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攻守异位+番外 作者:Rebours

字体:[ ]

s
    文案
    重生之前,被她暧昧得丢盔卸甲;
    重生之后,把她撩拨得无力招架
    内容标签:重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墨,简微然 ┃ 配角:季晓妍,田淼淼 ┃ 其它:恍然如梦
    ==================
    
 
第1章 陨落
    “我去一下洗手间!”陈墨突兀地站起来,把一束鲜艳的玫瑰扔在桌上,朝包间外走去。“好,好的…”胡瑞锋担忧地看着女朋友头也不回离开,无声在心里叹了口气,捏紧了手心里的红色丝绒盒。
    “你真是个笑话啊”鞠一捧水泼在脸上,陈墨对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狠狠骂道。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来,心里烦躁地想挂断,却在看到来电名字时颤抖了手指。“小墨,我好想你”明显带着醉意的轻柔女声仿佛蕴含着无法抵抗的魔力。“你,你喝醉了?你在哪里?你是一个人去喝酒吗?”陈墨焦急地连声探寻,对方却没有回答而只是叫嚷着“我在哪里,你猜呀,我不告诉你。”听到这样一句醉话,平日伶牙俐齿的人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一时间只有急促的呼吸声传过去。“哼,我在温莎,这么久不理我,罚你来陪我喝酒!”陈墨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对方却挂断了电话。把黑掉屏幕的手机握在手心,陈墨擦干脸上的水珠,深吸一口气重新回到餐桌,冷静地对胡瑞锋说到:“抱歉,我家里有急事,得立刻回去,有事改天再谈。”对她从不拒绝的胡瑞锋有些慌乱,正想挽留,陈墨却浅笑了一下,指了指他的手,淡淡说了一句“今天真的有急事,不过,我会考虑这件事的”便提起挎包转身离开了餐厅,只留下胡瑞锋坐在桌旁傻笑着捧着还没送出去的盒子。“先生,还要小提琴演奏吗?”服务生谨慎地询问,胡瑞锋摆摆手,小心的把盒子装好,笑着朝停车场走去。
    “可恶,怎么能在他的求婚面前慌乱到逃避地步!这不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吗!”开着车等红灯的陈墨忍不住砸了一下方向盘,懊恼不已。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更是恨不得红灯快点结束。绿灯一亮,踩下油门,突然,从左侧传巨大的撞击,眼前一黑,陈墨失去了意识。
    已经感受不到疼痛,剩下的只有疲倦和寒冷,隐约听到有人说“伤者大出血,快推进手术室!”“滴滴滴,滴滴滴,滴----”“怎,怎么了”陈墨努力想睁开眼睛,眼前却如同放幻灯片一般飞速浮现出离奇的画面,十六岁高中开学典礼上羞怯的笑容,十七岁跨年相拥的少女,十八岁毕业夜晚哭泣的自己,十九岁春节烟雾缭绕的寺庙,二十岁生日草莓味的蛋糕,二十一岁的那条手链,今晚的来电屏幕,全部都是和她的回忆。最后这一切都消失了,画面定格在镶有自己照片的墓碑。看着跪在冰冷坟墓前崩溃的母亲,扶着母亲的胡瑞锋,冲向墓地的父亲,虽然不知道为何自己可以看到这一切,但陈墨很确定自己肯定已经死了。心里满是不甘,流着泪正颤抖着手去触摸自己的黑白照片,这一场景却扭曲起来。场景变换,只见眼前是一个阳台,在心里勾勒千万次的人已将半个身子探出护栏,“快下来!不要啊!”陈墨朝她扑去,却怎么也触不到那人,只能毫无意义的尖叫号哭,看着那人一脸醉意地坐在护栏上,那张铭刻在心里的脸朝自己笑了一笑,下一秒,坠落。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有点小激动(′▽‘〃)
    
