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折妖记 作者:欢喜莲(下)

字体:[ ]

 
☆、卷一大梦卷之第三十六章:良人
 
  本以为会心情甚好地赖过头,倒不想发了梦。
  噩梦。
  我惊醒过来,擦了额际冷汗,下榻地走到案几边,指尖发抖地倒了一盏冷水,尽数饮下才缓上一口气。
  转着水盏,心下犹不能平静,好似那宫女噙下毒酒的画面描摹在了眼前。
  梦中,她们个个都活了过来,满身是血的围着我,连那些为怪鸟撕碎的奴隶和甲士都扑过来,断肢残败地堆在我脚下,于堆叠的腐肉之中挣扎出无数辚辚白骨,拉扯撕裂着我的身体,不仅扎着我的心,也锥着我的魂。
  我避不开,又如何避开?
  愿公主能离了青陵台,自此得一场逍遥快活!
  我怎么快活?
  明明我已从时欢之处得上一场快活,为何,为何你们还要在梦中寻来,提醒我还有一场未完成的交易?
  解浮生,你怎地如此可恨!
  可我要怎么恨你?这些事明明是父王他自行为之,难道,我连父王也要恨上么?
  可你还是恨。
  先生的话轰然响在耳际,我竟是真的在恨么?可在恨什么呢?
  多可笑。
  无力松开水盏,我扑在案几上,委屈的想哭,很想埋在时欢清冷的怀中尽情尽意地哭上一场。
  天已见亮,何用也快来伺候,怎容得我去哭上一场,惹她忧心?
  正是压抑,殿内进了人。
  “公主!”何用紧张的语气预期而来。
  我直起身,抹去了眼角残泪,整理着衣襟回头。
  她端了早膳,身后跟着两名端着洗漱用水的宫女。
  我起身迎了过去。
  何用将早膳放在书房案几上,犹不放心地跟着进了盥洗室。
  “我发了梦,醒的早些,不碍事。”淡笑宽慰了她,我径自梳洗。
  她没有说话,退开两名宫女,亲自来伺候。
  我知她不放心,也没有强求,由着她帮衬洗漱,为她披过外衫后走到了书房案几后坐下。
  早膳清淡,几盏蒸菜,一碗粟米粥。
  “先生用过了么?”我接过她递来的玉箸,问道。
  她迟疑了一下,道,“先生走了。”
  “走?”我惊然不已,放下玉箸要往外走。
  她拽住我,摇头道,“已经走了。”
  我无力坐下,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走?”
  “先生没什么话,只说要公主照顾好自己,嘱咐我多留心一些。”她怅然道,“明明是这关头上……”
  “这关头上么……”
  我知道今日即将面对什么,但先生为什么要走?
  是不忍心我赴此难局,还是不愿有所挣扎地选择?是了,他疼惜我,也不愿伤了那些人,两难之下,索性置身事外么?那他的道,竟只是避开么?
  惨然生笑,不无讽刺笑道,“如果是这样,那这样的道,与自己有什么好处?难道避开,便能避却心头不能抉择的无力么?你不与人所求,难道连自己也不愿面对了么?”
  “公主?”何用问来,“你是在和先生说话么?他人都走了,怎么听得见?”
  何用说的无心,与我却是通透至底,牵起嘴角,“是呢,既然听不见,做什么要想得分明。不过我所想,不过非你想,何苦于此纠结。”
  我再无计较,端起碗盏玉箸,用起膳来。
  吃得几口,实在觉得无味,放下玉箸,问了何用道,“沐浴物什都准备好了?”
  何用忧心地看了看我,小声道,“公主,真的非去不可么?”
  我见她难解心怀,弹指点了一下她眉心,调侃道,“好阿用,我竟不知你何时将我念在了心上,可比那山魅重上几分?”
