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储宫之名+番外 作者:下午要听写

字体:[ ]

 
 
文案
流年不顺的宫大小姐最近连续遇上了三件糟心事,半路遇袭是第一件,死里逃生后身体里居然多了个灵魂这是第二件,最后一件那个霸占着自己身体的混蛋居然还无法无天的去拿她的身体撩她妹妹!真当她是死的啊!
 
褚洺最近喜忧参半,她莫名其妙穿越了不说,居然还和某个护短刻薄的大小姐共用一个身体!好在大小姐无比嫌弃她从而积极帮助她寻找回去的方法……但褚洺慢慢发现这宫家两姐妹都太不让人省心啦喂!
 
宫沐清最近很忐忑,作为被撩的妹她自省下来自己的行为从头到尾中规中矩啊,所以不正常的还是姐姐么?没关系放着她来解救。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暴躁的富二代穿越之后和更加暴躁还睥睨天下的大小姐相亲相爱的旅程。
 
还有偏执病娇的姐控和风情治愈系御姐,怂包又心怀天下的小皇帝,侠骨柔情的女侠,她们的故事会让你驻足吗?
 
1v1,作者亲妈系列√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灵舒,褚洺 ┃ 配角:宫沐清,尤梨漪,宁落,齐耶颜 ┃ 其它:百合
==================
 
