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双镯记 作者:尼可拉斯(上)

字体:[ ]

 
文案
走过繁华绮丽的老上海,穿过炮火连天的重庆城,爱恨纠缠,对错难判,生死相随,天涯咫尺。大时代的洪流中,人不过是蜉蝣蝼蚁。然而即便如此,我们所拥有的只是爱的能力,于是只有紧紧,紧紧的,抓住着转瞬化为虚无的爱情。
 
文中会出现注释来解释一些我认为需要解释的地方。行文铺垫会比较多,比较杂,作者君尽量考据,同时也希望大家在看的时候,随时随地可以谷歌百度一下背景史实,我觉得对了解整个故事会有帮助。如有BUG,请指出,且请见谅。
 
这次讲了一个故事,只是一个故事而已。一个迄今为止我最喜欢的故事和我最爱的主角们。写完这篇,想对读者们和四位主角说,我爱你们,谢谢。
 
【打个滚儿求个长评~】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民国旧影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希婕,王霁月,王禅月,傅仪恒,。 ┃ 配角:姜希泽,傅元瑛,王浩蓬,姜同悯 ┃ 其它:民国,抗战,内战 
 
======================================================================
文章类型:原创-百合-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约定记之;六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518977字
第1章 第一章
一九二七年七月,天津。时近黄昏天依旧热,树上知了叫个没完。 
法租界的某间阔大的洋房外,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提溜着一袋子酱菜走过,不想洋房里跑出来的仆人着急忙慌的,正好和老人家撞了个满怀。年轻的仆人来不及道声不是便飞奔而去。谁叫现在就只有老太爷、三小姐和四少爷在家,本来理应是闲的很的,却赶上雷厉风行的三小姐要收拾东西,搬家。
“快快!快去!都站着干什么!没事儿做还是怎么地?!”十七岁的姜希婕双手叉着腰,冲着整个姜府的下人们大吼大叫。她自己的东西太多了,收拾起来也麻烦极了。上周收到大伯的电报,说南京和上海的事情都了了,问她愿不愿意搬到上海去。老太爷姜尽言对唯一的宝贝孙女说,你要是留在天津,就直接升学去南开大学。或者你不乐意,出国也可以。“上海那种十里洋场的地方,不适合你个姑娘去读书学习,就像是去玩的。当然啦,你想去哪里,见见世面也好。我总觉得还是上海的场面阔大些,眼界开阔些。爷爷我呢,就留在天津养老咯。”
姜希婕点点头,心想,年轻时候做外交官的爷爷自然是思想开放,他连《新青年》那样的东西也看得进去,还能看得出好来;自己的两个哥哥,也就是大伯的两个儿子都南下跑到军校去了,大伯眼看也是跟国民党搭上了伙,父亲更不用说,:诚然如此一个思想进步的家族三代人间却如此和谐共处,应该感谢爷爷的开明吧。
“姐,你一个人走就能闹得这么鸡飞狗跳的,真是能折腾。”姜家老幺姜希峻从外面回来了,姜希婕瞪他一眼,“你今天又和谁玩去了?打网球打的这么一身臭汗!快去洗洗干净。”姜希峻把球拍递给佣人,走过门廊,看见了一脸悠闲喝着茶看着报纸的姜老太爷,“爷爷。”“回来啦。”“爷爷,姐姐走了就我留下来陪爷爷咯!”“好呀,到时候只怕就没人这样成天管着唠叨着你咯!”姜希峻只是笑笑,便走上楼去洗澡。
姜希婕一边指挥着佣人收拾打包自己的行李,一边又不免再次思考起来,虽然说奉天那边从来也不敢把姜家怎么样,可如今毕竟大伯和父亲都已经是国民党的人,爷爷留在天津真的安全吗?
可她也劝不动爷爷。弟弟又和父亲像的很,倔强固执,说不去就不去的。只有她一个人告别住了许久的洋房,离开久居的天津,前往那传说中的十里洋场。临行前夜,随行的赵妈过来告诉她,“三小姐,傅家的二小姐来了。”
姜希婕颇有些惊喜的跑出门去,在门廊上看见了徘徊的傅元瑛。“元瑛姐!”她跑过去,牵起傅元瑛的手,“希婕。你这是。。。明天就要走了吗?”姜希婕点点头,蝉鸣已经渐渐低了下去,她一边带着傅元瑛往客厅走一边说,“元瑛姐,你今天来找我,是不是想让我带话给二哥啊?”元瑛点了点头,却一言不发,姜希婕以为她是说不出来,便自顾自说到,“我知道,家里给大哥写信就寄得到,给二哥就不能。这次我去要是能见到他,一定告诉他,你特别想他,让他赶紧回来,”
“可是连你都要去上海了,希泽还会回来吗?”
