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好梦如旧+番外 作者:北疯

字体:[ ]

 
美好的时光只因和你一起。
多幸运我心动的人是你,而你亦爱慕着我。
表姐:哟,郁儿喜欢表姐就直说嘛,何故遮遮掩掩,还欲语还休的。
表妹:表姐,你踩到我裙角了。
表姐:。。。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言、楼郁┃ 配角:云舒、崇阳、苏清荷、苏清远 ┃ 其它:情有独钟
 
  ☆、第一章
 
  窗外寒风肆起,室内春意正浓,两只交缠的躯体似是温热了整个房间,呢喃声不断;
  “郁儿,喜欢表姐这样么?恩?!”“嗯~你~”不防备身上的人突然勾起的指尖,楼郁忍不住的叫出了声,“我怎么了?嗯?表姐对你不好么?”看着怀里的人儿,满面□□眼神迷离,感觉楼郁紧绷的双腿,苏言加快的手上的动作。
  芊指入私房,明月照墨林;曲径通幽处,花房草木深;轻捻朱玉润,忽闻吟曲声;春风化雨时,润物亦有声。
  楼郁觉得自己要死在苏言的怀里了,昏睡的前一刻她无力的咬咬牙,苏言,又一次,这账咱们没完!
  苏言,比楼郁大三岁,当楼郁还在牙牙学语口水不断的时候,苏言看着这个粉嘟嘟的小宝宝心里是乐开了花,为什么呢,独生子女啊,周围都是大人们,自己一个小不点多寂寞啊,这小表妹一来,苏言顿时觉得这生活啊终于不在难熬了。
  对这粉嘟嘟小妹妹的喜爱那可是比对小花还好(小花委屈的:汪汪~呜呜~),凡事自己喜欢的都要给小妹妹备一份,棉花糖要给妹妹一份,还记得上次妹妹吃桂花糖时候胡的嘴脸糖,舔一口,嗯,真甜。芙蓉糕给妹妹送去,烤鸡腿妹妹也要吃。。。
  苏言八岁的时候,楼郁被云舒姑姑带走,云舒原名楼静云,是楼郁的姑姑,不知何原因一直在外,得知道哥哥嫂嫂遇难后匆匆赶来,与嫂嫂的哥哥苏清远一家商量过后,决定带着楼郁随她去北鹤山修行几年。
  苏言却觉得,这个坏人肯定是看妹妹粉嫩可爱,肉嘟嘟好软,嘴嘴很甜(这个,,,),想把妹妹拐走,本着自己的东西别人不许窥探的原则,强烈反对这一人□□易,在苏言的嚎啕大哭声中,楼郁就这么被带走了。
  此时元宵节刚过,苏言抱着楼郁喜爱的锦鲤花灯难过了好几天,护不住心爱之物被她人掳走,忧心忡忡茶饭不思,这么过了几日,苏言突然想通了,既然郁儿被带走了,那我就去找她,嗯,一定要将郁儿救回来!
  从那天起,苏言开始偷偷的储备粮食,馒头包子芙蓉糕桂花糖烤鸡腿,等到那百宝箱再也放不下东西的时候,苏言开始寻思着是时候去寻找郁儿了,过了这么久不知道郁儿回去哪里呢。
  当苏言提着自己的百宝箱避过府内人的视线随小花钻出狗洞站在城东柳河桥的十字路口时,她很迷惘,那么多方向到底应该去哪儿找人呢,急着急着眼泪噼里啪啦的就停不住了。
