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名媛的荣耀(GL)+番外 作者:清楼

字体:[ ]

 
文案 
 
封婳骄傲了一辈子,不俗的美貌,可供随意挥霍的财富,高贵的身份,如过江之鲫的追求者……她样样不缺。
 
但是叶秋,一个以戳穿她假千金身份的真千金的出现,却以摧枯拉朽的的姿态,转眼之间将她引以为傲的一切尽数毁灭,轻易将她的所有包括骄傲和自尊踩在脚底,让她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重生回到过去,她决定,在那人还没有察觉到自己真正身份之前,先下手为强!
 
虽然是现代背景但是严格说也算是架空了,勿深究。
 
内容标签:重生 天之骄子 豪门世家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婳,叶秋 ┃ 配角:若干 ┃ 其它:名媛,相爱相杀
==================
 
  第一章 你是我的
 
第一章
    蓝调是a市最大的娱乐会所,占地面积十分广阔,不仅室内装修的富丽堂皇,甚至露天的广场也十分华丽,晚上七点钟准时开场,直到第二天的早上七点钟准时打烊,是闻名全国乃至国外的一个属于狂欢的圣地,被人戏称为不夜城。
    在蓝调会所包厢区四楼的一个房间内,一群人在通宵达旦的为一个人庆祝生日,这个人或许在一年前在这个上层圈子没有谁认识,但是一年后的今天,她的生日会却没有一个收到请帖的人不赴约,拿到请帖的人反而应该觉得高兴和荣幸。要知道,这个人不是普通人,而是a省赫赫有名的封家家主的独女,未来的封家家主,封雅。
    参加她的私人生日趴也是一种对其在这个上层圈子里身份地位的认可,是可以拿出去炫耀的东西。
    角落里,这个聚会的女主角正倚在被灯光照的五彩斑斓的沙发上,手中执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精致的高脚玻璃杯中闪烁着魅惑的光芒。偶尔有一束明亮的灯光跳跃在她的脸上,露出她清秀太过,丽色逼人的脸庞。
    封婳手中也执着一杯红酒,微醺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人,突然,她忍不住的溢出了一声轻笑,引来了封雅的注视。
    封雅的眼睛是黑压压的,深邃的像是悬疑剧中的主角,那深邃的眼像是在告诉你,在她的眼中,你无法隐藏,任何的挣扎都是没用的。
    “你在笑什么?”
    “呵呵我在笑我自己。”封婳微微仰头,将杯中的液体尽数吞咽下去,眼中的熏染之色更甚,连声音也没有办法维持平稳,“我骄傲了二十五年,但是你却用一年就让我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我却连句埋怨都没有资格说出口。”
    封雅不说话,只是微微的抿了一口红酒,目光从中封婳的眼中移开,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在舞池扭动摇曳的人。
    “虽然听起来有些自私,但是我还是想说,我恨你。”封婳挣扎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浓墨似的黑色长发在腰间打了一个旋,脚一迈朝前走了一步,手指一松,杯子滚落在厚厚的毛毯上一丝闷响都没有发出。
    她白皙却消瘦见骨的手抵在封雅的肩膀上,嘴角兀自勾起了一抹无意义的笑,“作为封家唯一的大小姐,父亲给我的,不仅是身份上带来的荣耀,更是无形的压力。我拥有比别人更多的东西,所以我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这是我一直都懂得的一个规则。”
    “我从三岁开始接受父亲给我训练,主动的,被迫的,悉数将那些灌输的知识吸收,也因为这样,我总是能先人一步,一直跳级,被人称为神童,在十六岁那年修完了博士学位。”封婳淡淡的道,“在别人眼中,神童的成功是理所当然的,只有我自己才会惊讶于自己所做到的。我不是神童在,从来不是……我只是把生命中所有的时间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生存,吃饭睡觉,一部分是用来学习。同是那年,我回国后就进入了家族公司锻炼,也正式的进入了属于自己应该涉足的圈子,开始学会怎么成为一个合格的名媛,到了二十岁那年,我已经可以做的很好了,成为了被所有人称赞的一个合格的名媛。”
    封雅终于肯转过头,施舍了一个眼神给封婳,只是眼中的神采就像是零度下的水,永远都含着冰寒。
    “我到二十五岁之前都还沉浸在一场美梦里,当我准备享受自己努力所带来的成果时,你却出现了。你先让我样样输给你,然后才揭穿了我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的身份。然后,我终于彻底的一无所有了。”封婳迎上封雅的眼神,并没有丝毫的退却,“我占了原本属于你的东西,我输给你,这些都是事实,前者我也是无辜的,后者是我技不如人。我不觉得自己亏欠了你,更也不会原谅你对我的所作所为。如果你不能彻底的毁了我,今后我不会善罢甘休。”
    虽然她已经不是封家的大小姐,但是她这些年努力学到的东西,就是不会被剥夺的,独属于她的东西。
    只要还有一丝机会,她就算从零开始,也依旧能东山再起,不靠封家大小姐这个身份,她还是曾今那个闻名于整个圈子的一代名媛,她的能力和手段不会随着身份而消逝。
    有些东西变了有些东西却没有变。
    “我不会给你机会。”封雅神情淡淡,但是看向封婳时眼中有一丝郑重,停顿了一秒道,“我只是要拿回所有属于我的东西。”
    “你已经成功了。”从封雅的话中封婳猜测封雅今晚是不会放过她后,虽然想极力的伪装平静,却还是不免的多了几分遗憾。
    传说人死了就什么也留不下了,再多的怨,恨,牵绊,都将逝去。
    只是没有人会不畏惧死亡。
    “我想知道一件事情,父亲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情的?”
