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兰戈(GL重生)+番外 作者:鸵鸟沙(上)

字体:[ ]

 
文案
重生的兰戈只想过着生个好孩子,当个好学霸,嫁个好男人,摆脱前世因为渣女初恋而出柜,最后自杀的人生,没想到刚重生就落水的她居然沾染上了一个面瘫河神,初恋,前任和前前任扎堆出现,我实在不会写文案,此文不入v 放心入坑
内容标签: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戈 ┃ 配角:檀洛、黎楚、叶萝 ┃ 其它:重生种田女女生子
 
 
 
  第一章 灭亡是新的篇章
 
  对于死亡,兰戈想过无数次可能发生的情况,车祸,人祸,火灾,她甚至觉得某天出门,会从天而降一个大号的广告牌,然后自己的脑浆迸溅一地。当然,她也曾梦到过自己被办公室的小婊砸从天台推下去,但是梦里面没有告诉她,原来死真是一件很疼的事。
  事情发生在三天前。兰戈是个双性恋,在高中国庆把女朋友带回家去亲亲我我时被父亲发现,然后光荣出柜,兰父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但是也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不正常,对于这位骨子里刻画着传统和古板的老教师,似乎一时消化不了自己女儿是个变态的事,他花了一晚上,辗转反侧,掐了一个又一个的烟头才决定找女儿好好谈谈,兰戈心惊胆战的表示再也不和女朋友来往,然后又理所应当的搞起了地下情。
  想起为了那段感情付出的一切,兰戈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都觉得自己真他妈的操蛋。不断地投入投入,然后被欺骗,被放弃。
  兰戈还十分没有骨气地求过黎楚,但对方依旧铁石心肠,分分合合几年之后,黎楚终于和她分手了,这个打击,兰戈一直消化到三十岁,到了三十多岁的她当然不可脱俗地被逼婚,出柜事件一直是父母的心头病,那次之后谁也没再提起,一家子都选择三缄其口,但是对于亲戚们微妙的目光,兰母再也忍不住带着老公打包到女儿工作的地方开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逼问
  兰戈不排斥男人,但是她确确实实是没有过男朋友的,对于这件事,其实她的内心是恐惧和茫然的,于是她又出柜了。这次是当着所有亲戚的面,她再也不想每逢节假日回家都躲在房间里,回避七大姑八大姨的问题炸弹,也不想过年的时候看着堂弟堂妹们带着对象问她为什么还不谈恋爱。为此,她把工作的城市换得越来越远,借口不回家,但是还是没想到,还是躲不过。
  出柜的好处就是再也不用躲躲藏藏了,坏处就是整个小镇都知道兰戈是个变态了。
  谁能想到,三十多岁的一个人被舆论搞得憔悴不堪,最后选择用一把十五公分的小刀结束了自己。而这个决定只用了三天。
  要是可以重来就好了,自己一定当一个乖孩子,过一次没有污点的人生。如同正常人一样。兰戈闭上眼的时候这么想着。
  在兰戈青春期的时候曾经很中二的考虑过自己从哪儿来到哪儿去的问题,到了青壮年时期才明白,人死如灯灭,没了就是没了,那些说,有的人他死了,但他还活着,的都是屁话。她是个无神论者,不信来世今生。但是重新张开眼睛看到的是自己老家那爬着蜘蛛网的天花板时,兰戈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跟你说了下次不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玩,看吧,摔倒了,脑袋磕出那么一个大包,活该……balabala.”
  之后的事情都不重要了,兰戈呆滞地看着自家喋喋不休的母亲,狠狠地咬了一口自己,细嫩的手腕又青又肿,还破了皮。钻心的疼痛告诉兰戈,这不是梦。
  兰母一看傻眼了,赶紧一巴掌拍到她头上,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你傻啊,怎么自个儿咬自个儿!”说完又是揪着兰戈手看又是骂的,农村小孩谁没个伤口啥的,兰戈还曾经被镰刀割到过,比这个严重,所以兰母也只是骂了几句就去忙农活了。
  兰戈依旧躺在床上,眼睛却开始不争气地流眼泪,完了,死之前是诅咒老天爷来着,也说过想重新过一次人生,但是真正重生的时候,她又觉得自己完全懵了。
  自己又该怎样开始,新的生活?
  接下来的几天,兰母也意识到了兰戈的不对劲,兰戈的父亲在镇上当老师,兰母在乡下家里一边干活一边带兰戈,兰戈小时候虽然不大活泼,但是也有孩子性的一面,会跟着弟弟妹妹玩泥巴,过家家,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每天都在发呆,还不怎么吃饭,也不去找小朋友玩。
  兰母在想是不是前几天磕傻了,或者是撞壳子了,(指冲撞到脏东西了。方言说是撞壳子)但是兰戈一家还没有分家,跟着奶奶和叔叔伯伯们住,加上老太太一向嫌弃兰母第一胎生的是女儿,对兰母更是苛刻,兰母的月子都没做完就被奶奶要求下地干活。兰母根本没有过多的精力来照看兰戈。只是找了个时间去村口给兰父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
