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女票是锦衣卫[古穿今]GL 作者:姬游游

字体:[ ]

文案
    只要是呆在她身边遭遇会有各种各样的不幸。
    认识汤圆圆的人都奉行一个准则:
    远离汤圆圆,
    远离汤圆圆,
    远离汤圆圆!
    小灾星汤圆圆很寂寞,
    直到有一天压马路,
    把一身是血的前大明锦衣卫夏锦衣给捡回来了。
    昔年高手来了现代都市,开挂简直不要太明显啊啊啊!
    问起对夏锦衣的看法时,汤圆圆捂着小脸说:就像捡回一只猫,每天供在家里可以摸摸抱抱,钻被窝里面暖暖的,除了玩亲亲会被扔出去,其他的,都还好啦~众人:=皿=你说得是辣个又凶又狠下手无情眼神会杀人的冷场高手么……
    内容标签:古穿今 种田文穿越时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汤圆圆,夏锦衣┃ 配角: ┃ 其它:暖萌甜馨小日常也是很有魅力的哟
    第1章 小灾星
    
    仲夏夜,医院,月朗星疏,一片寂静。
    空荡荡的长走廊里,头顶是散着光的方块状灯,脚下是干净的瓷砖,整个世界安静得宛如隔世。清风从窗子里吹出来,带着仲夏夜特有的宁馨气息,拂过人的发丝,吹得人心情放松下来。
    汤圆圆匆匆地从输液室里走出来,慌忙把正在响铃的手机按成静音,走到外面,才接了电话:“嗯,锦衣病了,我现在在医院。”
    “在急诊,要打点滴……咦?”
    “你问我锦衣?”
    “锦衣当然是在等着打点滴啦,病房里大家都在睡觉我怎么能在那里接你的电话——”
    忽的,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她心中升起。
    点滴……针。
    针。
    妈妈呀。
    汤圆圆在安静的走廊里低低惨叫了一声,一脸惊恐,拔腿就往病房飞奔而去,一边跑还一边对着电话怒吼道:“我知道了!你丫闭嘴行不行!”
    她蹬蹬的脚步声在走廊响起,回荡,在这安静的医院里充满了违和感。
    病房就在眼前了……
    快了……快了。
    眼看就要冲进去了,里面忽然传出来一声尖叫,划破了仲夏夜宁静的夜空——
    汤圆圆冲进去,看见自家“锦衣”正反手扣了护士的手,一脚踢向她膝盖逼迫她跪下来,将她的手反拧在背后,将她的头狠狠按在地上——
    完成所有动作,绝对不超过三秒钟。
    【汤圆圆以头撞墙中。】
    之后,在所有病人与医生护士惊恐的目光里,锦衣同学大喝一声:“是谁派你来的!”
    众人:“……”
    汤圆圆同学,听见这话,腿就是一软。
    完了完了,这下惨了,锦衣又闹事了……
    嗯,要不,逃吧。
    此念头刚刚冒出来,就见夏锦衣回过头,已经看见了正准备偷偷溜走的汤圆圆,一脸凝重对她说道:“回来了?”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汤圆圆那只迈出去的脚又怯怯地缩了回来,怯怯对着夏锦衣点了点头。
    夏锦衣拽着地上的护士小姐的头发,冷冷道:“这厮使银针要害我,还好我提前察觉,卸了她的胳膊……”
    ……
    那句话在汤圆圆的脑海里反复回荡着。汤圆圆的思路而就像卡了壳的录音机一样,吱吱呀呀,除了反复播放卡壳时的话,再也放不出别的东西来。
    卸了她的胳膊……
    温柔又善良的护士小姐……
    汤圆圆仅存的全部希望在那句话里彻底崩溃。
    半晌,汤圆圆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里,她环视一周那些张大的嘴和凝滞在半空中的动作,最终把目光定格在夏锦衣身上,弱弱地说道:“锦衣……咱……先放开,好不好?”
    ======================================================================
    一周前。
    深夜,十二点,仲夏夜。
    皓月当空,月朗星稀,仲夏夜的芬芳与清凉如盛开的花朵一般,缓缓绽放在微微闪烁着星光的夜空里,暖色的路灯光圈下,一辆车缓缓开在马路上。
    汤圆圆头靠着车玻璃,面上的表情很无奈,撅着粉红的小嘴嘟哝一句:“你开快点能死么?”
    开车的郑查理嘴角微微抽搐——
    谁不知道你是出了名的小灾星,只要在你身边带着,就绝对有倒霉事儿要发生,刚从火灾现场逃出来,这大半夜的要是开快了,是刻意要找死么?
    当然了,作为一个三观极正的人妖,郑查理自认是不能说如此锋利的话来割伤圆圆妹妹脆弱的自尊心的。
    在这空阔的马路上,郑查理试图转移汤圆圆注意力,然而这路上实在是没有可以让视线聚焦的地方,他眯着眼睛找了半晌,除了一只路过的野猫以外什么都没找到。
    他只能没话找话说:“哎,圆圆啊,哥现在刚发现,你这双鞋是那个什么#¥牌子的最新款啊~这颜色,称着你那肤色,哎呦呀看得我心里这个痒啊……”
    汤圆圆扶额:“你真的要坚持三十迈一直开到家么?”
    ……
