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穿越之印月倾城影gl 作者:沾花公子

字体:[ ]

 
文案
她,神龙之嗣,似妖似媚,因为肩负拯救天下苍生的责任被母亲大人带到架空时代,却遇上了命运的牵绊。
她,一代美人,倾国倾城,本是丞相之女,命定皇后,却沦落到青楼当了花魁,当她遇到温柔的她,该有怎样的牵绊。
回想前世,原来我们的命运早就绑在了一起。
第一世,印月,你为我挡了一掌,离我而去,我亦会义无反顾的陪你。
第二世,倾城,那一剑犹如刺到我身上那般疼痛,谁伤害你,我便让他痛苦千倍万倍,天下人伤害你,我亦会为了你毁了这天下,我愿倾尽天下也不要你离我而去,我又怎么会忘记我对你的承诺,我很快便会去寻你,
第三世,原来最幸福的是,你还在,我还在,我们还相爱,跨越千年又如何,今夕你还在我身边,我们再也不分离,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末印月、舞倾城 ┃ 配角:元绶、燕儿,五位长老、舞阳、舞月 ┃ 其它:甜文,三世姻缘 
 
 
  穿越了
 
  21世纪,末家主宅。
  夕阳西下,黄色的桂花被风吹起又洒落在地上,桂花树下站立着一个修长的身影,夕阳照在那身影上,映出淡黄色光芒,随后被光芒冲淡了些,几秒之后,身影不见了,仿佛刚才的光芒从来没有出行过。
  在百米之外,有一双眼睛一直看着身影消失的地方。
  半响,一年迈的老人走过来向一女子道“主子,仪式已经启动了,相信少主已经到了”
  “嗯,我知道了”
  印月,这是你的命,是我们家族的命,别怪妈妈。
  异时空,降龙山内。
  一位道骨仙风的老人一边掐着手指一边望天冥想,半响对四位长老道“少主快到了”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从天而降,“噗通~”一声,掉入池子里,只见池子旁边立着一个牌子“降龙池”,忽然,池子里的水咕咚咕咚作响,随之池子里的水慢慢的慢慢的跃起,小水珠在空中凝结成了透明龙形,而那个身影正趴在龙头上,身上泛着金光。
  众人纷纷跪在神龙面前“参见神龙,参见少主”
  “神龙之嗣重现人间,天下可乱可兴”话毕,一道金光挤进了沉睡的少女的身体里。随后神龙消失,仿佛刚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唔~”末印月缓缓的睁开双眼,打量着四周,金碧辉煌,头再一偏,五个老头齐双双的跪在地上,位置好像……好像是自己。再看看自己,身上好舒服,应该是降龙池的吧。印月怎么想就怎么问了“我是不是在降龙池里?你们是谁?”随后便想站起来,降龙池的水好像跟印月心灵相通似的,随即便把印月抱了起来,再看看几位老人,心想好歹自己也是五讲四美的好青年,怎么能让这些老人跪自己呢,随后五位长老感觉自己身上一轻,正感到诧异怎么会如此,望向了印月,印月微微一笑,长老们心想原来如此。
  五位长老道“多谢少主,我等是凤月国五位长老。”
  印月疑惑的看着他们,正当长老要给印月解答的时候,突然“叮铃铃~叮铃铃~”一阵铃声响起,印月见长老们纷纷看着自己,哦,好像是自己手机的声音。
  拿出手机一看,是一段录音,点开,随后便出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印月,我是妈妈,我知道你心里有疑惑为什么会出现在凤月国,是神龙卷把你送往那里的,你必须担负着拯救天下苍生的责任,这是你的使命,保重,印月……妈妈爱你”