  也真是巧了,苏老爷回家的马车经柳河桥时,驾车的小叶子看到了柳树下提着箱子正满脸茫然四处张望的苏言,转头对车里的人说“嘿~老爷,咱们小姐知道您今儿个回来,专门来接您来啦”,“嗯?在哪呢?”边说着苏老爷就掀开了遮帘开始寻人,瞧见柳树下的小身影,苏清远眼角都笑出了皱纹,下了马车快步走到苏言面前,看着满眼泪花的苏言,苏清远心疼的要命,抱起苏言“乖言儿,爹爹回来啦,是不是想爹爹了?”“爹,我找不到郁儿了,你带我去找郁儿好不好”苏清远一听,这宝贝闺女原来不是在等自己呢,知道她跟郁儿要好,舍不得郁儿出远门,“乖言儿,郁儿没有找不到,她是跟云舒姑姑去北鹤山修行去了,等下次过年的时候郁儿就会回来看你了,那时候呀郁儿说不定就是个小女侠了哟,到时我们言儿就在郁儿身边,让郁儿保护你好不好”。苏言抹了抹眼泪说道“爹爹,郁儿是妹妹,应该是我保护她呀”“嗯对,郁儿习武可以保护你,言儿你呢要乖乖念书,这样你们呀就是文武双全打遍天下无敌手好不好”“嗯,好,爹爹我们快回家吧,今天还没默书呢”“爹爹,我们明天就过年好不好,言儿想妹妹了。”
  马车渐行渐远,夕阳拉长了树影,柳枝偷偷露出了嫩芽,一簇簇的迎春花在寒风中悄然开放;这一年苏言十岁,楼郁七岁。
  郁儿走后的第一年,没有书信也没有见到人。苏言抱着小花坐在苏府门口,这都要过年了郁儿怎么还不回来。苏言写了厚厚的书信寄往北鹤山,得到的回信是郁儿随着云舒姑姑出海云游要好久才能回来。
  苏言终于见到楼郁来信说要回来的时候已经十八岁了,八年的时间,苏言已是亭亭玉立淡雅伊人,收起了玩闹的性子,捧起了四书五经,执笔临摹兰亭序,泼墨描绘昔日人。苏言无数次想象着楼郁如今的样子,描画着几百幅郁儿成长的模样,肉嘟嘟的脸颊手感还是那么好么?对芙蓉糕还是那么喜爱么?为什么还要半月才能见到,时间可不可以过得快一点。
  外面下着小雪,苏言跟着父亲从‘食居’出来,拢了拢身上的斗篷,过两天该是郁儿回来的日子了,下雪路滑会影响到归期么?‘食居’是苏记这两年新开的酒楼,一直由苏言在打理,商铺是苏记的产业,苏清远想着,反正是早晚都要把家业交由女儿的,先让苏言熟悉着,再把手里的产业慢慢移交过去,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和夫人逍遥自在了。
  看着女儿再想想刚看到账面上数字,还挺可观,苏清远很满意的点头“我言儿读书经商样样不输于男子,有女如此,为父颇感欣慰,言儿啊,父亲真舍不得你嫁人。”
  苏言轻笑着,求亲的人不少,只是都被苏言婉拒掉了,嫁人一事不是没有想过,看得上眼入得了心的人岂是那么容易遇见的么?缘分这东西无法琢磨,嫁娶之事亦强求不得。
  “父亲,女儿还小,还不想嫁人呢,在父亲母亲身边多待几年不好么”
  “哈哈,言儿不必觉得害羞,要是有了意中人就告诉父亲,父亲给你做主,父亲就你这一个宝贝,定不会让你委屈了去。”苏清远笑着说,心里却是心疼的紧,自己的宝贝闺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说,就看这酒楼,两年来打理的井井有条收益不菲,这一点就比一般男子要强的多,这一般男子,且不说苏言能否看得上,就是苏清远自己这关肯定是过不去,这要说不一般的男子,唉,伤脑筋,不一般,难找哟,不然让言儿取个女婿回来好了,这样就不用离开家里了,嗯,这个注意不错。
  转过弯远远的就看见苏府门口立着一人一马,看背影约莫是个十五六岁的男子,背着包袱左手拿剑右手牵着马,看着门口的白衣公子被管家领进院内,苏清远说到“有客人来么?莫非是来求亲的?远看这模样还挺清秀,不知道是谁家的公子呀”苏言装作没听见的模样径自走着,苏清远无奈的摇摇头,这女儿哪里都好,就是对嫁娶之事不太上心。
  
