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月醒河央 作者:中秋(上)

字体:[ ]

 
文案
夏月白一向认为自己的运气不好也不坏,直到莫名其妙落入错乱的时空,来到了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三千八百年前的古埃及之后,她才明白,运气是天底下最不靠谱的东西。
除了运气不靠谱,夏月白觉得第二件应该算是离谱的事情,就是自己居然会去喜欢女人,甚至是这个国家里最有权势的女人……埃及女王。
看着阴谋在身边像鬼魅般徘徊,看着战争在身边像火焰般燃烧,看着宿命在身边像镜子般碎裂,她才发现自己出现在这里并非是一场离奇的意外。
而她能做的,只是在这个与她的世界截然不同的新世界里努力地适应,努力地挣扎,努力地去爱。
望着战火纷飞里策马扬鞭的身影,望着尼罗河长至天际的血色霞光,有一个人等候在那座繁华四溢却浸满孤独的王城,守候着曾经属于两个人的未来。
与命争,与神争,终究是否能争回与她相守一世的长情岁月?
 
本文是“古文明之恋”的第三部,继《梦落两河岸》、《誓爱天国》之后,《月醒河央》就是三部曲的终章。至此,秋与大家的古文明时空之旅,已然完美抵达了最后的终点。
感谢一直以来帮助秋,支持秋的亲们,爱你们,么么哒!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月白,图萨西塔┃ 配角:依然很多 ┃ 其它 
 
