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玻璃囚牢之起(GL) 作者:叁仟ML(三)

字体:[ ]

 
121——接——
  宠物店里很安静,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猫砂和毛绒玩具味。
  店面四周挂着许多猫猫狗狗的相片,相框各不相同,但都很精致,看来,这家店每卖出一只宠物,都会依依不舍地为它们拍照留念。
  宠物店很大,占地是刚才那家LV店的两倍都不止。狗和猫有各自的区域,中间隔着一个三四十平方的客用休憩区,背对店门,狗在左,猫在右。宠物笼被搭成超市里货柜的样子,两排,一排大,一排小,笼口面对面放置,有几只不大精神的阿猫阿狗在里面休息,其他健康有活力的家伙都在各自围区,吃饭的吃饭,挠痒的挠痒,打架的打架,晒太阳的晒太阳,自由得一如提前跃进了共产主义。
  果然是宠物店啊,动物都被宠得不像样子……
  汪顾摸摸一只大金毛的头,大金毛伸出舌头舔她的手,她想笑,可嘴角刚扯起一点,眼角又湿了。
  这间店的店员远不若LV店的殷勤,汪顾在店里逛了一圈,也没个人过来问她想买什么。不过这样也好,汪顾本来就不像买什么,一个LV的包可以随便买,一条狗一只猫乃至一尾金鱼却都不是可以任性买下的东西,它陪你走人生一段路,你要负责它的一辈子,汪顾现在哄自己开心都难,更别提去哄猫猫狗狗开心了。
  客用休憩区里有一套真皮沙发,汪顾堵车堵得有些烦,逛得有些累,屁股沾到舒适的椅面就不想起来,宠物店店员静静走到她身边,将一小瓶矿泉水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朝她微笑点头,又默默离开。
  汪顾有些吃惊。
  这店已经有爱到这种地步了?雇残障人士做服务生?
  哦,是为了避税吧。
  可人家店员不是她想象中的残障人士,店里电话响起时,汪顾听见那个系着咖啡色围裙的女孩清脆悦耳的应答声,“我先清理一下,等你们回来。”女孩挂掉电话,心情很好地眯着眼走到休憩区边上的两个木质大狗屋前,抽出里面铺着的绒毛毯子,先滚掉上面的毛,再用蒸汽灭菌器仔细消毒。
  汪顾因为刚才湿了眼,隐形眼镜上沾了些令人视线模糊的东西,她好奇想要看清女孩的动作就必须摘掉隐形眼镜换起正常的架鼻眼镜。
  她眼镜刚换好,女孩口中的“你们”就回来了——是另一个看起来年纪更轻的素衣女孩和两只大狗。
  汪顾猛地从沙发上弹起,三步并两步走到大狗面前,激动得像一九六一年只能靠吃草根树皮活命的灾民看见了两颗白面大馒头般热泪盈眶声音发颤:“大熊?!汪汪?!”
  素衣女孩手里牵着两只牧羊犬,一只边牧,一只古牧。
  边牧一见汪顾便高兴地拽着颈链想往她身上扑,古牧老实些,可它听见有熟人在喊自己名字,立刻嘿嘿傻笑着站了起来。如师烨裳所想,它真的比汪顾还高了。
  “它们的主人在哪儿?!”汪顾鲁莽地紧紧抓住素衣女孩的手腕,好像怕她也会和师烨裳一样消失掉,“只要你告诉我,多少钱我都肯付!”
  素衣女孩错愕地望着汪顾,不知该如何是好,嘴里支支吾吾发出些汪顾听不懂的音节,还是之前那个年纪稍长的女孩过来解围,汪顾才算弄清楚,这店里确实雇佣了残障人士,但不是她以为的围裙女孩,而是眼前这个素衣女孩,不聋,但哑,可能是先天的声带发育不良。
  围裙女孩警惕地看着汪顾,从她掌中牵过素衣女孩的手,下意识地轻轻替她揉着被汪顾捏红的手腕,“您认识师小姐?”
  眼镜片后,汪顾一双眼睛都是红的。
  她认识师小姐?笑话!她何止是认识师小姐?她差点没和师小姐发展到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能够发展到的最亲密的那层关系去!
