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嫖 客不寻欢GL 作者:度我(上)

字体:[ ]

 
 
林律师和从事[和谐]职业的归小姐。
 
此文想法来自李某某案。当时李某律师为他做了无罪辩护,称被害人是坐台小姐,不算强|女干。
这份无罪辩护引来了对律师的口诛笔伐。
 
但其实,律师只是个帮委托人说话的职业,只是在中国大众眼中,被赋予了神职光环。而妓—女是底层。
律师和妓|女,都不该被责备。
 
卫道士不要看!卫道士不要看!卫道士不要看!!重要的事说三遍!别在我文下对妓·女小三道德批判。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逸人,归兰,赵臻┃ 配角:司晓,米白,宁玉 ┃ 其它:妓|女,律师
 
 
  ☆、第一章
 
  一
  灯光暧昧不明,却还没有暗到可以隐藏这些肆无忌惮亲吻着的男男女女。“咣当”一声,酒杯被某个情动的动物打翻,伴着清脆的碎裂声,溢出些*情的酒香来。
  这就是归兰上班的地方,红灯区。不管你相不相信,故事就在这里发生。
  “砰”地一声门被撞开,郝姨一头扎进来,厚厚的红唇一点也不得歇,扯着嗓子喊:“好生意,好生意。”
  门还在晃个不停,控诉着郝姨的粗暴,几个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女人半裸着身子,若无其事地抬头看了一下,见是管事的,便又疲乏地垂下了头,静静地换衣服。
  冷场了。郝姨僵硬地抽动着脸上的肌肉,好不尴尬。这年头的妈妈生也不好当,伺候着客人伺候着小姐,讨些生活。
  归兰费力地扣起裙子上的纽扣,见无人应一声,于心不忍,问了一句:“什么特别的生意?”
  郝姨的眼睛亮了,笑容又重新堆起来,扬扬手中卡片:“是个女人。”
  “女人——?”几个女人都抬起头来,不能置信。其中一个皱了皱眉头,说:“你什么时候接这种生意了。”
  郝姨不好意思地摩挲着手里薄薄一张纸:“大价钱呢。”
  低着头的归兰突然猛得抬起头来:“什么价?”
  郝姨伸出一个手掌,看了又看,放下一根手指,最后还是变成招招手的姿势。
  归兰把耳朵凑过去。
  “好!我去!”
  郝姨拍拍归兰的肩,把卡片塞给她:“吶,这个地址。”笑得颇有城府。这新来的姑娘倒是爽快,难得难得。
  “不在这里?”归兰把地址看了几遍,疑惑地问。
  郝姨耸耸肩:“人家怕这不干净。”一张脸上尽是司空见惯的淡漠。
  归兰沉默了,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一个声音响起来:“切,她怎么不嫌这的人不干净?”穿衣服的女人把扣子扣好,对着镜子详细瞧了一番,又把扣子解开几颗,露出胸前勾人春光来,然后转过身冷哼两声:“寻乐子还装清高,呸。”
  一片附和声响起。
  “归兰,你别去了。跑那么远出外卖,还是女的。指不定是个变态,不安全。”
  归兰笑笑:“谢谢你,宁姐。没事的。”
  “别怪我没提醒你,而且,最近——查得可紧。”
  归兰不作声,继续换着衣服。她不知道女客人的口味,对着镜子将暴露惹火的身材遮敛了些。妆容也擦得淡一些,原本清秀的脸蛋这才稍稍露出些真正的模样来。她对着镜子抿了抿唇,满意地笑了。
  一屋子人都静默地看着她。归兰转身,语调轻松:“你们何必像送终一样看着我?”
  这里是日式夜总会,女人们陪陪客人跳跳舞,而这点微薄的薪水养不了香水毛皮,下了班郝姨会给她们安排一些生意,赚些外快。
  归兰刚来这里不久,做事倒是勤快,乏得只能用厚厚的妆遮住眼圈。郝姨隔着汹涌的波涛摸摸自己的良心,关心地说:“小兰啊,有什么困难,记得和姐姐说。”
  归兰笑着点了点头,拿着地址出去,没走几步,又转过头,问道:“那个,和女人的话,要带套么?”
  林逸人。林逸人。
  坐在宝马车上的时候,归兰是第一回体会了一把香车美人的感觉,只可惜,这香车和美人都是让人家享用的。
  司机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归兰把小巧的下巴搁在车窗边上,灯火霓虹融成一片,匀速划过眼前。
  脏?哼。有钱人的臭脾气。
  跳舞,上床。在舞池里把衣服敞开,在床上把衣服脱掉。只有在这夜晚的风里,才会觉得衣服是有点用处的。归兰紧了紧少之又少的衣服,深吸一口气,去面对她的金主。8CM的高跟鞋踩在夜晚虹灯照亮的路上,空洞又高调。
  没过多久,富丽堂皇的宾馆又让归兰忍不住把有钱人狠狠批\斗了一顿。
  “您好,请问需要房间么?节假日期间普通住房全部七折。”