 
第2章 重获新生
    “啊!”陈墨睁开眼,一下子从床上坐起,只感觉腹部一阵剧痛,又无力的跌回。“小墨!你醒了!不要乱动啊!护士!我女儿醒了”听到母亲惊讶的叫喊,或许是光线有些刺眼吧,泪水无法抑制的流下来,抬起右手遮住脸,陈墨想起昏迷前的电话,剧烈的撞击,用干涩的嗓音问到:“妈,我没事,事故处理好了吗?”母亲却愣住了,抓住自己的手焦急地询问:“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事故?你是才做了阑尾手术啊!”听到这样的回答,陈墨正要开口,却瞬间明白了什么,竟一下子无言以对。看着母亲疑惑慌乱的神情,陈墨轻轻抽回手,克制着心里翻滚的情绪,笑着说:“我在和你开玩笑呢,没事。”看着母亲和之前明显年轻不少的脸,心一酸,陈墨竟是又忍不住红了眼眶。“你可真是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打了麻醉把脑袋给打迷糊了!这孩子,开什么玩笑,快好好躺着休息!一会你还得查血呢!我给你爸打个电话,他才到火车站呢。”听到这样一番话后,母亲半嗔半喜地坐到病床旁的椅子上,拿出了手机。
    陈墨闭上眼,感受着腹部的疼痛,感受着插在左手的针一滴滴注入冰凉的液体,感受着胸腔里鲜活跳动的心脏,捏紧了右手,“呵,这就是,重生吧?”平日里看过网络小说不少,还曾嘲笑过重生文的不切实际,却不料自己居然重生了。想到车祸前的那通电话,墨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决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陈墨开始梳理重生后的脉络,“我居然重生到了高三那年的九月,既然我重生了,那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像前世那样一错再错!”陈墨正要仔细地思索,却被有些陌生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思路。看着母亲把略微有些旧的白色手机递给自己,陈墨看着熟悉的来电人,“为什么,你还是会打这通电话?”,带着复杂的心情,她按下了接听。
    “墨墨,我好想你。”青涩柔软的嗓音却像世间最锋利的刀刃刺进陈墨心底,一阵恍惚,是有多久没有听到她这般称呼自己了?不由自主地回应“我也好想你。”,却在说完这句话后被自己蠢到,好歹这18岁的身体里是一个25岁的灵魂啊,要不要这么被牵着走啊。对方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却还是继续说出了被封藏在灵魂深处的那句宿命之言,“如果你消失了,我会很难过。”和前世的插科打诨不同,这一次,陈墨只是严肃地回复道:“我不会的。”说罢,又补充了一句“我现在很痛,晚点再聊。”便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放到身边,心里的悸动还是没有平复,只是再一次闭上眼,细语喃喃,“然,这一次,我不会重蹈覆辙。”
    作者有话要说:  重生前的最后一通电话,重生后的第一通电话,都是然然打的哟~(@^_^@)~
    
 
第3章 探病
    如记忆中那样丝毫不差,为期半个月的住院治疗顺利走向尾声,期间既有同班同学的探望,也有亲戚的探望,但获得第二次生命的陈墨毫不在意,想起一些所谓“朋友”“亲戚”后来的所作所为,被母亲扶着在走廊缓步做恢复的陈墨讽刺地扬起了嘴角:“接下来我会好好和你们玩玩儿。”除了静静地考虑接下来该如何处理这全新的生活,她就只是期盼着出院日前一天的到来。因为那一天,最好的朋友和纠葛最深的那个人,都会来看她。
    “小墨,你朋友来看你了!”正在小憩的陈墨揉了揉眼睛,看着走进病房的挚友,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嘿,小陈墨,快要出院啦?”看着快要贴到自己脸上的那张嘴,陈墨故作嫌弃地推开,“我明天就出院,你别这么腻味啊,田淼淼!”看着好友略微婴儿肥的脸颊,陈墨可不会忘了重生前田淼淼那段剧烈消瘦的时期,又怀念地伸手捏了捏那肉嘟嘟的脸,正要开口,却听到从她身后传来了一句“墨墨,你恢复的如何?好久不见。”“果然是记忆太远了啊,你原来躲起来了呢”,陈墨一边在心里默默叹道,一边扯出一个微笑,只见一位身形高挑,穿着格子衬衣和蓝色牛仔裤的女生从田淼淼身后走出来,一双浅褐色的眸子,高挺的鼻梁,可爱的酒窝无不预示她将来一定会迷倒一片人。“简薇然,才十四天而已。”,听到这样的话,对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墨墨,你居然还算了天数啊?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我?”换作之前的陈墨,势必会红了脸嘟嘟囔囔说不出话来,可如今的陈墨可是活了二十五年,仿佛蕴藏水气的墨色瞳孔盯着简薇然,竟是眨也不眨地回应到:“对呀,我就是这么想你。”一旁的田淼淼再也受不了这奇怪的对话,急忙开口打岔:“小陈墨,你可想起过堆积如山的试卷?别忘了,你一回学校就要考月考哟。”陈墨尴尬地捂住了自己的脸,心里一阵感慨:“偏偏是这最糟糕的月考!偏偏我早就忘完了高中知识点!”暂时按耐住想要拥她入怀的激动,陈墨一直凝视着简薇然,嘴上胡乱应付着她们的询问,手却快要克制不住地去牵最爱的人,加上腹部伤口的不适,竟是就这样汗湿了脊背。
    十多分钟后,两人离开了病房。摇了摇头,平复心绪,陈墨从枕头下掏出一周前让母亲带来的习题册,认真地看了起来,感受到脑海里浮现出那些多年不用的公式和概念,陈墨不由笑了,“原来重生后可以唤醒沉睡的记忆呀,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陈墨其实是个学霸
    
