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傻驸马 作者:无情无错(下)

字体:[ ]

☆、第54章 惊喜
 
今日沈府设宴,宴席不大,请的都是与沈大人交好的同僚与家属,再就是沈明桦生母的娘家人。敏蓉因着是孤儿,来历不知,因而无有亲戚。
    当然,其中最有分量的,当属三公主褚寻雅了。虽然,三公主实际上属于沈家的一员,不算宾客。
    今日正好是沐休之日,沈大人能在府里帮着指挥操办,沈夫人就不必事事亲力亲为,管着内务那些琐碎,再抽空照看敏蓉即可。亏了褚寻雅还怂恿沈明枫早些睡好早点起了过来帮忙……
    三公主夫妇到时,敏蓉也已经在沈夫人的目光下喝了一碗滋补羹汤,正以手帕拭嘴呢。沈明枫一手抱着小盒子,一手揽着自家媳妇儿,步入西院。
    闻得消息的沈夫人赶紧出来门口迎接,敏蓉也欲要起身,被她阻止,留在在凳子上,不许随意乱动。
    “公主,枫儿,你们到啦。”
    沈夫人对褚寻雅算是自然随便许多,但仍不敢显露出分毫的不敬。
    褚寻雅自沈明枫的胳膊中抽出手来,朝自家婆婆微一福身施礼,又向那头略显局促的敏蓉点头致意,神色愉悦,笑说道,
    “驸马早早便催着回来了,儿媳也是想过来帮着婆婆打点一二,就来早了。”
    “公主有心了。”
    沈夫人对自家孩子无语,领着公主进了屋里,又着人看茶,明显是把她当做贵宾一样招待。褚寻雅看着,心下有些微的想法,不表现出来。
    率先进门的沈明枫,早已迫不及待地将她精心准备的贺礼递予敏蓉,满心期待着对方打开时惊喜欢欣的样子。
    敏蓉将那精致的小盒子接过来,同这个小叔子也无甚见外的,道了谢,捧着小盒子端详了片刻,见那送礼的人看着比她还期待的样子,不犹豫,直接打开,看看究竟是何物……
    “好看吧敏蓉姐!这可是枫儿捏了好久才捏出来的呢!你快看,多可爱呀!嘻嘻……”
    沈明枫就等着这一刻了,看敏蓉已经将盒子打开,赶紧得意地邀功,表示自己花费了多少多少心思,想出来的主意,又是花了多少多少精力,亲手捏造了那样一个完美的礼物。
    只是很遗憾,她的礼物是送出去了,却完全没得到预想的效果。
    也稍稍生出了点点期待的敏蓉,在打开盒盖看清楚里头物件的一瞬间,表情出现了短暂的凝滞,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不知该给出怎样的反应,也不知,要如何控制住眼角的抽搐。
    沈夫人好奇地凑上去看,面色也是顿时变得极其古怪,望向沈明枫的眼神又是宠溺又是无奈,不禁心下一阵感叹,她半辈子的尴尬怕是都要花光在自家傻孩儿身上了……
    只见那外观就很精致的小方木盒子内,一片金亮的锦布垫在盒底,看着很是精美别致,只是如果能忽略去,那金色锦布上面的那所谓的可爱的礼物——一坨叫不出颜色,说不出形状的……东西。
    早知道那是一个甚么样的惊喜,褚寻雅在多次劝阻无效之后,不欲再打击那人,由得她自行发挥,暗地里自己偷偷准备一份像样的贺礼,不想与那人“同流合污”。
    现如今的此番情景,她早就想象过多次,是而早早抚了额,望向窗外,一点没有要参与进去的意思。
    然而沈明枫对四周不寻常的氛围毫无所知,满意地再一次欣赏起自己的杰作,那一团,她所形容的,亲手制作的可爱的小宝宝蜡人儿。只是旁人再瞪大了眼睛瞧,还是只看到了一团,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圆滚滚的球。
    驸马爷,您的审美已经达到了常人无法理解的高度……
    无论如何,沈二公子是有心的,礼轻情意重,敏蓉还是扯了个状似感激的笑,将盒子盖上,叫人收好,最后再道一次感谢之言。
    沈明枫笑眯了眼,也不在意她收到礼物有没有高兴得蹦起来,乐颠颠的转身朝自家媳妇儿处走去。
    “大嫂近日来感觉如何?小家伙没闹得狠吧?”
    静寂了半晌,仍无人出声,褚寻雅只好寻个话头,打破屋内的尴尬气氛。
    那头听得三公主管自己喊大嫂的人,收回无语的心绪,心里紧接着又冒起的别扭真是数也数不过来,她可是一辈子都没想过会有今日呢!
    然后,敏蓉就话音不自然,话语亦不自然的回了:“劳烦公主殿下挂念了,敏蓉……敏蓉很好,孩子也乖。”
    “诶!对呀,枫儿要看小宝宝的!敏蓉姐,你的肚子很大了么,快给枫儿看看!”
    褚寻雅尚未接话,她的急性子的驸马却是打断了她们,急切地表达自己想要一睹孕妇风采的愿望。前几日来的那回,她都没好好瞧瞧。
