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女冠(gl)+番外 作者:明也

字体:[ ]

 
 
文案
当修仙的狐妖遇上顶级的鼎炉,捷径,走还是不走?
 
内容标签:娱乐圈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年有鱼宁以寻 ┃ 配角: ┃ 其它:双修
 
 
 
  第 1 章
 
  因俗女子本无冠,唯女道士有冠,故名女冠。
  年有鱼从小跟着师傅在破庵长大,她师傅年年鱼就是个道士,法力为渣,虽然为渣,但是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法力,但是呢,这点法力只够收收不厉害的小鬼,做做小法事,赚几个喝酒的钱。
  年有鱼是被人扔再破庵门前的弃婴,那年代女婴被遗弃的概率不是一般的大,但是一般人家也选户好人家扔,仍在破庵门前的,实属少数。
  年年鱼骂骂咧咧骂了半天,最后把哭得把他烦死的女婴捡了回去,喂了点米汤,要不就喂点米酒,没想到这女婴倒是好养,没养出好歹来不说,还养得十分建康,只不过自小和老道一样嗜酒。穿着一身改小的破道袍,跟着年年鱼到处做法事,也学了点法力,法力值大概也和她师傅一样,是渣的级别。真遇到厉鬼和厉害的妖跑得比谁还快,不过和年年鱼一样,有着一只三寸不烂之舌,三分靠实力,七分靠蒙骗,在老道年年鱼翘辫子之后,勉强还能混日子。
  就像现在年有鱼在做完法事,五十个铜板家一壶酒之后,收起自己的木剑和法器,然后朝肉铺走去,她打算割半斤五花肉带回庙里犒赏自己。买完五花肉,抱着主人家送的美酒,年有鱼步伐轻快的回破庵,回到破庵见给师傅点的香早就烧完了,她便净手点了一只香。毕竟她只是个穷酸的女道姑,为了节省买香的钱,她向来都只点一只。当然她师傅托梦让她多烧一些,可是年有鱼觉得自己真挤不出多余买香的钱。
  “师傅啊,你就将就着吧,大不了,今天的酒让你先喝。”年有鱼说完便把酒和那半斤卤过的五花肉摆在破破烂烂的供桌上,然后准备去后院烧点热水净身,虽然年有鱼被老道养得都不像正常姑娘了,但是吧,爱干净这点倒是真真是姑娘的习性。
  其实年有鱼清清秀秀的五官显得的十分标致,到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只是她师傅说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莫不高深的样子的,有必要打扮得像她师傅一样邋遢,于是一向很听师傅的话的她,每次出门都特意打扮了一下,回到庙里,年有鱼都要好好清洗一番。
  只不过这次洗澡,年有鱼真的收到莫大的惊吓,她正洗得开心,突然闯进来一直同体雪白的九尾白狐,真的是九根尾巴,年有鱼认真数过,“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年有鱼马上想到《南山经》里所表述的,她原以为只是传说,没想到,今日真真被她看到了。最可怕的是,那只狐狸明显有灵性,感觉自己被打量,明显在回视年有鱼。年有鱼作为有一点点法力的女道士,她当然知道,这世上是有妖的,只是她平时和小鬼打交道比较多,几乎都没碰上过妖,这下一见就是大妖,这下真的是惊吓了不少,而且她只知其狐高深,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高深。她赶紧起来穿了衣服,对自己暴露身体的羞耻心虽有一点,但是不大,她师傅根本没教礼义廉耻,后来和世人打交道之后,虽也知一二,但是奈何她和师傅一样顽劣,根本没把时间凡俗放在眼里。
  “姑奶奶……”年有鱼表情谄媚,对于道法比自己高尚不知多少倍的女妖,年有鱼可是很识时务的。
  宁以寻看着这个十六七岁左右的女道士,眉清目秀,齿白唇红,面貌光润,皮肤细腻,声音清亮,语言和畅者,此乃鼎炉之良器,身上还泛着充裕的灵气,这让宁以寻看着眼神一亮。宁以寻觉得有此神器,她便能很快恢复元气,那该死的老和尚乘着自己渡劫之际,重创了自己,还紧追不舍,现在最要紧的是渡过一截,眼看那老和尚马上追来了,宁以寻情急之下化成一团白雾窜入年有鱼宽大的道袍之中。
