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龙吟巫山 作者:张无忧

字体:[ ]

 
 
文案
有诗云:自古少年贪风流,红尘游戏不知愁。 一朝金风逢玉露,方羡人间有白头。
 
秦繁漪:秦氏药业千金大小姐,一朝穿越至上古洪荒时代,方知自己竟是九爪神龙转世真身。
 
龙行云:龙皇之长女,身为九爪金龙。游历天下之际遇见灵巫族巫清竹,两情相悦,私定终身,却因阴差阳错,造就了一副浪荡性子。
 
巫清竹:灵巫族巫女,女娲转世真身,生性外柔内刚,时刻以灵巫族安危为己任,面冷心热,胸有丘壑。
 
胡灵姬:九尾灵狐,千年修为。姿容绝代,性情黠慧,敢爱敢恨,佳人无双。
 
一人一狐,一龙一巫,前生今世,爱恨纠葛,真可谓“前世夙缘未曾尽,今生又添几多情”。
 
PS:
1、本文不坑,若无意外则日更。
2、文中涉及到神话传说人物等内容,全凭作者随想而得,未经过多考据。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洪荒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繁漪,龙行云 ┃ 配角:巫清竹,胡灵姬 ┃ 其它:
==================
 
☆、楔子
 
  A市。
  鎏金会所,是全市最高档的娱乐场所。它的高档不在于装修有多豪华,门面有多宽大,它的高档在于,这个地方并不是你有钱就能进的。
  而这时,在鎏金会所最大的包厢里,一个身穿黑色修身小西装的黑色长发女子正慵懒地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冷冷地注视着地上跪坐着的光头男子。
  那男子被两名同样身着黑色西服的彪形大汉死死地按在地上,头上已是血流如注。他跪伏在地上,全身肌肉扭曲,却是咬紧了牙关,始终不发一言。
  这黑发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该市秦氏药业集团董事长秦凤鸣的掌上明珠秦蘩漪。
  秦凤鸣,原名秦丰,三岁失孤,被寡母含辛茹苦拉扯长大。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这孤儿寡母自然也少不得受人欺负。这秦丰自幼受尽白眼,反而激发了他争强斗狠的好胜之心,长到十岁上头,便跟着街上的一群混混闯了江湖,成日天的打架斗狠,赌博扯皮,俨然成了当地的一名泼皮无赖,真是生生操碎了秦母的一颗心。
  后来在深夜的一场聚众斗殴中,秦丰一时失手竟然生生将对方三人捅成了重伤,哪里还敢在当地逗留下去,当即胡乱收拾了一通,带了老母,便潜逃了去。这秦母一介女子,终身只有秦丰这一依靠,眼下即便他闯下这弥天大祸,也只好跟随着他,天涯海角亡命而逃。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当秦丰以南洋秦氏药业集团领军人的形象回到A市的时候,他已经改名叫做秦凤鸣了。秦氏药业作为当地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得到了当地政府和行业主管部门的大力扶持,过不了多久,秦氏药业就在A市声名鹊起,哪里还有人会想到,这秦氏药业的当家人竟然会是当年那个仓皇逃逸的小混混,哪里又会有人知道,这起居八座,锦衣玉食的秦董事长,在当年竟是赤膊上阵,聚众斗殴的个中高手。
  这个世上,大多数人看到的都是别人光彩夺目的一面,却往往忽略了在光彩背后的黑暗影子。但凡在生意场上,能做到黑白通吃的,总归是更容易生存,秦氏药业集团当然也不例外。
  秦凤鸣当年逃亡到南洋,发家的第一桶金,也不见得有多光彩,可是不管如何,在如今的人们眼里,秦氏药业集团却是一张金光闪闪的招牌,谁也不知道在这个响当当的秦氏药业集团,却是如今A市最大帮会竹青帮的幕后首脑。而这黑发女子秦蘩漪,正是竹青帮的当家人。
  秦蘩漪,女,28岁,身高172厘米,体重52公斤,虽然生的柳眉凤眼,艳若桃李,却是自小打架斗狠,整个一个混不吝。秦凤鸣这辈子只生了一儿一女,长子秦旭晟,比秦蘩漪虚长三年,也是个风流俊俏的模样,目前已经基本接手了秦凤鸣在南洋的70%的生意,年少英俊,风流多金,自然在当地的女人圈里混的风生水起,根本懒得再搭理父亲在A市的生意。随着秦氏药业的发展壮大,秦凤鸣也慢慢觉得力不从心起来,儿子不给力,他只好将目光转到了女儿身上。
  说起这秦蘩漪,倒也是个人物。秦凤鸣原本是想将秦氏药业集团交给她负责的,没想到她自己提出来,与其将秦氏药业集团交给她,还不如将竹青帮交给她。秦凤鸣原本想着这道上的事,女孩子做总归不太合适,没想到秦蘩漪上任没几个月功夫,不但使得帮内众人服服帖帖,更是使竹青帮在A市的地下组织中脱颖而出,一举成为了当地声势最大、影响最深的帮会组织。
  秦凤鸣在位之时,A市的地下组织除了竹青帮外,尚有东北人组成的架子帮和川藏人组成的四川帮。那些时日,这三个帮会势呈三足鼎立之态,虽是皮笑肉不笑,暗地里相互下些黑手,但在场面上却始终是一团和气,相安无事。
  只是当架子帮和四川帮听闻这竹青帮交由秦蘩漪掌舵时,就有些不安于现状了。他们在背地里嘲笑秦凤鸣后继无人,竟然将这大好江山交给一个女娃娃,想来这秦大小姐锦衣玉食貌美如花,恐怕受不了这般江湖恩怨,打打杀杀的日子吧。
