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二当家,你夫人来了+番外 作者:小六当家(下)

字体:[ ]

  ☆、第65章 朝那边挪一点嘛
    
    晚饭过后,天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临街旁的客栈今晚显得格外安静,挨着的三间房里透出暖暖的光亮。
    天字一号房内:
    又给折腾了不轻的二当家饶是真累了,也没什么精神跳上跳下了,连洗脸洗脚的途中都能睡过去的模样。
    半搭着眼帘磨磨蹭蹭的上了床,乖乖的拉起被子窝了进去,她已经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谁再打扰她就是找茬!
    不过蔺沧洛就喜欢找她的茬,坐到床边戳了戳裹成一团的人,“起来……”
    等了一会儿,没有丝毫的动静。
    蔺沧洛又给戳了戳,毫不留情的挖出都给窝进被子的人。
    不是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她跟着卫云楚算是黑了不少!
    二当家苦着一张小脸探出脑袋,要换做其他人她现在非得暴走不可,但这是自己亲爱的媳妇儿呀!可不得好好伺候着!
    抓住蔺沧洛的手亲了亲,“我亲爱的夫人,有什么事我们明天说成吗?为夫的今晚实在困得紧!”
    蔺沧洛才不管她有多累,手伸进了被窝,轻轻的揉着二当家的腰际,“这里还不舒服?”
    看着这人今天走路那模样,该不会那天真把腰给弄伤了吧!
    蔺沧洛有些担心,她又没做过那种事,第一次不知轻重,说不定还真伤到了腰……
    二当家闭着眼睛舒服的直哼哼,这种级别的待遇简直是太好了。
    不过蔺沧洛这番话倒是让她有些赧然,自己夫人不是一向都很害羞吗!这哪里害羞了,都好意思开口问她这种事了!
    看着二当家红着脸不回答,倒是嘴里的哼哼没停过,蔺沧洛真以为这人还不舒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要不……要不还是让卿言给你看看!”
    虽然这种事太不好意思,但……
    “你没生病吧!”一时之间二当家活像是被咬了屁股一样跳起来,摸着蔺沧洛的额头,“让她给我看,你以后还让不让我出门见人了!”
    指不定第二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被压了,还要不要这老脸了?!
    蔺沧洛目光里多了几分寒意,她好心好意关心还成狗咬吕洞宾了,疼死你也是活该!
    二当家很想抽自己两耳光,这怎么说话来着,立马赔上笑脸,拉着蔺沧洛的手摸了又摸,“我真没事,你的手法很好,真的,比任何人的都好!”
    蔺沧落不仅没有笑,脸色反而更是冷了几分,“你这还能比较好坏?”
    二当家立马察觉自己又说错话了,她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拉起蔺沧落的手,放到两人的面前,“夫人,那天你手上是什么颜色里没忘记吧!你把我抹干吃净就不说了,现在这样你是想撒手不管了?你信不信我立马死给你看!”
    开什么玩笑,要不是蔺沧洛她能那么大意失了主动权,这女人现在是想怎样?
    二当家的话说的也太露骨了,从头到尾蔺沧落愣是没能接上嘴,一张脸米分扑扑的,渲着明灭的烛光熠熠生辉。
    看得二当家浑身燥热,舔了舔嘴皮,“怎么这么热来着!”
    蔺沧落抬头,哪里热了……唔……
    话还未出口便全数被封了回去,二当家将人圈在自己怀中,俯下脑袋嘴唇慢慢的厮磨,小舌灵巧的探进了深处,勾弄着柔软的另一半,愈吻愈发深刻……
    蔺沧落轻轻的回应着二当家的亲吻,手指却不知不觉的挑开外衣,攀上了光滑的肌肤。
    感觉到指间划过肌肤的微痛,二当家所有的热情像是被一盆冰水淋头浇灭,放开蔺沧落,对上那人还有些迷离的眼光,瘪着嘴,“夫人,你就不能让着为夫的一次?!”
    怎么回事嘛,怎么又成自己受着了?
    蔺沧落回了神,立马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闪过二当家委屈的目光,“……一时……没注意。”
    什么?!
    二当家哭丧着一张脸,这意思是还攻上瘾了?!
    她那文静又可爱,温柔又体贴的夫人呢?
    她想赖在地上打滚可以吗?
    ……
    天字三号房内:
    乔先生还有些闷闷不乐的,坐在凳子上两腮微微鼓起,眉头也皱在一起。
    出来玩什么的真是太不靠谱了,游欢就得给锁在家里!不然还不知道能招多少蜂蜂蝶蝶。
    游欢眉梢弯着,从身后弯腰搂住乔木的脖子,唇贴在那软软的耳朵上,薄唇轻启,“怎么?还在吃醋?”
    乔先生嘴一瘪,嘀嘀咕咕的嘟囔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游欢听了半天没能听出半个字来,“说人话!”
    乔木挪了挪身子,想要躲开游欢,小腰一挺,理直气壮的说着,“没吃醋!”
