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求个身体去结婚+番外 作者:凹凸不平(上)

字体:[ ]

文案:
        她们做了十几年的青梅青梅,终于把百合花养开了,结果却发现:
你还不是人类想什么结婚啊!
你就算是人类的但特么是个黑户怎么结婚啊!
新娘新娘长得一模一样跟照镜子似得,还让不让人好好参加婚礼了!
 
林田路线:别人家的孩子→网络知名画手→教授→田林她家那位
田林路线:镜子里的影像→网络知名写手→人类→林田她家那位
 
正经版文案:
我们要高举成为人生赢家的伟大目标
坚持找身体的基本路线
全文贯彻天天秀恩爱的思想
为顺利结婚而奋斗终生
 
日更,中午11点11更新
入v公告:本文将于3月20日入v,入v当天更一万,从64章起倒V。还请大家多多支持(@^ω^@)
 
温馨甜文,日常向,成长向
无极品亲戚,无恶毒同学,无人渣男配
科学被我吃了,作者废话特别多
第一卷:青梅青梅,第二卷:情窦初开,第三卷:左手女友右手事业,第四卷:结婚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田、田林 ┃ 配角:林兴安、吕薇、李西莲、张梅梅、文静、孙娇、卓如蓉 ┃ 其它:百合、甜文、学霸、写手、画手
 