  “我找林逸人。705。”
  “请问您有预约么?林小姐交待过全部谢客。”
  “预约?她约的我!”这女老板的架子太大,还没见着人,归兰已经气愤得快跳起来。
  “你乱跑什么?”司机匆匆跑来。地下停车的工夫,这不省心的俏小姐就不见了,叫他那冷峻的脸上也是一头汗。
  “是你自己不见的。”归兰没好气地反驳一句。
  司机看起来与这里颇熟悉,与前台交待了几句,就将归兰领上楼。
  “怎么,看起来你老板没少领人来,对这里这么熟悉。”不是归兰八卦之魂燃烧,而是她实在忍不住想损那还没见着面的老板两句。
  “房间是老板长期包租的,老板偶尔到这里休息。你是第一个。”电梯升到七楼,“叮咚”一声门打开,司机轻淡道:“到了,请您自己进去。”
  不知为什么,归兰看到这个身材雄伟的司机一副眉低眼顺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乘着电梯门合上之前,用手指舔舔脸,戏谑道:“男人。”司机皱了皱眉,然后那张死气沉沉的脸就和电梯门一起合上了。
  归兰想深舒一口气,可发现竟然紧张地一口气都吐不出来。大理石的墙壁干净得可以照见人,归兰看到对面的自己,艳丽得俗气,高昂得卑微。
  整理了衣服,对自己笑。卑微的人有自己的活法,不必把头低下。
  不偷不抢不求人,靠自己赚钱,这是归兰最大的自尊。所以她是昂着头敲门的。
  归兰一向相信人生而平等,但不得不承认,人和人的命终归不同。命苦不能怪政府,命贱不能怨人民,这些挥霍奢侈的资本家才真该死。
  所以当归兰第五次敲门却无人应门的时候,真当是一个“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也不顾穿的是短裙,抬腿临门一脚。门撞在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把归兰自己也吓了一大跳,这才发现门根本只是虚掩。房间里依旧静悄悄,像是侦探小说里的密室似的。
  就在归兰以为自己被放了鸽子的时候,猛得瞧见里屋里一点微弱灯光。壮着胆子往里摸,光亮的范围越来越大,光源中心,一个清瘦的背影笼罩在其中,发丝鬓角都带着一点灯光的柔。是个女人。
  归兰笑了,立刻换了副模样,手臂撑着门,指尖轻叩门板。
  然,那人不理。
  归兰不急,静静端详了一番。那女人拿着钢笔,面前是一本书,像是在做批注。背影倒是不让人讨厌。归兰清了清嗓子,莫名地起了胆子:“喂,接客了。”声音慵懒妩媚,如她此刻靠在门上媚笑的模样一般,似有醉态。
  这招真当是百试不厌,屡试不爽。不过,也总有例外。
  女人的声音冷清得让归兰想起了刚才受的夜风,她问:“刚才进来关门了么?”
  归兰愣:“没有。”
  “去关上。”三个没有任何波澜的字。
  归兰在原地怔了怔,一时不知做什么反应,也罢,顾客是上帝。门掩上了,归兰环着手臂看着那女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林逸人。
  既然人家不急色,我也没必要装得像个荡\妇,且看谁耐得过谁。归兰这样想,狠狠“嗤”了一声,开始毫不客气地盯着她看。
  果不其然,归兰败下阵来,那背影一动不动,而归兰已经站得腰酸背痛。莫不是睡着了?归兰试探着问:“喂,你没睡吧?”
  林逸人动了动,算是给了回应。一会儿,又说:“你没事做?”
  归兰媚笑:“我的事,等着你做呢。”
  “先去洗澡。”四个简单的字,平淡语气里有着不容抗拒的威慑力。
  归兰冷哼一声,去了。虎狼之心果然藏不住,装得再像也无用。浴室里果然没有睡衣。归兰洗着澡哼起歌来。谁在乎?今晚的红票子有着落就好。讨日子久了,自然对自己也狠心一点,贱卖一点。
  雾气氤氲,水流划过身体,温柔得让人想窒息。
  “脏”,归兰忽然想到这个字,不禁又想笑,更放荡地笑。有钱的人能用钱将自己洗白,而没钱的人只能在生活的泥潭里打滚,碾得一身脏,再忍得干净人的唾弃。
  裹着浴巾,归兰在水珠流淌的镜子上,看到模糊不清,素面朝天的自己,急急忙忙冲出去。好在林逸人还没什么动静,归兰抓了包取出化妆包,快速地补起妆。怎么能用真正的面目面对这些,总有一天会对自己厌恶。
  归兰看了看钟,足足两个小时,舔着嘴唇笑了。她也算对着这个有钱人摆了个架子,那个假正经真虎狼的女人。
  也许是因为身上还留有沐浴后的余热,心里也熏得格外柔软。当归兰抓着浴巾一脸欲说还休地走进里屋,看到那片昏黄的灯光,还有那个专注的、亘古不变似的背影,忽然心里一动。
作者有话要说:  我对这两个职业并不了解,如果写雷了,那就抱歉了=。=
 