 
  ☆、第二章
 
  刚进门就听见厅堂传来的说笑声,苏言跟着父亲往前厅走着,看见自家母亲和奶奶对着刚刚门口看到的白衣公子亲昵的笑着,两人各拉着那男子的胳膊,摸摸头捏捏脸的,正说着话,母亲看到了苏言笑得更是灿烂了“言儿快过来,看看这是谁回来了?”苏言疑惑的打量着白衣公子,见那人回头冲着苏言笑了起来,脸颊红红的。“舅舅,表姐”
  苏言一愣,这是郁儿?快步走到楼郁面前“郁儿,真的是你么?怎得如此装扮?不是说过两天才回来么?”“嗯,师父跟师姐一起去了苏州,就先放我回来了,时常在外走动男儿装总归是方便些,这些年来一直这么穿着习惯了”楼郁回着话,双手被苏言握着暖暖的。
  苏言看着眼前的人,昔日的小不点竟比自己还高出了一头,肥嫩的脸颊已经消失不见,束起的长发,给人一种清秀柔美的感觉,苏言的心偷偷的悸动着,许是好久不见太过激动了吧。
  “奶奶,郁儿奔波劳累,我先带着郁儿去休息会。”
  “哎呀,咱们呀光顾着说话了,赶紧的带郁丫头去休息一会儿,还么多年没回来了,你们姐妹也说说体己话去”苏奶奶开心的笑着,吩咐了厨房多做些丫头们爱吃的菜。
  “父亲母亲,那我们就先回房啦”
  “奶奶,舅舅舅母,郁儿先告退了”
  “去吧去吧”三位家长也是开心的紧。
  苏言拉着楼郁向自己房间走去,五年的时间,退去了稚嫩外表的两人,一个玉粉佳人,一个清秀可人。“郁儿,云舒姑姑对你可好,郁儿瘦了许多,不过更好看了,习武很辛苦吧?长个倒是挺快,竟比我还高了,郁儿此身装扮看着还是不太习惯,今个儿是到家了,咱们还是置办些女孩儿家的衣物,表姐给你妆扮可好?”苏言握着楼郁的手侧头看向她,小麦色的肌肤,挺挺的鼻梁,脸颊微微的冻红,几缕发丝贴着脖子藏于衣领下,苏言抬起手很是自然的撩起楼郁的发丝拂到身后,凉凉的指尖划过她的脖颈,楼郁一颤,耳尖泛起些许的红意,“嗯,就依表姐的;姑姑平时对我很好,除了习武时候严厉了些,对了,还有做饭不太好吃外,其他都挺好的”楼郁轻笑着,似是无意的动作摸了摸苏言方才触碰过的地方,有些说不清的异样感觉。
  “让云儿把东西放到房里,我们去后山泡温泉吧,路途劳累泡泡温泉放松一下,郁儿觉得如何?”
  “也好,离开的几年倒是没有再泡过温泉了,这一说起来,还是挺想念的。”
  “哦?难道只有这温泉可以想念,别的倒是没什么能让郁儿念着的了?”苏言挑挑眉,似是恼怒的说到。
  “没有没有,郁儿也很想念表姐的”生怕苏言真的生气了,楼郁紧张的回道,双手慌乱无措的在胸前摆动,语速有些快,苏言来不及板着脸就被这呆货的动作和表情逗笑了。
  温泉不大,约莫五尺长宽,苏言靠在池子边上,胸前的柔白清晰可见,水中若隐若现的玉腿交织着,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过云儿早就备好的水果盘,摘过一颗樱桃放入嘴中,嫣红的唇瓣微微蠕动。
  楼郁穿着肚兜靠在苏言旁边,果盘就在两人中间,苏言侧过身子吃着葡萄,这个角度真是一览无余呀,楼郁默默的将眼神换到别处,脑中的画面仍旧是表姐毫无遮掩的前胸,白白嫩嫩的,应该很柔软吧,还有两颗粉色的,恩,小樱桃?
  “喏,吃颗樱桃吧”猝不及防苏言的这一句樱桃,楼郁紧张的差点被口水呛死,苏言急忙靠过去拍着楼郁的背,“怎么了这是?”“没事~咳咳~没事,就是被口水~~咳咳~呛到了,无碍,咳咳~无碍”楼郁半捂着嘴不断的咳着,脸颊憋得通红。“怎么这般不小心,多大的人了还被口水呛到”苏言有些着急不停的在楼郁的背上拍着。
  靠的有些近,胸部微微贴着楼郁的手臂,咳嗽不停的的楼郁全身抖动着,胳膊来来回回擦过胸前,苏言只觉脑中嗡的一声,停下了拍着背的手挡在胸前,刚刚那种莫名的感觉,那种异样的酥麻感传遍全身,控制不住的心跳像是等不及要蹦出来,贴着胸的掌心被颗硬硬的果实低着,心中慌乱又有些害怕。
  “表姐,我感觉好了些,让表姐担心了。”楼郁终于缓过气来,转头看着苏言说道。
  “嗯?哦!下次别再这么不小心,看看你眼泪都出来了”闻声,苏言回过神,放低了身子委于水中,抄起水洒在楼郁的脸上,楼郁闭着眼任由苏言的手在她脸上来回滑动。
  热气弥漫着,苏言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捧着楼郁的脸颊,拇指抚去她脸上的水珠,睫毛微微颤动着,眼皮下来回滚动的眼珠逗得苏言想笑,面颊通红,微张的嘴唇,呼吸就喷在苏言的脸上,此刻,竟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许是水滴流过了嘴角,楼郁抿了抿嘴唇又伸出舌头舔了舔,此景此人,苏言盯着楼郁的嘴唇有些恍惚,只想着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表姐,可以了么”楼郁仰着脸有些累,感觉苏言停下了动作,就出声询问道。
  苏言猛地放开手,这是在做什么,若是郁儿没有出声,这会儿岂不是要…… 郁儿会怎么想自己?莫不是被郁儿的男子装扮影响到了?定是魔怔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