  她几欲哭出来,“何苦要做了玩笑!”
  我扬眉不以为意,问她,“阿用,你可知如何才是苦?”
  她知我有意绕开话头,不愿妥协,咬唇不答,愁眉坚决地表现出她的不愿。
  我心下生软,好声道,“阿用,我不做玩笑。世人皆苦,纵是飞禽走兽,无情草木,也都各有苦处。与他们,或生不及权位,活不知年岁,衣不蔽体居无安所,又或承四季变换冷热焦灼,甚至地裂天崩埋于无光,皆是苦处。与我,却是别离之苦。”
  “别离……”何用怅然低喃。
  我拉过她的手,安抚道,“母亲离世,我争不得,父王无爱,我也争不得,先生一别,我还是争不得。那些人不一样,他们期盼父王,期盼父王能许他们安稳在世,居食有定,他们所求所争,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活命之争,我怎能避开?”
  “阿用,我不能避,你明白么?”
  我已说的全然明白,她自来聪慧,该会理解在心。
  可她还是流下泪来。
  我伸手抹去她的泪,怜惜和愧疚纠缠的让人心头生涩,苦道,“阿用,或可是我夺了你一场欢喜,你若真的怨我,我也由得你怨。”
  “怨,自然是怨的!”她愤恨咬牙,“若非公主,我怎会生受与他的别离之苦?可若非公主,我小小何用又怎得一场情系欢喜?如今得之复失,怎能甘心?又如何甘心!”
  “好阿用,未必是失去啊。”
  她能倾泻心绪,总好过闷声不答,我浅作玩笑之言,“你和先生皆说流民可怕,可若非亲临不避,怎知后事如何?是得是失,又如何去做个清明分辨?不若你陪我一场,陪我看看这一场究竟是失去,还是所得更多?”
  她苦笑摇头,“我就知道老先生的奇怪道理定会教坏公主,现在看来,公主早已不想明白局面的好坏,定要亲身以赴地去做个分辨。”
  似是下定了决心,她抹过眼泪道,“公主既是不怕,何用又怕个什么,左右若有个什么难处,何用陪你同赴了便是!”
  得她应言,我心头宽慰,拉她起身道,“这便是了,争而未必有所得,一避却定无可得。争避争避,不过得失往复,可人原就孑孑一身干净,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必不甘心地去得失计较来呢。”
  “那些个鬼道理我不懂,也不想懂,何用只明白公主既然要去,那就不能撇下何用!”她攥紧我的手,言辞坚决。
  “好。那先要劳烦何用大人陪我梳妆打扮如何?”我为她攥着,行不了大礼,只好欠身作下浅礼。
  一是玩笑博她开解,二来,也的确想谢她顾我一场。这一礼虽作玩笑行之,却是个实心实意,做不得真,也做不得假。
  何用瞪眼,眸底血丝通红,扯得我礼还没行就,人已被她拉了出去。
  沐浴过后,何用伺候我将一套繁重礼服穿戴了整齐,我在镜前转了个身回来,周身沉沉,苦恼道,“阿用,真是好重。”
  “重也得穿!”何用拉着我坐下,取过玉梳打理起长发,“还没戴上首饰配件呢,待会临了阙伯台,指不定要站上多久,有你受的。”
  “好吧。”我无奈,正是苦恼,心底乍然迸出一念,打趣道,“时欢日日戴着王冠垂珠,日朝暮落的,怕是脖子梗也梗不直了。”
  “我想他不仅脖子重,心思也是重,这么久都没来看上你一眼!”
  何用嗔怪,我抿唇笑着解释,“他来瞧过我的,叫我不用担心。”
  她指尖顿住,负气道,“才不信!”
  “是真的。”我好言安抚,懒懒道,“他还说那方白玉原是龙骨,本是给我的十四生辰之礼,可惜叫我睡了过去。”
