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公主小妾GL 作者:未若央之

字体:[ ]

 
文案
“词哥哥,我以后要嫁给你” 那是皇家宴会上,才三岁的二公主,跟在五岁的宋藏词后面,骄傲的插着腰用最大的力气吼着。
13年后
“词哥哥,你怎么会是……”那是16岁她与宋藏词的洞房花烛下去用尽力气,提着大红嫁衣跑回了皇宫,哭诉这惊天大秘密。
五年后
“词姐姐,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奈何身上的人儿并没有听进去,依旧耕耘。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藏词,晥琉,桥 ┃ 配角:霍梓乌,苏药 ┃ 其它:陆华章,苏晓,陆华浓
 
 
 
 
  第一章
 
  今天是皇城最热闹的时候,满城红火,百姓脸上都洋溢的笑容。几日前,因为二公主大婚,皇上特颁诏书,全国免赋税三年。所以人人都对富可敌国的宋家二公子与皇上最宠爱的二公主这对眷侣送上满满的祝福,宋家酒楼今日皆可免费入席。
  吉时定在午时,宋藏词饶是清冷,今日脸上透着喜悦。为了展示皇家与百姓之间的亲密,这次婚礼习俗都是随民间那般,公主的轿子由皇宫出发,公主特意叫人选了去宋府最短的路线。
  宋藏词穿着大红喜袍,胸前带着大红花,一直在门口,也是时不时的张望着来皇宫的方向,宋藏宇上前拍拍宋藏词的肩说:“二弟在看什么。”宋藏词转身,看见宋藏宇的笑,也是脸红了下,说:“没看什么呢,大哥。”宋藏词比宋藏宇矮那么个个头,也是比宋藏宇瘦弱不少,病怏怏的带着书生气息。宋藏宇的宋老爷大房的儿子,宋藏词是二房的儿子。
  宋家怎么与皇家结缘了呢?也是当年皇上微服出访,年轻的皇上想一个人看看这世界,用了点小手段就甩掉了随从,独自一人在上街,结果路遇小偷,偷走身上的钱财和令牌。天公也是不做美,突然天色突变,皇帝就跑到一个屋檐下躲雨,宋柏臣也是在那个屋檐下躲雨,那时候宋柏臣还是个小商贩,家里有点点闲钱,看着旁边的人,虽是淋了雨,依旧有股不屈的贵气。宋柏臣就上前聊天,恰好两人都有相同的志向,聊的非常愉快,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不就,雨就停了,皇帝要走了,宋柏臣上前给了他几两碎银子,让他买点东西吃。也就是这点碎银子,皇帝回宫后就回给他了一家酒楼。宋柏臣也是不负众望,到现在的富可敌国。
  宋藏词也等来了他的新娘,不自觉就想起小时候。在皇家的宴会上,他拘谨的不敢讲话,其他孩子在玩的时候他就在边上看着,不说话也不参与。然后那个小丫头就来到我身边,明明不近,却还是可以闻到她身上的奶香,很好闻。小公主问:“你怎么不参与进来玩?”宋藏词没有说话,还是静静的看着。小公主就来气了,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她的。她就一直看着他,宋藏词看着有点烦躁了,就转身走了,结果那小丫头还不让,小丫头见他要走,就将小膀子插在腰上,用尽全身的力气,奶奶的吼着:“词哥哥,我以后要嫁给你。”这一句戏言着实让人捏把冷汗,皇上开始笑了,大臣也开始笑了。