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方教主请饶命 作者:言放

字体:[ ]

 
 
文案
霍醒:就是看不惯,所以小白白只能是我的!!!!
我要拯救小白白于水火!!!!!
东方白:小白白是你叫的吗!!!!
霍醒:那叫小亲亲!!!!!
东方白:去死吧!!!!!
一掌劈飞。
霍醒:打是情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痛快!我还会回来的——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醒,东方白 ┃ 配角: ┃ 其它:
 
原文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926339
 
第1章 一
“如此,到也洒脱。”
这是我在微博上留下的最后一段话。是留给她的,也是告戒自己。
我请了我人生当中最长的年假,报了一个旅行团,外出散心。
我在经历我人生到中最艰难的时刻。一场从未开始的恋爱,彻底的完结了。我痴笑着自己的傻,却又无法停止不爱。十年,整整十年的煎熬,这期间快乐也好,悲伤也罢,都随着那人的婚礼而终结。
原谅我,不能参加你的婚礼。我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心爱之人嫁给别人,我也不想让你看到我充满悲伤的眼神,在你的婚礼上。你是知道我的心意的,所以你一定能原谅我的不告而别。
望着大巴车窗外的景色,失神了好一会。这盘山道上的景色还是很美丽的,美景宜人,心情也似乎好了不少。只是路程还有很远,总不能靠发呆打发时间。想起离走之前,让小萌在mini下了部电视剧。于是拿出了pad,打开一看。
“尼玛啊——,笑傲江湖啊——”我就不该相信小萌那货!
算了,看在陈乔恩的面子上,我就勉强的再看看吧。
于是插上耳机,随便找了一集,看了起来。
突然感到强大的撞击力,然后就是天旋地转,似乎还来不及感觉疼痛,我便要失去意识。
我这是要死了吗?
我叫霍醒,三十岁。我还没来得及写遗书呢……
 
疼……疼……全身都疼。
我慢慢的张开了眼睛,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看了下周围,好像是竹林。
我还没死吗?车上的其他人呢?忍着全身的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发现身后不远处躺着一个人。过去一看:“陈乔恩?……东,东,东方不败!”差一点没惊得我坐到地上。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得已经不是自己原本的衣服了,而是一身古代的男装衣裳。
这是怎么回事?我脑袋中有千百万个问号飞过,紧接着便是数以万计的草泥马奔驶。“尼玛啊——,穿了——”
此时的东方不败穿着女装,左右肩头都有伤口。我努力的回想着,这样的伤应该是发生在哪一幕的。只可惜,这一版的笑傲江湖实在瞧不上那个渣冲和任大小姐,所以基本都是跳着看的,根本就不太了解剧情。
这可好了,自己莫名其妙的穿到这里。尼玛啊,你叫我怎么生存啊——
我内心又顿感数以万计的草泥马奔过。看着昏迷的东方不败,真不知是哪场戏她有昏迷过。还是……想到一个让我全身发麻的可能,就是我本人把她给砸晕的!
虽然我本人还挺喜欢陈乔恩的,也很心水她演的东方不败,但是现在的情形……尼玛啊,我不是苦逼了吗!
她是东方不败啊!杀人不咋眼啊!我他妈的好死不死的穿了,穿了也就罢了,还把这位活祖宗给砸晕了。本来是想来个失恋之旅的,然后开始新的人生。只是想不到这重新开始是这么个开始法啊!这不是要人命吗!
要不要写个遗书备用?
嗯……霍醒,大好青年。我还没娶媳妇呢!不想死啊——
一阵苦逼的被害妄想之后,我凭命似的将昏迷的东方不败背起来。
嘴里嘟囔着说:“呐!看在本少爷那么喜欢你的份儿上,就不把你一人丢在荒郊野外了。”
幸亏她不重,不然准把我累断气了。
背了大约有两三个小时,终于把她从山上背到了城镇。许是古装剧看的太多了,我竟对这里的一切都适应的很。找了家客栈,要了间上房,又差人请了大夫。
虽然我知道东方不败的武功很厉害,但是万一被我这个不速之客给压出什么毛病来,我还真是过意不去。
我可是找人请的城里最好的大夫!
“大夫,她怎么样?要不要紧?”
“这位公子请放心,令夫人并无性命之忧。”
夫人!要是真娶了她当夫人,那扛拍指数要破万才行,不然人家一个不悦就来一掌,有多少小命够拍的。
不过被误当成是一对的时候,心里竟是美滋滋的。虽谁让人家喜欢她呢,这要是现实中能相遇的话,一定是要签名,要合照!
 “那为何我夫人还在昏迷中?肩上的伤是否严重?”既然是你误会她是我夫人的,那我过过嘴瘾又有何妨的。反正某人现在也听不到,自己又可以愉悦自己,叫叫又有什么关系呢。
“令夫人肩上的伤不严重,只是之前可能流了太多的血,加上身心受创,导致昏迷。估计再过几个时辰便会醒来。我开一些药,喝上几日,调理调理,也就无碍了。”
我付了诊金,差人抓了药。
总算忙完了,才顾到自己。带着自己的猜测,我缓步的来到镜子前。当看清自己容貌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凉气,吸啊,吸啊,差一点没背过气去。
尼玛啊!你丫谁啊!这脸是谁的啊?长的和自己也就是三五分的相似,当然,肯定是比原来的长的更帅气,皮肤更白皙细腻。老子都30了,而这一看就是一小屁孩的身体。突然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情,于是乎,对这具身体作出了不道德的行为,上下齐手。吓死我了!还好,两点还在,没有蛋疼的可能。惊吓过后,也不忘亏下这具身体。原本自己已经够小的了,你这是有多贫瘠啊,连束胸都免了。好在个头没缩多少,不然真不知道找谁哭去啊。只是,身体啊身体,你的原主人是谁呢?真不好意思让我占了去。一想到自己占了别人的身体,那么自己的身体也就是留在了现实世界。想到自己的身体可能血肉模糊的样子,忍不住地吞了吞口水。被害妄想症又发作了。
看来自己回去的机会渺茫了。算了,即穿之,则安之。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再看看现在的狼狈样子,一向注意形象的我绝对无法忍受如此汗味逼人的情形。于是,让店小二准备了一桶热水,舒舒服服的泡个澡。
或许是要了上房的原因,店家的服务质量和速度倒是不错,不一会热水就准备好了。我拴上了房门,走到屏风后面,笨手笨脚的脱了衣裳,进了浴桶,享受我的第一个古代木桶浴。
 
