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君临天下GL 作者:Kivey徒生(上)

字体:[ ]

 
文案
鬼谷纵横这人吧,运气还算好,虽然没爹没妈但是有个疼她的师父也挺不错的。当然,这只是她单方面的想法。鬼谷山是个穷门穷派,养到她十七岁已经不容易了。为了钱,她的师父柳如风毅然决然地将她卖给了秦国国君慕容白。
卖了就卖了吧,知道这事后她自己安慰道自己:反正自己女扮男装也没人认出来,虽然都是卖,但只要是不卖身那便就是好的了。
但是生活处处有惊喜,她下了山,见到了所谓的秦国国君慕容白,当时就差点晕过去了——很好,是个女人。
和她一样是个女人。
等等!女人?!
貌美如花的女人?!这是要有一段故事要发生的节奏啊!
——不不不,小纵纵,你想多了,这可不是什么故事,这明明就是个事故。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鬼谷纵横,慕容白。 ┃ 配角:苏域,柳如风,轩逸。 ┃ 其它:
 
 
  ☆、第一章 下山初遇佳人
 
  楔子
  有人说:人在临死前,眼前会浮现他过往一生的种种事迹。
  我想,这话说错了。因为我此刻模糊的双眼所能看见的,只有你,全都是你。与你有关的所有画面,一一在我眼前展显开来,一幅比一幅清晰,一幅又比一幅模糊。相识、相知、相恋——它们在我眼前晃着,晃着...好似在笑我演的剧有多感人,多可悲。
  我抓不住它...亦如我从未抓住你一样。
  一直以来,都是我自顾自地以为着,以为你也与我一样:我们的眼中只有彼此。可我忘了,你是一名君王,你的身后还有一个国家。一个赖以你生存、一个你视以生命的国家——所以为此你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哪怕,这样深爱你的我。
  现在,我的白。我为你的国家战死沙场了。临死前的这一刻,我却还在奢望你会突然出现......
  我时常在想:若我战死,你会不会为我感到难过?
  我想,你不会。因为你是慕容白,是那个世人都言无情无义的慕容白,你不会感到难过。
  你没有爱过我,你爱的不过是那个可以为你争得天下的鬼谷入室大弟子:纵。
  而我,只是恰好是她罢了。
  你不爱我,我曾以为我可以等,可现在我却累了。累的再也没有力气去爱,没有力气去想了。
  我的白,原谅我的食言。
  我不爱你了,爱了那么久,现在我要离开了。
  我一个人走。
  先前你曾问我,这一生可有后悔的事?那时我沉默了很久,没有说话。我以为这个问题我可以永远不回答。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就是遇见你。
  我后悔遇见你。
  如果可以,我情愿我这一生不要遇见你:不曾遇见就没有爱,没有爱就没有痛,没有痛的话......我就不会活得如此不堪了。
  我的人生也就会是另外一种结局了。
  师傅说的对,我不是你的良人,你也不是我红颜。我们相识源于一场阴谋也止于一场阴谋。
  为你,我机关算尽,丢盔弃甲。
  而你,却得愿所偿,坐拥天下。
  如果替你争得这锦绣山河,是我唯一可以做到的。
  那么慕容白,我衷心地祝愿你:
  君临天下
  第一章下山初遇佳人
  我是十七岁那年交剑下山的,对,被我那无良的师傅逼下山的。
  想起两个时辰前我那已年过四十却还长着一张妖孽样脸的师傅抱着我大腿,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对我诉说现在时过境迁鬼谷山入不敷出时......我一脸恶心地看着他,忍住骂人的话,将他拉起来:
  “你想说什么!”
  “那什么......”师傅一脸羞涩难当的看着我,他居然还像个姑娘一样害羞......
  “阿纵啊,最近山里钱不怎么够了......”
  我默默地看着他,心里痛骂道要不是你天天没日没夜的喝花酒逛青楼,山里的钱会不够用?!
  “再加上山里百多号人吃喝拉撒的......为师很着急啊!”
  “你想说什么?!”我已经做好了被卖的准备了。
  “你看,你已经在鬼谷山呆了十几二十年了,养你这么大,你师傅我又当爹又当娘的实属不易啊。”
  我看着拿着张不知从哪顺来的手帕,擦着没有眼泪的眼眶的柳如风,再次深呼吸,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叫上二师弟揍他一顿的冲动。
  “废话少说!”我鄙视道。
  闻言,他立马摆出一副斯文败类样,一脸情深意重地拍了拍我的肩:
  “为师已决定让你交剑下山锻炼一番。”
  “......”我绷着脸看着他不说话。
  作为鬼谷山的大弟子,我当然知道交剑下山这种事是迟早会来的,但来的这么突然,实在是让我不得不怀疑他的居心!
  “为师打算让你去秦国......”他话还没说完我就打断了他:
  “说实话,秦国国君给了你多少银子?”
  我还不了解他么?
  柳如风仰头看了看天,再看了看我,然后一脸忧郁地朝我伸了个数。
  ......他怎么不去死一死!
  就这样,我被我那无良的师傅卖给了秦国。
  站在鬼谷山出口处,回头望了望身后云烟缠绕着的鬼谷山,叹口气,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走得这般潇洒,因为那时的我并不知,这一走竟是永别。
  下了山,刚上了小路,我就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路旁明显是在等人的一行人。从衣着上看,嗯,无疑是秦国人了。