  何用偏头透过镜中望着我道,“我说那白玉怎么熟悉,原来我见过。”
  听她此言,我顿时明白。
  想来时欢在阙伯台便想着送了与我,奈何我并未醒来,故才耽搁至此。何用跟着时欢守上我一年多,总有了机会见过。
  我安下心来,眉眼透过镜子瞭她,“可是放了心?”
  她撇撇嘴,“即便他真有什么本事,可要对付那么多人,定是难捱!公主不要全期盼了他,自己万分小心才是。”
  “晓得晓得。”何用对时欢的不信之心会至于此我是没想到的,忙去顺应她的话。
  她不忿轻哼,全心打理起我的长发来。
  因着未及笄,发髻不敢梳得多高,权且做了个散式。
  鬓发两侧捋起,贴挽而后地捋过环髻塌空,顺着身后自然垂下,玳瑁贴在捋发两侧,簪子横过环髻结处,不过深地由了垂珠坠下。
  如此打理,本是简单的发式为鎏金相衬,便多了华贵,等着何用将耳坠挂好,玉润的素淡清透出来,浓金雅玉契合之下,整个人精神许多,亦不失自然倾泻的清雅。
  我落眼而望,心生欢喜地左瞧右看,忙不迭地夸上何用,“到底是我家何用大人手巧,端地衬出个美人儿。”
  “夸你自己就好,我可受用不起。”
  她轻快而应,转手勾上描摹黛笔,正要贴上眉梢,我伸手拦了她。
  “阿用,不要描眉。”
  她微是怔愣,随即明了我所想,眼底水汽轻盈,抿唇道,“好,不描便是。”
  我盈然挽笑,不再说话。
  她换过粉妆底盒,沾过妆粉拍在我脸上,过了片刻道,“亏得公主天生了好颜色,不然…可就真是委屈一幅好心肠了。”
  “哪有什么委屈。”好心未必能做了好事,我心底自嘲,浅道,“喜我者,自喜我,怎会只在意了几分颜色?”
  “傻话。”她低叹,“那是公主你没有生在平常人家。嫁娶者,自来较之名眉平等,若无此依凭,即便貌美非常,也是求取难衡,难过一生了。”
  “是么。”我巧笑不然,觑她道,“依你的道理,那我岂不是要嫁个哪国公子才可?你也只得嫁个宫人小匠去么?”
  她正是扑妆,眉眼暗恼浮上,捏了我的颚尖儿忖道,“便是周天子的公子宗亲,也及不上我家公主的良善之心。那些生于王权深处的人总归算计,纵有惜你之意,总会为朝政权谋消磨了干净,倒不如求一个全心全意的老实人实在。”
  “世有良言,不及良人说。”我淡道,为她惹起描摹之事,不免想起时欢。
  虽与他互有心意,可世事难料,也不知会不会有那嫁娶之时,这描眉之事,也不知还能不能等来那一天了。
  “回神。”
  我正是乱想,见她捏了唇脂凑近,忙是张口轻轻而抿。
  “成了。”何用勾了小指在我唇上抹过几处,退身让开了铜镜。
  镜中之人,不似守岁那日我的勉强描摹,为何用巧手精妆,此刻端地惊艳沉静,纵是黛眉不染颜色,也因着底色而不失浓韵,青黛绵延,纤巧欲飞。
  我发了呆,不知自己何时就长开了模样。
  稚嫩的眼眉为一双历经诸事透彻的墨眸相衬,沉敛暗藏,根本不似一个尚未及笄的懵懂少年女儿。
  我竟有些看不清自己的脸来,是母亲,是阿宁,还真就是了我?
  “阿用,若我此去再不会回来,你可定要记得我子折夏的模样。”
  为人在世,总要留个存在也是,我若记不住,旁人记得也好。
  
 
☆、卷一大梦卷之第三十七章:为妖
 
  亲手将龙骨方玉系好,我随着何用往殿外走。一路过殿穿廊,走下小半个时辰,方在王宫正殿外停下。
  眼见正殿外白玉广场的阵仗,耳际犹响着骨玉金铃的汀淙之音,梦境之感乍然轻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