泡过了澡,着实舒服了不少。唯一头痛的就是,外衣穿不回去了。怎么穿都穿不成脱之前的样子,所以只穿着中衣在房里闲逛。
因为不放心把这么一个睡美人独自留在房中,所以只得在房中吃饭。叫了三菜一汤,加一壶酒。正准备好好每餐一顿时,床边传来呻-吟之声。
我赶忙放下酒杯,跑了过去。或许是太过激动了,于是乎,说道:“夫人,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什么事乐极生悲,说的就是我这种倒霉催的人。
就在我说完的一瞬间,我就感觉我的身体像是被什么重击了一般飞了出去,然后撞在门板上,然后门碎了,然后好像从嘴里喷出什么东西来,然后我看了看一地的破损的木渣。
心想:尼玛啊,要不要赔钱啊!
 
 
 
 
 
第2章 二
就知道她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儿,这一掌拍得我差点连肠子都吐出来。不过这身体还真扛拍,我揉了揉胸口,爬了起来。
想到东方不败性多疑,若是让她知道我已经知道她的身份,搞不好以为我别有用心,真的一掌劈死我,岂不亏大发了!还是装傻充愣吧。
“这位姑娘,怎么一醒来就打人啊。好歹我也算你的救命恩人吧。”说实话,我说这话心里有点虚,在很大程度上,她昏倒跟我有脱不开的关系。
“哦……救命恩人。”被她这么审视的看着,浑身不自在,果然是教主气场强大。
“我把你从山上背下来,差一点累得断气。”本想说的可怜点,能博得教主大人的一丝同情的。结果同情的影子毛都没有,还在她眼中看出杀气来。
难道是我方才哪里说错话了?
“不知这位公子可知小女子为何会昏倒。”
乍一听觉得是个问句,其实更像是陈述句。
“我哪里知道,我醒来时你就是昏着的。”
她堂堂的一教之主,竟然被眼前这个臭小子给压昏了。若不是当时自己心灰意冷,毫无防备,又怎么会如此。好在反应过来时,推了他一掌,将他推出数米,这要是真砸到自己身上,少不了断几个肋骨。东方白看着眼前这个人,不像是受重伤的样子,就算之前从高处坠落侥幸不死,也不该一点伤都没有,跟何况方才自己给了他一掌,虽然掌力不算浑厚,倒也不轻,可是看眼前这人的气色,哪里像刚刚被掌力振飞之人啊。
我哪里知道此时我已被锁定为高风险人群,正在我思考怎么留在她身边时,她已经掐住了我的脖子。顿时我感觉呼吸困难,双目突出。
“你是何人。为何偷袭我?”
偷袭她!妈的,我顶多算是个高空坠物——
被她掐着脖子,痛苦极了。艰难的从齿逢里挤出话来,“我又不认识你,且不会武功,我偷袭你干嘛啊!”我保护你还来不及呢!看到那狗血的结局,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你!
不会武功?东方白显然不相信我说的。另一只手,扣在我的腕上,不知怎的我感觉五脏六腑一阵难受,随即难受的感觉消失了,她也松开了我的脖子。
我脱力似的蹲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姑娘,我好心将你从山上背了下来,足足走了1个多时辰,你看我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我容易吗我。为何姑娘如此待我?”我顿感自己像个酸腐的秀才。
“公子是嫌弃小女子待你无礼了?”
“没,没!”我赶忙摆手。或许刚才没掐死我,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既然没有,那小女子倒是想问问公子,为何占我的便宜?”
我的东方大教主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看人家啊,知道的人会向我默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还以为我这儿浓情蜜意呢。
“我何时占你便宜了!”我是偷看你洗澡了,还是扒你衣服了,还是酒后乱你的性了!当然这都是我的腹诽,我怕我多说一个字,都免不了挨拍的份儿。
“不知公子方才口中的夫人指的是是何人?”
果然自己挨拍是祸从口出。
“那是别人——”我特意强调“别人”,“误会你是我夫人的。”
“那别人何以会误会呢?”
我的祖奶奶啊,你这不依不饶的,有意思吗?我当然不知道我一脸便秘的样子已尽收在她的眼底。
“我又怎会知道他人的想法。”想起她捉弄田伯光那一幕,我可不想如田伯光那般凄惨。于是乎,挺了挺腰杆,说道:“姑娘,在下言语上的冒犯,我向你道歉。姑娘当时昏迷,我大可一走了之。可怎么说,我将昏迷的你从山上背了下来。求医救治,细心照顾。我也不奢望姑娘知恩图报,可是姑娘也不能如此不依不饶啊。”
说完之后,后背一直发麻啊。
只见她沉思片刻,说道:“不知公子想让小女子如何报恩?”
听她这么问,我松了口气。
“让我留在你身边。”我在这个世界无牵无挂,若非要找个人亲近,也唯有你了。看你因为渣冲折磨自己,我心里也是不好受的。那种痛苦我能体会的。
为何会在这人的眼里看到悲伤?东方白不解。
“留在我身边?你可知我是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