  “宝啊,妈妈要去干活了,你在家里好好待着不要乱跑,无聊就去找小叔叔家的妹妹一起玩。”
  兰戈呆呆的看了一眼自家老妈,这个时候的妈妈还很年轻,梳着一个大辫子,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因为常年在地里干活,妈妈的身材偏瘦,兰戈还记得二十多年后的妈妈就是因为年轻时太劳累。一身的病,下雨天常常在床上躺着喊疼,那个满脸皱纹,咄咄逼人,红着眼质问她为什么要给她丢人的母亲已经不在了。兰戈知道自己很不听话,也明白母亲为了自己受了很多气,吃了很多苦。
  不自觉中,兰戈心疼了起来。于是抱住了自己老妈,说到:“妈,我陪你去,我帮你干活。”
  兰母笑笑,揉了揉女儿的头顶,“你这点狗力气怎么可能帮我干活哦。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啊。”
  “那,我做好饭等你回来。”
  兰母又是一阵好笑,但是心里更多的是莫名的情绪,兰戈更小一点的时候,有一次傍晚的时候,看到每家都在做饭了,母亲又还没回来,就自己拿个小板凳垫着要给兰母做饭,兰母现在想起来还很好笑,一个小小的孩子,个头还没有灶高,面前一个铁锅歪放在火上,锅里面的油都没化,就把手里没洗过的蒜苗扔进去要炒菜了。兰母忍住泪意,她和兰父是自由恋爱,本来就不受兰戈奶奶认可,兰父又在镇上工作,兰戈奶奶对她也不好,还好女儿从小就乖巧懂事,哪怕受这么多委屈,自己心里也有了许多安慰。
  “不用你做饭,今天来给你奶奶家干活的人有十多个,我下午要回来给人家做饭。到时候我们过去吃。”
  兰戈想起来了,以前兰母说过,兰戈奶奶常常让她妈给做饭,每次一到农忙的时候就要做十多个人的饭,自家老妈累死累活忙了一天还要去做饭,还是最后一个得到饭吃的。
  想着这些兰戈就觉得头疼,上辈子的时候兰戈去镇上读书了一年后,母亲才上去和她团聚的。要早点去读书,然后才能摆脱这种日子。
  “妈,我奶对你不好,你就忍忍,等我去读书了,我们就把家分了,你和我还有爸,我们一家三口过自己的日子,到时候你再给我生个弟弟。看谁还说闲话。”
  兰母一愣,自己女儿虽然是一向乖巧,但是今天突然的这句话听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这么大的孩子说的话。奇怪归奇怪,兰母还是感到挺窝心,揉了揉兰戈的小脑袋,“以前不是一直吵着要妹妹吗?怎么变成弟弟了?”
  上辈子不也是个混世魔星吗?这一辈子看我怎么收拾他,“妈妈不是喜欢弟弟吗?那就生弟弟,就是不能太宠他了,要像我一样乖。”
  上一世爸妈就是太宠弟弟,导致他无法无天的。
  自己女儿实在是太可爱了,兰母心里化成一片。
  告别老妈的兰戈同学也决定了,既然都已经开了挂,就好好的生活吧。自己上辈子的生活虽然没有大风大浪,但是也只是中规中矩,这辈子为什么不试试能到什么程度呢。
  兰戈老家是一所大宅子,延续了清朝时期的建筑风格,古色古香,而且非常坚固,中间最大的房间是堂屋,里面正对外的墙壁上摆着观音菩萨和毛/主席的像,同时也兼具祭拜祖宗的作用,一到过年过节的时候,爷爷就会把堂屋的门开着,然后在祖宗前摆上菜,可能也许顺带毛/爷爷和观音菩萨的份吧,爷爷对于共/产/党的死忠一直延续到了兰戈爸爸这一辈,导致兰戈在小时候没有遥控权时,一直跟随爸爸看着千篇一律共/产/党打小鬼子的故事。堂屋左边的房间是爷爷奶奶家吃饭用的的,爷爷一直是跟着小叔叔一家。
  小叔叔家旁边的房间是二伯家,兰戈家在堂屋的右边大伯家旁。
  房子前面是一大片空地,还种着一棵桂花树,开花的时候十里飘香。兰戈爷爷也是很有本事的人,养了那么多个娃的同时也把基础设施搞得不错,兰戈二伯特别喜欢植物和狗,后院种的各种花各种果树基本都是出自他的手。
  一想到自己高中时候,兰戈二伯出车祸去世,兰戈心里就难受。一定要避免这个意外!
  爷爷奶奶共有七个孩子,夭折了两个,老大兰戈大伯,老二兰戈二伯,兰戈的爸爸排第三,老四是兰戈的姑姑,非常强势,不过已经嫁人了,还育有一个比兰戈小几个月的妹妹,接着就是老五也就是兰戈的小叔叔。
  兰戈经过几天的思考,已经从一开始的手足无措中恢复过来了,仔细想想自己的人生挺苦逼的,一生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父母却一直盼女成凤,特别又有姑姑家的孩子做对比,兰戈简直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从来不看在眼里的猪对手。因为家里人口多,事儿也多,自家有一点点什么事,隔不了多久,大伯二伯这个那个都要来过问,这也是兰戈上辈子被逼得自杀的原因,家里很传统很封建还带着一些恶习,兰戈觉得如果要改变自己的人生,前途十分堪忧。
  正在兰戈思考之际,家里来客人了,这个客人不是别人,就是妈妈让她无聊去找的妹妹——兰颜。兰颜是小叔叔家的长女,也是被严格教育着长大,越是从小被压着长大的孩子越到后面就叛逆,兰戈的叛逆表现为性取向,而这个妹妹的叛逆就表现在了感情问题上了。一想到前世,自己从小长大的妹妹十七岁为了个男的要死要活,不仅堕胎私奔,还差点被小叔叔打断腿,兰戈就觉得自己作为一个过来人,责任突然重大了起来,兰戈拍了拍自己面前这个流鼻涕的小妞,神色严肃地说道:妹妹,凡是靠自己,不要依靠男人啊。
 
