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酒医之旧山河 作者:曲落无痕

字体:[ ]

 
文案
前世今生;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而你,居然隐匿在佛门清静之地。为的是什么?
 
追溯二十年前,皇朝贵妃慕容氏一夜之间神秘消失,带走的究竟是何物?
 
为何直至今日,经历生死存亡的你,仍然如此执着!
 
命的轮回;
 
这世上有一种酒叫“醉生梦死”,喝之后如醉卧沙场,梦回深渊。她尝过。
 
她在鬼门关逛了一圈,重见光明,是用亲人的血挽回的。
 
于是,这世上便有了另一种酒。惊魂!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晴迁,柳长歌 ┃ 配角:慕容泽,七里香,秦松子,弗瑾月,弗焯,弗元清,凰儿,云怀大师,柳融枫,醉千里,林安道人,苍山,李除云 ┃ 其它:酒医
 
 
 
 
 
  第 1 章
 
  世人只知丰州四地环水,高山峻岭,仙气徘徊。却不知这世上最美的一座山川就坐落在川州以南。名为悠南山。
  这悠南山的气候变化十分有趣,不管外界是如何的冬春夏秋,悠南山上却始终是恒温。四季花开,争相绽放。
  山巅之上传来两种不同的笑声,不同声韵的笑声。
  他们在对弈,在悠南山巅,仙气环绕之中饮酒对弈,实在是好不惬意啊!
  执白子者是一名老者,花白须发无风自动。一身瘦骨,眼神迷离,像是喝醉了酒一样。也许他真的喝醉了吧。酒魂居然也有喝醉的时候,那真是全天下最有趣的笑话。
  他只是喜欢喝酒,喜欢酿酒。平常呢,也喜欢与人比试酿酒的手法和品尝别人酿的酒的味道。但是,品尝别人酿的酒,那人的酿酒技艺必须要与自己不相伯仲才行。
  酿酒嘛,只是一种爱好。然,这些江湖小辈啊,就会给他们这些但凡有一技之长的人起外号。叫什么来着,哦,酒魂!
  之所以叫酒魂,是因为他酿的酒,是会让人灵魂出窍的酒。
  醉千里朦朦胧胧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黑子的着落,桀桀一笑道:“看来啊,今天你是逃不过我的法网了。”
  执黑子的人名叫秦松子,他穿着一件素色绣月纹锦袍,姿容平庸,笑容却极是亲和。“常言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的法网的确很厉害,我这么多年清心寡欲,就栽在你手里了。不,确切的是说,栽在你酿的酒里。”
  “我酿的酒有什么不好?若非你贪嘴,岂能如此啊!”纵然他是酒魂也无法。这世间奇毒唯有酒是最稀松平常的。
  可偏偏,他身边的好友都喜欢喝酒。
  就像那个骄傲的女子一样,他虽然不了解她,但他却看过她的画。那可真是天下一绝的佳品。奈何天妒红颜,可惜了!
  醉千里在想什么,秦松子一眼便知。为什么?他们是知己,最明了彼此的心意。可他身中剧毒,恐怕时日无多了啊!“算了,在我去之前能陪你下此一局,已经是无憾了。”
  这世间纵有千般奇宝,他却不爱。唯独喜爱饮酒,他们是忘年之交,千里会酿酒,酿世间好酒,他自然有份品尝。
  当时只有两坛醉生梦死,一坛给了他,另一坛,却不知到了何人的口中。
  醉千里回答了他:“你们当这醉生梦死是白开水吗?想喝就喝。其后果,那便是要付出生命做代价的。至今为止,她却仍然在世。只因,那一场悲惨的杀戮。”
  醉千里的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混合着朦胧的醉意,愈发的可悲啊。
  “最近我隐隐腹痛,恐怕要毒发了。你说的这个人,她和我同时喝下醉生梦死,她为何没事?”秦松子不禁好奇。
  秦松子的心中只有好奇,没有妒忌。他在喝醉生梦死之前,已经知道结果了。他也欣然接受了,只为了品尝绝世佳酿。在他看来代价虽大,但若不品尝其味,他纵然生存于世间,也是索然无味。一点意思也没有。
  醉千里语气中略有一丝遗憾:“百里一脉一夜覆灭,画仙殉情而去。这世间,再无一人的画技能够与她比拟。”
  秦松子噗嗤一笑,玩味地盯着醉千里:“难不成你除了酒之外,还对画感兴趣?还是对其作画之人感兴趣?”
  “扯淡!”醉千里瞪了他一眼。不过内心着实担忧秦松子的毒。半晌才说:“你去一趟百里山庄吧。也许她能为你解毒。”
  秦松子执子着落,在醉千里瞪眼翘胡子之际,将白子杀的片甲不留!
  “好啊,那我就去一趟百里山庄。我倒要看看堂堂神医,究竟有没有这个本事解我的酒毒。”秦松子哈哈大笑,潇洒一拂袖扬长而去,长长的余音回荡而来:“老朋友,等我安然无恙的归来,咱们再下一局!”