 
  ☆、第 一 章
 
  石陵市----博物馆
  刚刚进入五月,温度就一路飙升,仿佛春天刚转了一个身,夏天就来了。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多云天气,厚实的云彩挡住了火辣辣的阳光,为这个高温的春末带来一丝丝的凉意。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雷阵雨,浓云压的很低,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看来下午必定有一场大雨。
  左肩挂着硕大的书包,另一手也没空着,拎着一只鼓鼓囊囊的环保袋,夏月白快步走进博物馆的大门。
  “小夏,你来啦!”门卫室里的老王拉开窗户,探出头热情地打招呼。
  停下步子,回以微笑。“王师傅,你今天不是夜班嘛,怎么来这么早?”
  “明天我外甥结婚,今天调班了。”
  “恭喜啦,你要包个大红包哦。”老王明天要破费了,现在这种人情礼金是水涨船高,没个一、二千你都不好意思拿出手。
  老王点头,笑的中气十足,同时脸上也有些无奈的意味。“哈哈,是啊!那可是外甥呢,少不了他的。”
  “我先去找我爸了。”
  “好、好,你快去。”
  掂了掂沉甸甸的环保袋,加快脚步朝博物馆的办公大楼走去。
  一周前,埃及开罗博物馆的文物抵达了石陵市,将在这里展开为期一个月的展览,能够让埃及同意将重要的文物运到国外展览,真是大费了一番周折。
  她的父亲夏华天作为博物馆的副馆长,为了能将这次难能可贵的展览办得尽善尽美,这些天他暂住在博物馆内的员工宿舍,每天亲自监督展前的准备工作,夏月白则是隔几天就给他送来换洗的衣服,顺便将脏衣服带回家。
  这座博物馆对于夏月白来讲,一点也不陌生,自打小学以来,几乎所有的寒暑假都是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博物馆里度过的。别的孩子利用假期游山玩水的时候,她却和一堆摆放在玻璃罩子后面的古董混过了整个青少年时期。
  其实,她挺喜欢这个清静又带着一点神秘色彩的地方,历经了千百年风雨洗礼的古物,在另一个时代重新又绽放了生命力,这是一种奇妙又难以言语的感觉。
  “爸。”将干净衣服放在夏华天的宿舍,夏月白来到了博物馆右侧为埃及文物展览专门准备的大厅,进去就看见夏华天与工作人员正在检查文物的情况。
  “月白,快来看、快来看!”夏华□□她招手,兴奋的表情像个捡到宝贝的孩子。
  走到他的身旁,看见他手里端着一面杂志大小的椭圆形铜镜。说是镜子,其实连人脸都照不清楚,只能模模糊糊地反射出一些扭曲的人影罢了。“铜镜?”
  “精美绝伦、精美绝伦啊!这是十二王朝的铜镜,你瞧这个做工,你瞧这个雕刻技艺,这可是三千多年前工匠们的手艺,真是不得了!”赞叹不已的开口,夏华天啧啧称奇地放下铜镜,嘱咐工作人员小心摆放在镜架上。
  笑,父亲对于文物,永远充满了无限的珍爱怜惜,似乎那些沾满岁月尘埃的东西,都是一件件能够开口说话的活物似的。
  向四周瞅了一眼,看见大厅的正中央躺着一座巨大的玻璃柜子,三天前她来送衣服时还没看见这个东西,夏月白好奇地走过去。
  三米长的透明玻璃柜子,里面是一具流光异彩的黄金棺,金光灿灿的棺壁上精雕细刻着古埃及文字,棺壁内外两侧都刻着栩栩如生的壁画。
  夏月白贴着玻璃罩子,踮起脚尖,朝黄金棺的内部看去,并没有发现木乃伊,取而代之是一副修长精美的金色盔甲静静地躺在棺内。
  在四周射灯的强光照耀之中,金色的甲身泛出坚硬的冰冷光泽,明明是耀眼夺目的金黄色,却流动着一抹淡漠疏离的寒光,令人后脊发凉。
  不知为何,夏月白感觉有些冷,可能是馆内空调开的太强了。
  移不开的眼,继续盯着盔甲。
  借着灯光,依稀能看见一些浅浅的伤痕,从胸甲一路错落延续到腰侧,这些深浅不同长短不一的痕迹,应该都是利器造成的。
  可想而知,这件盔甲的主人,曾经穿着它驰骋在刀光剑影的血腥战场,震耳欲聋的怒吼厮杀,波澜壮阔的漫天硝烟……那是一幅现代人根本无法想像的画卷,历史长河中一个充满了胜利与死亡的瞬间,悲壮,却也苍凉。
  “可惜了,只是一个衣冠冢。”夏华天不知何时走到身旁,不无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衣冠冢?”愣了愣,重复着说。思绪微微迟滞,夏月白注视着盔甲的目光有些散乱,恍惚游散的精神一时半刻还无法立刻集中起来。
  “从帝王谷发掘出来的时候,黄金棺里只有这件盔甲,没有发现法老的木乃伊。”完好无损的墓穴,意味着并未遭到盗墓贼的洗劫,所以当考古学家们满怀激动兴奋的心情打开黄金棺时,见到棺中只有一幅黄金盔甲,不免失望之余,也多了些许的惊诧。
  衣冠冢在古埃及的帝王墓葬里并不多见,在执拗地相信灵魂可以往复重生的古埃及人眼里,灵魂觉醒时如果没有完好无损的身体,那么复活后的灵魂也将无处可去。
  所以,保存逝者的身体和处理尸体的方法,成就了古埃及人最伟大的一项发明……木乃伊。