    敏蓉岂会拒绝,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子,在屋里走了几步,叫那人瞧个清楚明白。
    敏蓉怀孕也有四个月有余了,那小腹自是有了凸起,可却并非沈明枫想象中的凸起,也非褚寻雅想象中的凸起。
    而她二人的想象,却又是相反的。
    先是沈明枫想象的,看着那并不是自己一直以为的巨大的一颗球儿,难免有些失望,那只是小小的弧度而已。
    然则,这一小小的弧度,到了褚寻雅的眼里,变得有些不同寻常,怀孕四个月初的肚子,她也不是没见过,相反,她见得多了。可这敏蓉的肚子,她有些摸不清了,因为那小腹看起来,比一般同时期的孕妇要大些。
    可敏蓉属于身板娇小瘦弱的一类,那就更是引起了她的疑惑与猜测。
    同样,有经验的沈夫人也早就看出不妥来,已有猜测,这几日就寻思着找个郎中来看看,只是一直忙着没得闲,也不大放心外边儿那些糟老头子,索性就等今日,待三公主过来,让她帮瞧上一瞧,可是又有意外惊喜……
    果不其然,当褚寻雅收回手,眼中的喜意流露出来,轻轻点了点头时,沈夫人激动得狠心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苍天护佑!老天有眼呐!”
    敏蓉也是激动之情上脸,瞬间红了眼眶,背过身去,悄然抹去那或甘或苦的泪水。
    几人也只是神色交换,并未有言语交流。感知力与理解力跟不太上的沈二公子,这个看看那个瞧瞧,见就是无人搭理她,可是不干了,撅了嘴,自己搬了一把椅子坐下,
    “你们在干啥呢?娘,你说的啥呀?”
    沈夫人眉飞色舞,拉了沈明枫过来,喜道:“枫儿,你要一次做两个孩子的二叔了!你开不开心?”
    “嗯,开心。娘,啥意思?”沈明枫听不很懂,追问着到底咋回事。
    “傻孩子,就是你大嫂她怀了双胎,肚子里有两个宝宝!这才是实实在在的,大大的惊喜!”
    听得此言,沈明枫眼里闪过神奇的光彩,凑近两步,围着敏蓉来回转悠,盯着那大肚子看,嘴里啧啧作响。
    可是看着看着,沈明枫不知想到了甚么,眼神一黯,先才还高昂的兴致一下子低了下去,垂头看着自己的肚子,眨巴几下眼睛,又去看自家媳妇儿的肚子,看了良久,挪近了,伸手就要摸上去……
    “驸马,你作何?”
    褚寻雅面上羞赧,出手止住这人突如其来的动作。被捉住手的人,一副情绪低落的样子,扁扁嘴不吭声。
    了然,褚寻雅了然,知这人是又想到某一事了,她自己又何尝不感到遗憾?可还是得先安抚好面前之人,拍一拍揉一揉那只手,拉她坐到身侧去,抬头提醒沈夫人,
    “婆婆,这个大好的消息,当告知公爹,叫他也再欢喜一把了。”
    原是心疼着女儿的沈夫人,快速回神,
    “对对,该告诉老爷!呵呵呵……”
    随即差了身后的一名丫鬟,将消息带给前头的沈老爷。
    ……
    于是,当日的宴席,更是热闹了起来。
    户籍早前几日就已改好,今日文书下来了,敏蓉就正式成为了沈家的大儿媳。
    入宗籍,抬名分,拜先祖,认公婆……宾客往来,人流不息,喜庆的乐声人声鞭炮声此起彼伏,端的是双喜临门,喜上眉梢。
    沈大人胡子都笑颤了,酒席至一半,趁那一群夫妇人通通围在了怀双胎的敏蓉身边沾喜气,连三公主也在那里头,无人看顾,赶紧拉着懵懂的沈明枫一块,一桌一桌的敬酒。
    他是老早就看不惯,自家夫人把儿子当做闺女般养着,把人惯得如此娇气,一点儿男子气概也无!京城里无不知有多少人笑话他生了个又傻又娘的儿子呢!
    而那傻人也是实在,起初还谨记着娘亲的训诲,弱弱地拒绝着,可最后还是禁不住被一拨又一拨的人,包括爹爹的劝酒,竟是咕咚咕咚喝了好些。
    坏就坏在,沈二公子长这么大,可是头一回沾着酒这东西,几杯下肚,整个人就开始发烫,脸色刷红刷红,头晕目眩的开始看不清东西,嘴里不住念着,
    “娘……娘……公主……公主……公主……”
    看儿子那枚出息的样子,沈大人就来气,到底还是心疼,叫人把孩子扶着回了房,再去通知公主与夫人,吩咐完了,转身又开始同大家推杯换盏……
    沈明枫头昏脑涨,无意识地任由家丁把自己架回了房,幸而未随便找个丫鬟来伺候她更衣呢!
    与此同时,那群官家夫人们,正围在敏蓉房里,一面恭喜羡慕着沈夫人与新晋儿媳,一面言辞不敢太过放肆的打趣着三公主与她的驸马沈二公子,问她打算何时也生一个云云……
    应对着她们的七嘴八舌,苦不堪言的褚寻雅接到消息,赶紧同告辞离开,快步往沈明枫的院子行去。
    真是糟糕,那人天生就不是饮酒的料,也不知喝醉了会不会撒酒疯,若是不小心暴露了身份,还是今日这么多的人面前,便是她褚寻雅本事通天也无法应对的!
 
