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麟心似铁gl 作者:倾心于此

字体:[ ]

 
 
文案
 这是架空在民国的一个故事,这是大院里面一群女人的故事,这也是从小家到大家的故事。
仲天麟:冷酷,自私,不择手段,他就是为了复仇而来,但是国将不国,她最终是选择爱的人还是家国?
唐紫灵:你是否还记得青梅竹马的我?
玉若溪:你究竟为什么娶我,却不肯试着爱我?
言路宁:从为了家产翻脸开始,我就知道,想要就必须去争!
仲家大奶奶:只要仲家还有男丁在,这江南八省就没有人敢动仲家!
仲家二奶奶:在这个家里,只有得势与失势
仲家慧:我要新呼吸,三哥,放我走
陈茗玉:进了这个家,我就没有想着走出去!
内容标签:生子 虐恋情深 乔装改扮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仲天麟 ┃ 配角:玉若溪;言路宁;唐紫灵等 ┃ 其它:报仇,军阀,生子???
 
 
  天麟回家
 
  一辆马车缓缓驶入古名镇,车里的人思绪万千,“娘,我回到了仲家,那群女人是必须要付出代价的!仲家从今天开始由我掌控,她们再也不能欺负你了!”
  “天哥,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回仲家。”
  “好,让他们把仲家的资料给我。还有把我回来的消息在镇里放出去。”
  “是,天哥。”
  这些天,街上的说书人都在讲关于仲家的事,说书人绘声绘色的说着,“这仲家也真够不幸的,许是它是帮会起家。这大少爷是个崂病鬼,刚成亲还没有入洞房就一翘腿,去了。这二少爷接手生意没几个月又死在了烟馆里,真是作孽啊!我看着仲家是要衰败了,----------”
  在街市里闲逛的仲天麟听到这些话,只是冷笑,本就冷漠的脸色又镀了一层霜,不是为了仲家而是为了自己母亲的隐忍与最后一眼的绝望,还有二娘把母亲的牌位扔在茅厕的耻辱,生前欺负母亲,死后还要让她不得安生。
  第二天,仲家大宅,大奶奶看到仲天麟回来,满脸的喜色,“麟儿啊,回来就好,一眨眼就十年了呢!麟儿今年十九了吧?也是一个男子汉了!都能够挑起一家的重担了呢!”
  “从今天开始,我,仲天麟,就是仲家的家主。”越过热情的大娘,仲天麟站在主位上,朗声说道。
  “是啊!只要仲家还有男丁在,这江南八省就没有人敢动仲家!我看说还有胆子要吞并我们仲家商号!”大奶奶高声说道,“还不快些让人告诉玉老爷和唐老爷。”
  仲天麟自然明白,大娘这意思就是玉世豪和唐仁杰想要替故去的仲家男丁代劳。
  “明天。我会去拜访玉世伯的!”仲天麟说道。
  又看了那群穿着孝服的女人一眼,停在二娘身上一眼,心里默默说道,“二娘,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好了,大娘,我饿了,吃饭吧!”
  却没有注意到人群中那双幽怨的眼神,“天麟,你就没有看到我吗?”那是他的大嫂--------唐紫灵。
  夜晚,天麟在大院里四处走动,来到母亲曾经居住的破败小院,这里是这个家留给自己最美好回忆也是最痛苦记忆的地方,尽管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但是这几间小屋还是留在记忆的最深处。
  这里有母亲存在的痕迹,自己在母亲的怀里听着故事睡着,任母亲为自己拍去身上的尘土,看母亲溺爱的为自己加菜,灯下母亲为自己缝补早上爬树挂破的衣服,告诉自己要好好保护自己,自己只能是男孩子,不能是女孩子。即使是那次差点要了自己命的伤口高烧感染,也不能把母亲从自己的记忆中抹去,同样还有这院里的女人带给母亲的种种羞辱和痛苦。
  走进屋里,天麟纵身一跳,从房梁上拿下母亲的牌位,跪下来,“娘,从我把您的牌位放在这里开始,我就时时刻刻的想着要回来把它拿下来。只是,我要先站稳脚根。儿子不孝,现在只能让您还呆在这里受苦!”
  将牌位小心的放回原处,天麟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秋天夜也开始凉起来了,院中有纤细柔弱的身影站在那里,“也许是自己的哪个妹妹吧!”
  虽然天麟不喜欢仲家的女人,但是他总是以为是仲家的那些所谓男人让她们不幸,自己的妹妹终究是要离开仲家,离开这葬送了不少人的地方。
  脱下自己的外褂轻轻的披在她身上,唐紫灵扭头,是自己日夜想念的那个人,他身上还是有一股药草味,只是更加浓郁。
  “这些年一定吃了不少苦吧?”紫灵抚上天麟的脸,线条分明,棱角突出,更显坚毅,只是眉心还是微蹙。
  “大嫂……”
  紫灵的手一颤缩了回去。
  “天麟,你是不是忘了我?”
  “我忘了一些事。”
  唐紫灵的眼里充满了悲伤,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坚信天麟并没有死只是失踪而已,甚至连嫁给仲家大少爷仲天策也是希望可以等他回来时可以看他一眼,听到天策死时她心里竟然满是放松,这辈子她只想做天麟一个人的新娘,因为她是他的青梅,他是她的竹马。
  看着深情望着自己的唐紫灵,有些发紫的嘴唇,天麟不由自主的想去温暖她,低下头去慢慢靠近她的嘴唇,一阵凉风吹来,天麟回了神。
  “天凉了,风也凉了,大嫂也该回去了……”
 
