘦的脸显的越发难看起来。
 
 
 "就,就在前面了。”眼神闪烁的女生指着前面村口的四层小洋房。
 
 
 ?你确定?我在心里疑惑着,怎么看她也不像住在里面的人,先不说她那洗的发白的老式衬衣还有土里吧唧的兰色卡其裤,居然连扎头发都用的是毛线!毛线!同志,不要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用毛线来扎头发,我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我不知道我的未来还有多长,但我敢确定未来遇见的用毛线扎头发的人,几率几乎为零。
 
 
也许是我的表情很意外,也许是她心里有压力,下一刻,她就自动自发的跳下了车。“哦,我家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骑着摩托经过我们身边,窈窕的背影停在了洋房前面,下车,锁车,开门,进屋。整个过程中那个摩托女人连一次回头都没有,更别提打招呼了。‘她家’?真的是‘她家’么?为什么‘她家’的人甩都不甩她?
 
 
这个时候我基本可以确定黑瘦的女同学在撒谎了,不过我也没拆穿她,只是假装说了声再见就走了。她貌似有点失望我没有表现惊讶或其他的表情(拜托,怎么可能会,在我认知里住在这种地方的人最多也就是小康而已)。后来我走到了一个拐弯处躲了起来,看到她没有走进她家反而继续走了进去小径里头去,我跟了过去,发现她走进了一栋很像外省人才会住的粗糙的房子里头去的时候。我很不厚道的严重看不起她。 
 
 
 
从小到大我都不是个好相处的主,别人一致认为我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有点小聪明却总是用错地方的人,性格有点像是前阵子很红的那个清剧里的玉莹小主,当然我长的不如电视里的那个那么美,现在看来小时候的时候还长得很像猴子。可是,因为当时父母是做生意的而且家族式在当地有点名声的大族,于是出去一直都会被大人夸。小时候不懂那是奉承不是出于真心的,于是就造成自己一直自信心很强的甚至自满的个性。就如上面说的,想象一下一个貌比如花却又自信心满满经常自夸的小屁孩会有多讨厌。
 
 
 
可是今天我忽然发现还有个女人居然比我还要讨人厌。这不得不让我由衷的欣喜了一小下。
 
 
 
这种欣喜一直延续到我回到自家那豪华的别墅前。姐姐穿着刚从法国淘回来的CHANEL香奈儿,冲我扬了扬手。我也回了一个若有似无的微笑。我这个人?人情观念淡薄得不能再淡薄了,
 
 
虽然别人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会被我的热情吓到,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他们就会发现我这个其实一点也不把自己的心扉打开给任何人。 
 
 
亲人?我对她们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也不是说我孤僻,只是觉得有些麻烦。
 
 
我低首轻轻拍了拍自己身上些微的灰尘,把手中的自行车递给出门接应的佣人。
 
 
通常我称呼帮佣的人都不会直接叫别人的名字,而是用阿姨,叔叔,姐姐,大哥代替,所以在他们的心里对我的第一印象几乎都是‘哇,好有礼貌的孩子!’‘真是有教养!’‘好乖啊!’其实只要知道我底细的人都知道,
 
 
我根本就是一个冷若冰霜的代言人,在家里,除非有必要我根本不会理睬他们任何一个人,在外面已经忍受的更多了,在自己家里我根本不想掩饰自己不善言谈的一面,通常一到家,我就会回到自己那以黑色为主调的房间,然后把自己关在里面直到第二天的来临。
 
 
很多人都好奇我一个人呆在黑屋子都在做些什么。其实大部分时间我只是看看书而已,喜欢看讨论人类本性的电影跟书籍什么的,或许别人会觉得我看的东西都很变态。
 
 
因为大部分都是改编的连环杀手,食人魔之类的真实故事的电影和书,很血腥,我同时也有在看宗教的书,着迷于这种人类两面最极致的东西。
 
 
 
我以前最喜欢的作者是深雪,她的书很多都是挑战人类道德观的,可是后来看多了以后发现她的书也不过只是皮毛而已。 米兰德拉的书虽然不易懂可是却可以看到更多。
 
话说回来,我把自行车交给了李叔以后,就踏着自家的开放式石阶,拾阶而上。主屋周围是一大片草坪,不错,是草坪,就电视上那种富豪家庭所拥有的大草坪。
 
 
大门口就是石头堆砌而成的石阶,有点欧化的阶梯让整个别墅增添了一种庄严的气势。
 
 
每次走上这宽阔的石阶我都有一种置身于欧洲宫廷的错觉。
 
 
几乎要以为自己就是一只娇贵无比的公主。.......
 
