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暗度(GL) 作者:东方度

字体:[ ]

 
文案
东方度重生回到乾盛十五年,靠着多出来的五年多记忆踏上了夺皇位之路,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有朝一日权在手,杀尽天下负心狗。只有面对皇姐凌梧和师姐楚觅的时候,心才会一片柔软。
重生的代价是轮回簿上的生生世世被抹去,而暗云,却付出了更痛苦的代价。重生的东方度不知道暗云追随而至,更不知天真受早已变成了腹黑诱受……
【严肃】
度:“有朝一日剑在手,杀尽天下负心狗”
云:“可我没有负过你”
【画风一转】
云:“你非要说我负过你,这样赔偿可好?”
度:“你…你解开我的穴道,别…别脱衣服……”
 
内容标签:相爱相杀 宫廷侯爵 前世今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暗云,东方度 ┃ 配角:东方凌梧,楚觅,东方席,东方廑,东方序,暗风,林书南,半兰,顾红衣 ┃ 其它:宫斗,政斗,重生,甜文,虐恋,公主,百合
 
 
  ☆、第一章
 
“云儿,你当真听命于他,要杀了我?”东方度难以置信地看着举着剑对着自己的暗云,眼前这人,是自己用心爱着的人,曾想让她脱离了暗卫跟随自己,想保护她宠着她,却没想到竟然有这么一天。
    “对不起,我,我是皇帝的暗卫,先皇走了,我便听命于新皇,皇上让我杀你,我,我,我不能违抗”拿着剑的手微微颤抖,内心是一声又一声的‘度哥哥’
    “当真是没想到,我那皇兄竟如此狠毒,那皇位已经是他的了!为什么还要派暗卫将我们兄弟一个个地杀了!”
    “对不起,度…度哥哥……”
    “度哥哥?哈哈哈,你竟然还叫我度哥哥?你拿着剑对着我,却亲昵的叫着我度哥哥?我的云儿,就算是暗卫,也不会对我刀剑相向!”
    “度哥哥,我知你武艺高强,若我杀不了你,你便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回来”暗云回想着往日的一幕幕,从初遇到如今,已整整相识七年。看着东方度自嘲的笑着,只能在心里说道‘度哥哥,皇命难违,我便用这条命还你往昔的疼爱,你离开这里,要好好的活下去。再也不要……再也不要爱上我这样的女子了’
    “今生若死在你的剑下,我心甘情愿,若有来世,你我最好永不再相遇。从今以后,你不是我的云儿,我也不再是你的度哥哥,来世,我不会再爱你。不!只求我再无来世。”
    说完,东方度上前一步,左手握住暗云的剑,笑着看着暗云,挺胸而上,暗云本以为东方度是打算出手自卫,却没想到东方度竟是主动迎上了自己的剑“度哥哥!”。剑刺穿胸膛,一片寂静,只听到一声又一声的滴答、滴答……
 