  婚约已定
 
  第二天,玉家,“世伯,侄儿特地来拜访你,还希望您能够多多提携呢!”
  “虎父无犬子,仲大哥的儿子必是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
  “世伯这不是折煞我吗?我什么也不懂,仲家商号还需要您多多关照呢!我们这些小辈自然要唯您马首是瞻!”
  “世侄啊!你回来就好,不然这商会会长还真是无人能担任呢!”
  “世伯,侄儿认为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力都非您莫属!而且商会在我二哥去后都是由您操劳,侄子不了解具体运营不熟悉,何必占虚名呢!”天麟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却是: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让出会长之位。
  “世侄,是否婚配?”
  “没有。”天麟脱口而出。
  “世侄十九岁了吧?”
  “是,难为世伯还记得我的年龄。”
  “小女若溪只比你小一岁,也是早就到了婚配的年纪,和世侄你倒是天作之合。”
  “世伯,不是天麟不愿意,只是二哥天赐还在丧期,不宜婚嫁啊!”
  “天麟啊!半年前你大哥去了,近来你二哥又去了,仲家也该办场喜事了。而且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要尽快给仲家留下血脉而不是沉浸在痛失兄长的伤痛中啊!”
  “世伯,只是小侄尚为有任何建树,怕是配不起世伯的千金。”
  “那又何必介怀?古来世家望族子弟哪个不是先成家后立业?我就只有若溪一个女儿,你娶了若溪,自然也就是我玉某人的至亲。莫不是你看不起我们玉家?我们玉家虽然不及仲家家大业大,但是在这古名镇也是有份量的!”
  “世伯,我……”
  “怎么难道世侄是有了意中人才百般推脱?一定要我丢了这不值钱的老脸?”
  “天麟,愿意娶玉若溪。”仲天麟无奈的说道,心里百般不愿:玉世豪,你要你女儿来下地狱,我成全你!
  “就在三天后吧!”天麟说道。
  “三天后,好,那不是你二哥的七日回魂夜吗?”玉世豪惊讶的问道。
  “那就再往后托一天吧!天麟先回去准备了。”
  这些天镇里面关于仲家冷漠英俊三少爷如何力揽狂澜并且和玉家强强联合的传闻就在大街小巷四处传播。
  新婚前夜,府里四处都是红色,就连祠堂也在门口挂了三只大红灯笼,二奶奶带着自己寡居的二儿媳,为自己的二儿子守夜。
  “我苦命的儿子啊!你怎么忍心撇下娘一个人呢?我这一辈子最骄傲的事就是生下了你们这两个儿子,你大哥体弱多病,我可是全指着你呢!可是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二奶奶似乎想到了什么,“来人,去叫大少奶奶来,为大少爷祈福积德,送送她二叔!”
  紫灵并不喜欢到祠堂来,仲家祠堂里只供奉他们的男性祖先,除了一个例外就是在道光年间有御封贞节牌坊的仲刘氏,十三岁守寡,四十年后被赐贞洁牌坊,不过牌坊刚立半月她就去了,后来仲家再也无人获此殊荣,只因他们家再也没有人能熬过四十年。半年来,二奶奶每月都将紫灵叫到祠堂训话,目的只有一个:贞节牌坊。