  “人呢?”不对,妖呢?年有鱼根本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回事,只见九尾狐扑向自己的衣袖,然后就消失了,年有鱼来之拉起袖子找,刚才衣服穿得急,里面根本没穿中衣,空荡荡的,除了袖子,就是自己白皙的手臂,哪里看得到那只九尾狐。被看是一回事,被九尾狐贴在自己身上又是一回事,年有鱼考虑要不要脱下衣服换一套衣服,毕竟穷酸的她就只有两套道袍,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这时候一个白胡子老和尚也窜了进来。
  “可有看到一只九尾妖孽窜入?”老和尚问道,眉眼之间有一股冷厉之感。
  年有鱼摇头,能打伤妖狐的老和尚,法力肯定也是很厉害,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年有鱼本能的摇头,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妖应该也是有功德的吧。
  “妖狐被老僧重创,不能久逃,定是在这附近,若是施主若有看到,务必告诉老僧,此妖孽性- yín -邪狡诈,常以吸食人的精气为食,老僧定要收拾此妖孽!”老和尚一脸正经的说道,老和尚一身收妖无数,甚少能从他掌心逃跑,只是妖气到了此庵中就断了,让给老和尚无从找起。老和尚本要怀疑这女道士是妖狐幻化,只是女道士虽然法力甚微,但是确实是修道之人,而且资质极佳,只是不知为何法力却如此平平。老和尚说平平已经算是客气了,这样的资质这样的法力,明显不对称,可惜这是修道之人,而不是修佛之人,不然老和尚都想收为徒弟。
  年有鱼被老和尚这么一说,对那九尾狐心里有些忌惮,她正想开口,就感觉自己心脏部位有些刺痛,她知道定是那九尾狐威胁自己了,她有预感,自己若是敢泄露那九尾狐的行踪,那九尾狐肯定要让自己马上死得很惨。
  “小道一直在此,从未见过那妖狐,定是往别处逃了。”年有鱼昧着良心说道,心里十分忐忑,不知那妖狐时候是报恩呢,还是会恩将仇报呢?
  老和尚狐疑的看向年有鱼,他明明看到那妖狐窜入庵中,可是见年有鱼又不像撒谎,更不像中了妖法,而且那妖狐的气息真的全无了。
  “我恨不得有一己之力能助大师除妖,奈何法力平平!”年有鱼说得激情愤慨的样子。
  老和尚点头,这女道的法力确实不行,别说除妖,就是厉害点的鬼都除不了,这才信了年幼余的话,转身继续去追那妖狐,只是刚转身便马上回头,让年有鱼惊吓了一下,以为自己没骗过老和尚。
  “佛道本有共同之处,你我相逢便是有缘,这本经书赠送于你,以你的潜质,若勤加修炼,日后法力定会大有长进。”老和尚从怀里掏出一本破旧的经书递给年有鱼。
  有便宜不占就不是年有鱼了,年有鱼马上接过那破书,她已经憧憬着自己变成得道高深的样子。
  “谢谢大师赠与,小道定不负重望,日夜勤加修炼。”年有鱼马上把经书揣入怀中,只是那经书刚入怀,她便感觉自己胸口有细细的风往下窜,窜到了大腿内侧,那九尾狐刚才不是躲在自己胸前,现在窜到自己大腿内侧了吧,想到这里,年有鱼脸色微红。
  “一想到自己可以变成大师一样厉害的人,我实在太激动了!”年有鱼怕自己被老和尚看出一样,马上解释道,其实年有鱼确实也蛮激动的,她有预感老和尚给自己的定是宝贝。
  老和尚看着年有鱼那副憧憬自己变英雄世俗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内敛的修道人士,眉头微皱,估计是有些后悔把经书送她了,老和尚并不再搭理年有鱼,瞬间就消失在年有鱼眼前。
  果然是道行高深,年有鱼十分佩服的暗想道,然后才想起自己身上还躲着一直九尾狐。
  “那个……老和尚走了,你可以出来了……”年有鱼对着空气说道。
  “你把经书毁了,不要放身上。”明明没有声音,年有鱼就是听到了,是严厉的警告。
  年有鱼乖乖的把经书掏了出来,她当然舍不得毁掉,只是把经书塞进自己破庵的墙缝里,没办法破庵太破了,到处是可以藏东西的墙缝。
  “经书扔了,你现在可以出来了吗?”年有鱼问道。
  可是问了半天,就是没有人回应,年有鱼再问一遍,还是没人回应,年有鱼以为那只九尾狐离开了。她摸了一下自己独自,发现自己肚子突然非常饿,感觉饿得都可以吞下一只鸡了,这饿来得也太莫名了吧。
  年有鱼想起自己摆在案桌上的酒和五花肉,赶紧去拿来吃,吃完之后感觉肚子竟然还很饿,一点饱食感都没有,为了摆脱饥饿的状态,她不得不去米缸再掏点米出来煮。她煮了三大碗,她想晚上不用开火,吃下午的饭团就好,可是谁知道她竟然把晚上的份都吃了,才勉强有点饱食感。今天食量未免太大了吧,年有余突然对自己的食量堪忧,这么大的食量,日后都养不活自己的样子,她已经完全把那九尾狐和那本经书甩出脑后了。
 