姜希婕看着这南开的才女言语间透出一股伤感和无奈,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元瑛和姜家老二姜希泽是青梅竹马,傅元瑛可是傅家的长孙女,而今奉天的大红人傅封琅的大女儿,虽然不是自幼养在深闺人未识,倒也不算是说媒踏破门槛的军阀千金—压根不见媒人。究其原因,只能是因为她自己的心意太过笃定:从姜家还只是住在北平的时候傅元瑛就认识了住一条胡同的姜希泽,等到后来姜家随老太爷的愿搬到天津来,傅元瑛为了见姜希泽而考进南开大学,这三年来都是在天津过得多,回北平的日子少。可刚呆了一年,姜希泽就一句话也不留的就跑到广州去了,家里眼看两个男孙都从了军,只得一边托人照顾一边勤快的写信。特别是心疼儿子的大伯母。信去的勤,回来的少,写的字少,无非是训练繁忙、母亲大人勿念云云。可惜苦了这没过门的半个媳妇儿傅元瑛,除了间或能从姜希婕这里听到一点姜希泽的消息,别无他法。最近这大半年来,竟是毫无消息。听说姜家老大姜希耀在革命军二十一师都当上连长了,姜希泽却只听闻进了参谋部便再无消息。
“你别多想,我也就是。。。有点担心他。”傅元瑛说,姜希婕看着她红了脸,“唉,元瑛姐,虽然二哥从小就喜欢那些个荆轲聂政的事,但你放心他不会做危险的事的,别担心了。”说完见傅元瑛依旧是一副忧郁的样子,姜希婕便把双手负在她手上,“放心吧,有我呢。”
这话,在后来的日子里,她说了很多遍。也许是因为两个哥哥从小就把她当作宝贝一样宠爱着,她必须要做出偿还一样。
两天之后,姜希婕已经带着自己使唤惯了的仆人和随扈们出现在了南京下关。从上海赶过来接她的不是老管家胡偕,而正是那朝思暮想却着也找不到的姜希泽。“好啊,看来你姜二少爷不是很忙嘛,还有时间来接我?”姜希婕把自己手里的小箱子往哥哥手里一扔,自顾自抱臂而立,口气不善,像是要替傅元瑛讨债似的,“我可是很忙的,这番是公务出来,爸爸才告诉我你是今天到下关,我才顺路来接你。”姜希泽招招手,让后面的姜府下人们来拿东西,“离上车还早着呢,二哥带你去吃顿饭,路上逛一逛,咱们再来上火车不迟。”
姜希婕跟着上了车,和哥哥坐在一块,慢吞吞的说,“走之前元瑛姐姐还来找我呢。她就怕你一去不复返了。”姜希泽眼睛看着窗外,口气只是起了一丝不明显的波澜,“哦?她找你去了?这丫头。爷爷和老四怎么样?”“你少岔话。爷爷和希峻都好着呢。我一走俩人肯定活得更自在了。你啊,趁早也给元瑛姐姐写封信去啊,别老让人家担心啊。”“嗯,知道了。欸,既然家里没事就说说你自己的事吧。”“我的事,我能有什么事?”“二叔没跟你说?”“说什么?”“二叔说等你到了,先送你进中西女塾,然后时间到了就送你进沪江大学。”
姜希婕一愣,旋即哀嚎道,“我虽然也不是多不求上进,也不需要这么逼我吧!我爸呢!我要找他!”姜希泽知道她听到这消息肯定受不了,毕竟这个妹妹是被一家人从小宠大的,贪玩的性子一时难改,可能二叔是怕她在上海这花花世界又玩起来,浪费了大好青春还不自知,才一心一意逼她继续念书。“二叔应该也和爸爸一起吧,都在南京。反正不在武汉就对了。不过也不一定,我们四个都是分头行事的,各有各的忙,二叔现在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我也只是昨天晚上才收到大哥的电报让我来接你。”
姜希婕看他笑得一脸贼相,鬼才信你!
在姜家的第三代里,二少爷姜希泽一直是姜府仆人里的菩萨。大少爷姜希耀从来一张冷脸,三小姐姜希婕是碰不得惹不得的宠上天的公主,四少爷姜希峻玩心太大不太搭理下人们,只有姜希泽会时不时照顾一下下人们,成日也是微笑着。这会儿,兄妹二人在楼上吃着饭,菜馆楼下便是赵妈和一群仆人们在吃饭,菜色都是二少爷做主的好菜饭,都是姜家公款里掏。
“反正呢,学校都是好学校,中西女塾是教会的,沪江大学也是。风气很好,上课都是用英文的。爷爷从小的就告诉我们要学好英语嘛!你不也很喜欢顾叔叔吗,要想当他那样的人,你得先学好一两门外语,再出国深造深造,”“够了,住嘴吧你就。”她瞪了哥哥一眼,“我又不是不学无术。只是你们这么逼迫我,我又何必到上海来,我留在天津,明年出国去就好了。我来上海又不是,”
“是啦是啦,知道你不是玩物丧志的官家小姐,是新派的独立的自强的新女性。反正爸爸和二叔一般都不在家,咱们家也不兴那些个封建礼教,你只要课业好,自己有空玩就是了。二哥带着你哈!”“就你?你还能呆在上海?大哥不都,”“大哥是大哥,我是我。他要跟随部队走的,我嘛,奉命就留在上海。能陪你一天是一天啦。”
“你有空陪我,不如赶紧给元瑛姐姐写封信吧。”她埋下头,盯着碗里的饭菜,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从小丧母、大伯大伯母和父亲也长年漂泊在外的成长经历使得姜希婕很少对亲人的分散感到悲伤,重聚似乎也不那么令人感到温馨,这也许只是她之前17年生命的一种常态罢了。然而两个哥哥离开的这三年,她真切的感受到一种思念的哀伤。特别是在傅元瑛前来道别的那个晚上,她才犹如隔着一层纱一般的感受到一种令人难耐的酸楚。
假如二哥和元瑛姐姐真是相爱的—假如她也模糊的明白这个词的意思—哪又何苦分离呢?就像大伯和大伯母,无论如何也要风雨相随一样,
相爱的两个人就应该尽全力在一起相伴相随,甚至同生共死。
 