  紫灵来到了祠堂,“娘,我来了。”
  “紫灵啊,你既然嫁给我们天策就要从一而终。本来我是打算等天赐为仲家留了血脉,过继一个给你,也算是为天策留了一脉,只是没有想到天赐也去的这么早!本来天赐想要收了你,我也没有同意,早知道就同意了,说不定也能给仲家留下血脉!”
  “现在,三少爷不是回来了吗?而且三少爷也明天成亲,仲家很快就会有后了!”紫灵回答道。心里想起二少爷对自己的种种轻薄行径,自己只能待在二奶奶身边或者祠堂里才能躲开他,他竟然跑去给爹提亲,如果不是自己誓死不从,爹怕是就同意了。还好二奶奶一心想要贞节牌坊,否则自己怎么能逃过那个色狼的手心?
  “哼,那个野种和他母亲一样下作!竟然挑明天成亲。等过些天,紫灵你就在族里面过继一个吧!你的儿子会是长房长孙的!”二奶奶说道。
  “娘,这不好吧?毕竟三少爷----”
  “怎么不好!难道你想让我们娘仨无依无靠吗?”
  祠堂的大门被“哗”的打开,一群仆人涌入,开始动手清理祠堂。
  “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二少爷的回魂夜吗?还不住手!赶紧滚,不许打扰二少爷!”
  下人急忙退下去,但是还是站在外面不动。
  “还不走?”二奶奶厉声说道。
  “二奶奶,三少爷让我们把祠堂也重新装扮一下,明天拜堂后天祭拜祖先!这可是大事,我们----”领头的管家为难的说道。
  “这规矩都要改了吗?祭拜祖先不是要在婚礼后十天后吗?”
  “规矩是人定的!我们仲家一向都是以家主为天的,二姨娘,难道忘了吗?”仲天麟冷冷的声音传来。
  “三少爷!”
  紫灵也嘴动了动,“天麟”却是没有喊出口。
  “既然二姨娘在这里祭拜祖先,我们就不要打饶她了,待二姨娘她们拜过后再修整也不迟!”天麟说完转身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像是想起来什么的又走回,对着二奶奶说道:“我本来以为是二姨娘是为了替我向祖宗祈福,现在想想今天好像是二哥的回魂夜,我来给他上注香。”
  说完就翻手燃了一注香,“二哥,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嫂子,照顾这个家的。”
  手一挥碰翻了香炉,顺手拿过二少奶奶的手绢擦拭自己手上的香灰,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时又将手绢放回她手中,“二姨娘,不好意思,手滑了,你们继续!谢谢,二嫂的手绢!”走之前又若有所思的看了唐紫灵和自己的二嫂一眼。
  片刻,院里就剩她们三人和几个小丫环,二奶奶心里恨不得杀了仲天麟,当初就不该留下这个孽种!
  “娘,你不要生气了!三少爷不过是想借此立威罢了!”紫灵说道。
  “娘,人在屋檐下先低下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陈茗玉也劝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