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我爱的人,她是个大英雄(GL) 作者:星糖

字体:[ ]

 
 
她不能陪她在人间赴汤蹈火,至少在与死神的战场上,她可以伴她出生入死。
【文案】
萧牧是个特警,在刀尖上舔血,在弹雨里厮杀。
周思渺是被宠大的,清澈的双眼没见过硝烟,干净的双手没沾过鲜血。
她跟她的世界千差万别,但这并不能阻挡她们相爱。
特警队长VS豪门千金,手牵手把恋爱从惊心动魄谈到细水长流。
 
 
阅读须知:
1、1V1,HE。
2、开头节奏有点慢,后期有小包子。
3、本文是正剧,情节起起伏伏,有大把的甜,同时存在符合情理的虐。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牧,周思渺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绑架
 
  “啧啧,老话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说得真对!队长,你看看人家那生日过得,恨不得举国同庆!”
  萧牧刚跟人练完搏击,一脚踏进宿舍,就看到孙红霞瞪着眼把桌子拍得梆梆响。
  “什么东西,至于这么暴躁。”
  走近一看,桌子上摊着本花花绿绿的娱乐杂志,大段蝌蚪一样的文字看得人眼晕。萧牧没什么兴趣地瞅了瞅字体最大的那行标题,得知今天某个富家小姐过生日。
  孙红霞异常激动,指着配图上的人说:“周思渺!过22岁生日!她爷爷说了,只要是今天也22岁的女生,在鼎茂广场购物均享受最高2200元免单!让她们和他的宝贝外孙女一起开心!这还没完,他还要给十所大学捐赠220万元奖学金,为了庆祝他外孙女大学毕业!”
  萧牧咧开嘴笑。“说不定他外孙女能毕业就是拿钱砸出来的。”
  “不是国内的大学,国外的,什么名字来着,让我找找。”孙红霞睁大她2.1的眼睛,用狙击手的目光扫射那一排排的方块字。
  “别找啦,你这么羡慕,过几个月你22岁生日,我也给你免单。”
  “真的?免多少?”孙红霞满脸期待。
  萧牧摸摸下巴,眯着眼想了想她存折上的数字,笑嘻嘻地说:“220!”
  “切!”孙红霞翻个白眼。
  “你不要啊?那我省下来加油,带我的小苍苍出去兜风。”
  孙红霞谄媚地拉住萧牧的衣角,笑容甜得简直挤得出蜜。“队长~我可不可以坐一下你的小苍苍当生日礼物~”
  整个公安局特警大队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女子特警中队队长萧牧心头的宝贝疙瘩,是台杜卡迪摩托,大名叫苍鹰,不过九成以上的人都会说成苍狼。当萧牧第25次纠正她的心尖肉叫苍鹰不叫苍狼时,群众愤怒地反问:“它又不是在天上飞,在地上跑的东西叫什么鹰?!”
  这时候萧牧就会露出娇羞的表情,指尖在杜卡迪炫黑的车身上划动,脸上飞出两抹红晕,表情无比销魂地说:“你们都不懂,当我和它结合在一起时,那种飞翔的感觉。”
  众人被雷得外焦里嫩,那可是萧牧啊!跟180斤悍匪近身搏斗,把人打得住院一周才下得了床走得进派出所,凶猛彪悍的萧牧啊,竟然会露出肉麻的表情讲出这种酸得倒牙的话。
  见大家都没反应,萧牧在心里点点头,果然外人不懂她跟她的宝贝是如何的神魂交融。不过强迫不懂的人记住她家宝贝的名字,是有点强人所难,于是萧牧善解人意地提议:“不如,叫小苍苍吧?”
  还没从刚才的雷击中恢复的众人,没有任何防备地遭受了如此致命一击,立刻瞪圆眼睛,用强烈的眼神传递“你牛!你说了算!我服了!”的信息,然后飞快逃离夺路而去。
  于是,托网络的福,第二天早晨,市特警总队总队长刷朋友圈时,得知有一个下属给无比酷帅拉风的杜卡迪魔鬼取名为小苍苍,喷出一口铁观音。
  “不可能!”萧牧斩钉截铁地回答,开玩笑,她的宝贝怎么能被其他人染指。
  萧牧从孙红霞的手里扯出衣角,脱下被汗浸透的战训服,回头见她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抬手摸摸她的头表示安慰。“乖,别做梦。”
