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别扭的我和理性的她 作者:部然

字体:[ ]

 
文案
突然地分别,意外地重逢。
勾起的回忆,是不是足以激起勇气,弥补过去的遗憾?
然而主角蠢萌且别扭,想俘获理性女还需多加努力……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游洋;古逸 ┃ 配角:杜融彬;元祁;卢崇宇 ┃ 其它: 
==================
 
☆、久别重逢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给你一次重逢的机会,你会勇敢吗?
  那是非常普通的一天,我坐在地铁上昏昏欲睡,额头抵在扶手上左晃右摆。
  渐渐好像闻到了什么香味,很淡,清甜。多闻几下,感觉到似乎带点微微的苦味,莫名其妙地觉得这种味道有种理性的感觉。
  香味好像离鼻子很近。我睁开眼,看到握着扶手的手……骨节分明,纤细温润,指甲修剪的很好,干干净净,就算没刻意留长,指甲盖的部分也长的很优雅。从气质上来说,香味和这只手很配。
  这让我想起古逸。古逸的手是我见过最美的手。
  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尽管她曾经是我最最亲密无间的……朋友。
  她去了外地读书,放假也从没约过。我没找过她,她也没找过我。虽然也想过主动联系她……但是联系了之后呢?肯定还是会被蠢如猪的我搞得大家一起犯尴尬症……所以还不如不联系,让记忆停在还算美好的时候。想起那句话“我们的默契就是我不理你,你也不理我”。我不由自主地轻笑了一下。
  然后,我看到握着扶手的手慢慢放开扶手,朝我的脸……靠近?难道我笑的时候从鼻子喷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到人家手上吗?我反应过来之前,就被这只手抬起了下巴……!
  “你怎么还是这么喜欢盯着我的手?”
  “!”
  如果我不是在做梦,那我一定是疯了……古逸?哈,出现幻觉可是精神病的标志啊!难道我人格分裂了吗?
  我混乱得说不出话。只能看着她脸上温暖的笑容。
  我无数次幻想过我们的重逢。可能是我去她的城市,相遇在一条安静的街;可能是在图书馆,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之后,看见她就在对面;可能是她来咨询室做咨询,看到是我接待然后陷入沉默……
  然而,现实的相遇竟然是在我每天都坐的地铁!竟然是在顶着一张疲惫的油脸的下午六点!竟然如此简单……竟然如此随意……竟然如此自然……
  “喂。”她捉着我的下巴轻轻晃了晃我的头。
  “古逸……你怎么会在这啊?回来了吗?”呃,我好像问了些废话……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啊岂可修!
  “嗯,大半年一直在这边。”
  她放开我的下巴,手指点在我刚才抵着扶手的地方慢慢揉着。
  “都硌红了。”
  我感到脸一下子变得很热。为了不显得那么局促,我小心翼翼尽量自然地做了深呼吸,决定努力开展一次别开生面、增进感情的对话,不能让她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我。
  “你怎么都不发个朋友圈啊,这么突然。”
  “我不太用微信。”
  “那你在哪上班啊?”
  “还没上班,在读研。”
  “喔……呵呵,实在是太突然了,呵呵呵……”完了,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天呐!这可是阔别四年的重逢啊!为什么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内容和语气都平平淡淡的哪有一点久别重逢的样子啊!Why!
  作为权宜之计,我想我只能看着她的脸傻笑,直到想出新的话头……
  古逸舒颜一笑,“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我正想反驳什么,就看见一个瘦高的小哥艰难地挤了过来,对古逸说:“果然是这边开门,早知道就该听你的了。诶?这什么情况?”
  古逸收回手□□口袋,一边说:“遇到了我高中同学,这是游洋。这是我现在的同门,杜融彬。”
  杜融彬大大咧咧地说了句Hello,我回以礼貌一笑。
  门开了。简单道了别,他们就下车了。
  上次也是这样。简单道了别,四年没再见。
  那这次,还会再见吗?
 