 
  ☆、欲动
 
  沈明枫喝醉了,如今也不晓得是一副怎样的模样,褚寻雅先找了个由头支开蔷薇,这才独自进了沈明枫的房间。
  屋里并未掌灯,暗漆漆的,还能看见路,褚寻雅将外间的蜡烛点燃了,看室内顷刻间明亮起来,不耽搁,端起烛台往内间走去。
  撩开帘子,步入内室,绕过宽大的山水屏风,抬眼便见那人正软趴趴的躺在床上,姿势看着很是别扭,手也不安分,不停揪扯着自己的衣领,附带的还有那张停不下来的嘴,时而吧嗒吧嗒几声,时而喃喃有话。
  在烛光的映照下,沈明枫的脸色红得异常,还不时皱眉轻哼,不知情的人还道她是生了何大病呢!
  “驸马?枫儿?枫儿!”
  褚寻雅找个地方放下烛台,几步靠近床边,此时这人竟是已经将外衫扯开了,里头是纯白的里衣,也是敞开了不大不小一个口子,恰恰能看见一小段裹胸白布。
  诚然,如此状态,定也是能轻易看见,一小片的雪白肌肤了……
  褚寻雅干咽一下,不动声色,开始为她解去外衫,动作极尽轻柔。沈明枫酒醉后大抵是不能安安静静的,好似身体很不舒服似的,双手不住挥来挥去,身体也跟着扭动,结果就是把领口敞开的部分再扩大了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