  卫生间的门吱嘎响了下,刘晓洁带着刚洗完澡的水汽从里面走出来,看了眼顺着发梢滴汗的萧牧,从架子上取了条干毛巾递给她。
  “谢谢。”萧牧马马虎虎地擦着脑袋。
  刘晓洁拿起空调遥控器,滴滴滴升高三度。“这么凉,出了一身汗你也不怕冻着。”
  “没事,我正打算洗澡。”萧牧说着站起来,收拾洗漱用品放进盆里。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急促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萧牧条件反射地皱眉。这个铃声是专门配给大队长黄志平的,他打十次有九次都是要紧事。刘晓洁和孙红霞闻声也变得神色严肃。
  “立刻到会议室!”黄平志低沉的声音此刻带着明显的急躁。
  “是!”萧牧挂断电话,迅速打开柜子找干净的战训服。
  “出什么事了?”刘晓洁担心地问。
  “没细说,先开会。”萧牧在10秒内穿戴整齐,跑出宿舍。
  快到晚点名时间,平日这个时候操场人来人往,今天却看不到一个人。萧牧心里纳闷,加快速度跑向前院行政楼。
  会议室灯光大亮,萧牧在门口站定,喊了声:“报告!”
  “进来。”黄志平指着一个空位,“坐。”
  萧牧坐下,把肩背挺得笔直,四下看了看,猛然发现局长也在,顿时心里一惊,发生大事了。
  黄志平见人齐了,便开始介绍情况。“今晚10点05分,我局110指挥中心接报,一名女子被劫持,劫匪联系其亲属,要求100亿赎金。”
  100亿?!萧牧惊讶地深吸了口气,这根本就是想撕票吧!余光看了看局长,却发现他神情严肃没有波动。
  “被劫持女子长居美国,本月刚回到国内,无复杂人际关系。今晚7点参加在人民东路鼎茂酒店举行的宴会,9点独自离开包房后未再返回,10点其亲属接到绑匪电话。”黄志平把一张女性照片贴在白板上。
  萧牧看着这张照片,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正思索着,听到黄志平说:“这是被劫持的女子,周思渺。”
  萧牧猛地瞪大双眼。
  ***
  周思渺觉得,没有一个人的生日能比自己的更难忘了。
  两个小时前,她还在金碧辉煌的包房里,戴着嵌珍珠的钻石王冠,搂着爷爷的胳膊撒娇,听着舅舅跟哥哥们一起唱生日快乐歌。而两个小时后,她被蒙着眼睛,捆着手脚,囚禁在一个空气里满是酸臭味的地方。
  我真是傻透了,周思渺懊恼地想,从洗手间出来找不到路回包房,为什么不打个电话给哥哥们,而是跟着陌生服务生走。
  可是,手机在包里,包放在房间里没带出来。于是周思渺更加懊恼,路痴或许不会害死人,但不带手机的路痴绝对是自寻死路。
  空易拉罐被丢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周思渺吓了一跳,从她清醒过来还没听到任何声音,她还以为没有其他人在。原来一直有人在盯着她!这个认知让周思渺呼吸急促,全身发抖起来。
  “鼎茂集团的千金小姐,方茂源唯一的宝贝外孙女。”有人慢慢走近,调笑的声音带着阴狠。
  周思渺蜷缩着,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从贴着地板的耳朵传进来,一声一声,像是铁锤敲在心上。
  “你说我开价100亿方老头子会怎么办?用自己和儿孙名下的资产砸锅卖铁地凑钱?”这个人眼睛里写满贪婪,脸上的肌肉因为兴奋而抑制不住地颤抖。他俯下身子,凑到周思渺耳边说:“还是......卖掉他手里的股份?”
  周思渺身体一震,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人的目的,并不单纯是绑架自己要赎金那么简单!                        
作者有话要说:  对特警的认知全靠摆渡,有BUG欢迎指出!
另外,求收藏~求打分~
飞吻~wink~
 