  “你看大熊和汪汪表情还不知道我跟她的关系吗?”汪顾盯着围裙女孩,抖着手,指着正莫名其妙一致歪头看她的大熊和汪汪,“拜托你快告诉我师烨裳在哪儿?她好不好?她……”是不是还活着。
  “师小姐只是把大熊和汪汪寄养在这里而已,她没告诉我们她要去哪儿。”女孩摇头道。
  汪顾一听这话,心里不免泄气,可她还是不依不饶地追问:“那她说没说要寄养多久?总得有个期限吧?她交了多长时间的寄养费?”
  “她说半年之内她会取回,寄养费什么的,她是直接与老板谈的,我们不知道。”
  半年,又是半年。
  师烨裳果然是个凡事都必须做到精确的人,对师宇翰说半年,对宠物店也说半年。
  现在距离师烨裳说的半年只差一又三分之一个月不足,可她就是不出现,连个报平安的信儿都没有,真要把人活活担心死。
  汪顾拿起自己的旧手袋,从里面掏出个人现金支票薄,随手签了一张,扯下,连名片一起双手递给围裙女孩,焦急焦躁焦虑地语无伦次道:“我没有拿钱压人的意思,我只是很高兴能遇到你们,这点钱全当今后我在这里喝水占地方的消费,如果我不在的时候,师烨裳回来取狗,你们能不能第一时间通知我?你们是情侣吧?所以可以想象我的心情吧?你们看她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一定也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吧?我不能失去她,她是从我这里逃开的,我要……”
  这个傍晚,汪顾对两个陌生的女孩话唠一样说了很多很多话,直把两个阅历尚浅的小女生说得泪洒满襟,临走,她把那只刚买的LV多用包送给了素衣女孩,拜托她好好照顾大熊和汪汪。
  大熊,汪汪,乃们莫怪我这当娘的心狠,娘亲我实在是走投无路,只好拿你们当诱饵……
  汪顾一路堵车堵回家,小半年来头一次那么兴高采烈地大声与汪家二老打招呼:“爸妈!”风筝转转-制作
  汪家二老正在准备饭桌,见到几乎是跳着进门的汪顾,两人先是一愣,随后难以置信地对视一眼,看看天,又看看汪顾,异口同声问:“小顾,你怎么了?”
  “找到狗了!”汪顾笑得阳光灿烂,满怀希望,掰下一根螃蟹腿就往嘴里塞。汪家二老还没反应过来汪顾什么时候养狗了,便听汪顾嘎嘣啃着蟹壳嘟嘟道:“找到狗就能找到师烨裳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汪妈妈难掩自己也随汪顾晴朗笑容变得明亮许多的心情,呵呵笑着用力拍了一下汪顾的肩,“还说你要忘了师小姐呢,原来一直在找哇。”她当然知道汪顾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何况师烨裳早已渗入了汪顾的生活,要忘,谈何容易,就算当时说出那个“忘”字,对汪顾而言,都是件挺艰难的事。可她不知道汪顾其实一直在努力寻找师烨裳,因为汪顾这段总是失魂落魄,寡言少语,每句话都力图节简,沉甸甸的心事更是半点儿也没对她吐露过。
  “找!把天涯海角那块石头翻过来都要找!我汪顾是谁啊?找到她我就拿副手铐用铁链把她拴我裤腰上!走哪儿带哪儿,我让她再一声不吭地跑……掉!”汪顾想说“跑去治病”,好在悬崖勒马。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师烨裳有病的事,毕竟兹事体大,为了师烨裳,她和李孝培必须守口如瓶。
  汪妈妈只晓得师烨裳身体不好,却不知道师烨裳患的是有生命危险的重症,有时她眼看汪顾对着白玉兰树下的狗绳桩子掉泪,心里还会略带批评地叹息汪顾的脆弱——三天两头,动不动就触景生情,这恋爱也未免谈得太没水平了吧?就算真的很喜欢,很爱,可无论如何也不能整天相顾无语泪千行啊,师烨裳只是离开了,又不是死了。
  “找回来就要对人家好,不要说什么拿铁链子拴起来的话,师小姐又不是狗,你拴她,她人在心不在又有什么用?”汪爸爸显然听不惯小年轻们表达浓烈爱意的方式,抿住昭昭要往上翘起的嘴角,他皱眉冷脸,手上继续认真摆碗,嘴里继续严肃教训:“快三十的人了,还口无遮拦,该打。”
  汪顾从小学习成绩不错,接人待物凑合,也不做什么大是大非的事情,可她常常爬树攀墙,招猫逗狗,形而无状,言而非礼,汪爸爸和汪妈妈都出身教养谨慎的家庭,平时对孩子疼爱归疼爱,家教却很严,汪顾可以喜欢同性,可以崇洋拜金,可以风流快活,但他们要求她不能触犯作为一个端正的人所应保有的原则底线,所以汪顾一贯没少因说错话而挨批。
