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幸运法则+番外 作者:钰米

字体:[ ]

 
 
文案
有一个法则叫做幸运守恒法则:现在遭到多少不幸,以后会迎来同样多的幸运。若发生不好的事,便意味着很快就会发生好事,不要轻易放弃的令人感激的法则。
 
不知道这个法则是否适用于爱情?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堇茉夏清和赵芊雅 ┃ 配角:秦子悠陶雨菲陈舒彤宁易阳俞嘉树 ┃ 其它:
 
 
 
 
  第一章
 
  赵芊雅坐在银行的大堂,银行的冷气开的足够冷,手臂都起了鸡皮疙瘩。来的路上,外面的太阳都快把地面融化,那个时候出的汗都被冷气吹干。赵芊雅拉了一下贴着皮肤的衣服,整个人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她盯着柜台前不断切换的数字,叫号机上的数字终于和她手里的票子吻合,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她起身坐到了柜台前,银行柜员亲切的对着她笑:“请问,小姐要办什么业务?”
  赵芊雅其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业务要办,她本身就是银行的员工,办业务都比较方便。只是她不喜欢用在职银行的卡,就办了几张其他银行的。就在今天早上,她的手机响起,有条短信。她抽空看了一下,短信提示,她的□□汇入一笔巨款。赵芊雅顿时目瞪口呆,去自动取款机查询了一下,那笔巨款分毫未动的出现在显示屏上。她当然不相信,这种好事能轮到她?所以她就来银行柜台亲自查证:“我查一下这个卡的余额。”赵芊雅把手伸向柜台,柜员很熟练的接过,当即愣了一下,随即保持专业的微笑:“您好,小姐,这张卡余额1680万。”
  “你确定没弄错?”赵芊雅又确认了一次,银行柜员的吃惊不比赵芊雅小,眼前的女人一头黑色的长发,简单的绑了一个马尾,高挺的鼻子,像极了欧美人,长得甚是好看,特别是那双眼睛,一脸正气。此时她的眼里都是不确信和迷茫,从她的穿着可以判断年龄绝对不会超过30岁。作为一个柜员各种客户见过不少,土豪比比皆是。但是她的表现也让柜员惊讶不已:“是的,没有弄错,这笔钱是早上10点左右汇入您的账户的。”
  赵芊雅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出了银行的大门,天气热的可以把人烤熟。赵芊雅坐进了自己停在不远处的小奥迪,她百思不得其解,这笔钱的来历。她的家境一般,算是中产阶级,父母已经退休,自己在银行工作,工作这几年存了一些钱,勉强上了六位数,但是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多钱。唯一的可能就是别人汇错了账号,她按兵不动等着失主主动寻回。她回到银行,做了一笔业务,把资料拿到支行去审批。眼看着一下午就要这么过去了,她还欠了很多工作,都是那笔该死的巨款!
  下班时间到了,赵芊雅加班了一个小时,肚子有些饿了。明天再战,她拨通了那个不能再熟悉的电话:“宝贝,你在忙吗?”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几秒,翻书的手停在半空,声音说不出的柔情:“没有,你下班了?”赵芊雅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眼里瞬间闪出微光,她爱死了顾堇茉的声音,柔懦到无害:“出来吃饭吧,我去定位子,你自己过来。”电话那头嗯了一声,没了声响。赵芊雅关了办公室的门,到停车场取车,她的手里还拿着手机:“我要开车了。”
  “我有件事想和你说。”两个人同时出声,赵芊雅笑:“吃饭的时候再说吧。”顾堇茉挂了电话,望着窗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是不落下。外面的天色还未暗,夏天的风吹在身上也让人增添了一丝烦恼。顾堇茉在百度查了一下路线,来到这个城市两年多,她仍然对这个城市不熟悉。出了小区的大门,顾堇茉看到一辆车停在正门口,视线移到下面,熟悉的车牌。她避而不见,刚走出几步,发现那辆车一直跟着她。顾堇茉心里烦得很,她走走停停,那辆车压着马路也是走走停停,也不顾别人的鸣笛声和叫骂声。她终于忍无可忍走了上去,敲了车窗:“你跟着我干嘛?”
