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玻璃囚牢之承[GL] 作者:叁仟ML(下)

字体:[ ]

 
☆、募捐策略 
 
  作者有话要说:  唉...怎么会没人被压嘛... 
  这一夜,新闻史无前例地没完没了层出不穷,隔几分钟就会更新一次,看得人心惊胆寒冷汗直冒。端竹守在自己房里的电视前,目不转睛地看了一个通宵,待到破晓时分实在困得不行,这才迷迷瞪瞪靠着床背睡了短短一觉,再睁眼,不过七点。而与此同时,B城里最不问世事,最不食烟火的佳人也该起床了。 
  “大清早的看什么电视啊...”师烨裳揉揉眼睛,手脚并用地将汪顾远远推开,自己兜头罩脸的又卷进被子里作势要睡。可汪顾担心自己一旦下楼看电视她就会赖床不起,只好又没皮没脸地抱着个移动电视拱到她身旁,伸一条胳膊到她颈下让她枕着,以便随时将她捞出来,“这次地震好严重,看得人揪心呢。喂喂喂,别咬别咬...出来看看嘛。” 
  师烨裳见汪顾死不收手,只好恨恨地开启牙关,松开汪顾的食指指背,很是泄气地叹了一句,“人间惨剧,不看为好。”叹完,她收起双腿,两臂环膝,紧紧地将自己抱成个球,沉静许久之后,却被一阵喧哗闹得再沉静不下去了,“你看热闹就看热闹,不要吵我睡觉呀。”她终于肯露出脑袋,颇不耐烦地拧头对身后的人说。 
  汪顾本来以为自己这叫“关注”,谁想隐蔽笃深的常人心态竟被师烨裳一语道破,顿时惊奇地赞叹道:“哟,你的EQ见长啊,不当神仙改当人了?”把电视放到一旁,她起身,钻进被子,先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师烨裳掰平,后是按着师烨裳的双手牢牢压上,面对面之时,她想都没想就嘴了师烨裳一口,没想这一口嘴得时间有些太长,那手便不由自主地往师烨裳腹下去了,“乖...” 
  师烨裳清晨比较容易发情,被汪顾这么一顿狼吻,身体也不受控制地起了反应。何况汪顾现在已经学会不再问她愿不愿意同不同意,直接用膝盖将她两腿分开,根本由不得她不乖——只好乖乖地将身体调整到一个适合汪顾进入的姿势,然后尽量放松身体,慢慢地将汪顾纳入体内。 
  汪顾最喜欢这样的师烨裳,本来不算高涨的欲望瞬间呈冲天之势滚滚地沸腾起来。两人不用说话,一开始就展开了激烈的肢体交流,期间师烨裳禁不住快意冲击,紧咬牙关低吟一声,害得汪顾差点儿没得失心疯,遂也是咬牙切齿地喘道:“你就是个妖怪...” 
  大床内起起伏伏许久,这才随着一阵短暂却富有节奏的震颤停缓下来,一时,师烨裳搂着汪顾汗津津的脊背气喘吁吁,汪顾也虚脱似地趴在她身上,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师烨裳稍微缓过劲儿来,便又开始微微挣动,脸上潮红还未褪去,她已急着卸磨杀驴,“出去。我要起床。”汪顾自然明白那“出去”是什么意思,但她更明白装糊涂的好处,“嗯?什么出去?”她在师烨裳耳边轻问,手腕还故意缓缓向内扣进一些。 
  可怜师烨裳尚未从余韵中脱离,体内紧要一处却又被掌控,汪顾的心眼也不知怎么的就坏成如此这般,不刻即再次抽动起来——到了这会儿,师烨裳是不愿让汪顾“出去”了,只好曲起双腿,拱起腰身迎合对方。两人湿漉漉地缠在一起,除去喘气,均不做声,直到汪顾突然一次全面撤离之后,毫无预兆地再次进入,师烨裳才又破了戒,“呃...” 
  “疼不疼?”汪顾稍微撑起身子,眯着眼睛观察师烨裳的表情,手上仍是动作,似乎无论答案如何都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师烨裳知道自己的身体又被人拓开一指宽度,心想自己最近真是太过依从,搞得对手蹬鼻子上脸。然而近来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她生不来这闲气,所以也就慢慢适应了,若非饱胀太过,一般不作认真抗议,只闭着眼睛颤颤道:“快点儿,我饿...”汪顾晓得她是真饿,但宁愿擅自将其曲解为另一种饥饿,指间滑腻柔软的触感正像是被唇舌含住一般,她决定,先喂饱这张嘴再去考虑那张现下只剩喘气功能的嘴,反正师烨裳这会儿也不能吃饭不是? 
  时至八点差三分,两位大富豪饥肠辘辘地捂着肚子飞跑下楼,一见吃的就像遭过八辈子灾荒居然都不知道先吃哪个好了。赶巧此时大厨奶奶又端上一盘培根薯球,两人没多考虑,统一是伸手就抓,结果一人挨了一记烫,当即打回原形,终于老老实实坐回桌边,肯于使用工具吃饭了。 
