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捕获冷傲女王受gl+番外 作者:也行

字体:[ ]

 
 
文案
你不喜欢么。”她在她耳畔似有若无的呼气,舌尖调皮的钻进她耳廓里,引得她一阵战栗。
 
“你放开。”她承认对于她的挑逗没有任何抵抗力。
 
“我偏不。”她双手撑在她身侧,居高临下的看她,眼神里却是满溢着柔情和宠溺,“言言,我爱你,交给我,可以么?!”
········
 
女王曾经无望的想过,想她怎么说也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大人,怎么就沦落成弱受了呢?!
 
纯情攻很是郁闷,这个世界怎么都反过来了,明明她是攻,明明该她来主导的才对,事实上却是扎扎实实的“妻管严”,宠妻成瘾,乐此不疲···
 
谢若鱼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对那个老是惹她炸毛的任蔚萱动心,任蔚萱觉得那只很容易被自己惹炸毛的谢若鱼其实有时候也蛮可爱的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沐言,洛言 ┃ 配角:任蔚萱,谢若鱼 ┃ 其它:
 
PS:原创网第24、36、59章锁文
==================
======================================================================
文章类型:原创-百合-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244110字
第1章 女主和女主
清晨,阳光带着醉人的暖意倾泻下来,空气因一夜暴雨的洗礼而特别的清新干净。窗外的罂粟花开的正盛,花瓣上沾着透亮的露珠,带着摄人心魂的美艳。
洛言眯起眼睛,整个人懒懒的靠在巨大的落地窗上,怔怔的望着那一团罂粟花发呆,阳光映的她的脸有些朦胧。她很清楚罂粟致命的毒性,一旦沾染上就是万劫不复,可是她依然狂热的爱上罂粟,至于是什么原因,她已经记不大清了。
手机忽然突兀的响了一下,洛言回过神,望了眼墙上的挂钟,到点该上班了,甩了甩脑袋,奈何混乱的思绪始终理不出头绪。已经不是第一次做那个奇怪的梦了,梦里面大片大片的开着罂粟花,罂粟花鲜红欲滴热情如火,罂粟花包围下的人影却是清冷孤傲,每次一到她想要靠近人影的时候就会从梦中惊醒,然后一夜无眠,脑袋里满满的都是那个身影,那样孤单的身影,让人忍不住心疼。洛言扯了扯唇角,也没太把这个梦放在心上,毕竟不过只是一个梦而已。
走到床边拿起手机来看,是闺蜜发来的消息,约她晚上一起泡吧,洛言想都没想就回了个代表同意的表情。然后把手机收进包里,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匆匆出门了。前几天听同事说公司幕后的大老板要来,听他们的形容应该是个更年期中喜怒无常的老女人。原本洛言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然而眼下大老板人还未到,各项命令已经来了,先是把研发部直接划归到大老板直属,后是指定她这个研发部总监在今天晨会上对公司近期的新产品做汇总简报并提出下一季度的主打新产品。这摆明了就是冲她来的嘛,这是要她不得安生啊!洛言想到这就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平日里自由自在懒懒散散的惯了,这时候突然冒出个什么大老板,还突然变成了她的顶头上司,顶头上司也就算了,还是个更年期中的老女人。
洛言一个巴掌拍在脑门上,想死的心都有了,紧紧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指节泛白,感情是拿方向盘出气了,得亏大老板没在她面前,要不然她真不敢确定会不会一脚油门撞向大老板。一路上洛言不断的超车,车速直飙120迈,心里恨恨的把大老板的祖宗十八代全部问候了个遍。
 
