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年时[gl]+番外 作者:掌执大人

字体:[ ]

 
文案:
     逗逼版:越凡因为薛琪的缘故被扔在监狱里三年,等出来重读高中发现薛琪还在念高中,她冷笑一声:“你这是在等我吗?”
 
 
薛琪同样冷笑:“不然你以为呢?”实则内心OS:忍住不哭,我只是考不上一本而已~
 
 
正经版:越凡讨厌薛琪,那个女孩娇生惯养,飞扬跋扈,狗仗人势,欺软怕硬,在她眼里简直集万千缺点于一身,而且自己还因为那女孩在高墙下浪费了三年的青春,怎能不讨厌?
 
可有一天她发现那个女孩好像还没那么令人厌恶……
 
 
薛琪用脏兮兮的手摸了一把脸,嘴里小声抱怨,“越凡,这也太难清理了吧!”可说归说,她还是细心地清理着黑糊糊的锅。
 
 
越凡低眉,或许我只是没看清你而已。
 
 
本文又名:《媳妇儿总想打我脸》《喜欢上曾经讨厌的人是什么滋味 》
 
 
PS1、1V1,双C,He
PS2、不知道百合分不分攻受,如果分,那就越凡攻吧
PS3、学霸攻X口嫌体正直受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越凡,薛琪 ┃ 配角:余见,严深深 ┃ 其它:学霸,学渣
==================
 