  听完印月心中久久不能平复,她知道的,她知道自己不是个平凡人,自从小时候印月被人欺负,一不小心催动意念,那个欺负印月的小孩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母亲知道后把自己关在了祠堂里跪了三天三夜,在看到母亲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晕倒了,醒来以后,自己再怎么催动意念,那个神奇的力量消失了,后来十岁的时候,自己被带到了降龙池,天天泡着池水,发现自己神力又回来了,甚至比以往更甚,不过为了母亲,自己也便没使用过那神力了。随后,自己被带到地下城,每天要学很多很多的东西,想过放弃,但是母亲说这是她必须做的事,是每个末家的孩子都必须做的事,做不成就不配成为末家的孩子。为了不让母亲失望,她做了,比谁都拼命,只要在地下城修炼六年,并且打败所有人,她就合格了,当她打败了所有人,她却对母亲说再给她两年时间,她要用最少的力量打败所有人。两年后,她成功了,真的比所有人都要强大。再次回到母亲身边,她确实很幸福,而后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她居然来到了这里。
  使命吗?拯救吗?自己能的话,那就救吧。
  “请各位长老们跟印月讲讲凤月国的过去跟现在吧”
  “回少主,前朝皇帝天天沉迷酒色,后宫祸乱朝纲,云南王和云南王世子凤月和他的二公子凤希带兵讨伐昏君,见他们来势汹汹,没打几仗就降了,后来云南王当了皇帝,兵权大部分给了凤月,没过几年云南王退位,凤月做了两个月皇帝就禅位凤希,凤希登基为帝,但是大部分兵权都在凤月手中,凤月当了暗皇。开始还好,有兄弟情义,后来,哪个帝王会愿意有人权利比自己还大,凤月知道了自己被自己的弟弟忌惮,但是想起了自己父王临终之前的话“你比凤希更适合当帝王,为父知道你不愿当那皇帝,如果你真的要把皇位给凤希,那你就要有保护自己的实力,把兵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在他忌惮你的时候,你需慢慢隐藏自己的力量。”随后凤月便在世人眼中消失。凤希也因为大部分兵权一直不在自己手中而郁郁而终,之后他的儿子凤清登基,凤清遵循他父皇的遗愿,找到凤清拿回兵权。如果凤清拿到兵权,天下便要陷入战火之中,凤清此人贪婪无度且好战,百姓怕是永无宁日了呀。”
  “你们就是暗皇的旧部吧?”印月道
  “是的,偶然间暗皇翻到了神龙卷,知道神龙之嗣十年之后要重现人间,临终前让我等务必把暗皇令交给少主,以后少主便是我们的主子,少主便要肩负拯救天下的责任”随后掏出玄铁令牌交给印月。
  印月镇中接过令牌,五位百岁老人跪在地上道“我等誓死效忠少主”,随后殿外也跪了一地人“我等誓死效忠少主”声音响彻了整个降龙山。
  随后各大门派皆收到了降龙山发出的信,降龙山有少主了,一时间都在讨论降龙山神秘的少主,究竟姓甚名谁,是男是女,高矮胖瘦都不得而知。
  一年后,降龙山顶,立着两个风华绝代的少年,其中一个少年身穿绯色长袍,头戴紫玉冠,手拿玄铁扇,腰系紫玉萧,有着雌雄难辨的容颜。另一个则一身粉色长袍,头戴白玉冠,手扯着少年的绯色长袍鬼哭狼嚎道“哥~真的有花魁,听说今天还是花魁的□□之夜,舞倾城可是咱们凤月国的第一美女呀。你就跟我去吧,你看你天天练功多无聊呀。”绯色长袍少年不语,拿着玄铁扇一把拍掉扯着自己衣服的手,径直向山下走,粉色长袍少年不甘心的一扑,抱着印月的腿,“我不管,你不带我去我就不放手,死都不放”
  印月无奈,这厮是大长老的儿子元授,从到这异世之后,他便一直跟着自己,美其名曰熟悉环境,这熟悉一年了,还天天缠着自己,还真是一副小受样,小受样就算了,还非得做出一副小受的动作,自己想去还非得拉着自己,天天想去青楼又怕大长老责罚。不过想想自己一年多的布局也差不多了,应该下山玩玩了吧,毕竟自己来了之后便没有下过山了,青楼,好像也没去过,看看也无妨,道“小受,你这样抱着我的脚我怎么去呀”。
  蹭的一声小受起身拉着印月手,用上了轻功道“快快快,估计快开始了”
 