  他们私下商量着两家里沆瀣一气,好好地给这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上一课,顺便也可从这秦氏集团中捞点好处。可谁知这刚一交手,才知道这秦氏小姐正应了一句老话叫做“人比花娇,心似蛇蝎”,不但利用双方合作合同中的漏洞从他两家挖走了一大笔利润,而且还将计就计引来条子扫了他两家最旺的场子。
  更要命的是,那天架子帮的老大好死不死正喝的烂醉,也算是警方的一大意外收获。这两下里一夹击,直把这架子帮和四川帮的气焰打了下去,坐实了凤鸣帮在A市一家独大的地位。
  然而所谓贼心不死,这架子帮和四川帮虽然吃了大亏,但也将这秦蘩漪视为了眼中钉肉中刺。而架子帮老大被抓,帮众群龙无首,也推不出一个得力的人来主持大局,渐渐地,架子帮的人与四川帮混在了一处,无形之中,这四川帮的势力便又大了起来。
  此时的四川帮中也出了个人物名唤刘国伟,其人阴狠狡诈,又兼心狠手辣,他使尽各种手段博得了当时大哥的信任后,又上演了一场“夺宫”,生生地将自己推上了帮中龙头大哥的位置,同时又将眼睛盯上了竹青帮那个冰山美人秦蘩漪。因为刘国伟生平有两大愿望:其一是他要当A市最大的大哥;其二便是他要睡A市最美的女人,秦蘩漪。
  这两下里一交手,真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时之间谁也占不了便宜。而当秦蘩漪听说了刘国伟这两大愿望之时,却是咬碎了银牙。
  此时,她正摸着脖子上系着的古玉,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光头男子,日前,她派去刘国伟身边卧底的小蔡被人发现沉尸水库,全身骨折筋断,竟是面目全非。
  当尸体捞起来的时候,小蔡身上还留着一张用防水布制成的字条,上面写着“秦小姐笑纳”几个血淋淋的大字,落款却是个伟字。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刘国伟,但偏偏又抓不住他的一丝把柄。这小蔡的身份本是严格保密的,除了秦蘩漪自己,就只有他的联系人,也就是跪在地上的光头男子知道了。
  此人姓陈名钢,得过全国格斗冠军,多年前加入秦凤鸣麾下,当日竹青帮与架子帮、四川帮火拼的时候,也是出过大力的,因此也深得秦凤鸣的信任。因此秦凤鸣退任之前,也给他摆了个不大不小的位置,在这帮中自然也算个人物。
  小蔡出事后,秦蘩漪引而不发,只是在暗中查访,方得知这陈钢竟然是刘国伟放入凤鸣帮的一颗棋子,也难怪这小蔡放过来的消息一直真真假假,想不到竟然是被对头暗中占了先机。想必这小蔡的身份也必然是眼前这个人泄漏出去的,一想起小蔡那双机警忠诚的眼睛,秦蘩漪就恨不得将这陈钢撕碎了。
  陈钢倒也硬气,他知道身份已经败露,也就坦然面对了。他拼命的抬起头看着秦蘩漪,想从她的表情中看到自己的命运。他希望能够有一个痛快的结束,可是从秦蘩漪的表情上,他知道他这么想只是一种奢望,于是他禁不住自嘲的笑了笑,似乎有些认命了。
  秦蘩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细细的高跟鞋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无声无息地来到了陈钢跟前,冷冷说道“你是怎么把消息传出去的?”,她的声音清凉如水,却又冷峻如冰,听在人的耳朵里,不觉泛起丝丝寒气。
  陈钢抬起头看着秦蘩漪毫无表情的脸,冷笑道“成则王侯败则贼,既然被您擒住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要杀要剐,放手过来便是。”,陈蘩漪勃然大怒,一脚踩上了陈钢撑在地上的手,细细的鞋跟踩在他的手上,顿时将手背踩出了一个窟窿。
  陈钢闷哼一声,只听秦蘩漪冷声说道“你不说可以,只是我想,你应该感受一下小蔡当日的心情。”,还没等陈钢有所反应,她的手中突然就多出了一根一尺长的钢管,没头没脑就朝陈钢身上抽去,陈钢受痛,不觉拼命挣扎,却被那两名彪形大汉死死按在地上,只好生生的受着秦蘩漪的怒气。
  就在他的惨呼哀嚎声中,秦蘩漪已经砸断了他的两只脚骨。她冷冷地看着陈钢,道“出卖我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陈钢的嗓子已经喊哑了,他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恐惧的目光死死望着秦蘩漪又一次扬起的钢管,只听秦蘩漪冷酷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究竟是说还是不说?”。
  这时,门外又进来了四个黑衣男子,手上抬着的,正是一个一米见方的铁笼子。陈钢一看到这个铁笼子,身子颤抖的更加剧烈了。他似乎想起了当日小蔡的遭遇,他的精神已近崩溃,就当他正要大声求饶的时候,却听到了屋外震天动地的爆炸声!
  秦蘩漪惊讶的转头看向门外,正要开口询问,却见室外连滚带爬冲进来一个人,大叫道“大小姐快跑!对方,对方有大型杀伤性武器!”。说时迟那时快,他的话音未落,却听见耳边呼啸声起,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夜的电视新闻里出现了这样的画面:本市最豪华的鎏金会所莫名遇袭,秦氏药业集团千金秦蘩漪失踪,秦氏药业集团董事长秦凤鸣知悉后当场晕厥。目前警方已经正式立案侦查,本台还将继续关注报道。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开新文啦~~~~撒花~~~~~
欢迎小天使~~~欢迎读者君包养,点评,吐槽~~~~~
 