  ☆、第二章
 
  
  二
  夜深,人静。
  这个人身上流露的沉着和静谧是归兰从来不曾见过的。这是归兰第一次,在一个完全没有情、欲的房间里如此袒露。她不由得更加抓紧身上围着的上下都难以完全包裹的浴巾。
  这种自贱感涌上心头,可归兰偏又说不出,看着那个“正襟危坐”一动不动的“正人君子”,归兰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
  难受归难受,事情还得做,钱还得赚,毕竟她不是只养着自己一个人。
  摇曳着身姿,踩着玲珑的步子走到床畔,侧躺下来,慵懒妩媚地笑,每一丝都是勾人心魄的模样。这串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婀娜多姿——可是林逸人压根没转过脸来,什么都没看到。归兰偷偷翻了个白眼,又压着嗓子低低咳了几声。
  林逸人极给面子地给出了回应。她说,“别吵”。
  归兰觉得尴尬了,犹如天大的委屈压在胸口般难受。她伸出赤、裸的腿踹了踹那人的椅子:“喂喂。”
  “别动。”林逸人总算无法无视这么个大活人,搁下了笔,微微转过脸,“你自己先睡吧。”语气仍旧该死地毫无波澜。
  归兰总算能窥见她的容貌一二。很干净清秀的脸,棱角分明,眉目间有一份成熟、稳重和内敛。和归兰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一点都不像男人,归兰有些惊讶。
  归兰忽然怀疑这个主顾到现在为止是否知道她长的什么模样,以前的客人个个急色,被无视的滋味倒也怪新奇的。难道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归兰又瞥了一眼,再懒得和这个全身冒冷气的人多费唇舌,抓着紧裹的浴巾,打着滚到床中央,把自己晾成一个大字型。看上去颇有自助餐的feel,任君求取的意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