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以战止战(GL) 作者:倾风抚竹

字体:[ ]

 
    文案
    世有双姝,一为南泽女将顾长烟,一为大夏女皇夏珂筠。
    人前冷漠人后羞赧的女将VS人前骄傲人后痴汉的女皇,怀中抱妹杀,徒手拆重甲!
    前期甜甜虐虐缠缠绵绵,后期苏苏爽爽大杀四方!
 
    内容标签:强强 爱情战争 宫廷侯爵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长烟、夏珂筠 ┃ 配角:略略略 ┃ 其它:略略略
    
    ☆、第1章 世有双姝
    
    寒冬。
    瑞雪纷飞,朔气凛冽。
    白鹿县一家不起眼的酒肆里,一位白发老者端着刚热完的家烧,吹了吹,和桌旁的人说道:“世有双姝,一为南泽女将顾长烟,一为大夏女皇夏珂筠。自从三年前莽苍原顾将军打败女皇的军队以后,这大夏就突然低调了起来,再不生战事。而顾将军也至此辞官隐居,不见踪影。”
    “顾家可是世代忠良,为保南泽出生入死,顾老将军在世时有言,只要顾家一日还有兵权,必保南泽边境无患。可惜……可惜啊!”老者叹口气,扶额长叹,“也不知为何,莽苍原一战后平王一派竟要对顾家赶尽杀绝,明明顾家和平王是故交,哎……”
    角落里,一袭黑色裘衣的女子蓦地握紧了酒盏,慢慢松开,跟着叹了口气。片刻之后,便喊来了小二:“结账!”
    付完了酒钱,黑衣女子大步跨出了门槛,忽得听见那老者继续说道:“三年啦,这好好的,大夏怎么又开始在边界屯兵了呢?”
    她蓦地停下脚步,裹了裹裘衣,朝着镇子里一处地平的矮房走去。
    矮房子里,昏黄的烛光在烛盆里跳跃,门被推开,黑衣女子走进来,轻声道:“娘,这么晚了,休息吧。”
    “这几日娘心里老不踏实,睡不着。”老妇深深叹一口气,“长烟啊,去看看长泽睡了没。”
    顾长烟往里屋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来:“娘,过几日,我们就离开白鹿县吧。”
    “为何?”老妇手一颤,针头将将穿过了袖口。
    “娘不是说,近日心里不踏实么?换个地方,会好些。”顾长烟平静地回答。她已经很少笑了,平日里便没什么神色,默然、冷淡。
    “长烟。”老妇捂着胸口道,“回去跟平王认个错吧。”
    顾长烟落在墙上的手指猛地一捏,捏下些墙灰,又往里头走去:“我去看看长泽。”
    此刻,从南泽京中来的一队人马疾驰在通往白鹿县的道路上,为首的是个穿着白色大氅的男子,身影遁入白茫一片。
    “王爷,白鹿县来信。”
    封彧打开书信,白鹿县附近的陈家村,找到了貌似顾长烟的一家人。
    他找了三年。
    “王爷,顾将军她躲了这么久,您亲自来请她,若是她不愿意出来……”
    “她会出来的。”封彧坐在马车里,面色凝重,“夏珂筠出来了,长烟一定会出来。”
    “可是……”
    “没有可是,三年了,夏珂筠突然有了动作,也不过是想把长烟引出来。我一直以为当初给了长烟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没想到她是铁了心要和南泽断了关系。”
    “王爷,这不是您的错。”
    “不不,这是我的错,我当初就不该带长烟去大夏,也不该因为好奇,想让长烟和夏珂筠分个高下。”封彧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我错了。”
    车里一片寂静,封彧不再说话。
    他们已经到了白鹿县。
    寒冬的白鹿县被白雪覆盖,偶有几盏亮着的灯笼,都是酒肆茶坊。民居大多熄了烛火,风一吹,更显萧瑟。
    “这边走。”前方有人带路,停在了一户门前,“就是这,小的去敲门。”
    “不用。”封彧摆了摆手,“我自己来。”
    顾长烟已经躺下了,白鹿县是个偏僻的小镇子,这儿并不富裕,大冬天的,实在有些冷得瘆人。
    门外有人轻轻地敲门,这深更半夜的,她披了件衣服走到院子里。
    “谁啊?”
    “在下客商,带着人路过此地,想问个路。”门外的人回答。
    顾长烟便开了门,门一开,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进来,她站在门口,看着,站着,不说,不动。
    半响,才开口:“原来是平王殿下。”
    “长烟。”封彧开口,“能进来坐坐吗?”
    顾长烟屏着气,身子一侧,留出一道缝。
    封彧微微颔首,大步进了院子。
    这矮房子简陋的很,四面是木板盖起来的,风能循着空隙进来,被茅草堵了些。室内只有桌椅和烛盆,一双茶杯显得无比凄凉。
    “你就住这儿?”
    顾长烟坐下来,也不招呼他:“自然是比不上京中锦衣玉食。”
    “我南泽的将军竟然住在这儿?”他又问道。
    “我南泽堂堂第一女将,竟然住在这儿!”怒气突然冲了上来,对着顾长烟脸色渐黑。