☆、巫女清竹
 
  秦蘩漪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五六岁左右粉妆玉琢的小女孩。此时,她正扑闪着充满灵气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秦蘩漪。她身上穿着一件月白的麻衫,一头黑瀑般的长发自然披散在肩头,更衬托得目似星辰,唇若桃花。
  秦蘩漪愣愣地看着她,她的这身打扮显得那么古朴清雅,却丝毫不似现代装束。小女孩一看到她幽幽醒来,顿时一下扑在了她怀里,展颜笑道“龙姐姐,你没死呀!我就知道你不会死!”。
  “龙姐姐?”,秦蘩漪转头四顾,却未见一人。她被小女孩这一扑牵动了身上的伤口,不觉闷哼一声,又痛出了满头大汗。
  小女孩见她痛的脸色发白,慌忙从她怀里爬了出来,皱着小脸道“龙姐姐,你又受伤啦,你呆在这里别动,我这就去叫姐姐来救你。”,说罢,也不等秦蘩漪开口,闪身就跑了开去,转眼已不见人影。
  “……”望着小女孩离开的方向,秦蘩漪不禁一头雾水。她环顾四周,看到自己身处在一片花圃之中。这片花圃很大,可谓是姹紫嫣红争奇斗艳。更有奇者,这些花卉形态各异,竟是她从来未曾看到过的。
  淡淡的香气充斥着鼻端,秦蘩漪似乎觉得身上不那么疼了。只是这附近周围的环境是那么的陌生,陌生的似乎她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秦蘩漪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伸手朝颈上摸去。当她摸到那块古玉依旧好端端的系在她的脖子上时,方才轻吁了一口气。
  自她懂事起,这块玉便已经系在了她的脖子上。至于这块玉是怎么来的,就连秦凤鸣也说不清楚。只记得不知哪天起,她的脖子上就有了这块玉。
  秦凤鸣也叫人看过,都说这块玉是个古董,又见秦蘩漪爱若性命,也就听之任之,让她一直挂着了。说来也怪,这古玉挂在秦蘩漪的脖子上,从小到大,秦蘩漪连感冒都甚少得过,这玉,俨然成了她护身的宝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