  第 2 章
 
  如果是之前的饭量只是偶尔异常的话,那么年有鱼后面连续三天处于饥饿状态的饭量让她都快哭了,看着米缸本来还有挺多的糙米,如今只剩下一勺了,年有鱼盯着这只剩下的一勺,已经盯了快半个时辰了,然后认命的把最后一勺的糙米放进锅里煮,然后放了很多的水,吃不起米饭只能喝粥了。
  事出反常即为妖,好像从那九尾狐和老和尚出现的那天起,她的食量才如此反常。
  “姑奶奶还在么?”年有鱼小心翼翼的对着空气问道,每次都没有得到回应,让她认为九尾狐早就离开了,可是这下年有鱼可不希望九尾狐就这么不负责任的离开,至少得让自己食量变正常的才行。
  因为没有得到回应,年有鱼拿出自己放在破床之下的破瓦罐,数着里面的铜板,因为酒对平民百姓来说算是半奢侈品了,她和师傅一样嗜酒,所有常年会买酒,以致的大部分做法事赚来的钱都拿去买酒了,所以她所有积蓄加起来不过三两碎白银加一千零三十个铜板,穷得叮当响。
  年有鱼万分不舍的拿了一两出来,准备下山抗一大袋大米回来,只是下了山,年有鱼还是没忍住酒瘾,情不自禁的拐进了酒铺,买酒喝咯额,等酒瘾满足了,也半醉了,在半醉的残余理智之下,她把剩下的钱都买了大米,然后微醺的步伐回去了。
  回到破庵,年有鱼直接摘入自己破床之中,直接睡死过去了。
  年有鱼是被饿醒和憋醒的,她只喝了酒和稀粥,满肚子都是水,这下年有鱼没形象的往茅厕跑,完全忽略了屋子里凭空出现的女子。
  年有鱼从茅厕回来,这才发现自己屋子里多了个女人,年有鱼看直了眼,她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那容貌简直不是简单用两个惊艳就能形容的,感觉多看两眼连魂魄都会她吸走一般,作为从出生就开始当道士的年有鱼直觉这已经不是寻常人的容貌,显然这很有可能是女妖,年有鱼想起前几天的九尾狐,这女人不会就是那九尾狐妖吧?
  在年幼余身上呆了三天的宁以寻,一来生性多疑谨慎的她怕老和尚还徘徊在附近,所以一直不敢出来,二来这个道姑身上倒是有些灵气,正好可以吸食她的灵气,但是单纯的吸食,根本从女道身上吸不出多少灵气,就如同明明满满的一瓶水,倒不出来,只能滴出一两滴,而极需补充灵气的宁以寻看着年有鱼就觉得窝火。
  “咦,你不是走了吗?”难道这只九尾狐妖一直都没走么?一想这只九尾狐在自己身上呆了三天,年有鱼感觉就有点怪怪的,这女妖不是躲胸前就是躲腿间。年有鱼作为女道士,她对狐妖还是略知一二的,狐妖,貌美而- yín -邪。只不过这女妖看起来倒不是很狐媚的样子,而且面色冷凝,倒有几分不可侵犯的样子。
  狐妖身上的狐媚之感这是天性,只不过宁以寻是修仙道的妖,妖修仙道本就比人修仙道要难,何况是生性- yín -邪的狐妖,修仙更是难上加难。狐妖修妖道比所有妖都有捷径可循,只要在床笫之欢便可吸食人精,寻欢作乐之时就可增加法力,宁以寻偏偏弃了最捷径的那条路,选择了最艰难的那条。可如今上千年的艰苦修炼,被不分善恶的老和尚重创之后,上千年的道行几乎被打回原形,只剩三百年,这让宁以寻如何不恨。上千年的艰辛转眼成空,宁以寻根本没有把握自己还能重新再来一遍。
  宁以寻没有回答年有鱼,只是冷冷的看着年有鱼,此时出现的年有鱼对宁以徐具有一定诱惑力,毕竟这样的鼎炉是极为少见,只要和她双修,修妖道的话,她被废的修为便可很快的恢复,甚至可以更上一层,其实宁以寻也不知道自己非要修仙道的执念是为何,修仙道在其他狐妖看来简直就是自虐压抑妖的本性的一条路,可是宁以寻就是近乎自虐的坚持了一千年。可是这股执念,在此刻正被动摇,但是心中的执念也压过心里的妖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