皇上问:“小皖琉怎么想要嫁给藏词呢?”宋藏词转过身,看着哒哒哒超皇后跑去的小人儿,只听见她奶奶的说:“嫁给了词哥哥,他就要听我话了,就像父皇和母后这样。”这话听着旁边的太监心头一紧,脖子一凉。这话的意思就是皇上惧内啊,皇后还是抱着小皖琉,没有任何责怪。反倒是皇上抱过皖琉,说:“朕的小皖琉真是聪慧。”皇上突然站起,说:“十三年后,若公主仍旧心仪宋藏词,朕就将宋藏词召为驸马。”突然的结亲,宋柏臣将两子拉在身边,跪下叩首:“谢主隆恩。”在场的都开始恭喜这位无权无势的商贾,宋柏臣却开始感到了不安。
  此后,宋藏词和皖琉就再也没有见过,不过,他始终记得那插着要用稚嫩的声音吼着要嫁给他的人。娶,那是他从未想过的事。可是命运似乎是要将那童言变成誓言,永远的镌刻在生命的轮轴上。
  宋藏词踢了花轿,将新娘迎接的出来,两人缓缓走进礼堂,到处欢声笑语,就连空气中也能闻到欢喜。每走一步,宋藏词都能感受到幸福。想起三年前的那一天,缘分仿佛就是这样开花的。
  三年前的皇家狩猎,调皮的公主也跟了出来,在岷山猎场,皇上带领着皇子和武官,还有几位文官开始在猎场狩猎。公主在大帐内,甚是无聊。便出营门,宫女侍卫都跟在她身后,公主说:“好了,本宫要自己去走走,你们一个都不准跟着。”就这样公主一人去走走了。
  听闻有岷山有个岷山书院,官场上的人基本就是从岷山书院出来的。一身便装的公主也徒手爬起了山来,直觉告诉她,一直往这个方向走就可以到岷山书院。就这么一直走,走了好久就累了,公主就坐下来休息,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
  归程,一个宫女慌张的跪在皇上面前,颤抖着说:“启禀皇上,公主,公主……”
  皇上说:“公主怎么了?”
  宫女继续颤抖说:“公主说想出去走走,不许奴婢们跟着。”
  皇上大声说:“放肆,公主叫你们不跟你们就真的不跟了。来人,把公主的宫女太监侍卫统统拉出去处死。”
  宫女太监侍卫们纷纷跪下饶命,这时,总管公公说:“皇上,现在还是找公主要紧,少了几个人就少了找到公主的机会,还是先留着他们的贱命找公主吧。”
  皇上一想,也觉得是,就说:“你们快去找公主,找不到就都提着脑袋来见。”
  宫女太监侍卫都纷纷磕头,然后就去找公主了。皇上回了营帐,司天监就闯了进来,扑通下跪说:“启禀皇上,天色突变,请皇上赶紧移驾回宫。”
  皇上怒拍桌子,说:“朕是天子,朕还怕天不成,今日找不到公主,就在这安营扎寨。”
  司天监不断磕头说:“北方有异象,来势凶猛,皇上务必保重龙体啊。”
  话毕外面开始狂风大作。皇上走出营帐,看着无缘无故来的狂风,走出账外,发现北方确有乌云闪电。这时,一对人马来报,说找不到公主,看着天越来越黑,总管说:“皇上还是保重龙体,先行回宫,留下侍卫继续在山上寻找公主。”
  皇上皱着眉,看起来是非常生气。最终还是说:“回宫。所有侍卫留下寻找公主。”
  在皇上回宫后,岷山响起一声惊雷。吓醒了睡在路边的公主,醒来在荒山野岭,公主感受到了害怕。她慌张的寻找出路,结果脚底一滑,滚了下去,滚到底,撞到了树,混了过去。等到再次醒来,已经在房间里。欣喜的以为自己回到了皇宫。可是突然有个清脆的男声说:“你醒啦?”
 