  “师烨裳,你少吃点儿炸的。”汪顾自己塞着满嘴炸薯球,还要嘟嘟囔囔地阻止师烨裳吃多士。师烨裳饿得抛弃刀叉直接用筷子夹多士吃,哪儿还会搭理她那些废话,故但嚼不语,只在咀嚼下咽期间抽了点儿功夫,白她。 
  餐厅里开着电视,屏幕上的景象,相较昨夜,愈发惨烈。两人一边胡吃海塞一边唏嘘感慨,匆匆的,到头也不晓得自己吃了什么,说了什么。席间汪顾发现师烨裳眼眶泛红,便问她是不是没睡够。师烨裳摇摇头,十分镇定地低下脸去,将一只酱肉包塞进了嘴里——这一顿,师烨裳吃得比往常多,多许多。汪顾一面担心她吃撑,一面佩服她食量,偶尔劝一句让她慢点儿吃,其实并不很往心里去,直到她把自己吃吐了。 
  师烨裳周身没有好零件,统统可以划归残次品之流,消化吸收系统尤其该丢,吃下东西去,她的血糖比正常人升高得慢,所以饱感积蓄得也慢,一旦着急,吃吐是时有发生的事。汪顾打“大苹果”起就有了觉悟,如今更是见怪不怪,扶着她去洗手间吐完便又把她扶回来接着再吃,只是这回得按着她的双手喂她吃,一口间隔三十秒,活活把个腹中空空的师烨裳饿成了狼,眼里都在放绿光。 
  经过这一早上折腾,两人上班都得迟到,索性旷工半天,一同前往医院探望汪爸爸。 
  汪妈妈体恤年轻人要上班,夜里不让年轻人陪床,好在中心医院的单人病房条件不错,陪床的床位比病床也没差多少,汪顾就此放下心来,只是有空时跑来陪爸妈吃饭。 
  “爸、妈,你们也在看这啊?”汪顾牵着师烨裳往病房里走,其实还没走到病房门口已能听见电视里传来的灾难播报声。汪妈妈和汪爸爸一个赛一个专注地坐在沙发上看转播,见她俩来了也只是扬手招呼她们坐,眼睛却仍然盯在屏幕上——在两个人口相对密集的重灾区边缘,救援工作陆续展开。 
  倒塌的学校,俨然一处阴魂密布的乱葬岗。扭曲的钢筋和锋利的石墩比肩齐头,刀剑冢般矗立着。余震不停,哭喊不断。先行赶到的武警正在徒手挖掘生存者,大型工程车辆也有,但明显不足够。一方重达三吨的钢筋水泥残块刚被掘起些许就险些要掉下去。 
  汪家三人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两坐一站,看得满手是汗,却没有人发现师烨裳不见了。 
  “小顾,你捐点儿吧,让你们公司的人也捐点儿。”汪爸爸一手扶腰,一手端水,杯沿屡次凑到唇边也不敢多喝,只把唇间沾湿作数,“别的暂时还不紧要,灾区要是食物饮水供给不足,很快就要人吃人了。” 
  汪顾昨晚就跟人力说过,今天中午由总部组织发起,张氏旗下各公司统一以职员个人名义捐款赈灾。下午回去她会召开紧急董事会议,向张氏董事征求以张氏名义捐款额度的意见——这种事肯定要身先士卒才能有效,即便她私人名下可供调遣的现金有限,然而一口气将三百万全捐出去也能起到一点儿表率作用。何况她并不打算挂自己名字捐,而是挂在张氏帐下捐,如此回流,张家人也没得闲话讲,都得乖乖地从个人腰包里掏钱去填张氏的捐款箱。 
  “放心吧爸,这次张氏要不以公司名义捐个几千万出来,我把汪字倒着写。”汪顾作势环手抱胸,当即发现手里牵着的人不见了,“哟?”哪儿去了?汪顾心想师烨裳不会比她还急着捐钱,便放出目光在病房里四处探看,结果处处无异常,唯有洗手间的门是紧闭着的。 
  汪顾自早饭一始就觉得师烨裳有些不对劲儿,可到底哪儿不对劲儿她也说不好。师烨裳似乎对地震之事漠不关心,聊及灾区状况时,她会含糊其辞,顾左右言其他,能哼一声敷衍过去就绝不多话;看电视时,她的眼神也是闪烁,低头成了她一顿早饭间的主旋律。汪顾怀疑她是哪儿又不对劲儿了,悄悄走到洗手间门前听门缝,果然隐隐听见呕吐之声,内里还夹着不甚分明的哽咽。 
  门锁着,汪顾怕父母担心,也不敢喊门,只好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背着手在门前守着。过了好半天,师烨裳开门出来,见汪顾站在门口,便大大方方地与她对望。 
  汪顾惊异地盯着她用力瞧——脸上居然没有一丝惨白病态,甚至还有些要容光焕发的样子。 
  “你化妆了?”汪顾发现自己的手袋不知何时已经被转移到洗手池边,凑近师烨裳,闻闻,嗯,是熟悉的粉底液味,“嘿嘿,真漂亮。打算勾引谁去?” 
  师烨裳挺无奈地推开她的脑袋,虽是风轻云淡,却笑得并不勉强,“国代男职工多,下午内部募捐,不给他们点福利,他们怎么肯在我面前的捐款箱里多放点儿钱表现表现?” 
 