    转移话题失败了。
    半个小时后。
    一轮月亮挂在天上。
    一溜路灯在马路边上站岗。
    一辆车正在马路上龟速前进着。
    郑查理一边高度紧张地注视着前方开着车,一边跟汤圆圆没话朝华说:“圆圆啊,我就看不惯那些说你是灾星的人,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这么迷信呢?哪里有个准儿的?我们现在可是科学法制社会,照我说啊,那些迷信的人都是——”
    汤圆圆把头靠在车玻璃上,有些疲惫地说:“可是今天我一参加,会场就着火了——”
    郑查理被噎了一下:“这种事情哪儿有准?着火了啊,那肯定是后台工作人员没尽力,哪儿能说着火就着火——”
    汤圆圆继续懒懒地说道:“可是我上次一去party香槟酒塞就打伤了一个人的眼睛——”
    郑查理继续安慰道:“那是因为他自己站错了地方!香槟酒塞回飞还不知道躲,再说也是开的人不长眼,怎么能怪你呢?”
    汤圆圆对着昏黄的灯光看着为了宴会专门去做的指甲,鲜红色的指甲在白皙的手指尖如滴血一般,甚是夺目。她心不在焉道:“那我上次去聚会吃饭,大家就食物中毒了……”
    郑查理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立刻反驳:“那是那家餐馆有问题!明知道食物相克还要上!无良商家!黑心!”
    听到这里,汤圆圆把手放在白嫩的大腿上,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笑起来,看向郑查理,声音柔和地说:“那,查理哥哥,你相信我不是小灾星了?”
    郑查理手把方向盘,愤愤道:“当然不是!我家圆圆啊——”
    汤圆圆扬起涂着指甲油的手,对准他后脑勺就是狠狠一击:“那你丫还不开快点!这速度是要龟龟赛跑啊!”
    郑查理缩了脑袋,慌忙道:“哎,我是不熟悉怎么开车,是我技术不好……我是为了咱俩的安全着想……”
    汤圆圆伸手去抢方向盘:“那你停车我来开!”
    这一抢,方向盘就是一歪,在空无一人的开阔马路上打了一个奇怪的弯。
    郑查理被吓得心惊胆战:“小姑奶奶啊,这方向盘抢不得啊!”
    汤圆圆吼道:“我家在四环,你这样开下去,天亮都到不了!我明天还要去面试——”
    车子一歪,两个人在争抢中没能分神去看马路,忽然砰的一声闷响,车子就是一震。
    郑查理下意识立刻狠狠踩了刹车,两个人都向前倒去,磕在方向盘上。
    两个人还因震惊而呆在原地一动不动,手还保持着争抢方向盘的动作,眼神呆滞看着前方,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响着刚才的声音。
    撞到人了。
    撞到人了。
    撞到人了。
    半晌,郑查理哆哆嗦嗦道:“圆圆啊,我们好像撞到什么了,不是个人吧?”
    汤圆圆嘴还张着,眼神呆滞茫然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好像……是个人。”
    郑查理急了,开始推卸责任:“都说了让你别抢了别抢了啊!现在出了事情吧?”
    汤圆圆被赖上责任,立刻大声反击:“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赶紧下去看看人有没有受伤啊!”
    郑查理手抖着死死抓住方向盘:“这么久了还没站起来,八成是死了,不死也是重伤……又没有摄像头又没有目击者,咱们赶紧走。”
    说罢就要开车绕过去,被汤圆圆一把掐住脖子吼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郑查理也冤枉地大喊:“我是弯的!”
    汤圆圆:“……”
    汤圆圆动手去解安全带:“随你便,反正我是要去救人。”临开门,她犹豫了一下,转过身指着郑查理的鼻子说道:“你要是敢开车跑,我就去警局举报你,到时候你开车肇事杀人还逃逸,你自己掂量。”
    郑查理一脸惊恐看着那鲜红色的指甲,一把扒住她胳膊:“这么多年交情了,好歹——”
    汤圆圆一把摔了他的手,吼道:“救人啊!人妖!”
    郑查理被骂,甚是委屈,苦着脸坐在驾驶座上,无比幽怨地想着,还不是你这个小灾星害得我……
    汤圆圆匆忙下车,踩着那十二厘米的要命高跟鞋一瘸一拐地走到车子前面,却愣住了。
    车前是一滩血,血泊里躺着一个人。
    那个女孩子的皮肤在月光下十分白皙,沾染了鲜红的血渍,衬上美艳的脸,更是美丽非凡。那凉薄的两片唇苍白着,却显出一种超逸的美来。
    她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月色下打着卷,微微颤动。
    汤圆圆一时间看呆了。
    三十迈的速度,是撞不死人的。
    这女孩儿显然是从路边走来的,那反着光的柏油路上一路都是她的血脚印,身上衣衫被利刃割破,露出触目惊心的伤口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