 
第4章 回忆(上)
    “啧啧,陈墨你居然喜欢简薇然,你真是一个变态!”
    “不,不是,我不是!”
    “你们听说了吗?尖子班那个陈墨呀,居然喜欢女孩子!”
    “我,我…”
    “陈墨,你这样怎么参加高考?你怎么,怎么能…”
    “我已经没办法了”
    “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你滚!滚出这个家”
    “好…我走。”
    “墨墨,她们说的是真的吗?”
    “薇然,不,不是…”
    “哗———”一道紫色闪电撕裂了夜空,也隐约照亮了雕花大床上蜷缩的那个人。只听得陈墨不安呜咽着,汗水顺着额头流下来,却始终无法挣脱梦魇的折磨。在梦里,穿着蓝色校服,十八岁的陈墨被许多人包围,面对他们或震惊或嫌弃或遗憾的神情,面对他们嘈杂的喧闹,不知嘶吼了多少次,她最后只是缓缓蹲下去,抱住自己的头,无神的眼睛里透露出绝望。不知过了多久,轰轰隆隆的雷声终于驱散了噩梦,抹去汗水,陈墨睁开双眼,不由想起七年前改变一切的那场意外。
    距离高考仅剩三个月,大家都专心备考,尖子班更是人人不肯放松,争先恐后地最后一搏。课间做完一套试卷,陈墨叼着棒棒糖坐在板凳上,视线悄悄地探向同桌的简薇然,傻傻地偷笑起来:“薇然认真学习的样子好可爱啊!”感受到被窥探,简薇然并没有转过头来,只是一抹浅红偷偷爬上脸颊。陈墨心里一动,在课桌下牵住简薇然的手,压低声音说:“薇然,一会儿我们去吃米线吧”心里盘算着那家店上菜速度最慢,又可以多和薇然聊一聊了。“嗯,好呀。”简薇然点了点头,指尖轻轻划着陈墨的手心,“不过别忘了早点回来,今天晚自习还要考试呢。”吃过晚饭,两人一路聊着朝教室走去。
    刚迈进教室门,两人却被奇怪的氛围弄的很是迷糊,教室里只有部分同学,却都围在一起窃窃私语。“怎么了?”简薇然问到,被围在中间的张武分开人群走了出来,斜着眼睛对陈墨说:“陈大学霸,没想到你对薇然竟然有这种感情啊?”说着,扬了扬手里的本子。看着那个薄薄的橙色本子,陈墨涨红了脸扑上去:“张武,你居然敢动我的东西!还我!”可是才一米六七的陈墨没办法抢过身高一米八的男生,只得用力朝他踹去。看到又急又恼的陈墨,张武毫不在意地避开,一边翻开本子,一边说到:“我可没有乱动你的东西,这一本情诗掉到地上我可是助人为乐帮你捡起来,没想到居然看到了这样吸引眼球的内容呀!来来来,一向骄傲的陈大学霸,优秀学生,做个诗歌鉴赏吧!”简薇然上前一步,愤愤说到:“张武,你别胡说,把本子还给我们!”许是被如此对待所惹恼,张武张嘴念到:“我知道,我是无法成为你的伴侣,与你同行。看看结尾,还to 然?简薇然呀简薇然,你看看你最好的朋友是存着什么心思!”教室里瞬间鸦雀无声,陈墨的脸刷地惨白,甚至连身子都颤抖起来。简薇然也是一愣,正要开口,陈墨却转身跑出教室,第一次翘掉了一个晚自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