明晃晃的大办公室里响起了一声响亮的喷嚏声,坐在老板椅里的人揉了揉发酸的鼻子,顺手抽了几张餐巾纸擦了下,揉成团一个弧线抛进垃圾桶,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全程视线都没有从桌上的文件离开。一如她的性格,专注,果敢决绝,从不拖泥带水。然而紧接着连续好几个喷嚏逼得她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工作,看来这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啊,这样想着,萧沐言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抿紧了薄唇,眼神清冷锐利,整个人都带着低气压,握在手中的签字笔咔哒一声被折成了两段。让她一下子变成冷厉的刺猬的倒不是那几个喷嚏,而是压在心底的那段过去,那种刻入骨髓的恨意她到死都不会忘。直视着前方,眼底的寒意愈来愈浓。她早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摆布软弱的萧沐言了,如今的她,掌控着萧氏,坐拥百亿资产。如果只是这样,当然没有什么了不起,亿万富豪多了去了,可是如果再加上黑、道和政商界的支持,那就大大不同了。这些年萧氏如曰中天,也都是托他们的福。想到这里,萧沐言的眸子闪过一丝柔软,当初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恐怕早就命丧他乡了吧。
萧沐言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望着断成两截的签字笔出了神,已经好久没有想起过去的事情了,怎么会因为区区几个喷嚏就如此心神不宁呢?萧沐言隐隐觉得有事要发生,至于是什么事她也说不清。只是心口闷闷的堵得她难受,这种感觉,像极了八年前
 
 
作者有话要说:
萧沐言很冷很腹黑,洛言很纯情很····好吧,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洛言,觉得她应该是个至情至性的人,恩,就素酱紫
第一次写这类风格的文章,不知道你们喜欢嘛,害羞,打滚求支持····
 
 
 
 
 
第2章 女王驾到
因为飙车,洛言比平常整整早到了半小时。助理林家安见她推门进来,跟见了奇葩似的嘴巴张的老大,半天没合上。平常隔三差五迟到的人今天居然会早到,一定是他没睡醒,对,没睡醒。洛言哪里会不知道她的小助理在想什么,不过也懒得理会,冷冷的瞟了林家安一眼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林家安望着洛言的背影一阵哆嗦,妈耶,老大这是怎么了,吃错药了么。林家安苦着一张脸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千万别拿他开刀就成,他可不想失业,他还得努力攒老婆本呢。
“都什么时候了,还偷懒呢?!不知道大老板来了么,不想干了么?!”办公桌被敲响,林家安抬头,一张冷厉的脸映入眼帘,吓的他一个激灵噌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我···那个···我···”林家安低下头去,紧张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手指在胸前纠结成了一团。
洛言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看起来有这么可怕么,至于吓成这样么。事实上,现在的她像极了一头炸了毛的狮子。算了算去这一切都要怪那个大老板,为了她的一句话,自己几天几夜不睡就为了赶新产品推广策划,想到这里,洛言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又蹭蹭的冒了上来。
“收拾下,开会。”洛言说完就蹬着高跟鞋径自走出了办公室,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就跟要把地板踩出洞来似的。
林以安按了按狂跳不止的心脏,赶紧拿了文件跟上洛言。今天的洛言实在太奇怪了,进公司这么多年,他认识的洛言一直都是温润如玉,平易近人的,平常虽然懒懒散散的看起来没个正形,工作起来却是比谁都认真。洛言这幅炸毛的样子愣是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出原因,只当是女生生理期在作祟。
 