  ☆、第1章 出狱
 
  “越凡,只要你点头,我立刻让你外婆得到最好的救治。”阴暗的房子里,回荡了男子的声音。
  越凡承认,她确实心动了,但是现在还不是答应的最好时机,她还要加码。
  男子见越凡没反应,心里的烦躁又升了几分,掐灭了手上燃着的烟,冷声说道:“我保证你外婆后半生绝对无忧,这样行了吧!”
  “薛老板说话算话。”越凡抬起头,额发后的眼睛里藏着一抹坚定。
  薛峰一听这话顿时感觉有门,登时连声答应:“明人不做暗事,我薛峰再怎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用得着骗你这个黄毛丫头吗?”
  “好,我答应。”
  薛峰离开看守所的时候,还不忘安慰越凡一句:“其实你也别怕,我已经帮你打点好了,顶多就判了三年的罪。你还年轻,也不差这三年。”说完,便转身离去。
  越凡不禁冷笑,不差这三年?对啊!也就三年,她只是把人生最如花的阶段困在高墙下,三年不见天日。
  薛峰刚走,就来了几个警|察指着她要审问,“把她带出来。”
  “咔嗒”警|察把大灯直接调到照着越凡,刺眼的灯光晃得越凡睁不开眼睛。
  “怎么样?说吧!”
  越凡抬手遮住刺眼的光,手铐发出的叮叮声扰人心烦,“对,我承认,人是我打伤的。那天……”
  警|察听了她的话不禁面面相觑,这案子都审了三天。头三天,不管怎么问这个小姑娘,就是不说话,没想到今天突然开了窍,一股脑全给招了。
  几个人也不管越凡供词里面的疑点,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案子结了,总归是好的。
  就在越凡进监狱的那天,严深深和余见来看她。严深深哭的声嘶力竭,咬牙切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一遍遍地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去顶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越凡一声不吭地受着,她知道严深深心里有气,气不过她去帮别人顶罪。
  旁边的余见也拉不住发疯的严深深,望着狼狈的越凡她也渐渐红了眼圈,到最后哭得说不出话。
  时间到了,越凡要进去了。一听要带走越凡,严深深的哭声戛然而止,紧抱住越凡,像护崽子一样不让警|察碰。到最后,越凡还是被警|察强行带离。
  越凡不忍回头看哭的厉害的两人,她们是她除了外婆在这个世上唯一的温暖了。
  一向怯弱的严深深居然为她与警|察对着干,而余见那丫头就是那种即使被打的头破血流,还是会笑着说没事儿的人,现在居然哭的跟个孩子似得。这辈子有两个这样的朋友,她越凡也算与幸运沾点边了。
  “深深,我逃不过现实。余见,深深和外婆都拜托你了。”尚且稚嫩的声音竟带着些悲凉。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两年已过。
  “5428,你可以出去了。”一个长得高高胖胖的女警官对越凡说。
  越凡因为在狱中表现很好,所以减刑一年。
  “哐”一声,身后的大铁门被重重的关上,越凡掂着一个大背包,望着前方的路一脸茫然,何去何从未可知。
  正在这时,越凡听见一声呼喊,顺着声音望过去,两张熟悉的面孔。
  余见笑嘻嘻地跑了过来,顺势接过越凡手中的背包,“怎么?现在不急着回家吧!我带你洗个澡去去霉气。”
  越凡笑着摇了摇头,“我想先回家看看外婆,两年没见到她了,我都快忘了外婆的模样。”
  余见听着越凡低低的声音,笑笑,看来,这还是从前那个低眉顺眼的女孩,一切都没变。
  “越凡,余见,你们两个快点,司机都等急了。”听到远处的严深深咋咋呼呼的,两人无奈地相视一笑。
  五月的天气处于不冷不热的尴尬境地,掠过的微风中少了一丝清冽,多了一点燥热。蓝天白云,一望无际的辽阔。车子飞驰在马路上,终于从郊区开进了市里。
  望着林立的高楼,越凡深深吸了一口空气,心底的那片柔软微微一动——她终于出来了,还是外面的世界好!只是不知道外婆怎么样了?当初进监狱的时候,她特意叮咛余见照顾好外婆,余见的为人,越凡还是信得过的。
  一路上严深深咋咋呼呼,就好像说话不用费口水一样,没完没了地拉着越凡说个不停。
  越凡微笑着听某人东拉西扯。渐渐的,严深深的语调由激昂转入无力,继而呵欠连天,然后阵亡了。
  余见无奈地望了一眼倚在车窗上睡着的严深深,转过头望向越凡,压低声音说道:“严大婶昨天知道你今儿出狱,跑来找我,硬是拉我说了一夜,激动到天亮才睡。现在困意来了……”
  越凡听完笑得一脸温和,偏过头望向睡着的某人。
  余见望着越凡的侧脸,咬了咬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纠结了半天才出声问道:“越凡,几年前在案发的时候你就已经想好了替薛琪顶罪了,是吗?”
  闻言,越凡敛起唇边淡淡的微笑,也不否认,也不承认。
  余见见她不说话,继续说道:“当时薛琪打伤那个人的时候,你虽在现场,但没有插手其中。当时在现场的人就你们两个,只要你指认薛琪,你绝对能逃脱干系。”
  “只是当时越婆婆病重,你需要钱,不得不想到那个下下策。你在我书里夹得那张纸条上,明明白白地写清了我在你进监狱后要怎么做。这些种种都清清楚楚表明你早就打算替薛琪顶罪。”
  “你说的对,替人顶罪一切都在我的打算内。但你还是忽略了一点,如果我不顶罪,薛峰也不会放过我的。而现在,你看我顶了罪,外婆的病得以治愈,而且后半生衣食无忧。用我的三年换来这些,我觉得值!”说完越凡笑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熟睡的严深深,对余见比了比嘴型:过去了。
  余见听完,鼻头不由一酸,是啊!一切都过去了。
  老宅子里,老人坐在院里晒着太阳,双眼迷蒙,恍惚间似看到了越凡,想站起来瞧瞧却又想到什么,自顾自地摇了摇头,苦笑一声,不知道这几年这孩子过得怎么样了。
  越凡望着苍老的老人,眼眶中顿时蓄满了泪水,所有的坚强一瞬间荡然无存,“外婆……”颤抖的声音带着一点撒娇。
  老人渐渐阖下的眼眸登时睁了开,“是越丫头吗?”老人挣扎着想从躺椅上坐起。
  越凡见状忙上前几步扶起激动的老人。
  越婆婆伸出粗糙的手抚了抚越凡的额发,皱纹交错的面庞上老泪纵横。
  越凡伸出手反握住越婆婆的手,越凡感觉老人的手瘦的都有点硌人了,她都不知道这两年外婆是怎么过来的?
  “对啊!越丫头回来看你了。”越凡伸出手擦了擦越婆婆脸上泪,“外婆,不要哭了。”
  “外婆高兴啊!我的越丫头终于回来了。”老人一脸慈祥地看着越凡,仿佛要把这两年的空缺都给补回来。
  余见和严深深望着祖孙二人重逢,内心也稍稍有些感伤。
  “对了,越丫头,见见说你是和你爸爸一起走的,这次你爸爸没来吗?”越婆婆好像想起什么开口说。
  正枕在越婆婆腿上休息的越凡和正和严深深打闹的余见一听这话身子都僵了僵,余见望着越凡,一脸的难言。
  越凡暗暗定了定心神,装作很随意地忘了一眼余见,“哦……那个,我这次是自己回来的。我爸他说您一个人年纪也大了,即使有钱,也不能很好的照顾自己。就让我回来陪您。”说完对余见使了个眼色。
  余见自然懂得,忙连声附和:“对对对,我还看见了叔叔,他把越凡送到车站才走。”
  “怎么没来坐坐就走了啊?”
  “大概是怕您说他当年……”余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越婆婆无奈地笑笑说:“这么多年了。谁还记恨谁啊?再说越丫头的妈不也是……不说了不说了,越丫头能回来就好。”
  越婆婆转而一脸慈祥地望着越凡。见外婆不在追究,越凡心里松了口气。
  当初她坐牢的时候,外婆身体本来就差,她不敢让余见把她进监狱的事情告诉外婆,她怕她外婆受不了。就让余见跟外婆说是她爸爸在外面混出了个样子,所以回来带她走。
  她爸为了回报越老太太的十几年来的养育之情还特意给了一大笔钱,这样一来,薛峰给的那些钱也有了借口。
  越凡偷偷瞄了一眼老人,见老人的表情无异,但还是怕再说下去会露陷,就轻声劝道:“外婆,说了这么久,您也累了。要不您回房间休息休息?”
  “好好……人老喽!不中用了,确实感觉到累了。”越凡轻柔地扶起老人往里屋走去,进屋的时候还偷偷对余见比了个ok的手势。 
———————————————————————————————
 第1章 出狱 完,
 
  ☆、第2章 决定
 
  来到老人的卧房,越凡望着和以前一样的摆设,勾了勾嘴角,心里的满足好像都快溢出来了,“外婆,你等一下,我去把床铺好。”
  看越凡忙着铺床,老人想到过去,心里感慨了一下,自顾自地说起了话:“你走的那天傍晚,我在家煮了饭等你回来吃,可左等等右等等你还是不回来,我当时怕你出什么事,想出去看看。可就在那时见见来了,说你爸回来了要带你走,我心里虽不舍,但想到你能过上个好日子,外婆的心也就放下了。
  “当初你走得急没能和我道声别,外婆也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回来。心里后悔早上没能好好看看你……外婆没想到还能在有生之年再看到你,真是得谢谢老天。”
  越凡抽了抽鼻子,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她不知道她离开的那两年该怎样弥补?她不知道在外婆心里会不会对她有那么一点的怨呢?怨她当初的不辞而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