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流女星GL 作者:平千岁

字体:[ ]

 
文案 
 
白鹤芋阴差阳错进了娱乐圈,连吻都没接过的她被包养了
包养她的是个霸道总裁,还是个漂亮女人
 
 
她是个三流女星,三流的演技,却有一流的相貌
她并非良善,也非绝情
身为一个简单的花瓶,却有着不简单的执着坚定
本以为再简单不过的一场财色交易,却单单没有想到自己那颗会估算错误的心
 
↑不好意思太文艺了,简单概述:霸道总裁与三流女明星包养出真爱
 
白鹤芋:漂亮女明星这么多,为什么你只挑中了我?
庄妍:你胸大
白鹤芋:……
 
内容标签:娱乐圈 业界精英 阴差阳错 恋爱合约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鹤芋,庄妍 ┃ 配角:王向婷 ┃ 其它: 
==================
 
  ☆、第1章
 
晚上九点半,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一天即将迎来尾声。
    但是对于白鹤芋来说,这不过是漫长一天的开始。
    衣裙紧紧束缚腰腹的设计让她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她坐了很久的车,现在脑子还有点昏沉,她用手胡乱拍了拍头发,强打起精神,抬头看了看不远处宴会会场的大门。
    从这个角度看,可以看见敞开着的大门里头的世界金碧辉煌,人影绰绰,白鹤芋垂眸——她真的要踏进那扇门吗?她内心当然是排斥的,但是脑袋却不停催促自己快点进去……
    但是来不及等她细想,已经有人为她做出了选择。
    “还在磨蹭什么?”她的经纪人jan站在打开的车门前一手叉腰一手看着手机,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上全是不耐烦的神色,“告诉你,你人都到了这儿,就别再拿什么乔了,还不见得有人看得上你呢。”
    她语气实在是太不好,让白鹤芋有了不好的联想,只觉得自己牙酸到了牙槽。
    她从车里下来,裙摆太长,没人搀扶,十二月的冷风一过,□□在外的肌肤齐刷刷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是一场商业名流的私人聚会,各界名流都会参加——听上去倒是不是那么“私人”,据说是这样,jan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风声,她兢兢业业把她手下那几个仅有的年轻女艺人排在一起,最后挑来拣去,拣了三个漂亮的,其中就有白鹤芋。
    白鹤芋是这家名不经传经济公司里混得最差的艺人,唱歌不行,演戏面瘫,和公司众人人际关系差到顶点。
    但她有一个最大的优点。
    她长得漂亮。
    她不是清纯型,也不是妩媚动人型,别人看她用形容词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最后千言万语都会只有两个字“漂亮”。
    说白了,漂亮得没特色,白鹤芋看着面前两个同jan亲亲热热说着话的女艺人,自嘲地想。
    会场里已经有许多人,衣香鬓影,影影绰绰,灯光打出的光线把整个大厅映得金碧辉煌——也有可能不是光线问题,是这里本来就富丽堂皇。
    那两个一同来的女艺人,一进来就像鱼儿得了水,娇笑着扭着水蛇腰穿梭在人群之中,刚才还站在一个老头旁边,转个身再去看,又到了另一个中年男子身旁。
    她们很认真地在完成jan交给她们的任务——推销自己。
    更准确一点或许是推销自己的身体。
    白鹤芋看了看,觉得毫无生趣——让她去那些年纪可以做她爸爸的老男人身边笑得花枝乱颤,估计下辈子都干不出这事儿来。
    夜晚的钟声一敲,会场里气氛顿时变味起来,音乐光线都无一不透露着暧昧,jan走到她的身边,循循善诱,这是哪家集团的老总,那是哪家集团的公子。
    末了补充:“先找准目标再下手,男人嘛,谁不喜欢年轻漂亮的。”
    白鹤芋开始放空。
    她的目光落在一旁。
    那是一个小吧台,光线晦暗,气氛良好,吧台前坐了一个人。
    一个女人,红色短发,干净利落,穿一身职业装,不像是参加聚会,倒像是刚下班酒吧散心的ol。
    白鹤芋没看到对方的正脸,只能猜测她正和年轻青涩的调酒师说话。
    他们笑起来,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jan拍她一下,似乎有些生气,“白鹤芋,我让你来不是让你来这里吃东西的。”
    白鹤芋回过神,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餐盘里的丝绒蛋糕。
    白鹤芋应道:“哦。”
    jan气急,又拍她一下,指着不远处,那里有几个男人,jan又道:“看到中间那个没有,你知道那是谁吗?”
    白鹤芋看也不看,飞快道:“不认识。”
    jan这次忍住拍人的冲动,恨恨道:“那是建中集团董事长的小儿子,身价好几亿。”
    白鹤芋:“哦。”
    “那是陈明虎导演,去年刚得金钟奖。”
    “哦。”