  ☆、骨折的回报
 
  到了下午,师烨裳果然翘着二郎腿在募捐箱前笑眯眯地坐等冤大头。而冤大头们,大概是被她欺压太久,神经都不正常了,故而都相当认命,笑眯眯地就把半个月薪水双手奉上,回到办公室还要攀比自己捐了多少——即便出于慈善,老板这样欺骗员工感情的事迹也着实不值得宣扬,故而就不再深究师烨裳那本已突破下限,暂时还看不到底的人品,咱来看个自幼无私,尚不清楚上限在哪儿的老好人,端竹。
  话说端竹看过一通宵外加一上午的电视转播,心里就像装了十五个桶,七上八下的翻腾。她既要为灾区群众担心又要为非灾区的郝君裔担心,一时愁得吃不香睡不熟,小脸转天就瘦了一圈,害得胡敏忍不住认为她是喝鳖汤喝坏了肚子,忙问:“竹儿啊,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告诉老奶奶。”端竹没照镜子,自己不觉有异,倒觉得是胡敏奇怪了,“没有的事,老奶奶熬的汤很好喝,喝过手就不疼了。”说完她还眯着眼睛一笑,更显得眼眶内凹,神情憔悴。
  因着时逢午饭,她要富有技巧地洗手,躬身对着洗手台前的镜子,她不着意一瞥,愣是把自己吓了一跳:除了左臂上的绷带太过干净之外,镜子里的人,下巴眼眶都有淤血紫痕,左脸也被大师兄那套组合拳打得肿起老高尚未恢复,加之昨晚没睡,眼袋乌黑,面色青黄,咋看咋像灾民,还是被预制板压过又救出来的那种——面对如此不堪的形象,普通女孩定要自艾自怜一番。可惜端竹从不认为自己漂亮,故而很难生出曾经沧海的珍贵情绪,受完一次惊吓也就算了,全然没往心里去。
  郝耘摹和胡敏在饭桌上依旧是谈论地震,但他们关心的重点不在人命上,虽然偶尔会提及灾民,却都只停留在灾民这层身份上。端竹隐约觉悟到他们是特务工作干得太久,早已见惯生死离别,看人的眼光都与常人不同,仿佛随时可以把人的生命肉体抽离出来,只看人所扮演的角色,进而看清那些层层叠叠错综复杂的利用关系。
  活成这样还有意思么?
  端竹觉得没有。她不喜欢任何智者或先知,只予以崇拜和尊敬。她喜欢的是富有感情的人。郝君裔之所以得她厚爱,恰是由于郝君裔懒得当那智者和先知,而“懒”正是一种人类的感情特质,就像“呆”是一种特殊的气质一样。既然有人萌“天然呆”,那她萌个“天然懒”似乎也不算出格。何况郝君裔并没有懒绝,至少睡觉还是挺勤快的。
  “咱小裔娇养惯了,打出生就没吃过苦。即便没危险,去到那儿连张好床都没有,你让孩子怎么活?你去跟他们说说,无论派谁也不能派小裔。不然我胡敏不答应!”胡敏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其实官阶还是挺高的,只可惜她出身民特,建国后分帮划派,在警不在军,不像郝耘摹这种搞技术分析的一贯隶属中央,一句话说出去四面八方都有用。
  但事到如今,郝耘摹也着急,干着急。温BOSS正启程去往灾区,随行安全局近半高官。只要他一挥手,要求某某班某某处全员待命,那谁也不敢光把个郝君裔摘出来。
  而郝君裔那班学员,刚好就有个应急的特征在,发生这样的随机重大事件时,很容易被联想到——不被想到都不正常。除非温BOSS体恤他们这些元老有些把独孙都送进去“培养”,肯于建议军委派出成都军区那群肩负越境侦查使命的精兵悍将,否则郝君裔他们正应该被投入这场灾难中锻炼锻炼。“嗨...我不比你着急?小裔不是我亲孙女儿?从小我不是最疼她?”郝耘摹夹了尾松花虾给胡敏以示安慰,“可着急有什么用嘛。这次都是高级指令直接下发,是活动得来的么?再说他们就算去,那也只是在敏感区域附近做做情报交流。顶多半个月就撤了。新疆不重要?西藏不重要?奥运不重要?他们总还需要时间正经搞培训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