  ☆、第二章  阴谋
 
  “我们的人已经到达人质家中,进行初步的......”黄志平的话被敲门声打断。
  局长秘书急匆匆走到局长赵正阳身边,低头耳语了几句,赵正阳皱了下眉,站起身就往外走。“志平你停一下,等我回来再继续。”
  “是。”
  等赵正阳跟秘书走远,黄志平找个位置坐下,喝了口茶。萧牧凑上去问:“一般富豪被绑架,生怕撕票,悄悄给赎金的比较多。就算报警,也是给了赎金仍不放人,要求更多赎金,三番两次,直到富豪自己无力解决才报警,怎么这次报得这么迅速?”
  “这个不需要我们去想,既然群众相信我们,把希望托付给我们,我们就只用去想怎样营救,如何保证人财两安。”
  “明白!”萧牧用力点头。
  黄志平转头看着他的下属,刀锋一般眼神里带着些柔软。从警官学院毕业后进入特警队,萧牧一直在他手下做事。在新人入队考核时,他就发现萧牧有一股劲儿,一种在大部分女特警身上看不到的气场。
  每天的五公里晨跑,萧牧始终跑在最前方,领着队里新的、老的、较弱的、很强的人,在微凉的朝霞里出发,然后带着沸腾的热血与太阳一同回归。
  她在靶场上行云流水地互换长短*枪射击,在格斗场上腿下生风地跟比她壮两倍的男教官相较高下,在抗严寒训练时眉毛挂满冰雪仍目光锐利令心存不轨之人胆寒。
  这个女孩将来会很好,好到可以成为特警大队的骄傲。
  她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入队3年就当上女子特警中队的队长,以25岁,年轻到不可思议年纪。
  把缀钉着一道银色横杠和两枚银色四角星花的肩章授给萧牧时,黄志平问她:“你做特警是为了什么?”
  萧牧站得像松柏一样挺拔,目光灼灼,开口掷地有声:“枕戈待旦!救人于危难之中!”
  黄志平直视她的眼睛,语气坚定而充满期待。“你要成为人民的一把永不卷刃的钢刀!”
  “是!”
  回荡在皓空里的承诺,带着青春的热血与蓬勃。
  这些年不断有人离开,或迫于伤病,或为了更好的前程。也不断有人加入,带着美好的憧憬,怀着单纯的热忱。而萧牧在这里扎根,敞开胸怀接纳每一个与她有同样梦想的战友,也祝福并守护每一个归于普通市民的过客。
  她飞快地成长着,迎着风,向着雨,畅快地拔高,淋漓地欢笑。
  这个女孩真的很好,好到现在他已忍不住为她骄傲。
  黄志平终于没忍住,把手放到萧牧的肩膀上,用了些力气往下压。“你才当了一年的中队长,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你有时可能有点轻率,思考问题的路子有点歪,但这都不怕,你未来会经历大把事情把你打磨得更沉稳。最重要的,是你的初心。”
  “头儿......”萧牧看他发了会儿呆,然后突然讲出一大段有深意的话,觉得诧异,但想了想,真诚地回答:“我的初心从没变过。”
  “好。”黄志平又拍了拍她的肩膀,收回手。“这次的案子,你好好努力,会是个受益匪浅的经历。”
  “我会的。”
  ***
  赵正阳走进会客室,看到拄着手杖,站在房间正中等着的人,赶紧迎上去握手。“方董事长,您怎么来了?”
  方茂源示意站在他身后托着他手臂的长孙去外面等。后者点点头,带着局长秘书一起走出去,轻轻把门关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