 
  ☆、第1章 楔子
 
花国同性婚姻合法的第一天,无数记者在b市民政局的大门外翘首以待,想看看b市第一对吃螃蟹的人是谁。在此之前,几乎所有的社交网络,都轮遍了“花国同性婚姻合法”这一话题。有无数的人点赞支持,年龄从六七岁到六七十岁,职业从学者教授到底层劳动者。可以说,全社会的人都在关注着这一件事,所有人都想知道,第一对新人是男是女,是做什么的。
    在这个网络发展日益发达的社会,网上预约的婚姻登记越来越多,而且可以直接生成结婚证编号。但是作为人生大事,就算是在网络预约过了,还是要亲自到民政局办理,而且只能提前一天预约。凭借着预约号,按着点到达,即可办理。由于资源有限,每天在网上放出去的预约号只有300个,晚了就只能亲自去排队,还要忍受预约的人时不时的到来。
    但是今天,记者们等了快一天,都没见到预约号为1的那一对新人。因为信息保密的原则,他们也无法查出第一对新人究竟是谁。眼看着其他几大城市的新闻都快放成旧闻了,b市还是悄悄的没什么动静。虽然预约的300对新人也就三四对没来,也采访过十几对新人了,但是所有人人最想见的那对没来,谁都不想走。还有半个小时才下班,万一他们来了呢。
    在这之中,有人提到了他们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反对。一两个人看有可能看漏,几十个人看,怎么可能看漏。而且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分批将今天所有来办理结婚的人都采访了一遍,除了几对异性恋的,其他都是同性恋的。
    半个小时过去了,眼看民政局的大门都要关上了,有一位记者再次去向工作人员询问,今天预约的人是否都来了。但是得到的回答还是那句,“我们要为来登记的人保密,请配合我们的工作,谢谢。”所有的记者都铩羽而归,总觉得自己的稿子分量不够,既然不知道预约号为1的是谁,那就以第一对走出去的新人为准。
    华灯初上,有的人在回家的路上,还有的人还在加班。一位白天蹲守在民政局的记者,还在整理他拍下的素材。他发现了这样一副画面,踩着高跟鞋的职业女性,气势满满的从大门出来,后面跟着一位身材矮小,看起来畏畏缩缩的人。他穿着邋遢的外套,脚上踏着不怎么合脚的皮鞋,还配着皱皱巴巴的西装裤。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个女士说了不少话,而那个男的,只会点头说嗯。
    他猜测这是一对不怎么对等的婚姻,贸然采访恐怕会让人尴尬,只是拍了一张照片,就去关注下一对新人了。现在估计这张照片也没什么价值了,他随手一存,就去看下一张素材了。
    因而,这位记者就无法知道他错过了什么。
    此时,在a大的j学院院长办公室内,林田微笑的把一张大红色的请柬递给坐在眼前的教授,也是她的研究生导师,张可瑞教授。张教授看到请柬上大红的“喜”字,想起了近来在网络上的传闻,联系到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和眼前这个曾经说过不会有结婚生子打算的,他最得意的学生。
    “男的女的?”
    林田端着微笑,双手不自觉的摩擦,这是她紧张的表现。“我还是希望得到您的祝福。”张教授教会了她很多做人的道理,是她的人生导师。在婚礼这种重要的场合上,本来打算只请父母和几个好友的她,决意叫上老师,就是希望得到他的祝福。
    这一句话,也让张教授明白了,他打开请柬,扫了一眼,“还有谁会去?”
    “除了您之外,还有几个朋友。”虽然她也想举办一个大型的婚礼,来庆祝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但是她的爱人拒绝了。请几个亲朋好友,在隐秘的地方,好好吃一顿饭足以。
    “我会去的。”张教授把自己的弟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祝你以后过的幸福!”
    “谢谢您了!”林田鞠了一躬,得到老师衷心的祝福,就是她今天的来意。
    等到林田回家之后,就看到她的爱人还在电脑前面奋战。边敲着键盘,边跟林田说:“今天的情况不错,都没人看出来我们俩。”她就是那个照片上的“男人”,今天为了能够避免被记者拍到,特地装扮了一下,又装上了一个电子声音合成器,果然成功的躲掉了记者的探查。
    毕竟每对新人出来都是高高兴兴的,再不济也是并排走出来的,像她们这样,推推嚷嚷出门,还没有几对。要不是从结婚口出来的,还以为是刚离完婚呢。记者一看不是同性,就不再管了。
    “社交媒体上没有反应吗?”
    “没有,都是没找到,有人认为是是放弃了,有人认为是错过,还有人悬赏。不过我的水平,你放心,不会有人找到我们的。”
    “请柬已经发出去了,婚礼虽然不大,但是该准备的还要准备。这个房子虽然住了好几年了,毕竟是结婚,我们要不要重新装修一下。还有爸爸妈妈来了之后的落脚点,是在宾馆还是在屋子里腾出一块地方来……”林田在小本子上面记着需要办的事情。
    坐在椅子上的人转过身,她轻手轻脚的走到林田身边,搂主她的腰。
    “别想这些事情了,今天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呢,我们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说着,暗中使了几分力气,想把林田往床上带。
    林田把本子和笔往桌子上一扔,“既然这样,那我们不如……”
    屋子里的灯光暗了下来。
 