☆、一脸懵逼.jpg
 
  如果说褚洺一个小时前还在嘲笑和她说着穿越剧的闺蜜,一个小时后她睁开眼,看着眼前泫然欲泣的丫鬟样的人,懵逼了。
  眼前的人明明眼里满是惊喜,却又小心翼翼的不敢上前的模样有些好笑,褚洺张了张嘴,发现喉咙干涩的发不出声音,于是她抬了抬手,旁边一女孩赶紧上前,她顺手抓住女孩的衣领往下拉。
  女孩吓的倒吸一口冷气,一双泪汪汪的眸子往一旁直撇。褚洺看着眼前嫩生生的脸蛋,明眸皓齿分外清秀,样子估摸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
  褚洺抬手贴上女孩的脸,温软顺滑的手感实在是太真实,也正是这份真实感给了褚洺又一暴击……真的不是在做梦啊……这古色古香的装饰怎么看也不像现代,丫头的服饰也是朴素却也看得出做工细致,褚洺一半文盲的知识储备也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处何地,慢慢地觉得眼皮越来越沉……恍惚在完全睡着前听到一声冷笑。
  阿依看着自家小姐又有一头睡过去的趋势,想叫又不敢叫,憋得一张小脸都红了。小姐的手臂还搭在自己脖子上,她用手肘死命撑着床沿才努力让自己不至于埋进小姐胸口……她一个劲的用眼神示意旁边的七两,七两决绝的摇头,死活不愿意上前。
  自家小姐的脾气阿依也不是不清楚,喜怒哀乐阴晴不定,高兴了打赏,不高兴了大伙都跟着遭殃。小姐不喜欢人碰,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思,七两决定袖手旁观,再说自家小姐那么好看,这是你的福气,七两用眼神说。
  你说好你上啊!阿依的白眼都翻不过来了,终于撑不住一头栽进了小姐胸口。
  宫家的长女遇刺了,洛城的人一时间谈之变色。据说宫家几朝为商,改朝换代的风波都没能让宫家颓势下去,一到局势危机便散尽家财全力来支持改朝运动,宫家一直以来,男不入朝政,女不往外闻,但每朝的皇后必是宫家长女,如此这番下去,民间也有了得宫者得天下这说,宫家长女如今遇刺生死不明,皇族震怒,搅得这皇城内人心惶惶。
  “作为红旗下生长的美少女封建迷信我是拒绝的。”褚洺面无表情的吐出这样一句话,惹的一旁候着的阿依七两面面相觑。
  “说了多少遍不要说出声。”果不其然脑海里传出冷冽的呵斥。
  啧,褚洺,或者说现在是宫灵舒,不久前遇刺的宫家长女,现在正悠闲的在庭院里晒太阳。
  宫灵舒对目前的情形感到难以接受,她还是她,但受伤后身体里竟然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灵魂,还掌握着她身体的主控权!她对这个不速之客实在提不起好脾气,连平时的虚与委蛇都端不出来,她只想抛开教养对着这个坐没坐相的人呵斥坐好。
  褚洺歪了歪脑袋像避开什么,她没有理会那个明显压抑着怒意的声音,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的主人,说是王女,但就是皇帝的童养媳嘛,她想。
  “你!”脑海里传来惊怒的一声,褚洺吓得一个激灵,这你也能听见?她诧异道。
  “无礼!”宫灵舒气的不轻,奈何这个人又不能像以往一样直接丢出去,想想就更气,直觉得还没好全的伤口又给气裂开了。
  “对不住对不住,”褚洺充满诚意的道歉,“我这个人就是心直。”又惹来丫头们的一阵注目。
  “你再这个样子,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宫灵舒看着眼前,这个只能由褚洺来决定的视角,不由得又一阵头疼。
  “要不是我,你估计早死了,”褚洺笑得虚情假意,“不然我会在这里给你背锅?”
  宫灵舒叹口气,“褚姑娘,既然我们都情非得已,那就请姑娘好好配合,早日找到离开的办法,也好让我们都早日自由。”
  “那是自然。”褚洺往软榻上靠,不小心擦到肩胛处的伤口,疼的她呜咽一声差点哭出来。在天朝还算富庶的家庭长大,一路风风雨雨的过下来,偶尔有些小伤褚洺也不在意,但一来这儿就带一把人洞穿的可致命伤口,还有一身细小的像纸片划开的伤口,再加锁骨处一明伤,处处都是往死里砍的样子,褚洺都可预见宫灵舒不太好过的日子。
  伤是宫灵舒的,疼的是她,真是心里苦。
  耳边传来轻呼,“大小姐,四小姐来了。”
  褚洺抬眼,一少女模样的人翩然而至,一对上褚洺的视线就作势往她怀里扑,七两赶紧上前拦下,“四小姐使不得啊!大小姐伤还没好!”
  宫沐清一听,扒着七两手臂泪汪汪的看着褚洺,褚洺站起身拉过她指着自己喉咙摇摇头。阿依在旁边解释道:“大小姐受伤刚醒,受了些火气嗓子还没好过来,大小姐四小姐先坐,我们去再备些点心。”说着和七两下去了。
  褚洺看着眼前的丫头,和宫灵舒相似的五官,只是更为稚嫩,褚洺想起第一次看见宫灵舒的脸时,秋水剪瞳肌肤胜雪,唇角上钩添分轻佻,直眉入鬓又显英气,最漂亮的还是那碧绿的眼瞳,生的真是好看,当时她就说,这要是在我那儿妥妥的明星料啊。
  然后她就听到了宫灵舒的声音。
  她开口说的是你是谁,但褚洺觉得她的语气配上“刁民!”才合适。
  “你又是谁?”褚洺看着被打磨得很清晰的铜镜。
  “宫灵舒。”那个声音说过这一句后就没开口了,好像只要报出这个名字就不用多言一样。
  “是谁?”褚洺歪歪头,镜子里面的人也跟着歪头,“这个身体的主人吗?”
  那个声音静了一会儿:“是。”
  “你长得真好看。”褚洺点点头。
  “……”声音沉默了。
  “我叫褚洺,我想我应该是遇到了类似穿越一样扯淡的事,简单来说我不是这个时空的人。”褚洺快速地接,“我不知道的怎么到你的身体你的,但你肯定最近遇上了落水高空坠落或者袭击之类的,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都是套路。”
  “……”
  “我是想回去的,你也想拿回身体的主控权吧?”
  “我不管你是谁,但你控制我身体的这段期间,你就是宫灵舒。”那个声音冷淡,“你回去的事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褚洺松了口气。
  “现在,记住我的话,让你认识一下宫灵舒。”
 
