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汜少爺的劍[GL] 作者:暴君·汜

字体:[ ]

 
文案
一剑斩情丝半点不沾身 笑颜望春风丝毫不由人
一曲证缘来看似不经意 红颜揽星辰丝毫不由人
 
话说十三年前,明艷山庄的艷夫人刺杀名剑山庄少庄主未果,从此隐匿江湖……
十三年后,名剑山庄少庄主左源汜初出茅庐,势要查明自己的身世之谜。
故事,就从名剑山庄开始了……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江湖恩怨 因缘邂逅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源汜 ┃ 配角:怜香,唐心,穆可卿,百里青,叶芷兰 ┃ 其它:
 
 
 
  第01章
 
  少年名士
  “当今武林,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名剑山庄汜少爷的剑呢?阿弥陀佛!”一个和颜善目的中年和尚双手合十道。
  “戒言大师过奖了!”中年名士笑着说道。想来他年少时定然也是相当英俊,纵使岁月不饶人,却也掩藏不住他年少风流的影子。只见他微微捋了捋胡须,这才又道,“阿福,去把少爷叫来!”
  半盏茶后,一位年方十七五官俊秀的翩翩少年从内堂走了出来。他的脸仿佛就是那中年名士的复刻版本。一样的俊逸,一样的明眸传情,却也一样的冷眼薄情?
  “爹爹,您叫我?”少年郎声道,“这位是?”
  “来!源儿!见过戒言大师!”中年名士笑着将少年推到了那位叫做戒言的和尚面前,说道,“他正是小儿左源汜!”
  “晚辈见过戒言大师!”左源汜双手作揖恭敬作礼道。
  “不错不错!果然是少年才俊!名士风流啊!哈哈哈!”戒言大师眯眼微笑道,“左庄主,令郎与庄主年少时简直是一模一样呀!阿弥陀佛!”
  左源汜看了一眼自己的爹爹,不好意思的笑了……随即又道,“大师谬赞!晚辈不及爹爹万分之一呢!”
  “少庄主过谦了!老衲此来是有一事要托付少庄主去办!”
  “噢?”左源汜不经意的笑了。
  待戒言大师走后,左庄主这才从容道,“源儿,此番你的吐纳气息竟也瞒过了少林寺的戒言大师,爹爹甚是欣慰啊!”
  “爹爹谬赞了!孩儿能有此番修为,全靠爹爹传授的天罡元气!孩儿不敢冒功!”左源汜说完便在左庄主的下首处坐了下来,端起了一杯茶盏放到嘴边饮了一口,缓缓道,“爹爹您觉得孩儿该不该去那怜香阁呢?”
  “源儿已经出师,爹爹觉得让你下山历练历练也好!”左庄主不紧不慢的说着。
  “孩儿领命!”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富丽繁华的扬州城,华灯初上,人头攒动,街市喧哗不止,自是不愧江南琴瑟之名城。
  左源汜摇着折扇,缓步走在了宣禹街坊。
  “少爷!我们真的要去那个怜香阁么?”
  “小六!你好像很期待啊?”左源汜笑着说道,脚下却并未放慢速度。
  “少爷!您不知道,这怜香阁乃是扬州城的一绝!相传那怜香阁的怜香姑娘有着绝世风华之姿!倾国倾城之貌啊!”小六连眼睛都要瞪出来了,直直看着眼前的一块招牌:怜香阁。