  见到我出来,一行人五人中有四个都转过了身来,看着我。
  本着鬼谷山大弟子该有的清高范,我头微微上仰,绷住这张俏脸,作出一副世外高人样,然后诸天气荡荡地朝他们走去。
  “属下见过先生。”那四人见到我走到他们的面前,于是纷纷朝我礼貌地作揖道。
  我点了点头,斜着眼打量了一下这四人,应该都是些寻常人家,大抵还是习过武的,
  长得还都一般。
  没什么好看的。
  于是我头一偏,便看向了那个背对着我站着的女人,那一副清冷高贵样,还真是让我很感兴趣。
  那女子一袭黑色长袍,及腰的青丝被一根玉簪简单地挽起来,在夕阳里显得如此绝代风华。尽管没有什么太多的修饰物,但在这个以黑色为贵族服饰的时代里,我知道,这人非富即贵。
  不过穿得这么好也不知道长得什么样啊。
  都怪我那无良的师傅,整个鬼谷山都被他带成了看人先看脸的坏习惯...
  正当我在脑子里无限地幻想着那个背着对我的女人长得是什么样时,她就回过了头。
  那一瞬间,我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地一下漏跳了一拍,然后再加倍,四周静止了下去,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我与她二人。
  我呆呆地看着她,身体怎么摆都不合适,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说什么都会有闪失。
  她有着一张极其好看的脸:削瘦冷清、清傲逼人,面若中秋之色,色如春晓之花......准确来讲,我找不到任何确切的词来形容她的容貌,我只能感叹造物者的伟大。
  貌美如花的姑娘啊......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姑娘的眉间总是带着些威严,不苟言笑的样子看起来好吓人。
  “你是......”我不要脸地轻轻舔了下自己的唇,有些疑惑的看着这貌美如花的姑娘,一颗小心脏跳地是越来越快。
  这该不是秦国送我的美人吧?
  我可不是我那无耻的师傅啊,□□什么的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啊!
  讲真的,我不是一个好色的人。
  “在下秦国国君,慕容白。”她朝我欠了欠身,作揖道。
  声音冷冷清清的,十分悦耳。
  顿时我虚荣心就得到满足。废话!一国之君都给我行礼了,我的虚荣心能不得到满足么?
  “见过先生。”她淡淡道。
  闻言,我抬头一脸忧伤的看了看夕阳,又数了数天边的云......好吧,我承认我与我师傅是一路货色。
  这□□成功了。
  “见外了......”我干笑了两声,满脸都是不好意思的微笑。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不好意思!我怎么会想到!秦国的国君会是女人!
  还是个貌美如花的女人!
  这让我情何以堪?
  “先生。”慕容白唤道我,真的不想说,她声音好好听啊。
  “何事?”我装出一副高贵冷清样,以此掩饰我紧张的内心。
  “冒昧打扰令师,使先生下山,有不周之处,望先生海涵。”她冷清又威严的眉间似乎往上扬了扬。
  如花的姑娘就是貌美啊,挑个眉都这么好看。
  但我心里是痛心疾首啊!装什么装啊你!说的好像不是你用银子收买了我师傅一样。
  “没事没事......”我看了看她,面上如常心却狂跳,连声音都带着颤,“你叫我‘纵’就好了,先生什么的,实属生分。”
  当然,我实在是没意识到,对于才认识了不到半盏茶时间的人来说,生分是应该的。
  可我心里,就是不愿意让她与我生分。
  这可能...是因为她是个貌美如花的姑娘的原故吧。
  对!一定是!
  长相好的不是都有特权么?
  “那好,纵先生,”她淡淡道,“此处偏僻,距秦国甚远,舟车劳顿,先生多担待。”
  “......”这人听得懂人话吗?
  “李毅。”她侧过了头,朝远处林子的方向唤道了一人的名字。
  片刻,一个年纪刚至弱冠,面容俊朗的青年就从林中一跃而出。我眼睛一亮,小伙子长得真不错。
  说话间,那个叫李毅的男子就凭得一身好轻功来到了距我与慕容白不及一丈的地方,站定,对慕容白恭敬道:
  “王上。”
  慕容白点了点头,眉间的威严又多了几分:
  “先生已然出山。”
  说罢慕容白转过头来看了看我,然后对李毅介绍道:
  “这位便是鬼谷门下大弟子,纵先生。先生,这位是我秦国少将军,李毅。”
  “在下李毅,字克之。见过先生。”李毅朝我作揖道。
  我倒是没理会她,因为我在听道少将军这几个字眼时,我忽然记起一个人来,又见李毅有几分熟悉之感,于是问道他:
  “令尊可是李武阁下?”
  李毅愣了一下,随即坦诚道:
  “正是家父。”。
  我勾了勾嘴角,想到以前跟着师傅鬼浑的日子,声音不禁柔和了许多:
  “令尊近日可曾安好?”
  “多谢先生记掂,家父身体尚且硬朗。”李毅道。
  我笑了笑:
  “令尊可还爱饮酒?”
  认识李武之前我其实并不知道他是秦国的将军,几年前曾跟着师傅下山鬼混,好巧不死的遇上了个酷爱饮酒的习武之人,与我那恬不知耻的师傅三言两语的就一见如故,相互勾搭了起来。痛饮了几日,随手教会了只有十四岁的我饮酒。
  我只能说,两个老男人凑在一块真不是什么好事......
  一眨眼过去了,我没想到,那个和我师傅不要脸程度有得一拼的李武,儿子居然都这么大了,而且...还这么正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