  ☆、第二章
 
“既然你不求来世,那便用你的来生来世生生世世换一次重活于今世吧。”
    “你是谁?”四周是黑茫茫的一片,看不见人和物,东方度只能听见一个声音。
    “我?让你重活一次的冥王。”
    “冥王?可我不想再活一次了。”东方度听到对方说让自己重活一次,不禁自嘲道,“我不求来世,只是为了不再遇见她,我真心错付,赔上自己的性命,真是可笑,我只怕轮回转世失去记忆的我再遇到她还是会不知不觉的爱上。我避之不及,你却让我重活,你让我该如何待她!是让我再爱她再为她所谓的皇命不可违死一次还是狠下心杀了她!”
    见东方度陷入癫狂,冥王只是冷静地说道:“来不及了,我已在轮回簿上划去你的来生来世了,这便送你回去。记住,你拥有所有的记忆,却是一个没有来世的人,若死了,魂飞魄散永消失于天地之间。是爱她为她死还是恨她杀了她,亦或者活出另一种人生,决定权,都在你手中。”
    东方度只觉一阵晕眩,便失去了意识,等再慢慢睁开眼,却发现灯火通明,瞧了瞧四周,“这是在,我自己的寝宫?”
    “皇儿啊,你终于醒了~你发烧了两天,母妃担心死你了……”
    “母妃!你还活着!母妃,我好想你……”东方度见自己的母妃还活着,连忙抱了上去,她记得,她的母妃在她十四岁的时候突然死了,没想到,如今竟然能再见。
    “你这孩子,是烧糊涂了吗!”东方度的母妃贤妃娘娘孙依婉轻轻地拍着东方度的后背,“一会儿我再让林御医来看看,是不是彻底地好了。”
    这林御医林书南与贤妃孙依婉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林书南曾许下承诺,一辈子只守护她一人,本以为自己长大后就能娶孙依婉为妻,却不成想,孙依婉竟然被她的父亲孙易鸿送进了宫,最后成了这贤妃娘娘,林书南为了那幼时就许下的承诺,便努力学那脉经针灸药理,终于进了太医院成为了御医。
    知道东方度女扮男装真实身份的人,除了伺候东方度的李嬷嬷和宫女半兰,就是这太医院的林书南林御医了。
    东方度放开她的母妃,“母妃,我明明记得你在我十四岁的时候……”
    “傻孩子,你现在不就是十四岁,当真是烧糊涂了!”贤妃摸了摸东方度的额头,“烧是退了,看来是我的度儿睡太久了”
    “我现在是十四岁?”东方度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仔细地看了看眼前母妃的容貌,竟哭了出来,“十四岁,原来我用生生世世换得的,是回到这十四岁!”
    暗云抱着没有气息的东方度,喃喃自语:“度哥哥,你受伤了,走不动了,云儿抱着你离开这里好不好?我答应你,脱离暗卫,就去当初你带我去过的山谷,我们在那里过一辈子好不好?”
    暗云抱着东方度,不眠不休用轻功跑了三天三夜,才到了东方度找到的那个山谷,耳边似乎响起了东方度曾经对她说过的话“云儿,这是我偶然发现的山谷,我不想当什么皇子,你脱离暗卫,与我在这里隐居可好?你看,这是我找人建的小木屋,这不远处,就有一条小河,我们可以上山打猎,也可以在河里抓鱼,这里清幽僻静,没有勾心斗角,没人会打扰到我们,你喜欢这里吗?”
    “喜欢,度哥哥,我是喜欢这里的。当初我摇头,只是不敢想象,有一天竟然能与你在此隐居。我真的好喜欢这里,我现在来了,我们就在这里过一辈子好不好?等你伤好了,我们就一起上山打野鸡抓兔子!”暗云憧憬着未来,笑着对怀里的东方度说道。
    打开小木屋的门,暗云将东方度轻轻地放在床上,“度哥哥,我去打水给你擦一擦脸,你看,你的脸都脏了!你可是最爱干净的!”
    “度哥哥,我一会儿帮你包扎伤口,要脱你的衣服,等你醒来,你可要对我负责的!”暗云小心的将东方度的衣袍解开,却不曾想,看到了东方度的胸前缠着一圈圈白布。“原来度哥哥是女子?”暗云微微一笑,“就算度哥哥是女子,也是云儿最爱的人,云儿还是要叫你度哥哥。”
    伤口的血早已凝固,暗云还是小心地将金疮药倒到东方度的伤口上,再用布小心地包扎起来。“度哥哥,这是上好的金疮药,你的伤口会很快就好了,就不会疼了。”
    “度哥哥,你以后可要小心些,不要再弄伤自己了。”
    ”度哥哥,你饿不饿,我去弄些吃的来,你快醒来吃点东西好不好?“
    “度哥哥,我去采些花来,这屋子竟然有臭味。我知道你喜欢干净整洁,还喜欢用熏香,都怪我,明明知道你的喜好却不知道去买个熏炉回来”
    “度哥哥,我采了许多花回来,可这些花我都不认识,你是皇子,见多识广,肯定能知道这些是什么花,等你醒来就告诉我好不好?”
    “度哥哥,你的伤口都不流血了,你为什么还不醒过来呢?度哥哥,你是不是太累了,所以睡了那么多天还不醒过来?以后云儿伺候你,会保护你,让你不再劳累,不再受伤!”
    “度哥哥,你真的不要云儿了吗?真的不想见到云儿了吗?你快醒过来好不好?”
    暗云对着东方度说了一日又一日的话,只是,东方度未曾回答过一句。
    第九日,暗云终是认清现实,“度哥哥,我杀了你!是我杀了你!原来你是死了!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我这就去找你,你在黄泉路上等等我。我们来世在一起,好不好?你说你不再是我的度哥哥,我不答应!不答应!你是我的度哥哥,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是云儿的度哥哥!”
    暗云将木屋点燃,躺到床上,拥着东方度,“度哥哥,这小木屋,是你建的,云儿现在烧了它,你不要怪云儿好不好?你不骂云儿,就是代表你不生气不怪我!”
    暗云轻轻地吻了一下东方度的嘴唇,拿起放在一侧的匕首,用力地刺向了自己的胸口,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真好,马上就要见到度哥哥了。云儿的胸口上有了跟你一样的伤口,你见到云儿的时候,可一定要原谅我。”
 
  ☆、第三章
 
“度儿,什么生生世世,什么回到这十四岁?”贤妃见自己的皇儿说的话乱七八糟的一句都听不懂,脸上尽是担忧。
    “来人!快去催催林御医,让林御医赶紧过来!”贤妃急得又叫了一个太监去太医院催林书南。
    “诺”守在寝宫外的一个小太监领命赶紧奔向太医院催林御医去了。
    东方度连忙握住自己母妃的手,“母妃,不用叫人去催林御医了。”贤妃孙依婉,是东方度的生母,自然是东方度在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母妃,我…不是…儿臣,儿臣现在不是十四岁,儿臣现在是二十岁。“东方度顿了一下,还是决定将实情告诉自己的母妃。
    “你这孩子,怎么说的话越来越让母妃听不懂了?”
    “母妃,你听儿臣慢慢跟你说”东方度沉默地思索了片刻,将大概的事情梳理了一遍,缓缓开了口,“母妃,儿臣的身体是十四岁,但是儿臣的灵魂,应该是二十岁。在儿臣二十岁那年,东方席登基了,他登基之后,派人暗杀儿臣和其他皇子,儿臣,儿臣为了一个人心甘情愿地死去,却不曾想,再睁开眼,竟回到了十四岁。”东方度将见到冥王,以没有来世为代价换得重生这一段隐去,只是说自己在二十岁死了之后就回到了十四岁。
    贤妃听了东方度说的话,当场就愣住了。东方度知道,这事情对于自己的母妃来说,一定难以相信,东方度想了想,又说道,“母妃,在我记忆中,十四岁的冬天,乾盛十五年十二月初七那日,您,您突然殁了……”
    “你说母妃会在你十四岁的冬天殁了?”贤妃听到东方度说自己会在乾盛十五年十二月初七殁了,不由地心惊‘那不就是下个月?’顿了一顿,接着问道,“你,当真是我的度儿,你这身子里,当真是二十岁的灵魂,是我度儿的灵魂?”贤妃左右瞧了瞧自己的孩子,这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定然不会欺骗自己,可说的这些话,实在是让自己难以相信。
    “母妃,儿臣从未骗过你!”东方度握紧自己母妃的手,想让她确信自己的的确确是她的东方度,的的确确没有病着,“母妃,相信儿臣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