  ☆、第2章 小伙伴
 
林田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那年林田三岁。
    在抽抽搭搭的哭泣声中,父母逼迫她完成了第一次行为独立。当着林田的面,大卧室里的小床被搬到了小房间,散落在家里的玩具都拿回了小房间。原本供她玩闹的地方,现在变成了她的卧室。原先的书基本都被搬走了,剩下的都是林田爱看的故事书。书柜倒是留下来了,成为了她的玩具柜。
    在此之前,林田只要一伸手,就能够得着爸爸妈妈,只要滚一滚就能和爸爸妈妈睡在一起。现在,房间变小了,床变窄了,林田赖在大床上不想下去。如果连三岁的女儿都哄不好,林兴安也当不了老师,在他的鼓励和诱惑下,林田还是睡到了小床上。
    哪怕周围都是熟悉的东西,到了晚上还是会害怕。林田害怕那些故事里的巫婆会趁着父母不在抓走她,那些坏人会从窗口进来抱走她,睁开眼睛就出现在奇怪的地方。她握着妈妈的手不想让她离开。
    吕薇一想到书上说的“小孩子要和父母分房睡”“分开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之类的话。还是狠了狠心,嘴里念叨着“田田是大孩子了,不怕不怕。”接着就走出小卧室,顺手关灯,在虚掩上房门外听着女儿的动静。
    如果不是为了培养女儿的自立能力,她也不想让女儿这么小就和父母分开睡。但是她的孩子终究要长大,他们陪伴不了她多少年,日后还要嫁人生子。打住,吕薇停止了胡思乱想。女儿还小,想那么多干什么。
    灯光灭了的一瞬间,眼睛周围一片漆黑,门被关上的声音。周围逐渐安静下来,闭着眼睛的林田,一直在对自己说快快睡着,但是越这么说她就越睡不着。越来越害怕的她把被子一拉,躲在被窝里咬着被单,不敢把脑袋伸出来。睁开眼睛看着黑洞洞的被窝,胡思乱想着。
    “要是有一个人能陪我就好了。”这是她睡着之前最后的愿望。
    这个愿望在几天后实现了。
    林田的小房间里摆着一面梳妆镜,这是吕薇特地为女儿挑选的。在父母出去上班,家里只有林田一个人的时候,林田最喜欢坐在镜子前面自言自语。
    从今天妈妈做了什么饭开始说起,到窗户外面是什么样子的,书上讲了什么故事,还有晚上七点才能看的动画片。每次林田说的时候,镜子里小女孩的嘴也会随着一张一合。就好像有人和她说话一样。
    吕薇问起的时候,林田就边看着镜子对旁边的妈妈撒娇到:“坐在镜子前面,家里就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了。就有一个和我一样的人在陪着我了。”
    那天晚上,等到女儿睡着之后,林兴安和吕薇在大卧室的床上相对无言。为人父母者,谁不想陪着自己的孩子呢?但是,为了这个小家,他们不得不去工作。他们没有显赫的父母,没有好的家世,只能凭借着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财富。他们想给女儿留下一个好的未来。
    而且还有一个多月,幼儿园就开学了,想必那个时候,女儿就能交到朋友,就不会孤独了。这个院子里就没有和林田同龄的孩子了,他们也不敢让林田一个人出门玩。
    林田对父母的离开适应良好,就算只有她一个人,她也能玩的很好。每当父母走了,林田就会抱着一本书,磕磕巴巴的用父母教的拼音,念上面的字词句。或者在镜子前面玩游戏、搭积木、拼出一堆歪七扭八的作品。
    这样过了没多久,林田就发现,镜子真的为她带来一个小伙伴。
    她的到来十分偶然,林田习惯性的对着镜子念童话书,还念叨着着镜子里要是也有一个人,她们就是两个人了,就能一起玩了。没想到镜子里的自己真的对自己笑了。
    林田摸摸脸颊,确定自己没有笑后,她趴在镜子前面,睁大眼睛问道:“你真的在这里吗?再对我笑一笑吧。”没想到,镜子里的人真的又笑了笑。
    一想到真的获得了一个小伙伴,林田书也不看了,玩具也不玩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镜子里的人。“你是谁?你是来陪我玩的吗?”镜子里的人没有说话,林田用尽各种办法,镜子里的人除了笑,就没有其他表情,也没有其他动作。
    等到妈妈回来之后,林田就扑了上去,高兴的说道:“镜子里也有个我,她在对我笑呢!就是不怎么说话。”林田比划着那个女孩的样子,那个女孩的笑容。边说边拽着妈妈来到镜子前。那神情,就和炫耀搭好的积木一样。
    吕薇只把这当作童言稚语,想着孩子是不是太孤单了。就算被拉到了镜子前,也认为女儿是想获得一个玩伴想的有点疯了。
    林田是真的看到镜子里的她和自己是不同步的,但是妈妈不相信,她想解释又在看到镜子里的女孩时咽下了自己的话。林田觉得,如果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到,小伙伴说不定就是她一个人的了。听着妈妈说幼儿园快开学了,她也提不起多少精神来,就像等着妈妈走了,自己再一探究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