☆、登堂入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极品啊!两个极品!认识你们真是给我开了眼界!”
  元祁,高中同班,大学同校,现在同住。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位笑声如山魈鬼魅一般的抠脚女汉,是我最铁的朋友。
  我实在无力整治她了,只是摊在沙发上思考刚才地铁上的相遇,到底是我自己YY的还是真的发生了。
  “喂喂喂,别挺尸啊!遇到古逸你不是应该高兴吗?高中那会儿你俩关系多好啊,后来为啥绝交了啊?”
  是啊,为什么绝交了呢?
  因为高考?矛盾?一张恸哭的脸?优柔寡断的懦弱性格?
  不知道。
  只是有一天,我感到事情的发展似乎会超出我的能力范围。在那个年纪,这种感觉让我手足无措。
  终于在高三秋天的某日,那是我们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一起偷偷去了教学楼的天台。
  “古逸……我们绝交吧。”
  “……你想清楚了吗?”
  “嗯……想清楚了。”
  “那好。”
  就是这样。简单利落。
  古逸似乎从来没对我说过不,就连绝交也如我所愿……嗨,算了,何必再想这些。
  我拨开元祁凑在我眼前的大脸,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就回了自己房间。
  “哎!你倒是说说为啥绝交啊!你不说我可问古逸去了啊!”
  “砰。”我关上了门。
  第二天。
  一天做了三个团辅(团体心理辅导),就是一个大写的身心俱疲,下班时间一到,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回到我温软的床上消磨掉整个周末。
  今天会在地铁遇到古逸吗?
  我四处环忘,看到的全是陌生的脸。
  也是,大约也不会再见了吧。
  然而当我走进小区,就看见古逸拿着一束花站在不远的凉亭里。
  此时细雨绵绵,凉亭中瘦高女子只是穿着普普通通的白衬衣牛仔裤,侧影却那么好看,那么安静,那么恬淡。
  然后我鬼使神差地掏出手机拍了张照。
  是的,请不要说我变态。
  不过她怎么会来这?来找我吗?我确实以前发朋友圈的时候定位过这里,可那是几个月前刚搬来的时候的事了啊,难道古逸会翻看我以前的朋友圈?马萨卡……难道古逸对我……?
  不可能不可能!我一定是想多了。
  古逸看到了我。我赶紧正色走过去,装作刚发现她那样惊讶地说:“天呐!你怎么会在这?!”
  “你昨天遇见我都没今天这么惊讶。”
  “喔,呵呵,那个啊,哈哈哈……”一定是我的表演用力过猛了……
  “是元祁约我过来的,说刚好公司发了大闸蟹,你们两个吃不完。”
  瞬间我就明白了,这是元祁的诡计,作为胃袋连接着宇宙的勇士,“吃不完”这种话永远、绝对、不会出自元祁的真心!
  “似乎好像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
  纳尼!元祁真的要问古逸我们为什么绝交?!
  “我刚走进小区就下雨了,根据昨天遇到你的时间推测,你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所以在这里等你蹭伞。”古逸朝我走来。
  “你怎么知道我会带伞?”
  “从高中起你不就一年四季都带伞么。”
  我的心似乎重重地跳了一下。
  古逸自然地接过伞,就像高中那时,我们共伞总是她撑伞,因为她说,共伞时比较高的人撑伞会比较轻松。
  一进门就闻到了饭菜香,看来元祁今天也是厨瘾犯了。
  “哟,你俩一块儿啊,正担心古逸找不到地儿呢。哎哟,古逸你来就来吧,还带什么花啊!”
  “去别人家吃饭总不好空着手嘛,谢谢你邀请我,昨天遇到游洋她可没你这么热情好客。”
  “游洋这扭曲的性格你还不知道么,哈哈哈。”
  事关光辉形象,我赶紧反驳:“昨天那是事发突然!你俩可别趁机诋毁我。”
  元祁嘲讽地看着我说:“公道自在人心啊!好了,快去帮我端菜!古逸先坐一下哈,马上就好了。”边说边把花放在客厅里,转而回来捉我去做苦力。
  古逸却说:“我也帮帮忙吧,要做什么?”
  我还要对元祁进行恐吓教育,古逸去了厨房我还哪有机会。于是我赶紧把她往客厅送,一边认真地说:“哪有让客人帮忙的道理,你快去坐吧!”
  元祁似乎料到我要和她聊聊,我一进厨房她就说:“放心,我不会说什么奇怪的话的,高中毕业之后我也没见过古逸,真的只是小聚一下。至于你这么些年是怎么在我耳朵边儿念叨她惦记她,我绝对不会说哒!”说罢还朝我挤个眼卖个萌。
  “惦记?我可没有啊!只是偶尔想到了和你说说罢了,你可不要胡乱上升高度。”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得了,赶紧把本大厨精心烹制的佳肴端上桌。”
  于是摆菜上桌,人也落座。元祁做了蟹肉牛油果沙拉,黄酒蒸蟹,咖喱炒蟹和冬瓜蟹汤。不得不承认她带有食神光环,不仅能吃,而且会吃,更难得的是还会自己做着吃。
  古逸一脸赞赏地说:“今天真是不虚此行啊。”
  元祁哈哈一笑,谦虚道:“希望和你口味,快尝尝吧。”
  古逸一边拿起筷子一边说:“做这么多要费不少时间吧,想必是耽误你今天的工作了,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们公司不坐班,只要按时交差就OK。”
  “喔?是什么工作怎么人性化?”
  “一个文化传媒公司,我属于作者那类的,基本上做采访或者原创的供稿。诶,听说你现在回来读研,是哪个学校啊?”
  “S大,学心理学。”
  S大心理学?!
  我表面上不动声色地喝着汤,心里却燥了起来。首先,我就是S大心理学毕业的!其次,我记得高二的时候,我们曾经说好读一个大学,学心理学……据我所知,高考后她选了更好的学校,专业是英语,如今为什么又回S大读心理学呢?
  
 
☆、最佳损友
 
  元祁也很惊讶,说:“游洋就是S大心理学毕业的哎!你是以为游洋会读研才考回来的吗?”
  “嗯?游洋是S大的啊?我今天才知道。”古逸确实是刚刚得知的表情。
  好吧,又自作多情了。
  元祁可能发现了我表情的变化,赶紧打圆场说:“啊~那你们还真是有缘,哈哈哈。”
  之后又聊了一些这那,我莫名其妙地情绪失落,索性专注于享受全蟹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