  舞倾城
 
  不一会儿,两位绝代风华的少年出现在了怡红楼面前,怡红楼?印月当时心里就一个想法,好恶俗的名字。
  老鸨一看这两位少年的长相和穿着就知道是条大鱼,再看看那模样,十有八九没来过,便走过去,“哎哟~小公子可是第一次来呀,我们怡红院一个个可都是花容月貌的姑娘,保证让你流连忘返,醉在温柔乡。”还对着俩人抛了个媚眼。俩人胃里顿时翻江倒海,试想一个年过半百的女人,还是个满脸打着厚厚的粉的女人,大红唇,咦~想想都瘆的慌。
  小受掏出一锭金子给老鸨“劳烦妈妈给我们要个好点的厢房”,老鸨看到金子眼睛都直了,接过对着金子一咬,“哎哟~两位公子这边请这边请”
  “哎哟公子好生俊美呀”
  “公子记得找我呀,谢谢公子呀”
  “公子……”
  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终于到了厢房。主要是这俩人太过俊美,一个个姑娘都想往这俩人身上贴,好在她们一往上贴俩人就往姑娘们怀里扔银子。
  到了厢房,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舞台的正对面,位置不错,小受又给了一锭金子。
  那老鸨收了金子,放进怀里,谄媚道:“公子想知道什么?”
  “入幕之宾的规则。”老鸨回道:“今夜的规则是唱一首曲子或者吟一首诗,如果倾城姑娘满意的话就会成为她的入幕之宾。”她又悄悄看了看四周,这才又小声提醒道:“今夜倾城姑娘是以青楼为题。”小受点了点头示意明白,又让她上了一壶清酒和几碟小菜后让她退下。
  突然下面一阵骚动,“表哥你看”,指着下面台子上一个蒙着面纱的女人,小脸涨得通红,叫道:“这就是那倾城姑娘吧,虽然看不到脸,但我觉得她一定非常好看!”
  印月顺着小受的目光看去,只见一身着半透明的紫色衣裙若隐若现,让人想窥视里面的风景,却又看不到,浑身散发着一种妩媚中带点清纯,清纯中又带点冷然的女子站在台中间,脸上除了面纱蒙着脸看不清以外,那双桃花眼却带着极致的妩媚扫过大厅的众人。
  凡是被扫过的众人皆感觉浑身一阵酥麻,那眼神勾魂摄魄,让人不自觉的就沉浸在那妩媚至极的目光里。恩,是挺美,气质不错。
  那台中女子似是感觉到了目光,抬头迎向了印月,先是一惊,一男子怎么身穿绯色衣袍,不过这衣袍穿在她身上却也般配,似妖似媚,对着印月妩媚一笑,印月向倾城点头一笑,眼神中并没有迷恋,倾城心想好俊美的人,莫非自己没有魅力了?她的眼中竟没有迷恋。
  印月看看旁边的小受,嘶~这厮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还不错”,小受听到印月的话,道:“什么叫还不错呀,京城的所有花魁都比不上倾城姑娘的一个媚眼,而且倾城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特别是舞剑,让人看了一遍便欲罢不能。”印月翻了个白眼,原来这厮是脑残粉呀。
  这时来了个小厮进来问道:“公子,您是想吟诗还是要唱曲儿?”
  “唱曲儿。”
  “好琴配知音人,公子可愿用奴家的琴?”倾城突然道
  “尚好,如此便多谢倾城姑娘了”
  小厮拿着倾城的琴递给印月,印月弹着古筝,手指微动,低沉又带点轻柔的声音伴随着古筝的调子缓缓唱出。
  檀色点唇
  额间用鸳鸯黄淡淡的抹
  铜镜里岁月的轮廓
  光线微弱
  拂烟眉勾描得颇有些多
  剪裁成贴花的金箔
  闪烁着诱人的独特光泽
  再没有什么可以诉说
  自从跟随风尘而沦落
  假戏真做又有何不妥
  舞榭歌台即使是场梦
  也无需去捅破
  青楼满座
  只有风雨声在门外沉默
  那姗姗来迟的我
  尽管微醉却依旧
  倾城倾国飘扬的彩绘披帛
  就足以把所有的心
  全部都捕获全部都迷惑
  檀色点唇
  额间用鸳鸯黄淡淡的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