 
作者有话要说:
重开新坑,以后注释会出现在这里。。。
 
 
 
 
 
第2章 第二章
第二章
姜家的房子在马斯南路上,紧挨着李烈钧家的宅子,是一座法式的洋房。姜希婕不曾留洋,因此也就仅仅知道天津的家是西班牙式的洋房—因为爷爷当年出使欧洲的时候最喜欢的莫过于西班牙的建筑。而她的父亲和大伯则在跟随爷爷留在欧洲的时候,被送到法国去留学过。所以也许,照他们的喜好,房子便合该是法式的?
反正看不出来啊,才疏学浅。
她坐在车上由码头一路过来的路上,从纷乱的华界开到这静谧的法租界,一路上看见穿着鲜艳旗袍身材瘦削的艳丽女子坐在黄包车上,看见面无表情穿着西装带着圆片眼镜的男子站在电车上,看见肥胖的中年妇女牵着孩子急急忙忙往街对面赶、手里还拎着也许是给她的洋主顾做晚饭的食材。华洋杂处,世态纷繁,是忙碌而绚丽的上海。而眼前这幢足有三层、灰墙红顶的阔大洋房,便是姜家在上海的新家。老管家胡偕走出来,一连迭声操着他的京片儿问候姜希婕,“二少爷!三小姐!哎哟三小姐你可算来了!我们这盼星星盼月亮的,可算把您等来了!大爷拍电报来的时候我们都高兴的不得了!三小姐来了,这屋子就算是热闹了!”
她笑笑,也不觉得老管家说的有什么不对—其实这么多年,来访的外人总会说姜家冷清,因为大家总是在外面奔忙,只有她从小被宠着惯着,在家里横着,在爷爷避世的时候家里没有别人的时候,做半个主人待客,让空旷的洋房有些热闹气息。“胡大爷就是这样,什么糖啊蜜啊都从你嘴里蹦出来。”姜希婕下了车,摘下帽子,缓步走上西墙的11级台阶。“三小姐不知道,这房子可是这法租界公董局新修的呢!我们刚来那会儿,新房的味儿都还有!”走上11级石阶,便是一个小平台,须得人转个身,再上四级,方才到屋内。推开门,是红木的地板,微黄的墙,加上那红色的大坡屋顶,白色扶手的回廊和木制窗棂,姜希婕觉得这就像小时候爷爷给她说故事让她看书时,她读到的那种欧洲乡下的富人的农庄大房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