  可是,这座庞大的法老墓中没有发现木乃伊,的确令考古学家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这件做工精良的属于法老王的黄金盔甲,绝对算得上埃及现存的几件古代盔甲中,年代最为久远的一件绝世孤品。
  “好漂亮的盔甲。”赞叹,由心而生。忽而,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就放在靠近左手护腕的地方。“爸,那是什么?”
  循着她的指尖看去,一个红色鲜艳的小东西映入夏华天的眼底。“哦,是圣甲虫,古埃及人相信这种昆虫是人类与太阳神阿蒙-瑞沟通的使者,它们被奉为圣虫,常常出现在帝王的陵墓。”
  “爸,我记得你说过,这次用来展览的都是古埃及十二王朝的文物,这座黄金棺是属于十二王朝哪位法老的?”根据夏月白掌握地浅薄的埃及史水平,她实在是弄不清哪位法老对应哪个王朝。
  “这不是属于法老的,是属于一位女王……图萨西塔一世。”
  “女王?古埃及有女王?”虽然父亲是一位博学多识的历史学家,夏月白却和大多数人一样,对外国历史知之甚少。
  扶了扶眼镜,笑说:“当然有了,古埃及历史上有两位女王。一位是大家都熟悉的埃及艳后,末代女王克利奥帕特拉;还有一位,就是这具黄金馆的拥有者,十二王朝的女王图萨西塔一世。”
  “……”自己的历史知识,真的是原封不动地还给历史老师了,夏月白无可奈何地哀叹。
  “她在位的时间虽然不长,却是十二王朝最鼎盛的时期,那时古埃及的领土、经济和军事正处在迅猛发展的阶段。她的父亲打败了努比亚人,将古埃及的疆土扩展到了努比亚,十二王朝的古埃及从政治、经济、农业到军事,进入了无可匹敌的辉煌时代。”真不明白夏月白从小就耳染目睹的受到自己的影响,可是仍然对历史提不起一点兴趣。高考填报志愿时,居然选择了与历史完全不搭调的设计专业。
  淡淡地,有丝鄙夷的口气。“这样看来,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皇二代了。”
  “皇二代?月白,真亏你想的出这个。”笑出声,轻拍着女儿的肩。
  “父辈打江山,她坐享其成继承王位,不是皇二代是什么?”看来拼爹不是现代人的专利,几千年前就开始流行了。
  摇头,否定。“错了,她的王位不是继承来的,是抢来的。”
  “抢?和谁?”
  “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她杀了他,得到了王位。”
  “她杀了自己的哥哥!”惊诧,还有一点……失落,说不明道不清的奇怪情绪。
  “不光是指定继承王位的同父异母哥哥,还有其他几个成年的王子,都被她杀了。她在登基之初,剿灭了国内的异己势力,掌权的第二年在平定埃及内乱后,她发兵讨伐了西奈半岛及叙利亚,取得了全面胜利,再一次扩大了埃及的统治疆域。”这个不被世人知晓的埃及女王,虽然双手沾满了鲜血,可是身处那样一个动荡的年代,她也为埃及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富有,称得上是一位女中枭雄。
  沉吟半晌,偏开脸,不在看那套烈烈金光的盔甲,皱眉的瞬间,叹息。“她……为了一个王位,杀了那么多人,太无情,太残忍了。”
  “月白,那个时代和我们的时代完全不同,想在王室中生存下来,就要面对阴谋和血腥。如果她不这么做,也许她的下场会比那些被她杀死的人更惨。”中肯的解释,不管多么高度发达的文明,无非就是人与人的社会,权力永远是人类生活的中心,为了一顶权力之巅的王冠,任何人都会迷失自己的内心。
  “后来呢?这位女王怎么样了?”怅然,伴随着一缕不知来自何处的伤感,缭绕在蓦然沉重的心头。
  “埃及史对她的记载并不多,她执政十年,死时不到三十岁。因为没有发现她的木乃伊,所以无法判断确切的年纪和死因,只能从有限的文献里猜测,她可能是死于国内政变引起的刺杀,或是战争。”
  沉默。
  竟然……还是躲不过同样的命运,被权力和战场的旋涡吞噬了。
  突然的安静,引来夏华天的侧目,他看向身边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的夏月白,轻喊了几声。
  “嗯?”片刻后,些许茫然的回过神,夏月白扭过脸,发现夏华天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
  “怎么了,喊你都没反应?”
  “没事。”轻轻地,笑起。
  工作人员拿着一份文件找夏华天核实,拿过文件,他朝夏月白关怀地叮咛。“月白,你赶快回家吧,一会儿要下雨,别淋着了。”
  “好,我走了。你晚上早点睡觉,一把年纪别熬夜。”
  “知道了,你路上小心啊,回家锁好门。”不忘记又叨念几句,朝着夏月白的背影。
  “知道啦!”边走边回头,对着夏华天挤眉弄眼,大声应答。
  刚刚走到大厅的门口,一声闷雷在阴沉的天空炸开,隆隆的声响,伴随着一道闪电刺破云层投向地面,灰暗的云层推挤在天边越积越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