  左源汜想到那日戒言大师所说之事,二十多年前令江湖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名艳山庄,只要出得起价,就没有她们杀不了的人。组织的头目名艳夫人杀人的手段也是令人发指!多是利用绝色佳人从小培养,作为杀人掩护的工具,故此被杀之人皆是衣不裹体,十分难看。一时间在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人人自危。自从在十三年前刺杀明剑山庄少庄主失手之后便绝迹江湖了。如今现身扬州城中,而那怜香阁明为烟花场所,暗里却是杀人越货之地。左源汜身为唯一一个逃离名艳夫人手下的幸运儿,自然是要替武林除害!况且当年的事也是自己死里逃生的劫难,为公为私自然是要一查究竟的了。天下人只知道名艳夫人刺杀失败绝迹江湖,却不知道大名鼎鼎名剑山庄的少庄主左源汜居然是女扮男装的身份。这个不可公诸于世的秘密,也不知那名艳山庄是否知晓……念及此,左源汜忍不住用手指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少爷?少爷?”小六见左源汜呆立一旁却止步不前,担忧道,“怎么啦少爷?”
  左源汜缓过神来才微微笑了笑道,“我们走!”
  怜香阁内,就连普通的婢女也是眉清目秀的女子。左源汜缓步向前四下打量着这个名艳江南的烟花名苑,厅阁雅致不似普通的烟花场所,倒更似书香门第的院落。小六交代了一下走到了内庭之中,左源汜则自顾自观景,不巧却与迎面而来一个矮小龟奴撞个满怀。
  好香!这怜香阁倒也雅致,就连龟奴身上也透着女子的幽香……
  “在下失礼!”左源汜双手扶起了来人。
  “公子爷您客气了!是小的没留意撞上了您!您见谅!”那龟奴恭恭敬敬作了一礼,坏笑道,“公子爷您也是来此地消遣的?”
  “少爷!这边!”恰好小六从内庭探出身来向左源汜招了招手。
  左源汜冲那龟奴作揖示礼,这才缓步走入内庭之中。迎面走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应是老鸨。
  “公子爷里边请!”老鸨热情道。
  左源汜与小六被带到了内庭二楼的包间,闲絮阁。
  “小六你也去玩玩吧!”左源汜使了个眼色,微微笑道。
  “多谢少爷!”小六领会,嘿嘿一笑走了出去。
  半盏茶后,桌上便被婢女摆上了酒菜。左源汜正要给自己倒酒,门却被人推开了。一个步履轻盈的身姿印入她的眼帘。娥眉粉黛,淡妆素颜,眼角流波,眉目传情,樱桃小嘴,似笑似嗔。白皙透亮的肌肤印着红晕。当真是风华绝代,让人羡艳。就连女扮男装的左源汜也不竟为此容颜而侧目对视,一时竟晃了神。
  她径直朝左源汜走了过来,淡然道,“怜香见过公子!”语闭,她伸手取过左源汜手中的酒壶,指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与左源汜的指节轻轻触碰了一下,“让怜香替公子斟酒吧!”
  左源汜看着眼前的佳人笑了,反手摸到了怜香的柔胰之上,“怎敢劳烦怜香姑娘亲自替在下斟酒?”
  “呀!公子……”怜香羞涩地缩回了双手,“你!”
  左源汜看着羞红了脸的怜香,取过酒壶替怜香与自己分别倒上了一杯,随即手上一记劲风将怜香吸到了自己的怀里,“怜香姑娘可否与在下共饮一杯么?”
  怜香莫名其妙就进了左源汜的怀抱,心中正在恼怒,忙皱眉道,“公子请自重!”
  “是在下无礼了!”左源汜松开了怀抱笑道,“怜香姑娘美艳不可方物,在下一时情不自禁,还望姑娘恕罪!”
  怜香这才平复了心情,“公子谬赞了!”说完便在左源汜的对面坐下,饮尽了一杯水酒。
  左源汜也不说话,径自喝着酒。一旁的怜香却也识趣的替她斟着酒。
  “公子来怜香阁只是为了饮酒么?”怜香妙目轻转,含羞道,“莫不是嫌怜香伺候的不周到?”
  “怜香姑娘何出此言?”左源汜抿嘴笑道,“适才在下孟浪惹恼了姑娘!此番不敢再行非分之想罢了!怎敢嫌弃姑娘?”
  “公子言重了!怜香自幼便在此处……公子已是怜香见过的最斯文的人了……”
  “姑娘谬赞了!在下愧不敢当!”左源汜再次饮尽了一杯酒,淡然道,“令堂名艳夫人可还好么?”