    封雅是封恒突然带回家的,当然,那时候封雅并没有想要公开自己真正身份的意思,或许她只是为了看戏一样看着她?总之,封婳知道,在封雅出现在封家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是一个被人围观的笑话了。
    “在你二十岁的那年。”封雅淡淡的道,“或许你忘记了,你在蓝调,就在这个房间,举办了一场生日宴会。那时你是这场宴会的公主,而我只是这里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服务员。其中一个公子哥为难我,把啤酒浇在我的身上,是你帮助了我,并把我带到了你的专属房间中洗澡换衣服。我在那里和父亲有一面之缘,而只要一眼,我就引起了父亲的注意。”
    “你知道为什么吗?”封雅看着封婳反问道。
    封婳摇摇头,看着封雅等着她的答案。
    封雅在封婳措不及防的情况下突然微微一笑,美虽美,却冷的冰冻三尺,“因为我和我的母亲长的一模一样。”
    封婳愣了愣,突然懂了一些自己一直弄不明白的事情。
    父亲对自己一向冷淡,虽然衣食无忧,但是对待感情却很吝啬,在他的眼中,她仿佛不是她的女儿,而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听说父亲深爱的母亲是难产死的,所以封婳一直以为,父亲对自己冷淡是因为怨恨自己的出生让死神带走了母亲。或许也有这个原因,但是最终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不仅和他没有血缘的羁绊,也没有和深爱的妻子相似的容貌吧。
    当封雅一出现,那张脸就足以引起封恒将对封雅的关注,也足以在他查明之后,毫不犹豫的放弃封婳,宠溺放纵着封雅对封婳的整治。
    封婳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后,心中的悲愤反而淡了,只余有些让人手脚冰冷的空虚,见封雅还看着她,封婳扯出一个冷笑,“原来你还是个白眼狼,我帮了你,甚至间接性的让你有了现在的一切,你却视我为眼中钉。”
    封雅神情不变,“这一切,本来就是我的,你才是个强盗。”
    封婳一噎,哼了一声道,“我也是无辜的,这一切难道是我可以左右的吗?”
    “强盗总是可以找出很多理由解释自己的强盗的行为,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无辜一些。”封雅语气淡淡。
    封婳算是看出来了,封雅就是那种不说话时让人觉得处在南极,但是一开口,就能气的人想把她的嘴给撕了。
    “你打算怎么做?你总不能拿刀直接抹我脖子吧,这里这么多人,你可不能保证所有人都不会把你抖出去,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是会犯法的。”封婳状似义正言辞的道。
    “不会,不会杀了你。”封雅道。
    看着封雅那张丝毫情绪也让人看不出来的脸,封婳有一丝好奇的问道,“为什么?”
    “你是我的人,我不会杀了你,但是你要听我的话,从此再没有封婳,你以后叫叶秋,这个曾经属于我的名字。”
    封婳因为惊讶和气愤长大了嘴,满脸的不可置信,“你疯了?首先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人?再者我又不是你的奴隶,凭什么要我听你的话?最后,你的名字,我会稀罕?”
    “你别无选择。”封雅语气淡淡,看像封婳的眼神中却是不容错认的认真。
    “我不会妥协的。”封婳从最初的惊异中走出来,一抹冷笑爬上了她的嘴角,“你有种就直接杀了我。”
    “我说了不会杀了你,但是我对付不听话的宠物,是不会宽容的。”
    封雅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不听话的野猫,这个认知让封婳心头火起,她猛的将封雅一推,将封雅推到了沙发上。
    封婳压在封雅的身上,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我不是宠物!”
    出乎封婳意料的是,封雅没有生气封婳的行为,反而是笑了,这个笑让她染上了温度,她的眼中也多了一丝封婳所不解的……独占欲?
    “但是你是我的,属于我的东西……住手!”
    封婳正沉浸在封雅的眼神中,突然听到封雅的尖叫,声音中带着让封婳错愕的惊恐。她还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让封雅这样内心强大的人感到害怕呢。
    下一刻,封婳就感受到了一阵巨大的疼痛感在头部炸裂,像是一个什么东西狠狠的打在了她的头上,她仿佛还能听到自己头部裂开的声音。
    她不能看见,所以也没办法确定她的头是不是像一个大西瓜一样破碎了,红色的血液像喷泉般溅开。
    居然让她死的这么不华丽吗?封婳在意识消失的前一刻在心中苦笑。
 
  第二章 删档重来
 
第二章
    这是一间标准的公主房,米分红的主色调,美轮美奂的设计,还有那价值不菲的摆设,就连那看似普通的地毯,其价值却已经过了百万元,上面的毛绒十分的柔软,踩上去就像是漂浮在云朵上,让人下意识的就放轻了脚步,却也舍不得将脚挪开。
    公主房的中央放置着一张可供四个成人平躺的床上,米分白色的被褥间微微隆起,只有小半张脸露了出来,双眼紧紧的闭着,脸上布满了不正常的潮红。
    “水……我要水……”
    封婳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被放置在了一个大火炉上面,火焰不停地炙烤着她的皮肉,就算翻转着身体也没有办法逃脱,好热……她是要自燃了吗?
    难道死亡就是这种感觉吗?
    在混沌中,当一股清流顺着干燥的嘴唇和火烧火燎的咽喉进入到身体时,封婳仿佛得了到了一丝力气,终于睁开了之前被强力胶粘连住了般的眼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