  百里山庄坐落于蜀州三郡之中,一路走来,遍地的苍凉。
  自从南王掌权之后,天下百姓陷入水火之中,南疆蛮夷强争暴掠,弄的民不聊生。
  他脚下虽是尘土,却不知掩埋过多少白骨。奈何,南王一人独尊,其武功,志勇,谋略,制毒,都是强中好手。能够与他为敌者,凤毛麟角。
  就算那药王百里墨医术卓绝,不是也在一年前命断龙隐宫前。南王力战武林群雄,分毫未伤。可见其内力浑厚,外功强横,天下再无人与之匹敌。
  南王随后放出霸言,三年之后登基为帝,改国号为南朝。五湖归一,四海臣服。恐怕到那时,这天下的中原百姓,也就活到头了。
  南蛮与中原人,有很大的区分。南王不会一视同仁,他必然会采取一种手段来为部族争得永久的享用权。就是杀戮。
  百里山庄的大门紧闭。他不得其入。难道,百里晴迁不在家?
  不可能啊!既然千里要他前来,那百里晴迁必然是在山庄中的。
  远道而来的客人,就在门外。百里晴迁如何不知?
  她只是在饮酒,闭门饮酒。当然,这次不仅是饮酒,还是酿酒。
  她也在酿酒。好浓香的酒味,飘散了出来。
  秦松子闻之兴起,立即翻墙而入。原谅他啊,大门紧闭,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看着忽现眼前的男子,百里晴迁颇感诧异:“你是……”
  这人生了一副平庸的模样,无论是五官还是身材都不出众。但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脸上的笑容。如春风般和煦之微笑,亲和力加满分!
  百里晴迁盯着他的笑容,忽然想起一位故人。她自嘲地笑了笑,居然会称之为故人。
  一年的时光匆匆如流水,幸而当初没有对她许下诺言,否则,自己必定会食言!
  “百里姑娘,你这酿的是什么酒啊,味道这么香!可否让在下品尝一口呢?”秦松子笑意吟吟,温暖的日光映着他的微笑更加和善。
  百里晴迁笑了一声,目光又转回面前的酒缸。这里面的酒四溢芬芳,着实是上好的佳酿。缸下烈火焚烧,朦胧的雾气也是醉人的芳香,令闻者沉醉。“看来你是遁着酒香找上门来的,这酒虽味美,你却喝不得。”
  “为何喝不得?”秦松子笑问。
  他不相信,这世间还有什么酒他不能喝!醉生梦死他都喝过,何况是一个小丫头片子酿的酒。难道这酒,会比醉生梦死更厉害?
  百里晴迁取其一味药,放入酒缸之中。
  秦松子变了脸色:“砒.霜!”
  百里晴迁酿酒的动作停了,玩味地盯着秦松子:“你还敢喝吗?”
  秦松子敛眉闻着酒中气息,加了一味砒.霜,好像酒息更为浓烈。更易醉人!
  他似乎也陶醉其中了,故此一笑:“以砒.霜入酒,余毒七分。因而七分,是因为你这砒.霜的分量不足以毒死一个成年人。别告诉我,你费心费力酿的美酒,是为蛇虫鼠蚁准备的!”
  百里晴迁内心不屑,若把他比作蛇虫鼠蚁这等害物,也算贴切。“不错,你说对了。我就是为了杀死那些害人的蛇虫鼠蚁,才酿的酒。你若喝了,你可就成了害虫了。”
  “哈哈哈哈哈!”秦松子大笑几声,目光略有深意。他盯着酒缸里的酒,索性自己也时日无多,他一生只为美酒辗转反侧,不若死之前,品尝一口好酒,也算是不枉此生!“害虫又何妨,我便尝上一尝!”
  百里晴迁也不拦着,任凭秦松子夺过酒勺,饮尽之。
  这酒真烈啊!辛辣入胸,仿佛吞了一口岩浆!
  不过,秦松子却笑的醉意嫣然。见百里晴迁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他,他打了个酒嗝,红扑扑的脸庞上漾起温暖的微笑:“好酒,却有毒。百里姑娘啊!我现在可是身中酒毒,你不能袖手旁观啊!”
  一条白丝线从百里晴迁的袖口飞出,瞬间缠上秦松子的手腕。她素指轻捻,半晌哼了一声,收回丝线:“你的确身中酒毒,却与我无干。若你当本姑娘好糊弄,那你可是棋差一招。耍无赖也要有点真本事,你啊,充其量是个酒鬼,且还是个快要死了的酒鬼!”
  秦松子闻之瞪大眼,哈哈大笑着竖起大拇指:“百里姑娘,你不但医术高明,而且还是个风趣之人。你救救我吧,不然这百里山庄,可就又多了一个亡魂了!”
  百里晴迁淡然的眸底划过一丝冰冷,冰冷如刃般的目光,静静地锁定秦松子。
  后者,暗暗打了个寒颤!
  看着手中这封信,她心中略有一丝疑虑。
  天云寺与他有什么关系?为何属下查到的蛛丝马迹,都是暗指天云寺呢?看来,她要亲自去一趟天云寺,才能消解心中的疑团!
  父皇,若您真活着,您怎可忍心看这大好河山在南王手中覆灭啊!不管您为了什么而逃避,我都要找到您!
  青衣不忍于此,轻声劝道:“这一年来殿下从未睡过一次好觉,每每醒来总是疲惫不堪。今夕有了先皇的下落,殿下今晚可以好好歇息了。”
  长歌谈笑。这根紧绷的弦,的确该松一松了。
 