 
 
 
 
第2章 萧冉(番外)
 第一眼看见她,我就知道,我完了。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女人也可以喜欢女人这种事情。她进教室的时候我正在发呆,通常上课之前的那十几分钟,我都是以发呆来打发时间的,发呆的时候我的思想基本都是以放空状态为主,
 
 
 
奶奶说我这人总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憋在心里,对谁都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如果她知道我怎么死皮赖脸的跟吴墨套近乎,大概会心肌梗塞吧,哈哈。
 
 
 
吴墨,对,是吴墨,这个名字最近每天在我脑中出现的频率是一分钟三次。
 
 
 
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我的亲生父母,我以为我会一直这么麻木不仁的过下去,可是老天它突然有一天给我送来一个让我神魂颠倒的女人,她的出现,彻底的颠覆了我的金钱观,教育观,性别观,人生观,世界观,什么什么观。
 
 
 
从此,我知道了,世界上有一种感情,叫--一见钟情。
 
 
 
每天只要一睁眼,我就会想起她,想知道她此时此刻究竟在做什么?是不是坐在金壁辉煌的饭厅里吃着高级的早餐料理,或许她用的碗都是镀金的吧!
 
 
别想歪,我不是拜金族族民。我只是单纯的想着而已,没有任何嫉妒的成分。
 
 
 
通常我起床时间都规定在零晨3点左右,很奇怪?恩,也许吧,为什么要这么早起床,其实还得从头说起...我的家庭只有两个成员,一是我,二就是我那可爱的奶奶。
 
 
奶奶是一个曾经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红军战士,解放后一直没有结婚,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偏远的山村,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山窝里拣到一个刚出生的弃婴,对,那个裹着粗布的婴儿就是我。曾经我多么希望自己有一个温暖的家啊,特别是每天零晨三点的那一刻。因为从那一刻开始就是考验我体力的时候。
 
 
天还是墨一般的黑,虽然伸手看不太清五指,但大概的轮廓总是看的到的,每次这个时候我都会感激世界上有一种叫月光的东西存在着,话说回来,咳,怎么老是走题,子阿,原谅我吧!
 
 
 
 
从零晨三点睁开眼,我就会带着我那把已经锈迹斑斑的镰刀下田割猪草,家里有四头猪,都是我辛苦养大的宝贝,每年我就指望着它们给我赚学费和生活费。
 
 
 
同村的狗妹老嘲笑我说我穷的叮当响了还跟着别人学什么ABC,呵呵,狗妹自从进了城做了特殊行业以后就看我特别不顺眼,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有时候我也会生气,恨不得吐一口唾沫,囔一口:劳资爱干啥干啥,您爱做鸡劳资也没拦着您不是?
 
 
 哎,又失态了,原谅我的走题,我知道,我知道,走题是种病,得治!话说回来,汗。
 
 
 
割猪草,英文称呼为Shears the pig fodder。这是一种强力的修身运动,可以考验耐力,脚力,腰力,还有手指的灵活运用等等。
 
 
 
什么是猪草?寒,不会问我这么白痴的问题吧!......就是猪吃的食物就是猪草,不包括饲料,一般就是农家随便喂猪的草料,说详细点就是番薯叶子,红薯叶子,只要猪能吃的都是。
 
 
 
割完了猪草,我就把那两大箩筐的草儿们浸泡在村里的小水洼里,清洗干净,一般这个过程要花费半个小时左右,有时候还会因为心理原因而缩短或者延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