    “没吃醋?”游欢哪能让她逃,一手圈着乔木让她动弹不得,一手绕着她的胸口轻轻画着圈,撩的乔木身上一阵阵的火热,“没吃醋的话,刚才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刚才乔木那模样都想把人直接给吃了,还嘴硬!
    “你都要跟她跑了我还不能紧张一点?”
    不说这件事还好,一说这件事乔木就有些气短,要是今天她不拦着游欢该不会真跟着那什么空欢喜跑了吧!
    想着这,乔木那是一阵阵心寒,自己这是随时都有被抛弃的命运呀!她可得把游欢看紧一点才行!太不让人省心了!
    “跟她跑了?”游欢笑了笑,也真亏乔木这么能想,“跟她跑了你欺负我事要怎么算?你今天中途叛变的事又要怎么办?”
    “谁,谁欺负你了!”显然乔先生已经有些底气不足了!
    乔木感觉到游欢轻轻的咬住了自己的耳朵,湿湿的感觉从上往下蔓延,头皮一阵阵发麻,身子也有些软。
    游欢又开始要秋后算账了,是因为那天晚上太过放肆了?!
    乔木忍着全身发软的劲,努力的挺直了背,想给自己挣点底气回来,“你当时不是那么享受的吗?”
    游欢咬在乔木耳朵上的力道重了一些,都学会顶嘴了?
    眯了眯眼睛,伸出舌头轻轻舔着乔木发烫的耳朵,含在嘴里……撩的乔先生都快吐血倒地了,敢不敢来的干脆一些!
    “哦!你又知道我是在享受了?”
    “那天你不还叫我快一点吗?”乔木真是,呆的令人发指!
    游欢现在是绝对不会放过乔木了,还快一点,看不出乔先生这张嘴这么会说嘛!
    她已经管不了乔木今天叛变的事了,也不想听这人给自己说什么孔孟之道楚辞汉赋,手顺着领子伸进内里,直接垮掉了乔木的衣服,有些迫不及待的吻在乔木的脖子上,“你今天就给我好好受着!”
    乔先生那是一脸的欲哭无泪,不是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吗?怎么就变成这种局面了?
    “嘶……”游小姐饶是有些激动了,手上的力度也没把握好!
    “你可以轻点吗?”乔先生真是憋屈的可以。
    “你求我呀……”游欢低着脑袋亲吻,说话有些模糊。
    “轻点……”
    “我不要!”
    “……”
    天字二号房内:
    不同于其余两间房内燥热的温度和暧昧不清的声音,卿言的房间里冷清的有些过了。
    风从开着的窗户中吹来,带着雨的湿润,多了几分寒意。
    卿言靠在门边,她总觉得,那女子的身份……
    空……
    “喵……”楼下传来一阵猫叫声,一声比一声凄厉,听得人烦躁不已,卿言走了过去,关上窗户。
    “关上干什么,热!”突然传出的声音让卿言吓了一跳,转过身子,只见某人端着一碟小吃走了过来,“打开啦!”
    说着也不管这房间的主人同不同意,又将窗户推了开来。
    她不是出去了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卿言冷冷的看着空乐,“出去!”
    空乐才不管她说了什么,手撑在窗框上朝下望,“你看,怎么大的雨那两只干的真开心!”
    卿言顺着她的目光瞥了一眼,这都秋天的季节了,这两只猫也能发-春的干柴烈火烧一把。
    “你出不出去?”卿言收回了目光,冷冷的落在空乐身上。
    空乐努努嘴,手撑在卿言的身侧,“你别和我姐一样凶嘛!”
    卿言冷漠的瞥了一眼某人越发不规矩的手,“你姐是谁?”
    “怎么?你对我感兴趣了?”空乐两只手撑在卿言的身侧,一脸魅惑的看着卿言。
    卿言愣是没能明白,刚才人多的时候,这人就算是假正经也好歹正经一点,怎么到她这里连装都不装一下了,还要把人按在墙上,皮痒?
    “出去。”卿言指了指门口。
    空乐扬起了眉毛,转身坐到了床上,抱着被子,“不行,我今晚没有睡觉的地方。”
    “自己去开一间!”刚才怎么不说,没房间关自己什么事!
    “没钱。”空乐倒在了床上。
    卿言长舒了一口气,抑制住胸中的怒火,“我给你!”
    “一个人睡冷!”空乐在床上又给转了一个身,看来是躺的比较舒服了。
    “你刚才不是还说热吗?”要是空乐现在能对上卿言的目光,绝对能在瞬间被冻成冰雕!
    “刚才是刚才!”
    “你出不出去?”
    “不出去!”空乐坐起身来,看着卿言,要不要这么小气,不就借宿一晚吗?
    卿言怒极反笑,点了点头,撇下赖在自己床上的人,转身就要走。
    空乐一把拉住她的手,用力,直接拖得人倒在了床上,翻起身来,虎口摁住卿言的双手,青丝垂下,阻隔了两人的视线,目及之处只有那张神情自若的脸庞。
    “要是不陪我睡,我就扒了你的衣服!”
    就算二当家那样的无赖也没有空乐来的霸道,卿言一脸的怒容,她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般激怒了!
    可是有些时候,真不是发火可以解决问题的,就冲空乐手上这股儿蛮劲,她就挣脱不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