萧沐言刚出办公室就看到不远处一个人影带着强烈的怒意在朝她的方向靠近,其实就算她看不见也听见震天响的高跟鞋蹬地的声音了。收回视线,萧沐言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便领着秘书径直往会议室走去。萧沐言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拿可怜的地板泄愤的人居然完全无视她的存在,一个闪身抢先开门进了会议室,进去之后还甩上了门。甩门?!居然有人敢甩她的门!!!萧沐言暴怒,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无法无天!!!萧沐言开门进了会议室,也没等秘书进来就甩上了门,嘭的一声巨响,吓得在场的各部门主管差点从座位上弹起来。萧沐言既不开口也不着急坐下,只是冷冷的盯着一个方向,整个会议室弥漫着一股威压。主管们顺着萧沐言的视线看向洛言,洛言这才惊觉这道冷厉的眼神是冲自己而来的,惊的一阵战栗,心脏在胸膛里狂跳不止,她不敢再看萧沐言所在的方向,萧沐言的眼神让她恐惧,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渺小的蚂蚁,被人轻轻一按就能身首异处,这样的感觉很不好。低下头去微微敛了心神,洛言暗暗想着,这不就是自己在会议室外碰到的那个人么,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的,是新来的么?! 怎么杀气这么重?!搞得好像我欠她五百万一样的。
洛言低头的动作看在萧沐言眼里分明是又一次的无视,萧沐言胸中的怒气蹭蹭蹭的往上冒,想她萧沐言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忽略过。你是第一个,好样的,等下最好不要出什么错,否则别怪我无情。
萧沐言落座,不动声色的敛了心神,秀眉一挑,缓缓开口:“我是萧沐言···”简单的吐出五个字之后,萧沐言便收了声,好整以暇的看着在场每一位主管精彩的面部表情,是她预期的效果,萧沐言满意的勾了勾嘴角。公司上下对她的谈论多多少少传了一些到她耳朵里,居然说她是老女人,还是更年期中的老女人,老娘今天就让你们睁大眼睛看看哪里老了,哪里更年期了。
“嘶···”洛言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猛的抬起头来,该死,她居然是萧沐言,她怎么可以是萧沐言呢?!说好的老女人呢?!洛言在心里叫苦不迭,完了,这下彻底完了,她抢了大老板的门不说还对她甩了门,甩门耶,这以后还有好日子过么?!一想到那道眼神,洛言就觉得从头凉到了脚。老天,我是哪里对不住你,你要和我开这么大的玩笑?!
比起那些主管们的反应,更让萧沐言满意的是洛言此刻纠结苦恼的表情,叫你目中无人,该!
恶作剧玩够了,好戏看够了,心里的气也出的差不多了,该回到正题上来了,萧沐言在唇角扯出明媚的笑意,再一次开口:“今天找你们来开会一来是想你们把各自部门的工作进度做个简单的报告,二来是听听研发部对下一季度新产品的想法。销售部先来。”
销售部经理王安闻言立刻战战兢兢的起身开始报告工作进度:“上年和今年一季度所有产品中,玫瑰水眼影占据了主流市场,华南区靠着这一款眼影销售业绩在今年一季度攀升了5个百分点”
“停···”萧沐言打断了王安,手指一下一下轻点着桌面,表情愈来愈冷,“我不是来听你欲盖弥彰的报告你所谓的丰功伟绩的,据我之前的了解,华东区作为我们公司主要的销售市场,每年花费着上亿的经费打广告做宣传,业绩却是一季不如一季,王经理是不是应该给出个合理的解释呢?”
“这个···”王安闻言脸抽搐了一下。
“怎么呢?很有难度么,需要我来替你解释么?”萧沐言的语气里透着不悦,等了很久都不见王安说话,耐心似乎已经耗到了极点。
“不···不用。”王安抹了把汗,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华东区消费市场趋于饱和,类似于眼影这一类产品,市场上各式各样的品牌数不胜数,很难脱颖而出,并且这一款眼影的定价”王安忽然意识到自己貌似说错话了,立马收了声,低着头不敢看主席位上的人。
“呵呵”,萧沐言轻笑出声,可是这笑怎么听都带着逼人的冷意,“怎么不说了,继续说啊。王经理倒是蛮会推卸责任嘛,怪市场饱和,怪眼影普通,怪定价高,你怎么不怪自己无能呢?!”
“不···不是这个意思。”王安不停地抹着汗,像极了热锅上的蚂蚁。
“那是什么意思?!王经理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如果再拿这种说给小孩子听都嫌丢人的理由来搪塞我,那我看王经理明天就不用来了。”萧沐言冷冷的瞟了王安一眼便不再看他,“人事部,招新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经过王安的事情,全场主管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恼了萧沐言,纷纷低头做鸵鸟状,大气也不敢出,他们可不想丢掉饭碗。唯独洛言除外,望着萧沐言精致的脸出神,她确定萧沐言一开始的时候是在笑的,笑容明媚妖冶,可是细看这张脸,哪里还找得到一丝笑容的痕迹,别说是笑了,明媚这个词简直不能和这张冰山脸扯上半毛钱关系。如果真要形容,罂粟还差不多,想到这里,昨晚的梦又乱乱的闯进了脑中,梦里罂粟花包围着的清冷的身影和萧沐言如出一辙,这样突然的想法惊得洛言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对上萧沐言深邃的眸子,她在看她?她刚刚做了什么,盯着人家发呆?对,不就发了会儿呆么,有什么大不了。不对,她怎么就忘了大老板还在生气,洛言只觉得头皮发麻,也顾不得去探寻萧沐言看向她的眼神里是不是在发怒就径自低了头。完了,要收拾东西走人了,这是洛言此刻心里唯一的想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