  车里的女人一头张扬的酒红色头发,大波浪卷垂在肩侧。大夏天的也不怕热,秀挺的鼻子上架着墨镜。她把墨镜推到了额前,露出精致的五官,薄唇微扬:“我要跟着我未来的女朋友,不然她得跑了。”顾堇茉有些哭笑不得:“夏大小姐,你是不是很闲?”车里的人显然不在乎,不以为意的努了努嘴:“我是挺闲的,闲了两年了。”夏清和是典型的有钱有闲,含着金钥匙出生,目标是走遍全世界。
  顾堇茉被她纠缠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她采取的措施就是视而不见。她刚抬脚要走,夏清和在车里大吼:“你去哪里?我送你,现在下班高峰期,你这样很不方便。”顾堇茉不理睬她,夏清和的嘴角慢慢下垂,眼里都是失望,她见顾堇茉走到了公交车站牌,等车的人乌压压一片,夏清和开着车停在公交道:“顾堇茉,你上车吧。这么多人,你要等到什么时候。”眼看着后面有辆公交车逼近,不停的对着夏清和按喇叭。顾堇茉无奈上了车,她报了地址,把脸转向车外。
  夏清和心情格外明朗,哼起了歌,她偷瞄了顾堇茉一眼,她还是那样。身上是她最喜欢的清淡香水味,清新而自然。板着脸的样子也很是可爱,一张童颜无敌,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了好多。顾堇茉不算第一眼美女,但是长得清秀,特立独行的性格也很吸引人,那双眼睛扑闪扑闪的,笑起来有浅浅的卧蚕。可惜,她几乎不笑,顾堇茉注意到了夏清和的目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你能开快一点吗,你这速度开到要什么时候了?”夏清和就是想和她相处的时间久一点,故意开的慢。前面的黄灯一闪,她马上刹车:“红灯了,不是我不快,你看下班点都很堵嘛。”顾堇茉突然转眼看她,夏清和愣住,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手足无措:“你干嘛,吓我一跳。”
  顾堇茉忽然觉得好笑,但是极力忍住。她的眼睛在夏清和身上溜了一圈,顿了顿:“绿灯了!”夏清和无语,莫名的嘴角上扬,也不知道开心什么劲。她觉得顾堇茉最好听的就是声音,如沐春风,随时随地会让人觉得萌。她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放大了导航:“你怎么又去吃火锅啊,不是胃不好嘛。”顾堇茉是南方人,清汤寡水的长大,来C城两年了,她的胃还是没有适应这里的饮食习惯。刚来C城的时候,因为吃饭问题没少进医院,她的脾胃虚弱,加上弱受体质,不能多吃辛辣的食物。
  顾堇茉没有回答她,看着她把车倒进了停车位。打开车门的那一刻,她回头问夏清和:“你吃饭没?”夏清和已经吃过了,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饮食倒是规律,按时按点:“我吃过了,我在楼上的商场逛逛吧。”顾堇茉不知道说什么,夏清和只是送她过来的,然后没约朋友,一个人也不回家。夏清和的心意,她一直以来都知道,只是给不了回应。顾堇茉深吸了一口气:“那你早点回家。”
  赵芊雅已经等了很长时间,手表上的时间刚过八点。火锅店都已经翻台了一轮,这个店的火锅全城有名,要很早来排号,下班过来估计只有等了,明天就是周末,晚上的人比平时还多一半。赵芊雅失笑,中午在银行等,现在又在火锅店门口等,她远远的看到顾堇茉过来,很奇怪,人群中一眼就能认出她,她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对着顾堇茉招手:“这里!”顾堇茉放眼望去,穿过重重人群,终于汇合:“我刚想给你打电话呢,好多人。”赵芊雅示意她坐下:“快轮到我们了!”说话间,有服务员过来招呼她们:“您好,请跟我来。前面直走,C1是你们的位子。”
 