  第二章 缘灭
 
  “你醒了?”
  清脆的男声在耳边溜走,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欣喜,开始警惕起来,检查了自己,发现衣服换了。公主还在检查自己,那人就解释了:“书院的大夫的女儿给你换的。”
  公主抬头,看见男子并没有抬头,依旧在看书。看起来年纪不大,正在欣赏的时候,突然回神。没有抬头,是怎么知道我在看……公主下了床,嗞的一声从口中溢出,“好痛。”
  男子终于起来,说:“姑娘不可乱动,你只是被林间划伤了,修养几日就好了。不知姑娘芳名,家住何处,府上可有人。”
  公主说:“这是哪?”
  男子说:“岷山书院。”
  公主一阵窃喜,说:“我叫琉,家住城里,出门踏青,和家人走散了,遇到惊雷就把我吓坏了,你呢,你叫什么?”
  男子说:“我叫宋藏词,家住城里。”
  公主一听,宋藏词,好搞笑的名字,藏词,把词藏了不就说不出话了么,哈哈哈哈。宋藏词说:“在下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让姑娘见笑。”
  公主说:“没有没有,我只是……只是在想我的家人。”
  宋藏词说:“姑娘,实在是不好意思,山路已经堵了,要委屈姑娘在岷山书院带上几日。”
  公主一听兴奋的不行,看天色这么昏暗,问:“现在是早晨还是傍晚?”
  宋藏词说:“酉时。”
  公主说:“睡了好久。”
  宋藏词见人已经醒来,就转身拿起书本,作揖说:“晚膳请姑娘移步厨轩。”说完就走了。
  公主想这人怎么这样,都没有告诉她厨轩怎么走。这是又来了个拎药箱的小姑娘,公主看了她几眼,觉得她应该没有自己大,那小姑娘放下药箱,说:“这位姐姐,你的伤无大碍,休息几日便可复原。”说完从药箱拿出了一瓶药和一罐膏药说:“姐姐近几日就上药,待到结痂快好的时候抹上这个膏就会不留下一点痕迹。”
  公主一听要留疤,就赶紧手下了。这时,公主的肚子叫了起来,公主摸摸肚子说:“那个,厨轩在哪。”
  小妹妹笑着说:“姐姐我这就带你去,宋师哥也真是的,怎么能自己跑了呢?”
  等去了厨轩,就看见两个女孩子有说有笑的进来,宋藏词已经在吃饭了,公主挑了半天,似乎没有合口味的菜,看了看周围,就随便拿了些肉与馒头,径直走到宋藏词那,放下竹制托盘,说:“你明明要吃饭,怎么就甩下自己跑了。”宋藏词在咬馒头的人不觉怔住,默默咽下馒头说:“男女授受不亲,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我只是暂时代为照看你一下,你既然醒了,又无大碍,我自然是告退。”(心里想着来吃饭)公主也是没话讲了,人家的地盘,人家的救了你。公主突然觉得这个宋藏词怎么就这么讨厌呢!突然,公主想回皇宫了,好吃好玩好睡,然后不自觉拿起馒头啃了起来。然后发现味道还不错。
  “一拜天地”这对新人转身朝天鞠了一躬。
  “二拜高堂”新人转身拜了堂上的长辈。
  “夫妻对拜”宋藏词对着他,笑着鞠躬了。
  “礼成,送入洞房”宋藏词就前者花球牵着她新娘往后院走去,走人自己的新房,一群人在闹洞房,毕竟人家是公主,大家也就没敢嚣张的闹洞房,只是把宋藏词拉去喝酒,打算灌醉了。他们就拉着宋藏词去喝酒了,今天也是高兴,宋藏词都没有拒绝来灌的酒。
  皇家一行人在婚礼完毕后也就回宫了,毕竟皇上的政务繁忙。届时,宋家大哥感了过来,说:“小弟不胜酒力,还望大家放我小弟去……”话还没说完,就有人闹事了,带着醉意说:“谁这么早就洞房花烛,离天黑还早着呢。叫他在陪我们喝几杯。”
  宋藏词已是微醺,脸上粉粉的,在外人眼里,宋藏词就是个水做的男子,没有他哥哥的英气,却比他哥哥更讨人喜欢。宋藏宇也是拦不住,只能帮弟弟挡酒,迷迷糊糊了,宋藏词好像听见有人叫他,奋力睁眼,也是只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像,他感受带天旋地转,脑袋很沉,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只是断断续续的小心,后悔什么的。后来也就没有了,直到感觉有人搀扶着走,都不知道到了哪里,隐约看见了红字,他问:“扶我去哪?”丫鬟说:“回二少爷,扶您回房。”宋藏词一听回房,就说:“好好。”
  等到摇摇摆摆的进了房间,丫鬟就出去了,宋藏词一个没站稳,就摔倒了,公主一听声音就掀开盖头跑了过去,闻着酒味,公主说:“你怎么能喝这么多酒呢,他们怎么能灌你喝酒呢,难道他们不知道本公主罩着你么?怪那红盖头,不然我就让他们自己喝酒。”絮絮叨叨的对着宋藏词说,似乎也是说给自己听。
  宋藏词比自己就高了一点,本以为很重,没想到却是很轻,就凭自己的小胳膊小腿也能扶起他,扶到了床上,宋藏词呢喃着什么,公主将耳朵凑到了他嘴边,他在呢喃:“皖琉,皖琉。”
  公主笑了,醉了还在念自己的名字,哈哈。她去梳妆镜前卸下了自己的头饰,第一回自己卸头饰,深深的感觉到麻烦,词哥哥在睡觉,她又不想别人看她的词哥哥,就自己卸了,也不知道掉了多少青丝,将长发散落在双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