  “你!”怜香闻言猛然起身,劈出一掌就朝左源汜的面门拍去,“你早就知道了?”
  左源汜也不作答,朝左闪过那一掌,“怜香姑娘何故突然动粗呢?”
  怜香见状又是一掌,双掌齐发,招招都是杀招,朝着左源汜打了过去。左源汜无奈只得应战,跃身绕过劈来的掌风,疾然转身来到了怜香的背后,左手顺势捏上了怜香的掌腕脉门,叹息道,“怜香姑娘!在下只是关心一下令堂,你怎么就吃醋了呢?”说完还不忘用右手食指勾起了怜香的下巴,此番情景说不尽的暧昧。
  怜香被左源汜一下就捏住了脉门,自知不敌,只得任由左源汜轻薄,一动也不敢动。
  “姑娘还没有回答在下呢!”左源汜坏笑一下,朝着那娇艳欲滴的唇瓣,欲势要吻,“姑娘要是再不说,可别怪在下不客气了……呵呵!”
  “你!”怜香见状反而安下心来,无比妖媚道,“公子要杀便杀!要剐便剐!怜香自知命苦,无力反抗,也不愿意反抗……”
  左源汜本来也只是想教训一下她,却没想到此女如此不知廉耻,倒也不敢再轻举妄动,闻言后脸上更是羞红了大半。毕竟她也只是女扮男装,并非真正属意女子,平日作风为免惹人怀疑而故意孟浪行事,但私底下还是十分面薄的。不然也不会被那怜香一语羞红了脸。
  “怜香姑娘,在下只是想见一见令堂,询问一桩往事罢了!姑娘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左源汜调整了心境缓缓道,“在下并无恶意,更无意轻薄于你!”
  “公子此言当真可笑!”怜香娇嗔道,“如此这番还道无意轻薄么?”
  左源汜随即松开了左手,指力却在怜香的少冲穴点下,“怜香姑娘!你只要乖乖回答在下的问题!在下自然不会有过分之举了!”
  “哼!”怜香被左源汜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一双妙目恶狠狠的盯着面前的左源汜。
  “令堂名艳夫人何在?”
  “我不知道!”
  “你们名艳山庄重出江湖,所为何事?”
  “不知道!”
  “你!”左源汜面对怜香的回答有些失了分寸,却又无计可施。也难怪,此番她初次下山,纵然有名剑山庄的高强武功,但对于江湖的险恶却是毫无经验。她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忽而笑了起来,“你若再不说,那就别怪在下不客气了!”言罢从靴筒里取出了一把乌金匕首缓缓移到了怜香的脸上。
  “你要做什么?”怜香紧张的问道。
  “在下问一句你答一句,如若不答,或答的令在下不满意,在下就在你如花似玉的脸上划上一道,啧啧啧,可惜了姑娘风华绝代的容姿了……”
  “你!不要!不要!”天下女子都珍惜自己的容颜,怜香自然也不例外,忽闻左源汜此言,吓得顿时失了分寸,“我真的不知道!”
  呲啦——
  “啊——”怜香怒道,“左源汜,本少主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令堂何在?”左源汜肃容道。
 
  第02章
 
  成年旧事
  “少庄主是在找奴家么?”一个劲道十足的掌风震退了左源汜的身形。
  左源汜忙收起了乌金匕首双手示礼道,“晚辈见过名艳夫人!”
  不知何时,一个中年少妇一袭青衣,盈盈间来到了左源汜的眼前。她隔空一掌就解开了怜香的穴道。
  “娘亲!”怜香眼见自己穴道被解,忙又使出一招罗刹掌朝左源汜打了过去。
  左源汜心道不好,这个怜香自然不在话下,但是名艳夫人的功力则不可小觑,出手荡开那掌风,心里却想着脱身之法。
  “名艳夫人的待客之道就是如此这般的么?”左源汜喝道,“在下只是有事找夫人叙旧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