    “……白鹤芋,”jan的脸终于彻底拉了下来,“你要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了做什么。”
    白鹤芋不说话。
    jan接着说:“假如你认识了那些人,对你将来帮助都非常大。”
    她又说:“你懂我的意思,别不识抬举。”
    白鹤芋静默了一会儿,jan说:“你看看冉蝶。”
    冉蝶就是那两个小艺人之一,白鹤芋去看,冉蝶在不远处,正依偎在一个中年男子怀抱中。
    白鹤芋在心中想:还真的是花蝴蝶啊,下手这么快。
    她看了看那男人的身形和年纪,还有那闪亮的头顶,心中说了一万个不可能,她撇了撇嘴,刚想要拒绝,jan突然说:“白鹤芋,你不要忘记了,你还有五百万的欠款。”
    白鹤芋一怔,双眼像是烟火一样迅速黯淡下去。
    良久,她哑声道:“我记得。”
    “可我……”
    做不到。
    她真的已经一无所有了,她没有父母,没有积蓄,没有房子。
    她怕她连自己都没有办法拥有。
    “对不起……”她说,“我要一个人自己想一想。”
    jan转身就走。
    那一瞬间白鹤芋有点迷茫,可能还有点怅惘,她下意识地往那个小吧台那儿望去,那儿已经没有那个女人了,只有小调酒师一个人在那儿无聊地扔着酒瓶玩耍。
    白鹤芋往前走去,她都不记得那几个男人是什么人,建中集团还是中建集团?那都不重要。
    她觉得自己前进的步伐似乎是在颤抖,她希望自己能够停下来,希望自己能够永远不要迈出这一步,假如现在有一个人阻挡在她的面前,她就能停止。
    下一秒,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心声似的,整个会场的灯刷地一下,全部都被熄灭了。
    白鹤芋一愣。
    这时候,有一个声音自头顶响起。
    “欢迎各位来宾光临扬玉庄园新年派对,现在是惊喜时间,我们精心策划了这个黑暗一分钟的环节,在这个环节中……”
    又是这种老掉牙的俗套把戏,白鹤芋垂眸,恹恹地想。
    但是一瞬间,她忽然有人捉住了她的手——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那一瞬间的温度霎时褪去,等她回过神来,手中多出了一张纸条。
    一分钟以后,混乱的人群重见光明,白鹤芋低头,那张纸条已经被自己掌心的汗水濡湿,字迹潦草,稍微让人在意的是,是用口红写的。
    口红颜色很深,是白鹤芋从来都不会用的那一种,她垂下眼睫。
    女人……吗?
    白鹤芋将纸条攥在手里,很快纸条就变成小小一团,她往宴会二楼望去——那是纸条上邀请她赴约的地方。
    白鹤芋并不是一个热衷于冒险的人,事实上,她对于新奇事物异常讨厌与排斥。
    但或许是纸条上还残余寡淡的口红气味——一种皮革气息。
    这种气息让白鹤芋莫名有些动心,她自己也说不上来那一瞬间一种怎样的感受,那台阶就在那儿,在等待她。
    白鹤芋上了楼。
    楼上很安静,宴会设在别墅里,这栋别墅显然不常用,二楼冷清,所有的人都在楼下大厅里狂欢。
    白鹤芋推开了纸条上写着的那间房间门,里头很暗,但是借助外头微弱的灯光,她还是可以依稀看见里头的布置——似乎是放杂物的地方,但却并没有放多少杂物。
    她走了进去。
    就是那一瞬间,有一双手忽然环住了她的腰。
    刹那间她差点尖叫出来,但是她生生制止住了自己,她低头,那双手指骨分明,手指纤长,指尖涂着暗红甲油,是个女人的手。
    可惜白鹤芋不信世间有鬼。
    她听见身后一声轻笑,是个女人的声音,她想回头看一眼,但是一股力道迫使她的脸向后别去,接着她感觉嘴唇上有什么东西压了上来。
    是嘴唇……
    她后知后觉地想起来。
    她的嘴唇与对方的接触,那股寡淡的气味传来,对方的舌头十分灵巧地撬开她的牙关,伸进去与她的纠缠。
    白鹤芋整个人怔愣在原地,伸手想去推,却被人捉住手腕,更加放任了对方的胡作非为——她被吻得气喘连连,频频不能呼吸。
    被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根本就没看清楚脸的女人。
    那吻太灼热,白鹤芋差点要以为对方根本不是女人——虽然她也不知道男人的吻是怎么一回事。
    被吻得那感觉非常奇妙,尤其是对方喷洒出来的气息中似乎还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甜香。
    好在对方并没有做更多的动作,白鹤芋深吸一口气,忍不住后退一步,确认自己与对方在安全距离之内,她抬头去看。
    对方是一个女人——毫无疑问。
    这女人大概是年轻的——她正走向门口,并不是要出去,她拍了一下墙壁,室内的灯亮了起来。
    白鹤芋这才看清楚了对方——确实是个女人,是漂亮的,一头短发,暗红色,穿一件花边领口的白色衬衫,披了件黑色西装外套。
    是那个在吧台的女人。
 
  ☆、第2章
 
她很瘦,尖脸,大眼睛,五官轮廓深邃立体,可能有点外籍血统,个子高,目测一百七十公分,正掏出一根女士香烟要点,见白鹤芋打量自己,掏出烟晃了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