  第二章三十岁女人的六岁萝莉生活
 
  兰颜最近几天很苦恼,虽然对于她三岁的脑袋瓜来说,这个情绪显得有些太复杂了,但是这并不影响她苦恼情绪的蔓延,兰戈姐是她唯一的玩伴,自从大伯家的哥哥读书去了后,就只有兰戈姐带着她和二伯家的两个哥哥每天漫山遍野地玩,各种过家家,她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和这个姐姐一起玩了,但是姐姐这几天不仅不爱出门了,还老是看着她叹气不说话。
  “姐,我们出去爬山吧。过几天就是端午节了,很多泡儿都熟了。”
  兰戈二伯家的弟弟兰滔小心翼翼地提议着。泡儿是兰戈她们家乡一种山上的野果子,类似于草莓一样的植物,不过比草莓小,兰戈只知道当地人叫泡儿,她到死都不知道这种植物叫啥,兰滔旁边是比他小两岁的弟弟,兰霍,兰霍说话不太利索,只是记得泡儿甜美的滋味,于是也点点头,“对,泡儿。”
  兰戈看着眼前的两大一小,又叹了一口气。
  兰颜歪头问道,“姐,你怎么了,这几天都不说话?你怎么了?”
  看着自己妹妹天真可爱的样子,兰戈萌点爆棚,现在自怨自艾也没什么用,以后的事情慢慢来吧,妹妹也还小不是吗,于是捏了捏她的脸,终于起身说道:“走吧小家伙们,让姐带你们装逼带你们飞去。”
  几小只……
  兰戈上辈子也很喜欢孩子。所以倒是挺有耐心地陪了弟弟妹妹玩了几天,但是小孩子的精力实在太旺盛了,慢慢的她也开始体力不支了。不行,兰戈心想,一定要摆脱这个状态,实在太无聊了。总不可能每天带孩子吧。又没有电视什么的娱乐方式,她可不想把童年浪费到过家家上。于是兰戈决定了,要把上学的事提上日程!
  兰戈心里这样想着没几天,兰戈爸就回家了,而且还带了个邋里邋遢的人。
  “她权叔,你给我女儿看看,她妈说她之前几天好像撞壳子了,呆呆的不说话,饭也不怎么吃,她妈给竖过筷子也没什么用,是不是还有点招凶啊?”
  看着自己老爸又是倒酒,又是夹菜的,兰戈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一开始这人进来的时候,兰戈以为这又是老爸的哪个狐朋狗友,谁想着还有这一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