☆、我的妹妹小棉袄
 
  “灵舒姐姐?灵舒姐姐,”褚洺回过神来听到小丫头唤她的声音,她歪歪头意示她在听,宫沐清这才接道:“灵舒姐姐没事就好,担心坏沐清了,我还天天祈福姐姐要平安才好,”
  唉,褚洺听到一声叹息,接着宫灵舒说:“清儿平时比较粘我,小丫头没什么心眼,我只盼她能一生安康。”
  “我宫家人丁不兴,娘亲生下清儿就去了,爹在娘走后也没再娶,就一心向佛不问家事。我底下有两个弟弟现在在打理家业,清儿最小,我也舍不得让她去面对外面那些牛鬼蛇神。”宫灵舒少见的喋喋不休起来,褚洺看着同样兴奋的宫沐清,心想敢情这俩姐控碰上妹控了。
  “什么姐控妹控?”宫灵舒停下来问道。
  “对了灵舒姐姐我有正事告诉你。”
  嗯?
  “那日袭击姐姐的人我们保住一活口。”
  宫灵舒闻言一愣,她遇袭那日刺客只有五人,而她带着一队人马全都葬身这五人之手,刺客的狂热简直出乎意料,身中数刀还能健步如飞的朝她杀过来,渐渐不敌之后还举着火药自爆,血肉飞溅之处全都有被强力腐蚀的痕迹,十足的死士,宫灵舒根本没有抱有活口的指望,这种人要救活比杀死要困难多,如今听宫沐清这么一说,她倒有些好奇。
  褚洺比她还快,“去看看。”
  刺客的来历很有可能与她穿越有关,她有必要去看看。
  宫沐清反而踌躇了:“姐姐身子还没好,我担心姐姐看了会不适。”
  宫沐清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褚洺刚踏进地牢就感叹,看起来大气庄重的宫家也有如此逼仄的地方,处处透出不会让人好过的恶意,深黑的墙壁,沉重的回声,撩拷交错的响声,让褚洺怀疑顺着这条路走下去会不会直接到达地狱。
  宫灵舒感受着身体过速的心跳,嫌弃的开口:“受不了就养好再过来,这是我的身体,你不要乱来。”
  褚洺没有理会,严酷的私刑激起她一身鸡皮疙瘩,她半靠在宫沐清身上,腿软的走不动路,这比她想象的可怕多了,敢情她现世跟这比起来就是小打小闹而已。
  敢袭击宫家大小姐的人,应该有会受到生不如死待遇的觉悟。
  褚洺看到刺客的第一眼就眼前一黑,一直扶着她的宫沐清赶紧把她带了出去,一接触到地面的空气褚洺就忍不住干呕起来,血腥和焦臭味在她鼻腔里打转,让她的胃一阵痉挛。
  宫沐清担忧的拍着褚洺的背,让人备了茶在一旁侯着,她大概估算了一下目前宫灵舒的体质,更加坚定了要把害姐姐的畜生碎尸万段的想法。
  从来胡作非为褚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再次之前她从来想不到人会是那个形状 ,这不是电视剧,这都是真实,想想褚洺就又想吐。
  “灵舒姐姐……”宫沐清一脸担忧。
  “我……”褚洺一开口,嗓子疼的拉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褚洺眼前一黑,干脆利落地昏了过去。
  宫灵舒,“……”
  这个人看起来漫不经心还有些气势的人居然如此弱不禁风,宫灵舒有些恼,这没用的人会耽搁多少事啊!
  褚洺晕了过去但宫灵舒还清醒着,她没办法控制身体,但总算有了触感,她听到宫沐清着急的让人把她送到自己卧室,接着便是伤口传来的痛感……难怪褚洺会哭,真的好疼……
  凭着感觉,宫灵舒知道自己是到了宫沐清的卧室,空气里传来的熏香和她房间里不一样。
  接着,她听到了宫沐清要阿依七两去打水,她要给姐姐沐浴……等等,一直以来是清儿给自己洗漱么?为什么不直接交给阿依呢?发表不了任何意见的宫灵舒,这个时候也只能任人摆布了。
  衣物摩擦的声音了听着脚步声,清儿应该到了床边。
  宫灵舒觉得压力很大,清儿虽然小她不过六岁,但娘亲走的早,清儿可以说是她看着长大的,和宫灵舒越长越像的样子更是让她把宫沐清当成了半个女儿在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