  第二章
 
  终于落座,顾堇茉随手拿起一旁的菜单给赵芊雅:“你点吧,我就随便吃点。”赵芊雅瘪了瘪嘴不太高兴:“你点吧,我什么都吃,你不吃的比较多。”顾堇茉也不再推辞了,因为再推下去估计要吵架。她们两个因为生长环境不同,饮食习惯也相差很多,没少因为吃饭问题吵架。顾堇茉点了平常爱吃的几个菜,转手又把菜单给了赵芊雅:“你再点吧,我差不多了。”经过两年的相处,赵芊雅也了解她的脾性,又加了几个菜,叫了服务员。她细细看着顾堇茉,眼角带着笑意,仿佛顾堇茉的头上开出了一朵花。顾堇茉被她看得不自在,她挽高了袖子:“你干嘛这样看我。”
  “这么热的天,你怎么穿外套?”顾堇茉在背心外面套了一件衬衫,很是随意。她不太习惯火锅店的味道,每次吃完饭总感觉在后厨待了一天,都是油烟味。在她的认知里,吃火锅也是雅座,拿个锅涮着吃。来C城才发现原来吃火锅的锅,大到可以拿到灶台上烧,一片油上全是辣椒和花椒。而且开放式的座位,很有江湖气息,她总感觉如果某一桌有人喝多了,拿起酒瓶砸,碎玻璃估计可以溅到她脸上。当然是她想多了,大家都在大快朵颐。她看着沸腾的锅底发呆:“外套方便清洗。”赵芊雅也没在意她的兴致不高:“天气这么热,我怕你中暑。”
  “没关系,我一向只怕冷不怕热。”顾堇茉的身体不是很好,体质虚寒很抗热,夏天穿两件衣服都没问题,她反倒不喜欢吹空调。赵芊雅慢条斯理的放菜,一片片夹到顾堇茉的碗里:“快吃。”顾堇茉辣的受不了,不停的喝水:“你也吃啊,下班晚,应该很饿了。”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吃饭,周围气氛嘈杂,赵芊雅突然想到什么:“对了,我要和你说一件事。”顾堇茉抬头看她:“什么?”赵芊雅神秘兮兮的对她勾了勾手指:“你过来。”顾堇茉不解,脸上尽是疑惑:“有什么不能这样说吗?”
  “哎呀,你快过来!”顾堇茉把脸凑近她,赵芊雅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因为热的缘故白里透红,顾堇茉的皮肤很好,摸上去细腻柔滑,她趁机在她脸上偷亲了一下。环顾四周,确定没人看到才放心:“我跟你说,我的账户多了1680万。”顾堇茉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她有点不适应,在她的记忆里,赵芊雅从来不在公共场所主动。顾堇茉沉默良久,脸上没有任何情绪起伏:“是我给你的。”赵芊雅以为自己听错了,难以置信:“什么意思?”
  “那个钱是我给你的,你不是一直想要有钱吗?”顾堇茉的反应很平淡,看上去有心事。赵芊雅放下了碗筷,兴奋不已:“我就说嘛,你快告诉我,你是不是富二代?你肯定一直有事瞒着我。”顾堇茉刚到C城的时候租着房子,也没有车代步。赵芊雅认识她的时候,一穷二白,但是她的价值观以及谈吐可以猜测她出身的家庭应该不会差,她的穿着很得体,生活习惯也十分优雅,而且她对钱没什么概念。
  顾堇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心里苦笑一声:“我真的不是富二代,不然我也不用这么累。”赵芊雅嘴里的牛肉吞也不是,吐也不是:“那你的钱是哪里来的?”顾堇茉答非所问:“你不是很想成为有钱人吗?这算是分手费,我其实今天想跟你说分手。”顾堇茉的声音越来越轻,她的眼眶微红:“赵芊雅,我们分手吧。我真的累了!”赵芊雅把碗重重的摔在桌上,引起了旁边人的侧目,她全然不顾:“你到底什么意思?什么累了,为什么你总是要提分手,不是说不提嘛。”顾堇茉已经不是第一次说分手了,两个人碰到大的争执,顾堇茉总是说分手,都是赵芊雅苦苦挽留,两个人才走过两个年头。
  火锅沸腾的厉害,还冒着白烟。顾堇茉关了火,她看到赵芊雅眼里的泪水:“小雅,你不觉得我们不合适吗?我们彼此间勉强维系着关系,这样有意义吗?你曾经也说过,你很累,我也很累。两个人之间相处都很累,这段感情有必要继续吗?”顾堇茉早就想分手了,只是心里不舍得,毕竟深爱过,也就一直拖着,事实证明,不适合的两个人勉强在一起只会互相生厌。她也不想把分手弄得这么难堪,本想好好告别,结果在乌烟瘴气的环境说出了最痛彻心扉的话。她叹了一口气,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你知道吗?你总觉得很爱我,可是你的爱不是我想要的,你的行为让我时时刻刻觉得,你不爱我,你总是有太多太多的理由来拒绝我的热情,你在我头上倒的不是冷水,而是冰水!”顾堇茉摸着自己心脏的位置,不断地抽泣:“我对你已经死心了。”
  赵芊雅从来不知道一段感情可以发展成如此刻骨铭心,顾堇茉是她的初恋,她从小到大对男生都不来电,也没有和女生谈过恋爱。但是她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直人,直到遇到顾堇茉的那一天,她才开始恋爱。没想到这么不受控制,她捂着自己的嘴巴,眼泪流到嘴角边,是苦涩的味道,她放声大哭:“你说的我都改了,我的性格不好,我也在改,你为什么要抓着不放,我不同意分手。”赵芊雅就是这样的人,顾堇茉提出分手,她无可奈何的时候总是会说,我爱你就行了,你喜欢别人都没关系。但是她做不到,她无时无刻的出现,提醒顾堇茉,有那么一个人。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另一段感情,顾堇茉是个长情的人,她不可能没心没肺分手的当下就找人替补,所以一次次的原谅太频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