    顾长烟面无表情地坐着,不理会他的愤怒:“平王殿下深夜拜访,不如直说?”
    她不像从前那样多么理会他的感受了,在她无奈和夏珂筠断了联系之后。
    封彧不说她也知道了,听到酒肆里的老人说到大夏在边境屯兵的时候,她就猜到了。毕竟,已经三年了。
    “跟我回京。”封彧沉下心,说到。
    “我当初离开京城,现在就不会回去。”顾长烟生硬地回答。
    封彧一愣,莫名地发了脾气:“别人说你通敌,我不信!别人说你卖国,我不信!你和夏珂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夏珂筠是大夏的女皇,你身为我南泽的将军,但凡和大夏有半点纠葛就会被满门抄斩!顾长烟,我想尽办法保你护你迁就你,换来的就是你拿我当仇人?你顾家的家训你还记不记得?要不要本王帮你重温一下,顾家儿女世代保卫南泽,至死不渝?”
    顾长烟一愣,咬咬牙,没说出话来。
    她素来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她只知道拿起枪,拔出剑,保护身后的大好河山。
    可她保护了这片国土,却终究没能保护她。
    白鹿县的位置极好,这里遥遥对着大夏,她偶尔会登上不高的山丘,看看那里会不会出现另一个人。
    可她一直没出现。
    这是第三年,她记得莽苍原一战之后夏珂筠说过,若我三年没有你的消息,一定会再来莽苍原!
    这片地方一直是南泽的国土,因为资源丰富,引得周边虎视眈眈。
    她曾经便抱着守护国土的心去作战,后来她守住了,却再也无法心安。
    三年啊……
    “我真的不想出去了。”她淡淡的回答,无法感受原本该有的伤心。
    “你就想一直窝在这里,像个叫花子一样,饥一顿饱一顿?你拿什么来掩盖你的狼狈?拿什么来掩饰你的逃避?”茶杯在地上碎成好几瓣,茶水溅了一地,她依旧无动于衷。
    “好,你不出去,你愿意待在这里做一个叫花子,宁愿冻死饿死,你想过长泽吗?他是顾家的独苗子!你想过你娘亲吗?你都没想过,你只是自私地想要保护自己。”封彧愤愤起身,“那行,既然顾将军不愿意回京,本王也不强求。但是本王向你保证,但凡大夏在莽苍原有任何动作,本王必定亲自去莽苍原和大夏决一死战,倘若有幸活捉了夏珂筠,就带她来这里看看你顾长烟的狼狈和懦弱,也好让她明白,和你顾长烟被称为双姝,是她一辈子的耻辱!”
    说罢起身甩门而去,只留下木门吱吱呜呜的哭泣。
    她站在原地,看着封彧的背影。
    雪扬了进来,在脚边铺了白白薄薄的一层,风割面,也竟丝毫不觉得冷。
    世有双姝,一为南泽女将顾长烟,一为大夏女皇夏珂筠。这句话无论是南泽还是大夏,人竟皆知。
    当初年少轻狂,谁都不服谁,只想来一场较量,告诉世人,这世上没有双姝,只有一人,或是顾长烟,或是夏珂筠。
    可时至今日,人们嘴里的话依旧是那句,从来没有变过。就好像有顾长烟出场的地方一定会有夏珂筠,有夏珂筠的地方,一定会有顾长烟。她们相辅相成,一起成名,一起淡出。这大概就是命。
    门吱呀一声被关上,顾母拿了件衣裳给她披上,哀叹一声:“长烟啊……”
    她没回答,拖着沉重的脚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久久回荡的是封彧的话:你拿什么来掩盖你的狼狈?拿什么来掩饰你的逃避?本王向你保证,但凡大夏在莽苍原有任何动作,本王必定亲自去莽苍原和大夏决一死战,倘若有幸活捉了夏珂筠,就带她来这里看看你顾长烟的狼狈和懦弱,也好让她明白,和你顾长烟被称为双姝,是她一辈子的耻辱!
    她是她的耻辱!
    蓦地从床上翻了起来,披上裘衣开了门,和顾母撞了个满怀。
    “长烟啊,这么晚了你去哪里?”顾母关切地问道。
    顾长烟佩戴好长剑,出了院子,出乎意料地回答顾母:“我去找封彧!”
    此时的封彧正在去客栈的路上,大雪中前行地异常困难。
    “王爷,顾将军她还是不肯回去。”
    “谁说的?”封彧冷斥了一声,“本王和长烟自小一起长大,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本王会不知道?”
    “可是……”
    “封彧!”侍卫的话被队伍后方传来的女子的声音打断,顾长烟突然出现在马车前,拦住了他的车。
    “怎么?”车内的人冷笑一声,“顾将军想通了?”
    “我想和你谈谈。”
    “本王不喜欢和人谈。”封彧答道,“要么跟我回京,要么你现在就回去,你自己选择!”
    顾长烟站在冰天雪地里,看着那辆华丽的马车。握了握拳头,回答:“我回去!”
    
    ☆、第2章 朕想你了
    
    马车里的封彧嘴角拉扯出一抹笑意。
    他觉得自己终究是了解顾长烟的,哪怕三年未见。
    他当即撩开车帘子,让她上了车:“这样是极好的,我让人回去接你娘亲和长泽,别的就不用整了,顾府一直空着,回去就能住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