  “爸,您说得对,我任罚,可您罚完我我还得绑她,绳子比结婚证有用多了,对她,就得强硬。”汪顾端着碗吸吸呼呼地喝那刚出锅的滚烫鸡汤,汪妈妈坐在一旁替她剥毛蚶,汪爸爸无奈地笑着摇头。好吧,他不得不承认,有缺点,值得让人打屁股的汪顾,比没缺点,凡事面面俱到,可成天面无表情,像抹游魂一样叫人疼也疼不了,骂也骂不得的汪顾强,至少他更愿意看到这个有缺点又偏执地坚持自己缺点的汪顾。
  “慢点喝,烫成口条你就真的只能把师小姐绑起来她才会不跑了。”
  汪爸爸的冷幽默,有时挺叫人抹汗的。
  122——着——
  从去年十一月六日开始,林森柏与咪宝进入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分居期,原因,倒不是两人感情不和,而是钱五行出院了。
  咪宝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若将病瘫的父亲交给年迈的母亲照顾,自己还仅顾一己私利,与林森柏歌舞升平地过日子,实在说不过去,于是她对林森柏提出自己回家住一段时间,等父亲的情况更好些再做其他打算。
  林森柏别扭归别扭,可她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任性顽纵的人,咪宝说得在情在理,她觉得她应该支持,于是两人达成共识,暂时分居,有空约会。
  咪宝临走嘱咐林森柏别乱吃东西,睡前检查煤气阀门,晚上无论如何也不能自己开车,家里的树要按时浇水别把人家当仙人掌养,维生素A才卖四块六一瓶不用省着吃也别当饭吃,胃口淡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体内没有足够的盐分容易水中毒,没必要非把椅子摆到电视跟前去看新闻而躺在床上看书只会让近视度数变得更深,睡觉时要么盖好被子要么穿件衣服冻感冒不会让她看起来像林黛玉只会让她看起来像条刚从海里捞出来的带鱼……林森柏只答一句:“管好你自己就行,瞎操的什么心,没你我也死不了。”
  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上午十一点三十七分,林森柏把手里源通两个正副总经理四个部门经理做出的年度工作报告摔在桌面上,可其实犯错的是这六位经理的嘴,不是那些个报告内容。
  “什么叫迫不得已?如果你们用这种态度去面对丰合的人,就算合作,吃亏的还是源通,我不同意。资金匮乏可以贷款,我们手头有两个旧区改造项目,银行会优先考虑我们。怕掉链子可以拆借,同行之间拆东墙补西墙是常有的事,源通也不是没干过。再来,资金筹措是董事局的事,与你们执行层无关,你们现在要做的是赶紧算出南城那几栋烂尾楼是炸了盖新的值,还是继续盖完值,质检部的人呢?源通在建的楼还没多到可以让质检部所有同事二十四小时守在工地现场吧?!”
  与在家里有商有量的态度不同,林森柏在公司里作风是非常强硬的,有时相比师烨裳亦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不想做的事,任你谁来劝也没用,不干就是不干。源通不是股份有限公司,而是有限责任公司,源通的股份林森柏独占百分之六十五,处于绝对控股地位,她摇头,连董事局都拿她没办法,更别说这些个她花钱聘来的职业经理人。
  林森柏新聘的财务经理孙颉饶是初入源通不怕虎,林森柏盛怒之下在场所有人都噤声闭气了,就他还敢去捻老虎须:“可整一个财务年度源通的状况都不容乐观,资金链确实紧张了点,现在地产局势那么好,贷款要利息,拆借利息更高,真的不如与丰合合作。”
  “我说让质检部的人进来,”林森柏两眼一瞪,却不看他,丢掉手里的签字笔,将大班椅背转,面对窗,“你们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吗?”
  林森柏每次召集质检部都是单独约见,从来不允许有不相关的人在侧,连一向替她做牛做马的苏喻卿都得门外候着,大伙儿听她提这茬,自然知道她是在赶人了,源通雇的这票职业经理人在业内也算小有名气,谁都不想当那没皮没脸的货,于是逐个起身,默默退出林森柏的办公室。
  十二点过五分,林森柏走出源通大楼,发现天气不知什么时候转阴了。浓灰的云朵抑郁地垂在半空中,一派黑云压城的前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