  第 2 章
 
  地上落叶纷飞,他酒醉朦胧的眼神里,是月光映入的银芒。只是银芒璀璨,将他醉了的心,也照耀的格外精彩。
  喝了一口酒,居然从白云蓝天飞鸟祥瑞,变成了月盈高照清风黯然。他依旧站在原来的位置,盯着百里晴迁:“你真不愿意救我?”
  百里晴迁笑了一声,拇指摩擦中指甲:“救你,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呀?”
  这句话让秦松子吃了一惊,他醉意悠然的眼神里忽然划过一丝清明,整个人也跟着清醒了。他的思绪已然清醒,喝了毒酒就是不一样,一下午的时间,他居然又清醒了!
  秦松子用酒勺盛了些酒,笑的意味深长。“你想要的,不就是这背后的结果吗?我可以帮你啊!”
  “你帮我?如何帮?”百里晴迁并非刚愎自用之人,也不是鲁莽的人。她想听听这个人能说出些什么。也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酒鬼。
  秦松子诉说当世之局。“南王得天下,手段卑劣。你父亲母亲为了保住你,为了保住武林之势,自甘赴死。你为了报仇,所以闭门百里山庄酿酒。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寻个恰当的时机。置南王于死地!我说的,对也不对?”
  百里晴迁素指一点,熄灭了燃烧的火焰,清冷一笑:“分析的的确有点道理。那你说说,你能帮我什么?”
  秦松子望着月色,惆怅一叹:“我喝了你的毒酒,如果你不给我解药,我便受制于你。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呗。但我也是一个有思想的活人,控制一个活人比控制一个傀儡更加有成就感。我有一个好计策,想要与你分享。不过,你得先给我解毒啊!不然,我马上就死翘翘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